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六章 震惊
    田秋云打量着这个陌生晚辈,为了让他住在田家,他可是亲自往领主府跑了一趟,之所以能如此屈尊,也完全是因为他找来一个医术高超的巫师,治好了田夫人的病!

    “晚辈不请自到,冒犯前辈了!”庄岚主动向他打招呼,但用的却是魂音!

    “嗯,看你如此面善,我似乎在哪见过你?”田秋云强忍震惊,庄岚明明是个农修,但却能够使用魂语!

    “前辈的确见过我,而且还跟我吃过一顿饭,离别时还送了我一棵三曲灵参!”庄岚原本不打算瞒他,虽然只有一面之缘,但他对田秋云颇有好感。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メww w.kanshu.la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!”田秋云终于恍悟,眼前的这个晚辈,就是治好田夫人病的那个巫师!

    庄岚:“的确是我,而且这才是真正的我,之前因为初来乍到,为了自保而用了另外的身份,还望前辈见谅!”

    “后生可畏!”田秋云由衷地赞了一句,他至今不明白一个农修为何精通巫术,但此时此刻,显然不适合仔细盘问。

    “野田系的优势已经显而易见,田族长还要垂死挣扎么?”对面的闵常青似乎有些不耐烦,也许是突然想起了闵佐之死,使他的脾气变得暴躁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无所谓挣扎和不挣扎,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无论什么时候,野田系都无法泯灭农家的根本业旨!”

    田秋云义正辞严,但可惜他身单力孤,暮澜城最有实力的几大农修家族,全都站在了野田系那边。

    “哼,想要坚守农家业旨,那也要先生存下去才有机会,现在就让你亲眼看看,你那套大道理在天然界是不适合生存的!”

    闵常青说完之后,向身旁的闵佑使了一个眼色。

    闵佑领会闵常青的授意,立刻从人群中走出,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,脱下了身上的衣衫!

    这奇怪的一幕令庄岚也不禁为之侧目,只见闵佑把衣衫脱掉之后,露出了一身紫铜色的肌肤,在他的体表各处,密布着一层黝黑的肌茧!

    “哇,好雄壮的体魄!”

    “这么雄厚的肌茧,真是令人羡慕!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我也能有这么一层肌茧?”

    “有如此雄厚的肌茧防护,就算挨上对方一道业术,也应该安然无恙吧!”

    “我们农家的特长就是劳体锻骨,长期的田间劳作必然塑造出一副好体魄,但拥有一身肌茧却也不是容易的事!”

    “只有大量而高效的业力进步,才能磨练出一身肌茧,靠普通的灵谷种植根本做不到这一点,所以必须在野田系才有希望!”

    众人对闵佑的议论让他受用不已,他无比自豪地扫视一遍全场,然后对不远处的申屠阁说:“申屠兄,用你的药锄在我身上打一招试试!”

    “好!闵少爷如此自信,就让大家开开眼界!”申屠阁从人群中爽快地跳了出来,似乎闵佑不邀请他,他也会自告奋勇出来试试!

    于是在众人的注视下,申屠阁从袖袋中掣出一只药锄,然后灌注业力向闵佑的胸口奋力扫了过去!

    药锄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,但锄刃的锋芒同样不可小觑,那上面毕竟镌刻了锋利的凶杀秘纹,普通业修受到当胸一击,不死至少也要致残!

    然而闵佑就这样直挺挺站着,任凭申屠阁的那把药锄横扫而来,在他的胸口上“砰”的一声落了下去!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一幕随之出现,闵佑并没有被这一锄所伤,反而凭借雄厚的肌茧把锄头荡了回去!

    现场立刻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喝彩,山田系的大群农修,如狂潮一般向野田系涌去。

    短短片刻,田家所在的山田系阵营,剩下的农修已经不足万人,跟对面四十多万的野田系相比,他们显得冷冷清清。

    “如今已经远超九成人数,田族长还不认输?”闵常青傲笑着站起来道。

    “哼,胜负由天,你想要我的地产,至少要先准备好足够的业币!”田秋云一脸懊丧,对眼前的局面已经丧失了信心。

    “好说,闵家的菌尸草眼看就要大获丰收,区区十亿业币还难不着老夫,实在不行我还可以从钱庄借贷,极乐楼的乔霸跟我也算相熟!”闵常青胜券在握,不由得眉飞色舞起来。

    在暮澜城这么多年,他无时无刻不想击败田家,如今终于如愿以偿,也就难怪他会如此兴奋了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兴奋之际,一盆冷水再次泼了下来!

    “指望菌尸草凑齐这十亿业币,根本是不可能的,至于从极乐楼借贷资金,希望也更加渺茫,无论你跟乔霸的交情多好,只要他当不了帮主,钱庄也就不属于他!”

    庄岚的声音字字如刺,让野田系那边听得极不舒服!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?菌尸草的价值你知道么?按照眼下的行情,闵家这些菌尸草丰收之后,至少会有五亿到八亿业币的进账,剩下的部分从钱庄借贷,以野田系的威望,没有哪个钱庄不想做这笔稳赚不赔的生意!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你的个人愿望罢了,它虽然很美好,但可惜终究会破碎,而且两天之后就会破碎!”庄岚毫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口出狂言,田秋云都已经败了,哪里还有你说话的份?”闵常青怒目而视,恨不得把庄岚撕成碎片!

    庄岚淡哼道:“笑到最后,才是真正的胜者,你现在只是赢得了公举,两天之后将会出现另一场公举,我就跟你赌一赌,看你是能凑齐十亿业币,还是把今天的公举再输回去!”

    “输回去?你是在痴人说梦吧!”闵常青哈哈狂笑一声,再也不理会这个语无伦次的年轻小辈,率领野田系家族离场而去。

    只是在离场之前,他和闵佑分别注视了他一眼,眼神中各自充满了一丝杀机!

    所有人都退走之后,田秋云带领他和田琳也回到了府邸。

    “庄小友,你到底是巫师还是农修?”

    回到府邸之后,田秋云看到满满一庭院的参苗,简直有些瞠目结舌!

    “晚辈既是巫师,也是农修。”庄岚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巫农兼修而不引发业力冲突,实在是闻所未闻!”田秋云即使听了庄岚的解释,也还是难掩震惊,这样的体质原本是不可能存在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