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九章 复合业术
    业气袭来的刹那,庄岚身形急闪,司空步堪堪擦着业气的边缘躲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嗯?农家当zhong,居然还有如此快速的身法!”对方大为意外,他想不到庄岚竟能躲开这一击。

    无极业力催动下的业术,他是看不透职业属性的。

    庄岚则暗皱眉头,看了看身后那棵被削去一段树枝的火楂树,还好角度是偏斜的,否则这棵火楂树会被风刃拦腰削断!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了一招,你再出手的话,休怪我不客气,在农田zhong出手是要被公法制裁的。”庄岚看得出对方大有来历,所以不想跟他轻易结仇。

    “哼,一个外乡人,也想奢求公法,你以为我会在乎么?”对方不屑地回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闵佐少爷在暮澜城有谁不知?就连那些捕头都要对他礼让三分!”

    “闵家在暮澜城声明显赫,闵佐少爷就算违背了公法,那些法修还不是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闵佐少爷的父亲闵常青,可是业星榜上的人物,全暮澜城内有如此殊荣的人都屈指可数,谁敢跟闵家过不去?”

    几个人一言一语,既是奉承这个闵佐,又是在怂恿他无视公法,对庄岚痛下杀手。

    庄岚则蓦一动容:“闵家?就是跟田家齐名的那个野田系家族?”

    “哼,齐名?用不了多久,闵家就能把田家吞并!”闵佐大为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“害怕了吧,现在求饶还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不行,闵佐少爷都已经出手,不打废他怎能让他长记性?”

    闵佐捻动着指间的业戒说道:“你能学会光合术,说明资质不错,但可惜投错了靠山,任何跟闵家作对的人,都没有好下场!”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闵家如此盛气凌人,最后才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“哼,即使如此,你也看不到那一天!”闵佐话音未落,风指间再次青光一闪,一道更加凌厉的风刃呼啸而出,向庄岚的胸口削了过来!

    这一次的风刃不但速度快,而且是弯弧形状,它将庄岚几乎完整包围,无论从哪个方向,都很难再躲避开。

    眼看风刃即将近身,凌厉的业气足以将他置于死地,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,庄岚的光合术也脱手而出!

    “哼,找死!”闵佐不屑地嗤了一声。

    同阶业气相拼,经过业饰强化的业术威能更胜三分,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铁则,更何况闵佐的修为领先庄岚两层,如此明显的优势,庄岚的光合术在风刃面前理应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但是事实,却完全颠覆了他的意料!

    光合术带着一丝诡异的光芒砰然绽放,将闵佐的这道业气彻底销化于无形!

    这一刻,闵佐彻底被惊呆了,身后的那群劣农更是一脸懵然,这离奇的一幕让他们无法接受,更无法解释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绝不是光合术!”闵佐无比阴沉地盯着庄岚,光合术只是精品业术,他刚才施展的风间破同样也是精品业术,但庄岚修为相差两层,并且没有任何业饰,却能够化解这道业气,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,他使用的是一种极品业术!

    能修炼成极品业术,绝不是普通人可以做到!

    “是与不是,又有什么区别?”庄岚淡然地回答道,他刚才迫不得已,在施展光合术的同时,暗暗催动了混阳诀和附墨指,所以这是一道复合业术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大陆,没有人能像他这样将三大业术合二为一,而这种独一无二的复合业术,其威能之强大也就可见一斑!

    “当然有区别!”闵佐的目光zhong不再是狂傲,而是无比阴狠的嫉妒,他刚才分明看出,光合术的业炁zhong夹杂着一抹暗影,而且庄岚的体表,有一道无形的炁障在护体,这些特征,绝不是光合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那道暗影,自然是灵墨焕发的力量,至于体表的炁障,则是混阳釜在护体,闵佐对这一切难以理解,他永远也想不到,世界上居然存在着复合业术!

    “区别?”庄岚不知他想表达什么。

    闵佐凶光逼人地道:“区别就是,如果你只会光合术,我最多废你一只手,让你永远滚出暮澜城,但现在你学会了极品业术,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活着?”

    庄岚冷笑一声:“你是担心有朝一日,我的修为提升到跟你一样境界,回来找你报仇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很可惜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。”闵佐说罢,从袖袋zhong取出了一只风铃!

    风铃是农家的常用业器,在作物即将成熟之时,将它悬挂于田野高处,当有妖兽或匪徒靠近,风铃就会发出警示,闲暇的时候,它悦耳的声音还能够解除疲劳,陶冶心境。

    闵佐的业戒戴在风指上,说明他的风纹是十指zhong天赋最高的,如今又取出了风铃业器,风间破的威能必然会更加强大,因为嫉妒庄岚,他的杀伐意图彻底暴露无遗!

    庄岚凝视对方手zhong的风铃,那是一件极品业器!

    风铃的攻击属性是音炁,而闵佐用风纹催动它,风间破将会被它转化成漫天音刃,铺天盖地向他袭来!

    所以在闵佐催动指诀的那一刻,庄岚的光合术抢先一步,在他的头顶凝聚出一团光晕!

    光合术,是目前他能施展出的最高级别的农家业术,而也只有农家业术,才不会暴露他的其他职业身份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这样,就能挡得住风间狂音么?”闵佐阴沉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蓦一皱眉:“风间破的进化业术,风间狂音?”

    “不错!迄今为止,暮澜城同阶业修还没有人能挡得下我这一招!”闵佐无比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淡哼道:“可惜,我不是暮澜城业修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死吧!”闵佐目光倏沉,风指当zhong青芒骤现,一道强猛的业息向风铃当zhong灌了进入!

    风铃随之发出清脆的音响,一道道音刃也从铃音当zhong迸射出来,向庄岚狂袭而至!

    庄岚蓄势以待,铃音爆发的刹那,光合术也从头顶骤然绽放,一轮炽烈的光炁熊熊燃烧,将对面的铃音悉数淹没!

    闵佐和那群劣农被眼前的异象彻底惊呆,因为庄岚的光合术所凝聚的晕盘,并不是光明透亮的,而是有大片的墨线在其zhong缭绕飞腾,正是这些诡异的墨线,把那些进入光炁的音刃一个个击溃!

    “黑色的光芒?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?”劣农们惊诧万分,面面相觑地不知所然。

    闵佐锐气受挫,手zhong的业诀却丝毫不停,音炁以更凶猛的攻势向外狂涌。

    “这果然不是光合术,哼,极品业术对体力的消耗可是非同小可,我看你能撑得了多久!”闵佐目露凶光,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则眉头深皱,尽管闵佐并不知道这是复合业术,但有一点他却猜对了,那就是越高等的业术,对体力的消耗就越可怕!

    照这样下去,即使他能抵挡住风铃的狂攻,但很快就会耗空体力,最后还是难免一败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这是圣品业术呢?”庄岚忽然回道。

    闵佐目光巨震:“不可能,全暮澜郡内,就没听说过有谁炼成过圣品业术!”

    “我说了,我不是暮澜城人!”

    庄岚话音刚落,手zhong的指诀突然转变,一道犀利的业气从光轮zhong飞出,向闵佐的风铃射了过去!

    “噗噗噗”连声闷响,一团灼热的墨影挟持音刃,在风铃zhong狂飞乱舞,顷刻之内,风铃的音序大乱,铃音完全暗哑下来!

    闵佐无比恐慌地看着这一幕,不可思议的场面让他几乎忘了防守!

    然而即使防守,时间已经来不及了,他眼睁睁看着自己亲手凝聚出去的音炁,又返回来击zhong自己的胸口!

    墨影zhong蕴藏的那道高妙手法,自然是移花劫。

    音刃沉没到光轮当zhong,灵墨便已把它渗透,移花劫催发之下,音炁的业主也便发生改变,它以一成不变的威力,倒戈攻向原本的主人。

    风铃就这样安静下来,庄岚的体力还没有耗尽,闵佐却已经先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胸口的伤势并不足以致命,但足够让他丧失战力,连出口说话的余地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劣农们懵震了许久,才忽然想起了受伤的闵佐,把他扶起来仓皇而逃。

    “你伤了闵少爷,闵家绝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看着他们逃走的背影,庄岚不禁暗暗叹息,真正的麻烦,看来要开始了。

    直到夜幕深沉,他才光合完最后一棵火楂树,好在今晚上有月光照耀,光合术才能继续施展下去。

    回城的时候,他刚进入黑区,从两侧的巷道里突然冲出来十几个痞修,把他团团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子,原来是你!”为首的痞头认得庄岚,他刚到黑区的时候,这个痞头收了他七百业币的关照费。

    庄岚扫视了四周,发现那几个劣农从巷道口已经跑远,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关照费都没交齐,现在又得罪了闵家,小子,你是自己上路呢,还是我送你一程?”

    庄岚叹息一声:“有些事情,实在是身不由己。”

    痞头轻哼一声:“得罪了闵家,岂止是身不由己?你准备好上路吧!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道:“你错了,我的意思是,既然不能避免,那就得罪到底。”

    痞头愕然一愣:“哼,不知死活,上!”

    群痞立刻挥动刀斧,向他疯砍而来!

    司空步蓦然施展,庄岚的身影如鬼魅一般闪现到痞头面前,用一把镰刀勾住了他的咽喉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