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七章 猎战
    法卷的卷轴是玉质的,卷面则是一种玉帛,里面记载了大量的案宗,但是有一些经过了秘纹加密,内容直接被屏蔽了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真的见过那位廉青?”吴婵看到法卷自然猜出了几分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我见到他的时候,他已经被骷尸杀了,但我从骷尸手里抢走了他的袖袋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什么不妥么?”她见到庄岚在法案中频频皱眉,不禁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事情果然不简单,这里面居然有关于葛家和葛岩被杀的线索,不过案宗被加密了,一时半刻破解不出。”庄岚将神念从卷轴内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廉青为什么要出城,到这个地方来呢?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不知道,或许他是发现了什么,所以出城追查线索,但是在回城的时候路过这里,不幸被骷尸所杀。”

    “于宽那群法修,总感觉目光中隐藏着什么,他们是不是知道廉青身上有重要线索?”

    “哼,一群业徒巡捕,出城追查一个法尉,本身就很奇怪,所以我没有跟他们透露任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庄岚皱着眉道,虽然于宽找到了现场,但当时厮杀那么激烈,业力波动早就把元炁搅动混乱,即使用法象重现这种业术,也根本查不到什么。

    两个人进入山谷,径直向谷底走去,准备率领那群尸傀,直接前往暮澜兽林。

    但是一路上太过寂静,不但没有见过任何妖兽,也没有见过一只恶灵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那么多凶尸都哪去了?”

    庄岚也连连摇头,他现在跟吴婵站在山顶上,向四周的山谷中俯瞰下去,却看不到一只活物!

    昨天那群随处可见的恶灵,就这么凭空消失了!

    两个人大感差异,连忙向藏有尸傀的谷底走去,幸运的是,他所拘获的这十几个凶尸还在。

    “尸傀受到我的巫咒掌控,所以坚守在这里没有离开,但其它的恶灵,可能收到某种召唤又回去了。”庄岚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它们从何而来?”吴婵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摇头沉思,他不由得想起了在天鹰山遇到的那条黑河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收回心神说道:“不管了,我们去暮澜兽林!”

    尸傀们受到召唤,立刻在从谷底下的泥土中爬出来,然后在他的操控下,整齐划一地走出幽谷。

    暮澜兽林,是暮澜郡当中最古老的一个地方,它广袤无际,资源无穷,是众多冒险者的向往之地。

    暮澜兽林中不但有海量妖兽,还有各种珍稀药草甚至矿藏,所以除了猎修之外,道修、农修、工修也会前来此地寻找自己所需的材料。

    越深邃的地方,材料就越丰富,但危险也就更加巨大,普通的业修,只敢在暮澜兽林最外围的三十里内活动,而且至少有三人以上的小队才能成行。

    庄岚带着这群张牙舞爪的尸傀,为了避免招摇过市,他特意绕行到了暮澜兽林的侧面,从偏远的荒野越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这里面好寂静!”

    刚进入森林,气氛便截然不同,这里面似乎与外世隔绝,厚重的林荫以及深不可测的木元,让它形成了一个完全独立的世界。

    尸傀们对这样的环境似乎也很陌生,进入林区之后,一个个东张西望,竭尽所能地发挥嗅觉搜寻猎物。

    恶灵如果在地穴当中蜷缩不动,可以吸收暗系元炁维持体力,但如果到了阳界,就必须跟妖兽一样,依靠吞吃血肉来补充体力消耗。

    吴婵凭借她猎修的本能,在每一棵树上寻找着猎物的踪迹,甚至于地上的某一片树叶,都会让她引起注意。

    但一直过去了两个时辰,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的妖兽资源不是很丰富么?”庄岚有些奇怪地道。

    “外缘区域,猎兽小队经常光顾,所以不会有什么值钱的猎物,再加上暮澜城外有大量的外来猎修,边缘地带的妖兽应该被收割得差不多了。”吴婵如此解释。

    这两个多时辰,尽管他们小心谨慎,所以走得很慢,但也已经深入到了三十多里,再往前走,林木明显更加深密,连方向都很难再分辨清了。

    吴婵停下来看着庄岚,不知道是否该继续前进。

    “既然来了,怎么能空手而回?”庄岚沉默片刻,毅然决定继续前行!

    “反正有这么多尸傀助阵,实在打不过就跑。”这是他自我安慰的前进理由。

    如此继续行进了顿饭功夫,尸傀们突然停了下来,小心地捕捉着附近的每一缕气息!

    “小岚哥,有情况!”吴婵低声地喊了一句,同时把猎弓暗暗地搭满了弦!

    庄岚的灵息觅诀同样嗅到了一丝瀣气,这是妖兽和恶灵体内必不可免的气息,因为它们生吞血肉,没有经过烹化的食物无法被彻底吸收,所以才会散发出这种瀣气。

    而只要吸收了足够的月光,瀣气就能尽量消除甚至消失,所以妖兽和恶灵每到月圆之夜,都会大批量地外出沐浴月华。

    四周一片寂静,连树叶落地的声音似乎都能被厚重的炁元所吸收,这里的音元炁无比浩瀚,但没有经过业术牵动,都是以本元的形式分布在空中。

    庄岚操控尸傀,让它们悄然摆成了裂锋阵,经过昨天的历练,它们对裂锋阵已经形成记忆,使用得越久,就会运用得越熟练。

    许久的一阵沉默,周围根本没有猎物出现,庄岚看了一眼吴婵,她的眼神中却只有坚定!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,吴婵的坚持是有道理的,既然发觉了瀣气,就必然有猎物在附近,而现在就是比拼耐力的时候,这方面跟业术毫无关系,而是经验和毅力所决定的!

    足足半个时辰,空气中都没有一丝异样,那些尸傀早已等得焦躁不已,然而庄岚用神念死死地压住它们,让它们完全僵化在原地一动不动!

    某一个瞬间,庄岚的灵息觅诀感受到那丝瀣气突然浓重起来,四周的林木中也传来了明显的元炁波动!

    “不好,撤!”庄岚和吴婵几乎同时意识到,他们所面临的猎物太过强大,因为瀣气的浓度跟猎物的修为相对应,在瀣气变浓的那一刻,说明猎物正在剧烈接近,而且它的实力也充分地暴露出来!

    可是他们还没有来得及转身,一股剧烈的恶臭气息扑面而来,只见在数十丈外的一棵树冠上,浮现出来一只硕大无比的巨蛛!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瞬间被震懵当场,进入暮澜兽林的第一天,他们竟遇到了这样一只奇凶猛兽!

    这是一只巨颚金蛛,它体型巨大到一丈多高,借助于蛛丝的力量,在林木间飞穿如履平地,如果被它的妖炁击中,几乎瞬间就会失去反抗之力!

    最可怕的是,这只巨颚金蛛的兽纹,在它的肢体表面隐隐波动,这是兽力已经达到淼动状态的象征,也就是说,它是一只淼纹境界的妖兽!

    “小岚哥,怎么办?”吴婵的定力已经够强,这时候却还是难以抑制得惊慌!

    庄岚一动也不敢动,在密林当中,巨颚金蛛原本就占尽优势,他要是跑,是根本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现在两个人终于明白,为什么这么远的距离没有见过一只妖兽,原来是因为这是巨颚金蛛的领地,一切闯进这片区域的外敌,全都被这只巨蛛灭杀了!

    “婵儿,巨蛛身上的兽纹起伏不定,说明它也是刚进阶淼纹不久。”默视片刻,庄岚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又怎样?它的蛛丝一旦喷射,我们连退路都会被封死。”

    吴婵显然很了解它的优势,巨蛛居高临下,在片刻之内就会喷出大量蛛丝,用蛛网把他们彻底困住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忽然又道:“你看它的腹下,是不是有一窝蛛卵?”

    吴婵连忙露出了一抹惊喜,这只巨蛛腹下的蛛卵,血迹还没有干,说明是刚诞生不久,这应该是它最为虚弱的时候!

    瞬间之内,吴婵和庄岚便形成了默契,她拉满的猎弓缓缓举起,箭矢直接瞄准了那窝蛛卵!

    巨蛛面目狰狞,躁怒地发出一声低吼,孵蛋之时,有猎物接近它的领地,是最能激发它凶性的时刻,尤其是它刚刚进阶不久,对任何外来的入侵者更加充满无尽敌意!

    “进阶加产卵,活该它运气不好!”庄岚终于知道,刚才它为什么一直潜伏不动,那是因为它也知道,这个时候妄动妖力或者受伤,都会让修为剧烈受损,所以它选择了潜伏,等猎物靠近再突然出手,然而在耐力的对抗上,它终究输了。

    巨蛛一边发出低吼,一边吐出细丝把蛛卵层层裹起,它显然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弱点所在,所以要尽可能地把损失降到最低,而庄岚趁它吐丝的时候,把所有尸傀全部召唤到身边,用它们来抵挡巨蛛即将展开的进攻。

    片刻后,巨蛛把重重包裹的蛛卵悬挂到树干上,然后转身向庄岚二人射来凶狠的目光!

    庄岚被它的威压盯得心慌意乱,然而强大的意志力在神念中汹涌澎湃,他巍然屹立在尸傀的守护之下,面对实力差距如此悬殊的可怕对手,随时准备发出全力一击!

    随着一阵清风吹过,对面树冠上的巨颚金蛛终于出击,它粗壮的金爪在树冠上猛烈一窜,庞大的身躯便直接来到了庄岚头顶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