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四十三章 对面
    “我有一套秘纹需要镌刻在这条兽筋上,不知前辈可否代劳?”庄岚把兽筋和一张纸递给他,纸上写有他从残片上抄誊下来的缰尸筘器纹,只有工修才能镌刻各种器纹。

    缰尸筘是极品业器,当然需要镌刻极品器纹。

    “十万一条!”坊主看了一眼器纹,语气果断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同时吸了一口凉气,再看坊主的神色,根本没有半点玩笑,而且是一副绝不还价的气势,因为他根本不理他们,始终在专心地雕琢那枚宝石。

    尽管之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,极品业器的价格一定很高,但缰尸筘是消耗品,器纹容量不高,对业金的消耗也就很少,难就难在它是极品秘纹,纹线的密度和强度要求极大,从比例上说,一百条缰尸筘,跟一件极品业器的价格应该相当。

    但是坊主开口要了十万,那么一百条缰尸筘,就是一千万!

    这个价格比庄岚预料的贵了三倍,只有极其罕见的特殊业器,才能卖到一千万业币这种变态价格!

    “有钱么?没钱就走吧!”坊主见他们愣了片刻,十分不屑地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“前辈,我只是镌刻一套秘纹,秘纹刻好之后,我自己将它业化!”庄岚怕对方没听明白,又颇为废话地解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哼,当然是你自己业化,因为这是独门业器,你根本没有给我业化器诀!”坊主头也不抬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则显得更加尴尬,坊主的意思很明确,十万业币一条绝不会变,至于镌刻完成之后,他怎么去用是他自己的事,用猎家业化可以捆兽,用农家业化还可以捆草!

    “那……晚辈打扰了!”庄岚只好取回兽筋和图纸,这样的价格他实在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哼,一分钱一分货,你们这些俗民,怎么能理解郭家瓷纹的价值!”坊主漫不经心地咕哝了一句,继续低头雕琢他的宝石。

    “瓷纹?”庄岚突然皱了下眉!

    “哼,走吧!”坊主正式下了逐客令。

    庄岚站在原地却愣了片刻,他现在才知道,郭家店的这个老坊主,为什么看起来如此孤傲,因为他的确有孤傲的资本!

    所谓瓷纹,是工家当中极难掌握的高妙手法,能够学会的人,注定了他的一生将会跟极品业器有缘,而在他的手里,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凡品甚至上品秘纹的,瓷纹的手法只有两个结果,一个是成功,另一个是失败!

    瓷纹镌刻一旦成功,就是一件极品业器,而一旦失败,所有材料就会破碎!

    更重要的一点是,瓷纹手法完全依赖于个人天赋,一个人在业徒以前学不会这门业术,在业士境界以后也休想学会,所以掌握了瓷纹手法的工修,往往是受人仰慕的!

    所以,即使是一个工家业徒,如果掌握了瓷纹业术,在面对一个普通业士的时候,也绝对有炫耀的资本,这就是天才和俗夫的区别,业士境界可以通过漫长积累最终实现,但天才的修炼速度往往更快,早晚有一天他能超越那些庸才前辈!

    郭家店坊主就是这样一个天才,而且是业士境界的天才,对于庄岚和吴婵二人,自然会瞧不上眼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如果真是瓷纹高手,那么这个价格的确不贵,晚辈愿意刻三条。”庄岚说着,从袖袋中再次取出了兽筋和图纸,同时奉上了三十万业币!

    吴婵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,她不明白坊主要价这么狠,庄岚为什么还要付钱,大不了再换一家工坊便是。

    坊主看到庄岚取出这么多业币,眉头一挑说道:“哦,你似乎了解瓷纹业术?”

    庄岚恭敬回答:“一个业徒,无论天赋有多么高,也只能镌刻平纹,业士修为以后,可以镌刻平纹和淼纹,但是瓷纹业术却有独到之处,它能将淼纹瓷化,让业徒修为的业修,也能使用淼纹业器!”

    吴婵终于恍然大悟,业徒只能使用平纹业器,业士才能使用淼纹业器,而郭家店坊主却可以用独门业术,炼制出淼纹级别的缰尸筘,让庄岚使用!

    “年纪轻轻,居然对瓷纹业术有如此了解,倒是出乎我的预料!”坊主收下他的材料和佣金,当场开始为他炼制!

    庄岚亲眼看到他取出十几枚业币,用业力把业币融化,澄黄的金液在他手里,如受到了魔力操控一般,一丝一丝地附着到兽筋表面,顷刻之间,图纸上那些细密而繁杂的图案,就被完整地镌刻到了兽筋当中!

    这精妙的手法让庄岚看得如痴如醉,一直到三根兽筋全部雕刻完毕,他似乎还是意犹未尽,目光停留在坊主的指尖注视良久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这是瓷化淼纹,并不是真正的淼纹,所以强度要大打折扣,而炼制的速度也更快,所以我只收十万业币,否则这个价格远远不行!”坊主把缰尸筘扔给他,继续雕琢手里的宝石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刚才……就这样业纹大开地施展业诀,难道不怕我偷艺么?”庄岚实话实说,刚才那短短片刻,他用司空诀暗暗偷学了许多东西!

    “偷艺?光明正大地教,都没有人能够学会,你以为我会怕偷么?”坊主不以为然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”庄岚表情颇显怪诞,瓷纹手法的确很难学会,但坊主的做法未免有些自负,普通人或许偷学不了,但司空诀却能够从他业纹凝聚出来的诀印中,破解出这门业术的完整业诀!

    “怎么,你似乎对这门业术很感兴趣?”坊主明察秋毫,看得出庄岚脸上浮现出来的贪婪。

    “的确很感兴趣,而且晚辈自信,在十次示范之内学会你刚才的那套手法!”庄岚故意用了一次激将法。

    “哼,大言不惭,没有人只通过观摩就能学会瓷纹手法,更何况你还是一个农修,不要以为有了七星彩燧,就以为自己是万能的,它对天赋没有任何作用,充其量就是增强业术威能!”坊主不屑地看着庄岚,他其实早就认出来,庄岚就是得到七星彩燧的那个幸运而平庸的农夫。

    “我用我全部身家跟你赌一次,前辈可敢一试?”庄岚把剩下的兽筋取出十根,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