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一十一章 法玺
    “不错!我似乎应该提醒你,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的身份不是农修,而是猎修!”于宽极为阴沉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你如此肯定?”庄岚淡声回道。

    “哼,当初勘察现场的时候,我用灵息追踪曾经捕捉到一丝体息,但份量太少所以无法追证,然而后来我发现,吴婵身边的那个猎修突然从暮澜城销声匿迹,取而代之的是徐谅跟她住在了一起!”

    “原来只不过是你的猜测!”庄岚暗暗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哼,我的猜测一向很准,尽管你每次故意跟吴婵分开走,但却想不到我留意你很久了,所以我敢断定,你就是那个猎修,现在的身份是假冒的!”

    庄岚脸色蓦沉:“你今天来,就是想验证我的身份?”

    “哼,不错!你的易容术很高超,居然能瞒过所有人,但是你却忘了,徐谅只是个平庸的农修,他长期不务农事怎么可能生存下去?”

    庄岚:“你的推测很有道理,只是我没有想到,你暗中关注了我这么久。”

    “哼,暮澜城人满为患,你杀了徐谅冒充他的身份入城,这是我最初的判断,但是后来我发现,你跟葛家和闵家都有牵扯,甚至于厨翁被杀、以及廉青的死,这些案件都有你的痕迹,这样就不得不让我对你起疑了!”

    庄岚:“你怀疑我跟刺客有关?”

    “哼,至少徐谅和闵佐二人,全都是你杀的!”

    庄岚皱眉道:“既然如此,你在暮澜城为何不拘捕我?反而跟着我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于宽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:“我想你应该能够猜到,我来这里是要杀你,而且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尤其是郡领府的人!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沉眉:“哼,你果然跟刺客有关,出城搜查廉青,是为了得到他的案卷,你是暮澜城法衙的叛徒!”

    于宽一阵阴笑:“哼,你这样无疑也承认了,自己的身份是冒充的,我或许应该叫你庄岚,几个月前,你在田琳的手下做过役工,查到这点对我来说并不困难。”

    “的确不难。”庄岚说着,居然催动拟容术蜕变回自己的原貌!

    “果然是你!”尽管早已猜到庄岚的身份是假冒的,但是亲眼所见如此精妙的拟容术,于宽还是颇为震惊地发出一声低呼。

    庄岚冷声道:“你发现了这么多线索,原本可以做一个很好的法修,但是很可惜,你背叛领主府和法家业旨,甘愿为刺客卖命!”

    于宽狂笑一声:“哼,有些事,你永远不会知道真相!”

    庄岚突然从袖镯中掣出一条额带,这是黄势戴过的,它上面有两朵樱花。

    “青带二段?!你竟然是……这怎么可能?!”于宽突然瞠目结舌,几乎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果然是国士社的人,这就是所谓的真相。”庄岚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刚才是试探我?”于宽意识到自己中计,目光中不由得一阵恼怒。

    “一条额带而已,你真以为国士社是个鲜为人知的秘密?”庄岚依旧平淡如常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国士社成员,而且还是青带二段?!”于宽尤为震惊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想知道,那个刺客究竟是谁,他必然是个忍者,否则不可能在暮澜城禁城之时,跑到这里刺杀廉青!”庄岚不答反问。

    于宽更加震惊地瞪大双眼:“原来这一切你早就有所推断,但为何在领主府的时候,没有告诉廉布虚?!”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:“廉布虚接见我的时候,我还没发现这个秘密,直到后来我在这里发现了刺客的一只指刀!”

    于宽突然浮现出一丝狞笑:“那就好,只要廉布虚不知道,廉青的死因就永远是个秘密!”

    庄岚淡一摇头:“可惜他早晚会知道,只要我查出刺客是谁,案件就会真相大白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一个农修,怎么可能查出如此缜密的案件?更何况你根本没有这个机会!”于宽说罢,从袖袋中突然掣出了一根法杖,居然是一件极品业器!

    其他八个人,也纷纷掣出各自的法杖,清一色都是精品业器!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被围在中央,似乎是根本没有退路,九个人的法杖如果同时催动,威力之可怕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的业力还没有开始凝聚,一阵森冷的阴风突然从身后传来,接着便看到十几只凶尸破土而出,在他们身后形成了反包围!

    “什……什么鬼东西?!”九个人面色大变,不由自主地慌作一团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们,这些凶尸很明显是受人操控!”于宽心思敏捷,尽管他想不通其中根源,但直觉的判断往往很正确。

    九个人于是凝聚业力,用法杖向庄岚二人展开了攻势!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,毓木皇经悄然运转,一道强猛的业息从木指上浮现而出,附近的草木受到牵引,无数叶片像是从地狱中飞出来的恶鬼,张开獠牙向他们扑了过去!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九个人无法辨别如此强大的业术是何来历,但凶狠的攻势让他们瞬间手忙脚乱,再也无暇对庄岚和吴婵发动合攻,而是纷纷挥动法杖进行自保。

    叶片很快被他们击得七零八落,然而还没有来得及喘息,凶狠的尸群已经围了上来,裂锋阵凝聚的攻势犀利无比,鬼爪一道接着一道,从九人胸前呼啸而过!

    “撤!我们这次上当了!”于宽意识到了生死危机,向手下的人发出指令。

    “哼,你似乎忘记了,我是个猎人!”庄岚的毓木皇经再次催动,漫天的叶骷从四面八方飞射而至,将他们九人团团包围!

    九个人边战边退,就算身上已经伤痕累累,似乎也毫不顾忌地顽强抵抗!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十几只凶狠的尸傀很快把他们逼上了绝路,再加上大片的叶骷攻击,九个人渐渐地陷入到灭亡之境。

    “今天务必要有一个人逃出去,让国士社为我们报仇!”于宽在最后一刻,突然取出一只血红色的法玺,把它祭到了上空!

    “嗯?”看到法玺之后,庄岚目光蓦然一沉,然而还没有等他出手,一道强猛的业炁突然爆发,法玺中爆射出一团惊人的烈焰,把尸傀逼得不敢靠近,叶骷则完全被焚烧成一堆飞灰。

    于宽九人趁机脱困而出,向不同的方向亡命溃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