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八十六章 康壮
    凶手的身上有大裁决术标记的业罪,这是在极乐楼拍卖场上庄岚亲手做的,而这个刺客,刚才用的音炁也是用指笙暗器发出,手段跟刺杀葛岩时完全一样!

    最惊人的是,在这道音炁当中,蕴含着一股音属性燧炁,它的强度正是厨翁临死前所说的两仪净燧!

    怪不得音炁能够轻易穿透房门上的防御秘纹,完全是因为它融合了两仪净燧!

    瞬间之内,庄岚豁然明白修为高深的葛岩为什么也是被一击毙杀,因为普通的业修,就算修为高出几层,也还是无法抵挡燧炁业术的攻击!

    厨翁被杀之后,紧接着又有第二道音炁穿透房门,向庄岚直袭而来!

    庄岚既然提前警觉到了危机,在厨翁被杀的刹那,身形早已飞起,司空步向侧位极速腾闪,在一面屏风的后边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杀手并不罢休,指笙几乎没有间歇,密集的音炁如飞刀一般穿透门板,向房间内的屏风狂射而去!

    但可惜房间的防御秘纹毕竟雄厚坚固,音炁刺穿秘纹之后,虽然威力依旧惊人,但是再穿透屏风,就已是强弩之末,庄岚凭借司空步身法,轻易就可以将它躲过。

    这间内室是厨翁用来打坐休息和参悟厨艺所用,为了防止外侵,可谓做得牢不可破,这道屏风就是为了在打坐入定之时,挡在门后防身之用,上面的防御秘纹自然不是虚设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瞬眨,门板上便被刺穿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破洞,洞口的边缘,同样有音炁造成的细密的网状裂痕!

    如此强劲的音炁力量,让躲在屏风后的庄岚不寒而栗!

    然而刺客的行动还是惊动了万香楼的弟子和众多食客,他的音炁可以无声无息,但音炁穿透防御秘纹所造成的强大波动,是根本无法掩饰的。

    楼下很快传来了嘈杂声,刺客停止了音炁攻击,一只五指爪影突然从门上的破洞飞伸进去,将那只方盒抓了出来!

    然而方盒到手之后,他才发现那簇火燧不在里边,庄岚刚才抽身暴退的刹那,将火燧从厨翁的掌心顺手一把抓走!

    刺客戴着面具,他弯腰从门洞里向房间内看了一眼,随后迅速撤退离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,你可认识那个刺客?”庄岚从屏风后走出,用魂语对厨翁的魂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好恨!”厨翁咬牙切齿,但却已经无力重生。

    “对方显然知道你有火燧,所以才会对你下手。”庄岚几乎能够认定,在拍卖场上出售火燧的那个人,就是这个刺客!

    “我还是错了,我以为两千万业币买这簇火燧大有所值,但没有想到对方根本就不想卖,他是在利用我!”

    “不错,刺客本身融合了两仪净燧,炼化火燧中的杂质没有任何困难,他之所以出售,是为了转移视线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些什么?”厨翁意外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摇头:“我知道的不多,但可以推断,刺客之所以把它出售,是为了试探是否有法家在查他,因为他就是刺杀葛岩的凶手!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这簇火燧是葛岩之物,上面有法家所做的业罪标记?”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绝不会错!”

    厨翁继续道:“刺客能找到我,是否也在火燧当中做了标记?”

    庄岚再一点头:“火燧的杂质,是特意用两仪净燧炼化过的,所以普通的业力根本化解不了,从此也能判断,刺客从来就没有放弃火燧,他只是转移视线,然后随时把火燧再取回去。”

    厨翁:“可是他算错了一步,没想到暮澜城突然出现了七星彩燧!”

    庄岚:“是的,我认为,从七星彩燧出现的那一刻,他就在监视万香楼的一举一动,刚才我进来的时候,他就开始潜伏了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火燧被提纯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我要被杀,因为刺客不想失去这簇价值连城的火燧。”

    庄岚叹道:“当我发现火燧中有两仪净燧印记的时候,再警告你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厨翁悲呼一声:“我恨自己,居然没有察觉到被人利用!”

    “前辈,人死不能复生,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?”庄岚用魂语迅速跟他交流,因为**灭亡之后,魂魄根本存活不了多长时间。

    “最大的心愿,当然是进入业星榜,把万香楼的厨艺发扬光大,不过现在,我只想杀了那个刺客!”

    厨翁情绪激愤,一腔仇恨无处发泄。

    怆然片刻,他突然问道:“对了,你是农夫,却能够施展魂语?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晚辈有过奇遇,魂力远胜于常人。”

    “此言当真?”厨翁突然有些振奋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向他的残魂中射入一道浣魂咒,令他的残魂瞬间稳固了三分!

    但这种外力的加持,根本维持不了多长时间,没有肉躯,它还是活不了。

    厨翁却因此涌起一抹惊喜:“我袖袋内有一枚玉简,那是一门极为高深的厨修业术,但需要很强的魂力才能让业谱显示出来,你帮我把业谱浮现,然后交给莜面馆的康壮,老夫便感激不尽,袖袋内的所有财物都归你,包括那簇火燧。”

    庄岚略一皱眉:“莜面馆,康壮?”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那是我的私生子,老夫只有这一个后代,但可惜资质太差,继承不了祖传业术,能学多少就看造化吧。”

    庄岚伸出手掌:“这簇火燧,前辈不打算留给自己的子嗣么?”

    “以他的资质,根本无法炼化火燧,与其暴殄天物,不如赠给小友,说实话,你现在把所有东西都取走,我也无可奈何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只要这簇火燧,其它财物分文不取,前辈放心便是!”

    庄岚说完,用业纹直接把火燧融化,等所有燧元全部渗透到血脉之内,才把尸首上的袖袋摘了下来。

    门外已经人声鼎沸,庄岚看了厨翁一眼,直到他彻底溃散成一缕飞烟,才把阵钥取出来打开了房门。

    万香楼弟子成群,他们见到门上的破洞,以及厨翁的尸首之后,瞬间乱成了一锅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