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六十五章 到场
    “噢!”康壮应了一声,把那棵香芝草小心翼翼地收进袖袋,跟庄岚又闲聊了一段时间,才欢喜不已地回到了地窖。

    康壮走后,庄岚看着他的背影陷入沉思,万香蒸如果真能变成念餐,意义将非同小可,因为这就意味着天蚩蛊再也不需要生吞灵血,而是可以用持久力更强的念餐补充体力!

    对于康壮来说,推算出念餐业诀同样也会获益匪浅,因为他即使魂力不够,无法亲手炼制念餐,但如果把念餐业诀运用到普通业餐当中,将会极大提升业餐味相,致使他的业餐让人品尝过之后能够余香不绝!

    三个月后,业星大赛将会开始,在此之前如果能够推算出念餐业诀,对庄岚和康壮来说,都将是极为有利的好事!

    实际以庄岚的体魄,亲自炼制万香蒸并不困难,但推算念餐业诀需要大量时间,而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,所以依靠康壮就成了首要选择。

    一夜之后,庄岚经过了充分休息,大清早便来到了那片垚地,用毓木皇经开始催发参苗!

    木元比灵参整整高出了一个境界,用毓木皇经强行灌输的话,参苗吸收了这种强度的木元瞬间就会暴毙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掌握了无比精妙的青瓷诀,它的弱性瓷化和强性瓷化能够在相邻两个境界自由转化,这种转化并不绝对,但却恰恰能把秘纹塑造成自己需要的强度。

    淼纹木元瓷化成平纹木元,相当于稀释了数百万倍,所以一百万棵参苗虽然数量庞大,但庄岚手中的木元却也无比充沛,那些参籽埋进泥土,在毓木皇经的催发下,很快便萌生出一株株嫩绿的参苗!

    直到中午的时候,庄岚才把所有参苗催发出来,整个田家后院中绿油油一片,因为有肥沃的垚土地层,毓木皇经能够让参苗发育得更加厚重。

    但这些参苗刚刚萌发,必须经过一两天的稳固才能强化根系,到时候就可以分割出去,将它们分散种植到广阔的农田当中。

    然而就在他默默端详这片参苗的时候,田琳突然风风火火地闯进了小院!

    “不好了,闵家正式发动了公举,暮澜城的农修家族此时全部聚集在工会进行表决!”田琳气不接下气地说完,见到满院的参苗突然怔停下来!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庄岚微微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这么快!闵家跟法衙之间可能有什么过节,所以提前发动公举,只要掌握了暮澜城的灵谷资源,连领主府对他们都不敢太强硬!”田琳似乎不敢相信,边说着边蹲下来查看参苗。

    庄岚轻嗤道:“哼,何止是过节,是因为法衙抓走了万香楼的薛红扬,而闵家想要救出她!”

    田琳抬头道:“薛红扬不是童窃案的疑犯么?闵家明目张胆地救她,岂不是承认自己跟这件案事有关联?”

    庄岚:“他们现在是在抢时间,只要释放了薛红扬,大批的忍者将会在她的指挥下兴风作浪,暮澜城很快将会迎来一场风雨,到时候即使知道闵家和薛红扬犯有重罪,法衙对他们也无可奈何了。”

    “忍者?你怎么知道这么多?”田琳疑惑地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别说那么多了,我们立刻去农家公会,看看闵家的公举场面有多大!”

    二人离开小院,迅速前往暮澜城的金穗广场,这是农家举行大事的公址,自从农家公会成立以来,金穗广场就一直是农家弟子门聚会议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广场现在人满为患,暮澜城共有四十余万农修,如今全都汇聚到了这里,以闵家为首的公举势力,端坐在广场中央的金穗巨像之下,他们的面前摆放着一只金盆,金盆的盆底镌刻着野田系入盟血誓,每个要加入野田系的人,将入盟血誓滴入盆内即可。

    如今这只金盆之内,已经有小半盆鲜红的血液,每个人只有一滴血,这小半盆血液意味着已有数万人加入了野田系!

    野田系人数原本就胜过山田系,如今这些刚刚加入的人,全都是受到动摇而叛离过去的山田系弟子,闵家只要控制了人脉,就有权利从田家手中低价收走全部地产!

    “田族长,当初成立农家公会的时候,你是不是根本没想到会有今天?”闵常青端坐在公举台,向对面的田秋云发起嘲讽。

    “哼!”田秋云面无表情,他看着山田系的人一批批叛离到野田系名下,内心莫名升腾起一团怒火。

    闵常青则继续挑衅道:“你当初实在不该加入农家公会,更不应该在农家公约签名,现在是不是有些后悔了?”

    “野田系唯利是图,完全背弃了农家根本,就算你得意一时,终究还是要走向灭亡!”田秋云面色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闵常青轻嗤一声:“哼,事到如今,还敢大言不惭,野田系要是真如你说的那么不济,现如今又怎么会有如此高的人气呢?”

    田秋云淡哼一声:“这些人只是受了你的蛊惑,暂时被利欲熏心而已,你把暮澜城农家弄得乌烟瘴气,将来必回得到报应!”

    闵常青不禁有些恼羞成怒:“哼,废话少说,根据农家公约,只要野田系弟子的数量超过九成,你田家的地产必须交出来,我用一万业币一亩的价格进行收购!”

    “一万业币一亩,田家的地产价值十亿,你们野田系有那么大胃口么?”正当闵常青自鸣得意之际,庄岚和田琳赶到了金穗广场!

    广场群农汇聚,山田系和野田系分派而立,庄岚的出现立刻引起了双方注意!

    “哪来的小子,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?”闵常青横眉而怒,目光如剑一般向庄岚扫射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说,晚辈姓庄名岚,是田琳的一个远房表兄,昨天刚到暮澜城而已。”他用音纹把话音激发出去,整个广场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闵佑就站在闵常青身旁,他突然间想起什么,连忙俯身在闵常青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“是你?”闵常青听完闵佑的话,看向庄岚的目光更加犀利了三分!

    “怎么?闵家族长似乎认得我?”庄岚故作平常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闵佐稀里糊涂地失踪,至今都没有凶手线索,而据我所知,你跟他之前有过过节,而且闵佐死后,你就再也没有出现在暮澜城!”闵常青的目光中此刻充满了一种阴毒!

    “没有线索的事,闵族长又何必冤枉我?”庄岚矢口否认他的质询,然后走到山田系阵容前,跟田秋云站在了一起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