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七十二章 开戏
    “不行,我要赶快回去告诉我爹,让他小心防范闵家的毒手!”田琳焦急万分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按住她的肩头使她平静下来:“没有用的,以你爹的阅历,怎么能觉察不到这些危机呢?毕竟他跟葛岩不一样,葛岩的死是毫无征兆,而你爹至少了解闵家的意图,并且知道他们心狠手辣。”

    田琳无力地瘫坐下来:“我爹有那么大家业要亲自打理,就算知道闵家要对他不利,也根本无济于事,他总不能一直待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这就是了,他自有办法对付闵家,只要防范得当,闵家想杀他的机会也并不多,因为你爹的最大威胁是一个刺客,但他现在抽不开身。”

    “我恨我自己,不能为我爹分忧解难!”田琳颇为伤感地流下了泪。

    庄岚再一次按紧她的肩头:“所以你要坚强起来,即使田家遭受不幸,你也要有勇气承担起自己的使命,这样就算你爹遭遇不测,他也不会含恨终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田琳泪光闪闪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是你爹的嘱托,他虽然没有明说,但肯定已经觉察到了危机来临,所以才会把贤农诀传给我这个外人。”庄岚徐徐道。

    “我爹传给你贤农诀,是为了把我托付给你?”田琳瞬间红透了脸,要不是夜色掩饰,她真恨不得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你说呢?谁会把祖传业术随随便便传给外人?不过你可不要多想,我只是你表哥,不敢对你得寸进尺!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我才没有多想!”田琳的脸颊变得更烫,只不过庄岚根本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些了吧?我们继续往前走,今晚上还有一场大戏上演,你就等着瞧好了!”庄岚话外有话,带着一脸懵懂的田琳继续向深处走去。

    暗夜无尽,在暮澜兽林当中,夜色从一降临开始,就完全变成了凶兽的天下,因为绝大多数兽类,都能凭借兽纹提升对暗夜的感知,它们是暗夜的主人,也是死亡的主宰!

    但今夜的暮澜兽林中,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,庄岚凭借敏锐的探知,躲开了这些妖兽的行踪,他带领田琳来到几株千年古树面前,用毓木皇经和青瓷诀吸收了足够的木元存储在体内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可思议,你到底从哪儿学来的这门业术?”田琳至今对毓木皇经怀有强烈的敬畏。

    “一座古墓中。”庄岚压低声音,并示意田琳不要出声,因为他的灵息觅诀已经探查到,有一股潜在的力量正在向他逼近!

    “好戏开始了!”他用魂语跟田琳交流,并带领她走到了早就选好的一棵大树后。

    田琳不明所以,在树后刚刚站好,一声凶厉的犬吠便从附近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跟踪我们?”田琳蓦然惊慌,用魂音向庄岚询问,她的额头被庄岚用巫术覆盖,可以跟他直接交谈。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灵犬能够追踪目标,首先要有目标的气息才行,这充分说明你们田家有叛徒,你的某个家丁把你出卖了!”

    田琳暗暗咬牙:“早知如此,我们不该这么大意!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我在城门处跟伊势奠交手,除了摸清他的底细之外,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引蛇出洞,我想不只是伊势奠,就连葛紫剑和闵佑两人,也不会放弃杀我的机会!”

    田琳狠狠地一皱眉:“你故意把他们都引来,有能力对付它们么?”

    庄岚笑道:“我既然敢做,就有足够的信心和把握,你稍后就看戏好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随着一阵密集的脚步声,一只庞大的灵犬抢先一步冲了过来,对着大树狂吠不已!

    庄岚躲在树后,掌心向树干上奋力一拍,随着毓木皇经的业力运转,巨树的树冠陡然触动,幻化成一只凶兽向灵犬作势欲扑!

    灵犬被强大的业息所震动,发出一声呜鸣迅速后退,再也不敢向前一步!

    “找到了,他们就躲在附近!”三十多个兵修突然出现,他们是葛家弟子,而且是精挑细选的一支精兵!

    “哼哼,快滚出来,这个时候还躲,已经晚了!”葛紫剑的身影从远处走来,他的身旁跟着闵佑。

    “伊势奠居然没来,实在是令人失望。”庄岚从树后缓缓现身,语气中淡定如常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伊势奠?”葛紫剑眉梢骤沉,他显然很意外庄岚知道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来,或许是跟你有关,伊势家跟闵家现在关系微妙,甚至是对立状态,我说的对吧?”庄岚把目光瞥向闵佑。

    “你究竟是谁?怎么会知道这种事?”闵佑的面色更是充满惊怵。

    庄岚淡淡道:“我知道的还更多,比如闵家赢得了公举之后,一定是去了领主府和法衙,以暮澜城的灵谷做要挟,让他们释放薛红扬!”

    “薛红扬又没有犯案证据,凭什么不能释放?闵家只是维持公道,法衙如果一意孤行,就休怪明年的粮食不够吃!”闵佑似乎想从庄岚口中听到更多信息,所以跟他盘喧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轻嗤一声:“公道?闵家的家教中,还有这种字眼吗?”

    闵佑勃然动怒:“放肆!闵家的威严,岂容你这种无名之徒冒犯?”

    庄岚目光微扬:“闵家的确很强,但现在却有一个大麻烦,你们有个瘸腿的管家卷进了拐童案,现在已经被法衙盯上,所以才要通过公举击败田家,掌握暮澜城灵田资源,借此要挟法衙和领主府!”

    “一派胡言!”闵佑想不到自家的秘密被一个外人知道,显得有些气急败坏,同时还有一抹震惊!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哼,救出薛红扬,就是想让她在暮澜城再发动一场商乱,我预料不错的话,暮澜城有大量的商家,需要依赖薛红扬的资金借贷才能生存下去,而薛红扬的资金,全部来源于极乐楼!”

    “薛红扬用巨额资金控制商户,这样的秘密你怎会知道?”闵佑近乎慌乱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自以为这是秘密,但法衙对此早已调查多时了!”庄岚淡淡道,这些线索是从廉青的那本案卷中获取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