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百零九章 什锦脆酥
    “爹,小岚他真有那么厉害?”苏魅也颇为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嗯,能通衍整座星盘,妙手门历代祖先,都没有人能够做到,尤其是在业徒境界!”妙虚子缓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小岚若真是天才,那么爹也会跟着受益匪浅,光是师徒带来的业献收益,也能让你的修为速度大获提升,甚至于不久后突破到业匠境界!”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!”妙虚子意味深长地道。

    黄昏之后,庄岚和吴婵回到了暮澜城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天天不务农事,那些法修似乎在怀疑你。”这次他和吴婵没有分开,两个人一起进城,进城后很快被于宽率领的一群法修围追上来。

    “别回头,我们就在城内闲转,看他们想干什么。”庄岚用魂语对吴婵说了一句,随后悄然皱起了眉头,于宽这么明显地跟着他,肯定是发现了什么线索,或者是受到了谁的指使。

    两个人信步慢行,不知不觉间竟然来到了万香楼。

    “婵儿,到目前为止,我还没到过真正的餐楼一饱口福,万香楼既然这么有名,不如我们去吃一顿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婵情不自禁地吞了一声口水:“小岚哥,我也很想尝尝真正的名厨餐艺是什么味道!”

    “走,我们今天就吃一顿最好的!”庄岚说着,带领吴婵已经走进了万香楼大门。

    “吆,是徐谅兄,快请上座!”小厮自然认得他,徐谅的名气,在暮澜城算是传开了,无论他以前多么平庸,自从获得了七星彩燧,立刻引起了众多羡慕,然而更多的则是嫉妒。

    “婵儿,你想吃什么?”看着眼花缭乱的业餐样单,庄岚除了吞口水,根本不知道该选哪个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小时候听娘说过,万香楼的什锦脆酥堪称天下一绝,等她打猎赚到足够的钱一定买给我吃,可是最后,她的愿望都没有实现……”吴婵只是说出了一段往事,然而庄岚听到后却百感交集,他跟养母当年的境遇,跟吴婵的经历何其相似!

    “我们就要什锦脆酥,而且要三份!”庄岚果断地道。

    “好嘞,客官稍等,什锦脆酥立刻就好!”小厮给他们倒上两杯淡茶,便急溜溜地离开餐桌,跑到厨坊通报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为什么要三份?”吴婵不解地问,像这种高品质业餐,存放的时间越长,口感就越差,当然它的持久力并没有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庄岚郑重地道:“多出的一份,可以用来祭奠你娘,告慰她的在天之灵。”

    “小岚哥……谢谢!”吴婵的眼圈中闪过一滴泪花,相似的命运,让她跟庄岚分外亲近。

    什锦脆酥制作复杂,一时半刻不可能做好,小厮之所以让他们稍等,是为了安抚他们,因为自从厨翁被杀,万香楼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,有许多著名餐品因为无人会做而被迫取消。

    餐厅内并没有多少人,而就在庄岚和吴婵等候的时候,于宽带领那群法修也走了进来,并坐在了离庄岚不远的一张餐桌旁。

    “金豉鱼饼,九份!”于宽坐下后,吩咐小厮选购餐品。

    “好勒~,金豉鱼饼,马上到~”小厮拉着长腔跑回了厨坊。

    金豉鱼饼是万香楼的普通业餐,它几乎随叫随上,所以片刻之后,九份热腾腾的金豉鱼饼便端到了那群法修的桌面上。

    于宽九人吃得慢条斯理,并不时地向庄岚这边观望,他们并不着急,因为庄岚的什锦脆酥还要很久才能上来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万香楼的生意似乎大不如以前了,据说以前来这里吃饭,需要好久才能等到一个空位。”什锦脆酥迟迟不来,吴婵只好跟庄岚闲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是啊,坊主被刺杀之后,万香楼便名不副实了,真正的祖传业餐再也没有人做得出来,好在厨翁还有几个得意弟子,勉强维持着万香楼这块招牌。”

    “厨翁为什么会被刺杀呢?莫非是为了抢夺客源,其他厨坊雇用刺客把他杀了?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,本来想用魂语告诉她实情,但厨翁是死于一元火燧这个秘密,除了刺客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知晓,如今案件还没有侦破,吴婵知道得过多并无益处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万香楼这么有名,嫉妒厨翁的应该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二人继续交谈了小半时辰,三份黄澄澄的什锦脆酥终于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四百业币一份,共一千二百业币!”小厮向庄岚结了餐费,满面笑意地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庄岚把其中一份放到吴婵那一侧的桌角部位,同时不着痕迹地加持了一道礼经业诀,聊以慰藉一番吴婵的母亲,因为她丧生于暮澜兽林,所以根本没有坟墓,也没有办法去坟前祭奠。

    吴婵了解庄岚的心意,向那份什锦脆酥默默祷告片刻,然后才开始跟庄岚一起享用起来。

    “真香啊!”什锦脆酥又香又甜还又脆,香息缭绕在唇齿之间,就像是一道清流一样绵延不绝!

    “的确值这个价格!”庄岚用厨家业力对什锦脆酥做了探测,它的持久力和口感、色泽、品相都堪称一流,即使在暮澜城这样大的郡城当中,能做出这种业餐的厨坊也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遇到你之前,我从来不敢奢望能吃到什锦脆酥。”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四百业币一份,我之前也不敢想象,但真正吃过以后,也并不觉得多么稀奇。”

    他之所以这么说,是因为什锦脆酥的昂贵并非是持久力有多高,而是依赖于无比卓绝的口感,从某种意义上说,它完全脱离了业餐的根本范畴,而是专注于美食享受的奢侈品!

    如果单纯为了追求名利,庄岚在暮澜城随便一个位置开设酒坊,半个月内就可名扬全城,他所炼制的酒酪,远比万香楼的什锦脆酥更加名贵!

    然而名利之下,是无尽的危机和嫉妒,他在暮澜城毫无人脉,任何一间酒坊,都决不会允许他一个外乡人,轻而易举地在暮澜城站稳脚跟,进而威胁到其它酒坊的势力格局。

    “滚,哪来的叫花子?到老娘的餐馆来乞讨,还让不让我做生意了!”二人正吃的时候,餐厅门前突然传来一个妇人的骂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