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九十三章 觉醒
    伊势奠毫不耽搁,踏杀步熄灭之后,双脚在地面迅速展开了漂移,他每踏出一步,地面上就会留下一道兽印,每一个兽印就像是一团火苗,以踏点为中心向外扩散火焰!

    这些火焰就像一道道涟漪,大量的火印叠加在一起,形成了汹涌澎湃的怒涛,再一次向庄岚席卷过去!

    庄岚依旧屹立原地,当烈火汹汹而来之际,他脚下的那道徽印再度浮现,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一道,而是四道!

    四道徽印属性各异,散发着不同的业息交相辉映,那炽烈的火炁刚刚近身,再一次被徽印击退然后层层化解!

    伊势奠的脸色现在苍白无比,如果连踏杀阵都不能取胜,那么在庄岚面前,他就再也没有取胜的资本了!

    “伊势蹄兵,出击!”

    伊势奠作为忍者,自然不会轻易认输,火系踏印熄灭之后,新一轮攻势也接踵而来!

    这一次他没有使用踏杀步,而是祭出了六枚阵石!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六枚阵石,它上面有清晰的兵娩秘纹,所以阵石出现之后,立刻幻化出了六个士兵!

    而且这六个士兵,也不是普通的士兵,它们是融合了踏杀步的伊势蹄兵!

    所以这六枚阵石实际上是六个兵俑,它们所组合出来的踏杀阵,威力远比伊势奠独自施展强横得多,因为兵阵原本就是人数越多,威能越大!

    用兵俑跟庄岚交手,才是伊势奠的真正实力,而庄岚所等候的就是这个时机!

    六只兵俑同时出现,把庄岚团团围住,每只兵俑的脚下,都浮现出来一道踏印,踏印之间彼此呼应,以叠加的形式向庄岚蔓延过去!

    这里是暮澜城城门,进进出出的业修络绎不绝,庄岚和伊势奠之间的较量,也吸引了许多看客。

    按照公法,城门之内严禁私斗,伊势奠即使有军令在身,没有充分证据也无权对任何人动手,所以他并没有大张声势,只是用踏杀步跟庄岚暗中较量。

    六大兵俑围而不攻,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妥,但真正的杀机是隐藏在地面之下,踏杀阵就是踏杀步的多重叠加,所有业炁都是通过地面传输过去,庄岚的脚底下,此刻实际上已经暗涛汹涌!

    “能拥有六只兵俑,的确是不可小觑,但你若以为这样就能横行无阻,那就错了!”

    庄岚向对方扫视一眼,紧接着双足之间炁影一闪,一道强猛的业息激荡出去,将方圆六尺之内的地面全部笼罩在了一层炁障之中!

    这是业力强度和耐力的较量,六只兵俑源源不断地发动踏杀阵,向庄岚发起了一轮又一轮的攻势,庄岚则凭借双足之间的炁障固守阵地!

    围观的人越来越多,庄岚和伊势奠之间并没有动手,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,所以巡守到此的法修也没有多管闲事,毕竟只要不扰乱秩序,他们就无需多管。

    然而许多人却依然看得出,这是一场无声的较量,庄岚的地位是守,伊势奠的地位则是攻,二者之间就像是一场攻城战,此刻正是战事最为激烈的时候!

    六只兵俑发动的踏印连绵不绝,但侵入到庄岚脚下的炁障当中全都消解溃散,伊势奠眼看着阵石当中的血娩被剧烈消耗,秘纹曲线逐渐变浅,目光中愈发显得阴沉起来!

    “伊势兽相,杀!”

    伊势奠再也不敢多等,因为血娩一旦耗尽,六只兵俑就会报废,所以趁庄岚跟兵佣相持之际,他的双足再次爆发出去一道踏印!

    这只踏印不再是普通的火焰,而是凝聚成兽相的一团火炁!

    伊势奠双足所穿的兵靴上,镌刻着一对十分醒目的兽纹,这种兽纹是从妖兽体内提取出来,用兵娩的方式将它炼化而成,所以兽纹当中蕴含着十分强大的兽相之力!

    炽红的烈焰掠土而至,顷刻间撕开了庄岚的那道炁障,并沿着他的脚底向他袭来!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这只兽纹是火系属性,跟伊势奠的天赋正好相符,用兽纹来激发踏杀步,威力终于达到了惊人的顶点,这一次他再也不能泰然应对了!

    眼看炁焰就要近身,庄岚双足之间的业息突然凝聚,整个身形腾空而起,在瞬间之内漂移出了十丈之外!

    沿途中那六只兵俑想要对他进行阻拦,却在他的凌空飞踏之下纷纷倒地!

    这是吴婵祖传的猎家业术飓星步,其威能和步法冲击都非同小可!

    庄岚落地之后,四周传来了一阵惊嘘,尽管没有人身临其境,但从地面传来的庞大业炁,能够判断出刚才的情形有多么凶险!

    伊势奠面色铁沉,他使出了浑身解数,却仅仅把庄岚逼退了一步,而先前的那几轮攻势,庄岚根本纹丝未动!

    “我会记住你!”伊势奠无奈地收回了兵佣,尽管他十分不甘,但现在已经惊动了许多人,继续较量下去很不明智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庄岚也不再多说,带领田琳迅速走出了城门。

    伊势奠看着他们走远的背影,阴鸷的目光下渐渐浮现出一层暗影!

    “真是不敢相信,你竟然真的学会了贤农诀?”一直来到楂树地,田琳还是怔怔地看着庄岚,似乎是不认识他。

    “侥幸,侥幸而已!”庄岚轻描淡写地笑道,刚才正是凭借贤农诀,他才轻松挡下了伊势奠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侥幸?上一次学会光合术,你也说是侥幸!”田琳不依不饶,似乎他学会了贤农诀,对田家来说是个损失。

    “噢,除了侥幸,应该还有缘分,我跟田家有缘嘛!”庄岚讪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跟你有缘,不过你用贤农诀打败了那个兵修,倒是让我解气!”田琳转而和颜悦色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神色凝重:“那个兵修叫伊势奠,虽然没让他讨到便宜,但也不能小觑,因为步纹业术擅长游击,而刚才我们都是站着不动。”

    田琳:“你是说如果放开手脚全力一战,伊势奠通过步法优势能够胜你?”

    庄岚笑道:“那也未必,毕竟我刚才也没有尽力,而且贤农诀也刚刚学会而已,单纯一个涣壤术,就已经让他头疼不已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