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六章 隐术
    “公子既然跟妾身有缘,不如到芳阁一叙如何?”樱子主动向他发出了邀请。

    “哦悉听姑娘吩咐!”庄岚原本是要拒绝,但闵仲这时候恰好也走了进来,他突然又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樱子于是带领他穿过妓厅,来到了楼上的一个独立房间,途中有其她妓修跟他们相遇,对樱子都是躬身避让,由此可见樱子在这里的地位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进入房间之后,樱子亲手关闭了房门,然后毫不避讳地脱去了身上的外袍,只穿着一件薄得透明的纱裙亭亭玉立!

    庄岚看得面红耳赤,却不得不强忍着冲动继续盯着她看,因为这才符合徐谅的性格,在这样的情况下,如果对樱子无动于衷,反而会很容易让人起疑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,为什么不说话?”樱子媚笑着走到他跟前,跟他的胸口几乎贴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就这样看着就足够了。”庄岚不由得吞了一口口水,樱子实在贴得太近了,他几乎能感觉到她胸口上传来的阵阵浮动!

    “这样就够了?徐公子难道不想一沾芳泽么?”樱子吐息如兰,把香唇渐渐凑了过来!

    “姑娘艳冠群芳,在下不想敷衍了事,不如慢慢欣赏得好。”庄岚尽量放纵欲感,只保留最基础的内在底线,这样使他看起来更像嫖客。

    “噢,徐公子居然有此雅兴,妾身陪你喝杯酒如何?”樱子的目光中有一丝奇异的光彩一闪而过,尽管她精于掩饰,但依然被庄岚敏锐地察觉到!

    “当然好,所谓酒能助兴,也能助色!”庄岚连忙附和,刚才的那一瞬间,他分明从樱子的眼神中,看到了一抹杀机!

    “徐公子深谙酒色,今晚就一醉方休好了,妾身也愿意化作一杯酒被你喝掉!”樱子媚态万千,从身旁的桌上捡起酒壶,为庄岚倒了满满一杯酒。

    庄岚端起酒杯沉默片刻,将这杯酒一饮而尽!

    “好酒!”他的话言不由衷,这只是普通的阳春酒,而且其中掺加了提升**的秘药,对于妓修来说,这几乎是房间内的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“徐公子现在感觉如何?是不是燥热难耐?”樱子依然笑容可掬,但是眼神中多了一丝邪异之色。

    “不止燥热难耐,而是欲火中烧!”庄岚春色满面,说话开始断断续续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等什么?”樱子春色荡漾,靠在床榻上对他搔首弄姿。

    庄岚缓缓靠近,伸出双手就要对她宽衣解带,然而手指触碰到她躯体的一刹那,目光中突然闪现出一丝精芒!

    “怎么?徐公子为何突然停下了?”樱子似乎发现了异常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继续下去,最终就要死在这张床上。”庄岚语气冰冷,之前的色相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樱子极力掩饰一丝不安,装作若无其事的懵懂状态。

    “哼,别做戏了,你在酒里下了溃阳毒,一旦我上了这张床,跟你行了鱼水之欢,想不死恐怕都不行!”庄岚语气更加冰冷,他的手已经扼住了对方咽喉!

    “徐徐公子,你说的什么我不明白,即使你不喜欢我,也该懂得怜香惜玉,怎么能对我动粗?”樱子依旧做垂死挣扎。

    “哼?还装蒜么?溃阳毒无色无味,掺加到酒中很难察觉,这应该也是你们大浦湾的特产吧?它是从近海中剧毒妖虫的体内提炼而成,这种毒至y至秽,服食了足够份量,就会令人在纵欲中耗尽体力而死!”庄岚的手渐渐用力,随时都可以将她的咽喉掐断!

    “大浦湾?你怎么知道我来自于大浦湾?!”樱子终于露出了惊慌,此时此刻,她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身份,至少她来自于大昶国是无法掩饰了。

    “哼,我不但知道你来自于大浦湾,而且还知道你是国士社成员,一年以前曾渗透进游扈部军营,参加了虞州城之战!”庄岚声色俱厉,让樱子几乎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你究竟是谁?”樱子的身份暴露,果然变得更加惊慌。

    “我是谁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一见到我,就已经决定对我动手,只不过忌惮于我的七星彩燧,所以才没有贸然出手,而是一直用美色相诱,企图出其不意置我死地!”庄岚紧盯着她的双眼,此情此景,樱子依然不忘施展媚术,两只眼神中还是充满无尽诱惑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我也是被*的,你早就上了国士社的死亡名单,暮澜城的国士社成员,见到你都是格杀勿论!”樱子突然泪如雨下,一身娇态楚楚可怜。

    “被*无奈?哼,加入国士社,你也是被*的?”庄岚不为所动,当初千叶贞刺了他那一刀,如今还历历在目,他可不想在女人身上再冒险一次!

    “国士社有很多成员,并不是自愿的,甚至于他们都是孤儿,有些人在很小的时候就被偷来,在国士社接受训练,这些人体质都很高,但他们不知道自己的身世,永远只能为国士社效命。”樱子声泪俱下,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经历。

    庄岚的手不由得松了一分,再冷静的心态,也不能忽略内心深处的一项本能,这是他践行仁者之后,被项坠所唤醒的一种原始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你也是孤儿喽?”庄岚很难再对这样一个女人涌起杀机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孤儿,我的家人都在大浦湾,但如果我不听命于国士社,所有家人全都要死!”樱子哭声更甚,泪水完全湿透了她的纱裙,一副完美的**毫不掩饰地展现出来,随着她一声声抽泣,起伏的胸口不由自主地撞击着庄岚身体!

    “穿上你的衣服!”庄岚终于把手撤了回来,他已经分不清樱子是不是依然在施展媚术,因为对妓修来说,即使没有杀机,在不知不觉中也会用业术媚化自己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杀我了?”樱子轻揉咽喉,并没有急着去穿衣服,而是露出了一丝邪魅的微笑。

    “你”庄岚目光微怔,一缕痛苦的表情在脸上骤然浮现,他的体内不知何时吸入了一股可怕的剧毒!

    “这是媚毒,不但无色无味,而且不着痕迹!”樱子的笑意更加邪魅,这种笑让人看了,似乎连死都不觉得可怕。
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