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五十四章 对抗
    “小岚哥,墓宫这么大,有什么收获么?”吴婵转而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这座墓冢完全就是一座囚牢,所以根本没有葬品,不过我得到了被囚禁者生前使用的本命业宝,论价值也算一件无价之宝!”庄岚说着,把那只巫幡取了出来!

    “是本命巫幡?”吴婵看到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它叫炼狱幡,稍后你就会见识到它有多么强大。”庄岚说完后,将无极业力迅速灌注到幡纹当中,然后运转巫术开始催动这只巫幡!

    血红色的幡面刹那间迎空飘扬,密集的巫咒在幡面上层层浮现,庄岚的神念像是被放大出去,在幡影笼罩的庞大区域内,他几乎成为了一切魂灵的主宰!

    而这时候,成群的阴尸也从桥面上蜂蛹过来,它们当中不只是平纹境界的凶尸,还有为数不少的骷尸,甚至于还出现了晶纹级别的罡尸!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真的能够对付它们么?”吴婵不无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相信我!”庄岚冷静回答,尽管罡尸的出现让他无比忌惮,实际上就连骷尸他也不敢硬碰,也没有实力硬碰,尤其是这么多尸群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但因为融合了一整团九宫皇燧,再加上手中的炼狱幡,让他心里毫无疑问地充满信心,实际上无论是罡尸还是骷尸,它们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,都是因为收到了尤仑的召唤,而尤仑之所以能吸引它们,凭借的正是炼狱幡!

    尸群浩浩荡荡,沿着桥面走下桥头,然后向墓宫大门逼近过来!

    庄岚把放出去的尸傀重新收回袖镯,这时候它们已经失去作用,随后他催动巫幡,将厚重的幡影向尸群投射下去!

    一道玄奥的巫咒在幡面上急速流转,随之而来的便是一段浑厚的魂音散射出去,这魂音正是庄岚和吴婵刚刚进入墓宫时所听到的那一段!

    片刻之后,神奇的一幕便出现了!

    被魂音笼罩的尸群们迅速停下了脚步,它们像是在聆听圣音一样,又像是在聆听教诲,一个个端正肃穆,恭恭敬敬地挺身而立,再也不敢向前挪动一步!

    魂音持续飘扬,大约半时辰后,更神奇的一幕出现了!

    这些尸群像是受到了洗礼,它们一个个跪伏下来,虔诚地交出了自己的血誓!

    庄岚把这些血誓收进巫幡,便完全控制了这群凶尸,让它们全部进入墓宫听候指令,然后继续服化后面涌来的尸群!

    足足十多个时辰,庄岚一直不停地施放魂音,被他收服的凶尸成千上万,而后面还有更为庞大的尸群他根本无法收服,因为魂力和体力的消耗已经濒临极限。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他依然泰然自若,跟吴婵淡定如常地走出宫门,沿着鬼桥向对面走去!

    沿途所过之处,张牙舞爪的群尸听到魂音之后,全部恭敬地停下脚步,并让出一条通道放他们离开!

    一直到离开鬼桥,然后平安返回地面,吴婵还恍如梦境一般盯着庄岚,完全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好一首炼狱魂曲,我只能吟唱第一层,就已经有如此威力,如果把第九层吟唱出来,难以想象它的可怕!”庄岚把巫幡握在手中说道。

    “炼狱魂曲?”吴婵不明所以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这是用魂力才能施展的巫术,炼狱魂曲的强大在于它能激发**,然后用**创造幻境,从而控制对手的意念,这首战歌对恶灵尤其有效,借助于炼狱幡,它能够收服大量恶灵,使它们成为自己的阴兵四处征伐!”

    “收服阴兵四处征战?那样岂不是相当于拥有了一支不死战队,而且阴兵的数量将是庞大到数以百万?!”吴婵震惊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庄岚再一点头:“是的,所以这个尤仑当年必定创建了一个相当庞大的帝国,它至今都自称为王,如果让它再次复活,后果不堪设想!”

    “那地下的那群恶灵该怎么办?”吴婵接着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略一沉眉:“让它们暂时住在墓宫中吧,那里有足够的空间容纳它们,只要没有足够强大的鬼王,它们就不会到地面上制造尸潮。”

    吴婵:“已经被你收服的那些呢?”

    庄岚:“一样也是留在墓宫中暂时封眠,不受到召唤的话,它们会躲在地下长期修炼,而一旦召唤到地面上,这么庞大的尸群,为了补充体力就要不断嗜血,无论走到何地都是一场灾难。”

    “嗯,只要不会行成尸潮,就不用管它们!”吴婵终于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却若有所思:“如果在特殊时刻,它们或许还能派上大用场!”

    两个人在地下奋战了十多个时辰,一整天的时间不觉度过,此时烈日高照,他们用辟谷酒迅速补充了体力,然后向暮澜城携手返回。

    进城之时,庄岚特意关注了一番城门,葛紫剑身旁依然站着那个诡异兵修,而且此刻又多出了几个同样装束的陌生面孔,他们的兵袍都是既长又瘦,高耸的衣领遮住大半个脸庞,脚上都穿着兽纹战靴!

    “究竟是什么来路?”庄岚暗暗纳闷,这些奇异装束的兵修,绝不可能是帮葛家看守城门这么简单,他们阴鸷的面孔下,露出的是一双犀利的眼神,似乎是正在寻找从城内走出的某一个目标,而从城外入城的人他们几乎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我们似乎被跟踪了。”因为有刺客威胁,所以即使在城内,吴婵也始终保持警惕,猎修先天的警觉能够让她轻易识破潜在的威胁。

    “不管他,我们继续走。”庄岚用魂语回道,他从吴婵那里学会了所有猎家业术,警觉性同样很高。

    两个人沿着坊街前行,无论走到哪里,身后的尾巴都远远跟着,尽管他混迹在人群当中,但根本躲不开二人的觉察。

    “哼,是闵家的人!”庄岚用法家业术灵息追踪,很快判断出对方身上散发的是农家业息,而且这股业息跟闵佐和闵佑完全相同。

    “闵家?”吴婵尚不了解庄岚跟他们的过节,尽管庄岚早已提醒过她,遇到闵家的人要格外小心,因为他们随时都会进行报复,吴婵跟他走得这么近,自然也是报复范围之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