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百零三章 招亲
    “你是说,国玺颁旨的时候,所有郡县的城徽受到约束,无法为城民提供业术加成?”朱清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城徽必须全力释放业献,才能感应和传输城内数以百万的业场信息,在这段时间内,暮澜城没有城徽加持,防御能力将会降到最低极限!”

    “城外的匪徒和敌兵,难道会攻城吗?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他们不需要攻城,到时候会有一场毒疫悄然爆发,而失去了城徽的加持,暮澜城将无法开启翔空禁制,潜伏在城内的国士社精英,可以通过飞筝全身而退!”

    朱清豁然一惊:“毒疫?这么说外面的传言并非空穴来风,大量的乞丐死亡真的是中了毒疫?”

    庄岚:“那些乞丐死于疫毒,但还不足以形成疫源,不过离毒疫的形成已经不远了,我刚刚在丐群中查看过,那些中了毒的乞丐,体内毒疫的活性比以前强了很多,这说明炼毒的人,炼毒的造诣日益突飞猛进。”

    朱清:“为什么不告诉法衙,把炼毒的人直接杀掉?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炼毒是巫师的本职术业,法衙根本无权干涉,除非他们能确定他正在制造毒疫,但要取得证据十分困难,因为当取得证据的时候,毒疫已经爆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就没有办法了么?暮澜城就只能坐以待毙?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沉眉:“我在等一个机会,暮澜城现在风雨飘摇,有一个人最应该坐不住,我想他不可能坐视不理这个局面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暮澜城领主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不错,即使没有毒疫,暮澜城像这样封闭下去也耗不了几天,匪帮现在只是杀人,如果他们对农田动手,把所有的作物全部除掉,那么暮澜城就真的不攻自灭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奇怪,暮澜城领主是业匠强者,为什么会对此无动于衷呢?”

    庄岚:“他或许也在等机会,等一个几千年都未必能遇上的天赐良机!”

    “几千年?你在说什么?”朱清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回答,因为他突然收到了来自尸傀的消息,它们沿着地层裂缝不断前行,在数百里外的一处地方,果然钻出了地面!

    这个地方看似陌生,但庄岚却一眼认出了它的所在,这里是天鹰山的一处山谷,山谷位于天鹰山的鹰爪之下,鹰爪所在的山壁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洞口!

    这个场景,跟葛松当初所说的古城遗迹何其相似!

    不同的是,葛松当初是因为月圆之夜才见到了洞口,而现在因为地颤震动,在光天化日之下洞口就依稀可见!

    这条山谷原本就很诡异,因为葛紫颐就是从这里掉了下去,枭盟的匪徒也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,如今枭匪全都聚集在暮澜城外,对这处山洞的出现就更不知情了。

    “你在想什么?”朱清久久没有得到回答,忍不住向他发出提问。

    “天无绝人之路,暮澜城或许真的可以化险为夷!”他说完这句令朱清摸不着头脑的话,立刻就要往幽兰坟场跑去。

    既然从幽兰坟场能够通往天鹰山,那么就不需要再等廉布虚击退枭匪,他现在就可以出城前往暮澜兽林,搜集足够的木液炼制巫药。

    然而刚要跨出大门的时候,就跟一个人迎面相碰,对方依然是申屠阁!

    “又是你,真是晦气!”申屠阁颇为扫兴地道,这一次他的身边带了两个家丁,家丁的手中各有一株参苗。

    庄岚在两株参苗上瞥了一眼,目光刹那间为之一沉!

    参苗已被拦腰斩断,但庄岚以敏锐的目光瞬间判定,斩断参苗所用的是匪家业力!

    墅厅中各家族长恰好议完了事,纷纷走出田府庭院,田琳代替她的母亲把这些客人送走,在大门前跟庄岚和申屠阁相遇。

    “不是让你不要再来了么?”田琳见到申屠阁颇为反感,强忍着不耐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非要来,是有人让我带个口信。”申屠阁露着邪笑,吩咐家丁把两株参苗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口信?”田琳并不去接,只是扫了一眼两株参苗。

    “城外有群匪帮让我给你捎话,说是三天之内凑齐一亿业币,否则他们会把田家的参苗全部斩除!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一亿业币?!”田琳终于耸然动容。

    “田大小姐,我知道你们田家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,所以申屠家愿意帮这个忙,不过条件嘛你要答应这门婚事。”申屠阁一脸得意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田琳没等他的笑容绽开,就厉声一喝打断了他的美梦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好歹!”申屠阁刚刚露出的笑容立刻僵硬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阴毒!

    “把他给我轰走,以后不准他再出现在田家门前!”田琳一声令下,她身旁的家丁立刻冲出去,把申屠阁吓得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三天之后,田家的参苗必将一棵不剩!”申屠阁跑远之后,扯开嗓门大声威胁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田琳这才转过身来看向庄岚。

    “刚到而已,我本来是想问你有什么打算,现在看来情况似乎更糟,因为匪帮似乎盯上了你们田家。”

    “我娘也很着急,她已经向领主府发出请求,务必要尽快击退匪患,否则城外的农田就要荒废,但领主府至今没有回信。”

    庄岚微皱眉头:“匪帮现在向田家敲诈一亿业币,不答应他们的话,恐怕后果的确很严重。”

    “申屠阁这个卑鄙小人,一定是跟匪帮做了勾结,否则他何德何能,让那群匪徒取信于他?”

    庄岚:“就算给他一亿业币,他也不会善罢甘休,因为他的目的是把田家击垮,现在的申屠家,很想充当第二个闵家!”

    田琳颇为厌恶地道:“申屠家念念不忘这门婚事,也正是惦记我家的田产,所以从一开始,他们就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庄岚稍作沉默说道:“想跟你攀亲的人有很多,不如你顺水推舟,公开进行招亲吧?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!”田琳佯怒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“比武招亲,是个古老而朴实的传统,举办方一般都是财力雄厚的富家小姐,跟你现在的身份正好相符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有心情寻我开心!”田琳嗔怒着皱起眉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