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七十章 赌局
    瞬间之内,群痞的脚步立刻停止,举着刀斧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镰刀是农家的普通业器,庄岚的这一把更是最为低劣的凡品,但是它的镰锋却轻易割破了痞头的皮肉,只要稍一用力,就能割断他的喉管!

    “饶……饶命!”痞头声音颤抖着求饶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他不可一世的神态瞬间溃灭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杀你,但也不怕杀你,你可明白?”庄岚冷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明……明白!”痞头吓得脸色煞白。

    “很好,我只是不想惹麻烦,但如果麻烦逼我去惹它,那我就会惹到它死!”

    “你跟闵家的事,我不插手便是。”痞头战战兢兢,额头上冷汗直流,却也不敢去擦。

    庄岚这才撤回镰刀,但顺手在他脸上留下了一道伤口!

    痞头捂着血流不止的脸,带着手下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庄岚在原地静立片刻,手指间突然牵动业诀,完成了痞修的就职血誓!

    回到住处的时候,吴婵早已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没事吧?”见到他面色阴沉,吴婵关心地问。

    “哦,没事,婵儿今天收获如何?”他稳定了下情绪,平和地问她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错!”自从有了新的猎弓和猎刀,吴婵每天都不落空,而且收获日渐丰富。

    “婵儿,你是本地人,应该知道关于乔帮的一些事情吧?”他又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乔帮?”吴婵意外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他们统治着黑区,坊市中应该也有他们的势力,关于黑帮你都知道什么?例如他们的帮主是谁,各大头领实力如何?”

    吴婵想了想道:“我爹常年去赌坊,对乔帮倒也有些了解,据他所说,黑区当年有众多帮派,但后来全被乔帮兼并,但现在的乔帮内部并不团结,为了瓜分地盘,几个头领各自为营,有时候甚至会发生火拼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噢,他们有几个头领?修为分别如何?”

    吴婵:“帮主乔毅修为最高,但年龄已逾三百余岁,寿元恐怕所剩不多了,剩下的四大痞枭,乔虎、乔霸修为都是业士八层,分别控制着黑区的赌场和钱庄,然后就是乔妃和乔刹,修为都是业士七层,分别控制着黑区的妓坊和黑市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皱眉:“乔妃?是女痞么?”

    吴婵笑道:“是啊,据说她很漂亮,而且相当厉害!”

    庄岚再问道:“乔帮的势力范围只有黑区?暮澜城那么多坊市他们不动心?”

    吴婵:“坊市有法修保护,他们不敢放肆,不过有些业坊本来就是乔帮开的,所以其中必然也有明争暗斗,而且一旦乔毅过世,四大痞枭为了争夺帮主之位,必将互相火拼。”

    庄岚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突然问乔帮做什么,有人找你麻烦么?”

    庄岚这才抬头:“是的,所以我想暂时离开一段时间,婵儿一个人可以吧?”

    吴婵面色微怔:“离开?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有地方住,只不过我不在的这段时间,你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多久?”吴婵急得几乎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庄岚轻拍着她的肩膀说道:“不会太久,我还要带婵儿一起,参加明年的业星大赛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要什么大赛,只要你平安就好。”吴婵已然把他当成了亲人,即使是短暂的分别,也让她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“嗯,相信我,一定会平安回来!”庄岚笑着答道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他便跟吴婵告别,径直来到了田府门前。

    “琳儿小姐,在下有事在身,不能再帮你了。”庄岚说着,把附佣团的籍牌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哦,你要走么?”田琳大感意外,有些迟疑着接下籍牌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略一点头,反正田夫人已经病愈,以后她自己打理火楂树即可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向你道谢呢,你就这么走了?”她语气诚恳,但似乎找不到挽留的理由。

    “道谢?”庄岚奇怪地问,如果是因为打理火楂树,那根本不用谢,因为这是加入附佣团的前提条件。

    “是的,你的那个巫师朋友,帮我娘治好了病。”田琳却是这样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应该谢我朋友,跟我没关系。”庄岚笑着回绝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介绍,田家根本不认识这么高明的巫师,所以我要谢你。”田琳一本正经地说着,从袖袋内取出了一枚古铜色的指玦。

    “业饰?”庄岚看到指玦的第一眼,内心中便涌起一抹振奋。

    田琳微一点头:“这是光系业饰,跟你的天赋恰好相符,所以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她以为庄岚学会了光合术,所以光系业纹是最强的,但根本不知道,庄岚是绝无仅有的无极业纹,任何种类的业饰,他都适合佩戴。

    “这么贵重的东西,真的要送给我?”庄岚有些贪婪起来,他想不到这个刁蛮的丫头,居然会这么大方,因为田琳的天赋才是光纹,这枚业饰她应该留着自己戴。

    “上品业饰而已,这是我以前戴过的,现在我戴的是精品业戒,所以这一枚就送给你吧!”田琳边说着,已经把指玦塞到了庄岚手中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了!”庄岚把指玦戴在手上,反复地看了又看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以后还回暮澜城么?”

    “会的……”庄岚回答得心不在焉,他根本就没打算走,只不过暂时不方面见她。

    “若是再回暮澜城,可以来找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只要你肯见我!”庄岚终于把目光从指玦上移开,略有动情地看着田琳,这丫头原来不算绝情啊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保重!”田琳把她的名字从籍牌上划去,跟他解除了附佣关系,这枚籍牌也就正式失效。

    “告辞了!”庄岚接过籍牌,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去,尽管如此,他依然能感受到田琳一直看着他远去的背影,目光中透出一丝难以捉摸的情绪。

    出城时,他直接把籍牌还给了侍卫。

    “嗯?你要脱籍?”葛紫剑依然在场,守卫暮澜城门户是他的职责所在。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庄岚回答得很冷,对于葛紫剑,他的仇还没有来得及报,不过葛家军据说已经出发,现在的葛家群龙无首,只有一个疯疯癫癫的葛江留守家中,葛门四子当年的威风早已不在,葛紫剑丧父不久,庄岚暂时懒得找他麻烦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脱籍,我似乎都忘了你的身份。”葛紫剑再次显示出那种阴狠,他在庄岚的手上烙下兵娩,目的在于威胁他保守秘密,而不是把他变成兵俑,因为炼制兵娩的过程相当复杂,以他的天赋未必能做得到。

    “我这种地位的人,很容易被人遗忘。”庄岚淡淡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你倒有自知之明,那就滚吧!”葛紫剑轻嗤了一声,他笃定庄岚活不太久,当兵娩彻底渗透到血脉深处,整个人也就完全废了。

    庄岚忍气吞声,默默走出了暮澜城大门。

    暮澜城外,逃难而来的民众越来越多,各种杂乱的摊位俨然形成了一个新的坊市,庄岚混迹在人群的一个开阔角落,从这里能够看到整个农田。

    时间尚早,农修们多数还未出城,而庄岚闲来无事,看到旁边有十几个赌修正在画地为营,进行着数额极小的赌局,于是好奇地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土门!”

    “雷门!”

    “火门!”

    “金门!”

    这是最常见的猜门赌局,地上放着一只玉盘,玉盘底座上均匀分布着十个门,分别是金木水火土、雷音风光暗,庄家把一枚玉骰投放到玉盘中,合上盘盖,用业力催动玉盘,玉骰就在盘底高速旋转,当它最终停止的时候,就会落入到某个门内,赌客们猜中结果就算是赢。

    庄岚仔细观摩了几遍,也开始跃跃欲试起来。

    “下注喽,买定离手,还有没有下注的?”庄家颇为卖力地吆喝着,既然进不了城,赌修们自然会聚在一起,互相切磋赌艺,聊以打发枯燥的时间。

    庄岚从袖袋内取出一枚业币,在水门上下了一注!

    庄家并不富裕,所以规定了五业币一注为最高限额,在赌局中这是数目极小的玩法,然而即使如此,周围的赌客也乐此不疲,他们都是逃亡而来,很少有身怀巨富之辈。

    庄岚从来没有赌过,这一次是想用六爻诀实践一番,试试它的威力如何。

    所有人买定之后,庄家合上盘盖,用业力在赌盘上持续推送,玉骰高速旋转的清脆声随之传来,大约五个瞬眨之后,庄家撤回业力,静候玉骰停下来的那一刻。

    庄岚的六爻诀,在盘盖合上的那一刻便开始运转,直到此时依然没有停止。

    赌注是提前猜定,所以没有办法更改,唯一能够更改的,就是让这枚玉骰落入到水门之内!

    但整个赌盘之内镌刻着屏蔽密纹,在合上盘盖的情况下,无论是念力还是业力,都无法渗透到赌盘内部,这样就杜绝了作弊的发生。

    高明的赌修,是在庄家把玉骰抛进赌盘的那一刻,便敏锐地捕捉到整个赌盘内部的元炁波动,哪一种元炁的波动越厉害,玉骰最后就最可能落入到哪个门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