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二十五章 跟踪
    法修卫队很快赶了过来,庄岚作为现场唯一的证人,当然不能离开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群法修当中,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,那便是虞州城之战后从此消失了的汪侯!

    短短一年不到,汪侯从虞州城来到暮澜郡,居然已经站稳脚跟,他此刻依然是一个捕头!

    见到汪侯的刹那,庄岚对他的城府和实力不禁油然钦佩,在一个陌生地方迅速站稳,绝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汪侯却根本不认得他,因为他的身份是徐谅,但是徐谅的名气,现在暮澜郡内几乎无人不晓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汪侯还是对他进行了详细询问,当问及厨翁的袖袋之时,他只说是被刺客取走了。

    或许是有碍于郡领府向他发出了请帖,所以汪侯没有对他搜身,现场的痕迹十分明显,厨翁是死于强猛的音炁刺杀,庄岚跟他的死没有关系。

    汪侯问完后对他放行,自己继续带着法修卫队在现场寻找线索,庄岚离开时,看到一个少妇从门外进来,扑在厨翁尸体上放声痛哭,她应该是厨翁的女人,也就是万香楼的老板娘。

    离开万香楼,他径直来到了莜面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规模极小的业餐店,里面没有几张桌子,橱窗里摆售的业餐品种也少的可怜,即使如此,店主却依然乐观悠闲,搬出一只凳子在门口晒太阳。

    “一碗莜面,有吗?”庄岚站到门前,声音尽量放低。

    “当然!”店主噌的一声站了起来,连忙跑到厨坊内开始烹面,他体型肥硕,面太雍容,是个不折不扣的大胖子。

    片刻后,莜面顺利做好,热腾腾地端到庄岚面前。

    庄岚坐下来,安静地一口一口把它吃掉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真正地在一间业餐店吃完一顿饭。”庄岚吃完后淡淡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好吃么?”店主在一边询问道,店面如此冷清,难得有顾客跟他说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好吃,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面!”庄岚断然说道,面的确不怎么好吃,但迄今为止这也是他第一次吃面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胖子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“在吃的方面,我从不说谎。”庄岚说着,在桌面上放下了几枚业币。

    “饭钱,就免了吧!”胖子似乎兴奋过头,免除了庄岚的餐费。

    庄岚淡笑一声:“你是康壮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名字?”

    庄岚继续道:“万香楼的厨翁你可认识?”

    “当然认识,我的厨艺都是他教的!”

    庄岚黯然叹道:“可是他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康壮突然叫了起来,面色刷的一阵变得苍白!

    “这是厨翁留给你的东西,尤其这枚玉简,你要好好保管!”庄岚把袖袋给他,玉简中的业谱他已用魂力打开,不过时间一久,业谱还会沉没到玉简深处,因为玉简内被注入了尸髓。

    康壮无心去看这些遗物,只是忍不住抱头痛哭!

    “你保重吧,厨翁希望你能继承他的业术。”庄岚把东西放下,起身走出了面馆。

    “敢问你贵姓?”康壮见他出门,连忙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“徐谅!”庄岚再也没有回头,这个名字如今传遍了暮澜城大街小巷,康壮却根本不认得他,可想而知他的莜面馆冷清到了什么地步。

    无极业力融合了七星彩燧,再炼化那簇一元初燧便显得轻而易举,在莜面馆逗留的这段时间,就已经把燧元彻底融合了。

    小半刻后,他出现在了郡领府门前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在郡领府接引他的竟是于宽!

    于宽既是廉家弟子,也是暮澜郡法衙的捕头之一,廉氏家族是法修世家,法衙就毗邻在郡领府旁边,所以行走起来十分方便。

    几个月前,于宽率领一群法修出城搜寻廉青,庄岚曾经撞见过他,只不过那时候他是猎家身份,用的完全是自己的原貌,而现在他是徐谅,于宽不认得他。

    上次的相遇,于宽显然不信任他,所以在庄岚身上留下了业罪标记,但可惜庄岚早就在法家就职,对于普通的业罪标记一眼就能看透,所以在进入鬼谷之后,就用业力抹去了。

    业罪标记一般很难抹除,尤其是大裁决术这种绝学,标记的业罪不但无法抹除,还会让普通的法修根本无法觉察,庄岚之所以能将它抹除,是因为无极业力的融合力太过强大。

    进门之后,于宽直接把他接引到了郡府内院,凭借郡领主的亲笔信件,他直接进入了内府大堂,于宽却根本没有资格进去。

    大堂之内,在管家的带领下,他见到了那个八百余岁的业匠级强者,暮澜郡主廉布虚!

    廉布虚端坐在正堂中央的玉坛上,浑身上下瘦骨嶙峋,黑硬的皱纹遍布脸庞,让他看上去就像一棵风烛残年的古树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进来之后,廉布虚的双目突然睁开,一道精纯的厉芒从眼底放射出来,让庄岚根本不敢直视!

    “短短半个月,你已经把七星彩燧炼合了?”廉布虚开门见山,声音中极度空旷。

    “晚辈资质差,只能炼化很小一部分,所以只用了半个月。”他尽量让自己的姿态放到最低。

    “那真是可惜了,炼化不掉的燧元,只能顺着业纹白白流走。”廉布虚似乎很失望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是的!”庄岚顺势回答,燧元当然没有浪费一丝,但和盘说出实情对自己未必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“暮澜城数千年来,祭城仪式从未中断,但只有这一次,触动了虔赐秘纹,你这么幸运,得到了七星彩燧,不知日后有何打算?”廉布虚突然话意一转。

    “打算?前辈的意思是……?”庄岚猜不透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哼,你的福祉是暮澜城给的,不想为暮澜城做点什么?”廉布虚话含训意

    “晚辈这点能耐,除了种田不知还能再做什么……”庄岚依然猜不出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他话音未落,一枚玉简迎着面门突然射了过来!

    庄岚连忙伸手去接,但手掌还没有抓住玉简,一股强大的业力便先行袭来,他的手掌像是被万钧巨压所束缚,根本无法碰触到玉简半分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