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八章 猥亵
    袖袋内财物丰厚,以樱子的媚术,慕名而来的嫖客数不胜数,所以袖袋内备有寻欢作乐的各种器具,嫖客们**过后,巨额的财富自然也就落到了樱子手中。

    妓修有两种,樱子这种以淫乐为业的叫做娼妓,而风月轩那种以歌舞为业的叫做艺妓,两大分支各有千秋,彼此之间互为褒贬,就像是农家的山田系和野田系,有时候甚至会水火不容。

    袖袋内的财货庄岚分文未动,这是为了避免极乐楼和国士社找他麻烦,虽然他早已成了国士社的追杀目标,但樱子的记忆中也充分显示,国士社目前有更为重大的目标需要对付,所以根本无暇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至于乔帮名下的极乐楼,不到万不得已,他也不需要跟他们翻脸,樱子手中的财货虽然诱人,然而相较利害之下,他还是果断放弃了。

    天色将亮的时候,他才走出樱子的芳阁,然后不动声色地穿过妓厅,大摇大摆地走出了妓坊!

    所有嫖客离开之前,必然是付了钱的,否则服侍他们的妓修绝不会罢休,但唯独庄岚是个例外,此时的樱子刚刚苏醒,但无论她怎么回忆,都想不起芳阁内发生的任何事情。

    离开极乐楼不久,庄岚在黑区的一条巷道,再次发现了尾随他的那个闵仲!

    “哼,在极乐楼过了一夜,倒把这件正事耽误了!”庄岚低语了一声,从袖镯内取出一只玉珀,这原本是属于闵佐的,玉珀内蕴含着一缕极为罕见的剧毒!

    这缕剧毒一直让庄岚倍感疑惑,因为它明明毒性很强,但进入体内之后却毫发无损,即使是普通业修,中了这种剧毒也没有任何异样!

    作为巫师,庄岚很轻易就能想到,这种剧毒应该需要一种毒引才能爆发,但具体是什么毒引,恐怕只有闵家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而为了破解这种剧毒,他必须把毒素吸入体内,然后用巫术业力不断推衍,从而炼制出与之相对的医咒!

    身后这位闵仲,之所以能准确追踪到他的位置,正是因为他体内含有这种剧毒,所以庄岚判断,用于引爆这种剧毒的毒引,一定就在那个追踪者身上!

    庄岚把对方引进极乐楼,原本是想利用这里的混乱环境,用拟容术接近并偷走对方袖袋,进而找出毒引触发体内剧毒,然后快速推衍出破解它的医咒。

    然而没有想到,在极乐楼中他遇到了百川樱子,所以耽搁了一夜时间,但是却获得了十分珍贵的一些信息!

    如今暗夜未尽,黎明前的黑区一片寂静,多数业修都在住处内打坐休息,庄岚选择这个时刻离开,原本就是要尽量避人耳目。

    在黑区中住了几个月,庄岚对这里已经很熟悉,他把对方引到一处极为偏僻的巷道,然后迅速绕到了对方身后!

    跟踪者在巷道尽头失去了庄岚的身影,从袖口中熟练摸出来一只镂空小瓶,打开瓶盖之后,从小瓶内爬出来一只白骨皑皑的骷体巨蚁!

    这只骷蚁在瓶口边缘站稳,伸出细长的触角在空中嗅查片刻,然后突然振翅向他身后飞去!

    闵仲正要跟上骷蚁,然而他刚刚转过身,就发现庄岚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,跟他的距离不足十丈!

    这一惊让对方顿时错愕当场,他怔怔地盯着庄岚,似乎无法理解他的速度为什么会这么快!

    “食尸蚁?原来你是凭着这只妖虫找到我的。”庄岚看着他手中的骷蚁漠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中了菌尸腐毒,自己却觉察不到,但是食尸蚁能够嗅到你的尸气!”闵仲冷静下来,迅速又恢复了镇定。

    “菌尸腐毒?似乎是菌尸毒的变异形态?”庄岚暗皱眉头,菌尸毒他很了解,但菌尸腐毒却闻所未闻。

    “不错,普通的菌尸毒只能让人浑身麻痹,就像是行尸走肉一样毫无知觉,但菌尸腐毒大不一样,它的毒性绝对让你为之恐惧!”闵仲渐渐爆发出不可一世的气势。

    “闵家栽种了那么多菌尸草,果然是别有用心,我原本以为它们只是用来炼制菌尸毒,没想到还有比菌尸毒更厉害的菌尸腐毒!”庄岚继续旁敲侧击,想要从对方口中获知有关这种剧毒的更多信息。

    “哼,岂止是你想不到?整个琅琊国都没人知道这种剧毒,因为它是十年前才被试炼出来的一种新毒,经过十多年的改进之后,毒力之强大已经令人不敢想象!”闵仲愈发透露出一种自豪。

    庄岚沉眉道:“十多年来,闵家大力栽种菌尸草,原来就是为了试炼这种剧毒,然而闵家只是农修,所以暮澜城内必然隐居着一位精于炼毒的巫师或者道家高手!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越多,死得就越快,不过对你没有区别,因为你的死期已经到了!”闵仲向小瓶中投入一块腐肉,那只飞出去的骷蚁闻到气息突然飞了回来,钻进小瓶内把那块腐肉吃得一干二净!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这只骷蚁,它竟然不是普通的妖虫,而是经过巫师驯化的一只战蛊,否则不可能受到一个农修的操控!

    “菌尸腐毒,莫非跟死尸有关?”庄岚突然问了一句,他也是在看到食尸蚁之后才灵光一闪,因为食尸蚁对**不感兴趣,它最喜欢吞食死去的尸肉!

    “你要是能看到自己死后的样子,就知道是不是跟死尸有关了!”闵仲面无表情,像看着死人一样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果然如此,只要我一死,体内的剧毒就会爆发,这是一种无比霸道的毒疫,毒素从尸体上散发出去,任何人被毒素沾染都难逃一死,而死去之后还会继续散播毒疫!”庄岚联想到剧毒的可怕之处,内心不禁不寒而栗,如果将它运用于战争,后果更是不堪设想!

    “哼哼,你能想到这一点,实在是不简单!”闵仲说着,将手中的玉瓶奋力一抛,向庄岚的面前射了过来!

    玉瓶内的食尸蚁受到惊动,立刻从瓶口当中飞了出来,它刚刚吞吃了一块尸肉,对尸气的感知异常敏感,而庄岚体内的那缕剧毒,原本就是用菌尸草炼制而成,所以食尸蚁把他当成了一具死尸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