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一章 猎意惊杀
    而作为庄家,就是要尽可能打乱赌盘内部的元炁波动,甚至于可以造成假象,以迷惑四周的赌徒,让他们发生误判,所以赌技的高低,就在于在迷局中准确判断元炁波动!

    而判断和操控元炁波动的能力,跟个人的业纹天赋有直接关系,业纹的匝数越多,炁感也就越强!

    天赋只是基础,真正决定赌局胜败的,则是业术!

    越高等的业术,越能把赌技发挥到极致,而也只有足够的天赋,才能修炼高品质业术,所以天赋和业术,是赌修世界里永恒不变的强弱根本!

    庄岚所修习的六爻诀,是吴家祖传的一门赌术,但可惜吴婵的爷爷客死异乡,祖传业宝六爻鬼骰不幸遗失,再想修炼这门业术难乎其难,所以她的父亲才会渐渐落魄到卖女还债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凭借无极业力,却还是把这道业术施展了出来,在庄家合上盘盖的刹那,他凭借超凡脱俗的无极业纹,将一缕早已凝聚完成的水元炁推送到了赌盘当中!

    为了迷惑赌客,庄家在布局之时,都尽可能地让十大元炁均衡分布,其中的差异越小,就越让人猜不透真相,而四周的赌客,自然也要动用业力,让自己选中的元炁向赌盘靠拢,于是所谓的赌局,也就是赌客们跟庄家之间的暗中较量!

    随着业力催动,赌盘内的玉骰高速旋转,把内部的元炁逐渐消耗掉,容量最多的一种元炁最后残留下来,把这枚玉骰推动着进入了炁门。

    “嘀溜”一声脆响,随着赌骰落地的声音,这一场赌局尘埃落定。

    “水门?”

    “岂有此理,刚才明明水元炁最少!”

    “见鬼了,刚才要是押五个业币,这一局连庄家都要赔!”

    “谁押的水门这一注?真是厉害!”

    众人一言一语,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庄岚这个年轻赌客身上。

    所有押错的赌注,全都被庄家收走,十几个人中只有庄岚押了水门,所以他赢了庄家的钱,而且嬴走的数目,是赌注的六倍!

    因为赌骰有六个面,它掉落在水门之中,骰面朝上的恰好是六个点,所以嬴走的钱也是赌注的六倍,虽然只有区区六个业币,但是惊动全场的赌技,却让众人对他刮目相看。

    “再来一局!”庄家似乎不信邪,他想看看庄岚刚才是凭运气,还是真有这样的本事。

    赌客们也翘首以待,看看这个少年赌修到底有什么惊人绝技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退却,他第一次感受到了赌技的乐趣,其中的快感并不是赢钱,而是跟赌客们互相斗赌的愉悦,一群赌客围在中间,谁的炁感和业术更高,谁就是最后的胜者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庄岚觉得好玩,就再次下注了一个业币,这一次他押在了暗门。

    “暗门吗?这……”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,暗系元炁稀少,却要押暗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环境,在暗门动业术,未免太明显了,庄家绝不会让他得逞。”

    “走着看吧,或许这是个高手!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之间,也各自押下了自己的赌注。

    庄家于是投放赌骰,开始了新的布局。

    庄岚静观其变,一任庄家和赌客们在元炁争夺中逐鹿赌盘,他只在盘盖合上的那一刻才突然出手,将一缕暗系元炁射了进去!

    为了打压庄岚,庄家特意在布局的过程中,将赌盘内所有的暗系元炁全部清空,周围的赌客因为没有人去押暗门,自然也不会再暗系元炁上动用业术,所以这一局,没有人相信他还能赢。

    然而六爻诀的神妙之处,恰恰在此时能够显示出来!

    六爻诀的精髓所在,就是“附爻”,它能凭借强大的炁感,将元炁炼化成“爻”,爻的境界越高,需要的元炁就越少,所以它几乎难以察觉,而爻炁一旦进入到赌盘内,就会紧紧附着在赌骰表面,直到其它的元炁彻底耗光,它就把赌骰带进自己的炁门之内。

    爻的关键所在,就是吸附暗炁的数量,吸附的暗炁过多,越容易被庄家察觉并清除掉,吸附的暗炁过少,则不足以消耗掉赌盘内其它属性的元炁,所以六爻诀对业纹天赋要求极高,它需要极强的炁感,才能够炼制出高强度爻炁,从而在赌局中立于不败之地。

    随着赌骰停止旋转,一声清脆的声响落入到暗门之内,所有赌客才真的目瞪口呆了!

    “见鬼了!”

    “高手啊,前所未见!”

    “如此年轻,这般高明的赌技,前途真是不可限量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身手,理应参加业星大赛,到赌星榜上名垂青史!”

    庄岚听着众人的赞赏,意识到刚才太自负了,于是连忙放低姿态说道:“见笑了,只是运气好,我每天只有两道气运,用完之后再想赢也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根本不信,怂恿他继续下注,庄岚也不推辞,一个业币一个业币地押下去,果然是连输三局,众人知道他是故意的,所以在第四局的时候,庄家见他押了金门,就故意清除了其它元炁,赌盘内只留下金元炁,以此来测试他的气运到底灵不灵。

    可是六爻诀还是轻易瞒过了对方,赌局结束之后,玉骰落进了光门之内。

    接连输了十几次,周围的人开始将信将疑,庄岚的气运之说莫非真的存在?在赌修当中竟然真有专靠运气的业术?

    当他们继续拉他切磋的时候,庄岚却起身离开了,因为这个时候,农田中已经有很多农修在忙碌,而他眺望远处的一片菜地,终于看到了他要找的目标,也就是那几个劣农!

    追踪、伏击、猎杀,是猎家业术的精髓,这是吴婵教给他的,现在猎物已经出现,他要做的就是猎杀!

    猎杀有很多方式,既可出其不意,亦可张网以待,最妙的则是猎意惊杀!

    农田广阔无边,各种作物遍布其中,就算是萧瑟的冬季,也依旧透出盎然绿意,而在大部分菜地边缘,为了遮挡寒风入侵,农修们都在四周修建了篱墙,从远处看,这些篱墙就像是一座座庭院,把农田分割开来。

    进入田区,庄岚便拟容成闵佐的样子,向其中的一座菜地径直走去。

    “闵……闵少爷,你怎么来了?”菜地的农主见到他,连忙起身打招呼。

    庄岚绕进菜地,就站在篱墙跟前冷视着他,这个菜农,就是那群劣农的始作俑者。

    “闵少爷,你的伤这么快好了?”这菜农察言观色,不知闵佐到此有何意图,所以竭尽所能曲迎奉承,以免触怒这位高傲的少爷。

    庄岚依旧沉默,但是面相渐渐转变,最后恢复成了自己的原貌。

    菜农本来正在向他靠近,这一刻突然惊得停下脚步,杵在哪里一动不动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!”他已经惊得说不出话,庄岚的实力他亲眼所见,连闵佐都无法战胜的对手,他怎么可能有还手的余地?

    猎意惊杀,就是在实力相差悬殊的情况下,用强烈的威压逼迫对方,在极度惊惧的那一刻,他会因为心力受挫而血液逆流,猎家业术趁虚而入,让对方瞬间死于惊厥之下!

    闵佐和庄岚两个身份,转化的太突然了,菜农根本想象不到,世间有这么精妙的拟容术,在他惊悸万分的时候,庄岚释放出猎家所独有的狩杀气息,让他的惊厥达到顶点,狂暴的业力在血脉中横冲直撞,最终彻底刺穿心脏,惨死在了自己的恐惧之下。

    目睹着对方的双目被血丝渗透,瞳孔中最后一缕光芒彻底熄灭,庄岚才突然催动魂力,施展了天蚩九诀中极为霸道的一门业术:噬魂咒!

    跟巫师的通用业术“搜魂咒”不同,噬魂咒不但能够得到记忆信息,还能够将魂魄吞噬,并且炼化吸收,提升自己的魂元强度,只不过噬魂咒需要自身魂力足够强大,否则一旦失败,就会被外魂所伤甚至反噬!

    之前的时候,庄岚只敢用噬魂咒吞噬魂力较弱的虫魂,如今他已是业徒七层,魂念强度今非昔比,吞噬同阶业修的魂魄绰绰有余!

    足有盏茶工夫,噬魂咒才施展完毕,庄岚吸收完魂元,得到了大量的记忆信息。

    这个人叫徐谅,是闵佐手下的一个菜农,天赋资质平平,但却工于心计,所以深得闵佐赏识。

    闵家是野田系分支,为了获取最大利益,在名下的灵田中栽种了大片菌尸草!

    徐谅的菜地里,就种植了不少这种菌尸草,而且长势极好。

    菌尸草是毒草类作物,本身有极强的生命力,所以比普通作物更容易栽种,而且它富含毒素,也很少有虫类来侵犯。

    所以种植菌尸草对业力的提升是极快的,而且它在药市上价格很贵,普通的灵谷根本不能与之相比。

    但是菌尸草提炼出来的毒素,让数以万计的业修深受其害,真正有良知的农修,是绝对不会栽种这种毒草的。

    庄岚把徐谅的袖袋摘走,尸体用业火直接焚化,然后催动拟容术,冒充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菌尸草同样喜光,尤其是如此寒冷的深冬,充分的光照能够让它长得更快,但徐谅不会光合术,所以他在菜地里架起了光系阵石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