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九十三章 分别
    “是的,妙手门的业术,融合了天地归衍,业力达到足够的极限,将会自动触发新的业诀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神妙莫测!”庄岚由衷吁叹。

    “反而是业徒境界,受修为和业力局限,参化天衍的能力微乎其微,所以很难夺取业王,但是越到后期,妙手门的业术就越强大,这是其它任何盗门都无法相比的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若是有缘成为妙手门弟子,一定会把这门业术修炼到绝顶境界!”庄岚热血沸腾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天赋奇绝,心性刚正,尤其又身怀七星彩燧,是修炼妙手破的绝世之才,这一代终于可以出现双任弟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,以后终于有人陪我去盗墓了!”苏魅无比高兴地道。

    妙虚子喟叹一声:“魅儿天赋资质也算奇佳,但问鼎业王根本没有可能,再加上她是我的女儿,所以我才萌生了双任弟子的念头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妙手门弟子,不能是自己的子嗣么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只是女儿长大总是要出嫁的嘛,妙手门必须有人继承下去,所以就算她出嫁了,妙手门将来还有你在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静听了一番教诲,全都是关于妙手门的规矩,以及历代祖先的辉煌经历,还有盗墓界的一些常识和各门事迹,洋洋总总足足听了一下午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妙虚子在楼堡顶端,跟庄岚完成了师徒入门仪式,开始正式向他传授妙手破!

    一夜之间,庄岚在数以万次的业诀催动,在妙虚子不断矫正和指点下,才终于学会了这门神奇玄奥的业术!

    “妙手破的精髓就是无尽推衍,你现在已经掌握了奥诀,剩下的就是历练和实践了!”

    妙虚子传授完毕,目光中也不禁露出疲态。

    “弟子一定不辱使命!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身负七星彩燧,学得格外省力,对于炁息的掌握,我似乎不用教你了。”

    妙虚子说罢,突然出手打出一道炁刺,向庄岚迎面袭来!

    庄岚这一次没有躲闪,那道炁刺刚刚刺中自己的面门,便在妙虚子的业力操控下自动溃散了。

    这是对炁息掌控到极高境界才能做到的现象,它需要对业术收发自如,业诀操控精准无比,妙手破才能出奇制胜。

    “弟子明白!”

    庄岚说罢,向虚空中突然射出一道附墨指,在妙手破的加持下,一道墨线在空中蜿蜒飞舞,墨影映射到窗户上,向窗棱表面的秘纹悄然渗透,最后彻底融入到了窗棱之内!

    随后他指诀突变,一道精纯的燧炁从业纹中爆发出去,刚才的附墨指墨影在窗棱中蓦然一闪,砰然间把窗棱上的秘纹悉数震断!

    “好强大的燧力!”妙虚子忍不住惊叹了一句,七星彩燧的力量,果然能将妙手破业术发挥到巅峰状态!

    “爹,我明天是不是可以跟小庄去墓场历练了?”苏魅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妙虚子断然摇头:“为父有更重要的事,需要立刻赶回大邺城,稍后你要跟我一起动身。”

    “回京城?”苏魅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“是的,京城地下的太坤墓群突现异动,为父前日便收到消息,所以让你从暮云城迅速赶回,要不是因为小庄,我们昨天就应该启程。”

    “太坤墓群?!”苏魅惊得张大了嘴巴。

    “事出异常,京城现在风起云涌,为父必须赶回去为国分忧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又要跟小庄分开了?”苏魅有些不舍地道,两次见面,都是匆匆而过。

    “以后会有重逢的时候,这座楼堡,就留给小庄用吧,他在暮澜城恰好用得到。”

    妙虚子说罢,起身直接向楼下走去。

    苏魅跟庄岚恋恋不舍地道了声别,紧随着她的父亲出城而去。

    庄岚从楼顶上看到他们走远,才独自走下楼堡,用阵钥把门户关上,然后回到了吴婵那里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两天没回,你去了哪里?”吴婵见到他后,语气十分担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我见到了一位故友,这两天一直在参习业术,让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吴婵突然掣出猎弓和猎刀,面色喜悦地道:“终于找回来了,小岚哥,这一次我绝不会再丢!”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展抄果然有点能耐,他要了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没有要钱,而且袖袋内的东西真的一件不少!”

    庄岚皱起眉道:“不要钱?这家伙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留下袖袋后跟我说,将来有什么东西想要出售,一定要找他!”

    庄岚豁然道:“哼,他的算盘倒打得精细,预料到我会加入盗墓团队,有什么黑货将来卖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盗墓小队?小岚哥你要去盗墓么?”吴婵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我答应了郡领主,帮他寻找到古墓的入口,这件事一定要做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那是很危险的!”吴婵再次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庄岚淡笑道:“没关系,我这两天会见故友,正是为了学习盗家绝学,普通的墓藏不会对我有威胁。”

    “噢,那我又要自己去狩猎了。”吴婵托着下巴无精打采。

    庄岚却摇头:“婵儿,你有没有想过,去墓群中猎杀阴尸同样也是狩猎?”

    “啊?你要带我去吗?”吴婵顿时又来了精神。

    庄岚:“反正我也没有合适的人选,不如我们两个组队,去墓群中碰碰运气!”

    “好啊!”吴婵高兴地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天色还没有亮,他们就离开住处,向暮澜城外的荒野行进。

    业宅四周的窥伺者,这两天不知为何消失了,庄岚和吴婵出城的时候,再也没有人跟踪他们。

    庄岚隐隐有些担心,妙虚子昨天说太坤墓群有异动,京城可能有大事即将发生,而韩瑜所在的琅琊王室,最好不要有什么动荡才好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这鬼谷附近,真的会有墓群?”吴婵半路上打断他的思绪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看当初遍布凶尸的谷底:“这么多的凶尸,附近理应会有墓群存在,只不过很可能隐藏得很深,所以一直没有被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暮澜城那么多盗墓小队,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这里?”

    庄岚:“普通的盗墓小队,都是凭借风水走势判断墓藏所在,这个地方风水太差,没有人会想到竟然会有墓群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你又是通过什么方法寻找墓藏?”

    庄岚走到谷底深处,用巫术业力向前平横推出了一掌!

    一道强猛的业炁过后,地上浮现出了一片混乱的足印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