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二章 气剑丹
    菜地这么大,阵石也要有相应的规模,这样一套阵石下来,绝对是价格不菲,普通的农修根本承受不起,但野田系对此毫不在乎,因为菌尸草收获之后,获得的利益远大于阵石成本。

    “哼,野田系这么发展下去,可不是什么好事!”庄岚弯下身,看到了一片菌尸草叶上长着一块黑斑。

    他把叶片折断,黑斑剥落下来,里面露出了几颗黑黢黢的虫卵!

    “黑虱虫?”庄岚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诡笑,这是一种繁殖力极低的害虫,它们专吃有毒性的作物,因为数量少,所以对菌尸草没有威胁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经过孵化,大批量地投放到灵田当中,对菌尸草的威胁将是毁灭性的!

    “哼,就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!”庄岚取出一只玉瓶,把这些虫卵全部收集起来,他们往他的火楂树中投放毛蛆,他就往他们的菌尸草地里投放黑虱!

    徐谅的菜地有十亩之多,他每天来这里,就是架设光阵,给这些菌尸草补光,然后徒手清除叶片上面的霉斑,庄岚杀了他之后,只是搜集叶片上的那些虫卵,其它农事一概不做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把整片菜地全部找了一遍,搜集到的虫卵足足有大半小瓶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那几个劣农也来到了他的菜地,喊着他一起回城。

    “徐谅,走吧,天快黑了!”

    “每天都是干不完的农事,真是无聊透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在不是山田系,吃苦受累不说,收成不好的话,连去妓坊快活的钱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怨声载道,相互唠叨着往回走,庄岚只是应付性地附和他们,既然已经得罪了闵佐,用原来的身份很难再生存下去,所以他现在只能冒充徐谅。

    途径那片火楂树的时候,能够看到田琳依然还在忙碌,她的光合术效率远远不及庄岚,所以根本不可能一天之内把所有火楂树全部光合一遍。

    “咦?那个小子似乎走了?”

    劣农们停下脚步,站在地头不断观望。

    “哼,终于走了,省得我们再费脑筋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闵佐少爷自己都打不过他,却让我们想办法把他赶走。”

    “谁让我们是野田系的?田家这边任何有天赋的农修,都必须设法把他赶走!”

    “田琳现在身边没人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垂涎这美人也好久了,现在终于有机会了!”

    “都闭嘴!我们几个根本打不过她,等闵佐少爷伤好了,带着我们一起下手!”

    几个人猥亵地笑着,往暮澜城方向结群而去。

    入城之后,几个劣农便各自分散,每个人喜好不同,有的人好色,就去妓坊寻花问柳,有的人嗜赌,就去赌坊碰碰运气,赌坊中有专门的业余场,那里只为散客服务,禁止专业的赌修进场。

    庄岚则根据记忆,回到了徐谅住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僻静的小院,虽然并不在闹市,但至少不是黑区,四周大部分都是暮澜城本地平民,他们有悠久的人脉甚至祖业,乔帮的势力很难伸展到这里。

    徐谅倒没有什么人脉,小院里只住着他一个人,这院子也很破旧,但至少防御秘纹还完好无损,遮风挡雨自不必说,想要进来必须使用阵钥。

    在小院转了一圈,庄岚颇感满意,要不是担心暴露身份,他真想把吴婵也接过来,但眼下的情形,她呆在黑区反而比跟着他更安全。

    房间只有两个,但足够庄岚用了,里面的一间布满灰尘,显然很久无人居住,他略作收拾,把虫卵全部放进一个酒坛之内,用一小瓶灵血培养起来。

    用灵血培养虫卵,会加速它们的生长速度,黑虱虫繁殖能力低下,但庄岚却是巫师,他用独到的巫术不断催化它们,几天之内就会立竿见影!

    外面的一间,他用来打坐和炼丹!

    六爻诀能够炼制爻炁,控制特定区域内的元炁环境,而炼丹的关键所在,正是需要丹鼎中的元炁平衡,虽然赌家业术不可能左右道家的领域,但是大量的爻炁充斥在丹鼎当中,足够数目的失败之后,它能够以特定的方式将丹术推向成功!

    把拟容术改为原貌,让自己的心境彻底平和,庄岚催动青玄经,再次把业力灌注进丹鼎!

    药草迅速被业炁融化,然后在丹鼎内充分混合,强猛的药力将四周元炁迅速消耗,剧烈的业力波动在丹鼎上空滚滚回荡,足够的时间之后,被提纯到极限的药石开始凝聚,而四周的磅礴元炁受到波动开始发生混乱!

    六爻诀在此刻突然出手,一道道炁元|精华被凝聚成爻炁沉入丹鼎,整个丹鼎的内壁,很快被爻炁覆盖了厚厚的一层,业力汹涌澎湃,在此刻终于达到了顶点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闷响,难闻的气息扑散出来,这一次试炼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庄岚丢掉废渣,毫不气馁地开始了下一轮试炼!

    一夜之间,庄岚把手中的药石材料几乎全部耗空,天色将明的时候,丹鼎中终于传来一声脆响,然后是浓郁的丹香飘逸而出,在空中久久不散!

    他脸上的疲惫之色一扫而空,极为振奋地打开丹鼎,看到了四枚焕发着精纯光芒的战丹,战丹的丹纹细密而又精致,深邃的业息昭示着他的试炼终于成功了!

    这是四枚气剑丹,丹纹的强度是精品级别,要比他在万药堂购买的那种上品战丹厉害十倍不止,价格更是有价无市,因为这样的战丹,万药堂也很少有人能够炼制成功!

    把废渣和丹鼎清理完毕,天色已经大亮,他刚刚吃下一片酒酪补充体力,门外便传来了呼叫声。

    “徐谅,给老子开门!”

    听声音,应该是专收关照费的那个痞头,庄岚从徐谅的记忆中,知道他的名字叫展抄。

    开门之后,展抄带人直接闯了进来,只是在进入庭院的时候猛一吸气:“什么味道?”

    庭院中有股焦味,炼制了一夜的废丹,浓烈的气息还未散尽,所以十分难闻。

    “嗨,刚炼制了一些肥料!”庄岚随机应变,从徐谅的袖袋中取出一包灵肥,这是用草灰、虫尸、以及某些妖禽的蛋壳混合炼制而成,能够加快作物的生长速度。

    肥料的气味更加腥臭,展抄连忙摆手说道:“快收起来,你想臭死老子?”

    庄岚把肥料收进袖袋,静候他下一步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徐谅,你们几个差点害死老子,知道不?”展抄终于进入正题。

    庄岚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让我杀人,却不告诉我对方实力,要不是忌惮于乔帮报复,他早就把我杀了!”展抄气呼呼地骂道。

    庄岚故作惊讶:“怎么,你没杀掉他?”

    “杀你个蛋!他速度那么快,老子还没出手,就被他制住了!”展抄一股怒气无处发泄,只好对他歇斯底里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庄岚暗暗哼道,为了请展抄出手,徐谅这几个劣农花了不少钱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你看我脸上的刀疤,不给我加两万业币,我决不罢休!”展抄大清早地上门,原来是为了诈钱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眼那道刀疤,那可是他亲手留下来的,虽然敷上了疗伤药粉,但痊愈后也永远休想再清除了。

    “这刀疤不错,看起来格外威风,尤其对痞修而言,刀疤就是一种身份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展抄怒眉一瞪:“娘的,胡说什么呢?少废话,给老子拿钱!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钱都给你了,你没办好事,我没找你还钱就不错了,你竟还想要钱?”

    “不给钱的话,哼哼!”展抄把痞刀突然掣了出来,那几个手下立刻围起庄岚,随时准备对他动手。

    庄岚淡然取出徐谅的户籍牌道:“你们若敢动手,我立刻用户籍牌报警,这里可不是黑市,附近到处都有法修!”

    展抄终于迟疑起来:“小子,你给我等着!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气呼呼地夺门而出,庄岚才把户籍牌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在屋内等了半天,也没等到那群劣农前来找他,而徐谅的记忆则是,每天的辰时,他们都会一起喊着他前往农田,今天之所以没来,很可能是因为展抄的缘故。

    事实很快证明了他的猜测,那几个劣农为了躲避展抄,把责任全部推到了他的身上,两万业币可不是个小数目,劣农们谁都不想破费,而展抄更不可能就此罢休,所以必须找一个倒霉鬼!

    除了徐谅之外,其他几人或多或少都有人脉,兄弟姐妹还有前辈,展抄不敢轻易招惹,唯有独身一人的徐谅,脱不了这两万业币的敲诈。

    庄岚对那几个劣农不禁嗤之以鼻,大难当前,他们便各求自保,不但合起伙来把他推给展抄,而且从此之后再也没有前来找他,似乎是从类没有认识过的陌路人。

    十天之后,那些虱卵终于孵化,长成了一堆比毛蛆还要恶心的黑虱虫,庄岚把它们分装成几个酒坛,用灵血继续培养,让成年虫体繁殖更多的卵,当数量达到极限的时候,也就可以用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日,他悄然去黑市探望过吴婵几次,见她没有什么危险,又悄悄地返了回来。

    相对于吴婵,倒是那个刁蛮的田琳,让他越来越感到担心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