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七章 田府
    庄岚的手中此时只有一部青玄经,按照丹谱的描述,它至少应该是精品业术。

    青玄经讲究丹心合一,炼丹时必须保持清明的心境,才能炼出高品质业丹,而庄岚凭借巫师天赋,在这一方面有独特优势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也只是炼丹过程的第一步,想成功炼制出战丹,必须经过足够的试炼。

    整整一晚上,他都没有成功一次!

    “小岚哥,休息一下吧!”

    吴婵从一回来,就看到他在房间炼丹,如今她休息了一夜,起来后发现庄岚还没有停手。

    而庄岚几乎垂头丧气,他炼废了数万业币的药石材料,最后却连个丹影都没看到。

    “不要气馁嘛,小岚哥一定能成功!”吴婵一边安慰他,一边帮他收拾那堆废渣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炼丹竟然这么难!”庄岚总是不甘心,他明明已经调整好心境,并且按照青玄经秘诀施展业术,但是药石总是不能成功丹化,以至于他开始怀疑这份丹谱的可靠性。

    炼丹根本不难,再笨的道修,多试炼几次也能成功,但那仅限于凡品丹类,而庄岚所试炼的是精品丹谱!

    “小岚哥,如果你会赌术就好了。”吴婵把废渣收拾完,无意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赌术?”庄岚微皱眉头,“它对炼丹有用吗?”

    吴婵点头道:“当然有用,赌术的根本目的,就是判定一件事的真假,如果业术运用到足够境界,几乎就可以决定这件事是否发生。”

    庄岚恍然大悟:“你的意思是,把赌术加持在炼丹过程中,我失败的次数越多,赌术的判决就越强,当达到一定的极限,赌术的业力就能强行促使炼丹成功?”

    吴婵:“不错!”

    庄岚立刻振奋起来:“果真如此的话,我必须试一试!”

    吴婵突然皱起了眉:“可我不希望小岚哥学会赌术。”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婵儿放心,我学赌术只为炼丹,绝不会沉迷不拔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?”吴婵认真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嗯!”庄岚重重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这个给你。”吴婵竟然从袖袋中取出一枚玉简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?”庄岚接过玉简,那里面记载着一门相当玄奥的赌家业术——六爻诀!

    吴婵幽然而道:“这是我爹留给我的,从很小的时候,我爹就教给我赌术,但可惜我讨厌赌博,所以跟娘学了猎术。”

    “这门赌术,似乎品质非凡……”庄岚的神念已经渗透进去,用他并不丰富的商术判断出这门业谱的价值。

    吴婵道:“这是吴家的祖传业谱,吴家历代祖先都是赌术高手,只是到了我爹这一代开始没落,而我连赌修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独有你爹没有修炼大成呢?”庄岚把神念退了出来。

    吴婵:“吴家还有一件祖传业宝,叫做六爻鬼骰,但可惜我祖父当年客死他乡,六爻鬼骰下落不明,没有这件业宝,吴家的赌术很难炼成,因为它对体质和天赋要求极高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一颔首: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你慢慢参习吧,希望能够帮得上忙。”吴婵吃了份酒酪,独自出城猎杀妖兽,庄岚则来到了农田。

    意外的是,他赶到农田之后,发现田琳已提前赶到,而且身边还有那几个劣农。

    “哼,小子,你来的正好!”

    “琳儿小姐,这小子趁你不在天天偷懒,火楂树根快要被毛蛆全吃光了!”

    “外乡人根本不可信,把他赶走!”

    “还有,我们看毛蛆太多说了他几句,这小子居然用光合术伤了我,你看我的胸口,现在还没痊愈!”

    “琳儿小姐,你要不赶走他,我们就请农家公会出面主持公道!”

    “学艺不精,恶人先告状的本事倒是不错!”庄岚听着他们的控告,缓缓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田琳不知事情缘由,正想听听他的说法。

    “你们要请农家公会主持公道?很好,那就让他们来看看这些毛蛆究竟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庄岚说着,用光合术汇聚强光,在地面上照射片刻,一大群毛蛆再次浮现出来,他随手捉住其中几只,用指尖捏着让他们看。

    田琳深皱眉头:“太恶心了,快烧成灰!”

    处理毛蛆都是用业力直接烧成灰,没有人愿意多看这种虫子哪怕一眼,但庄岚却把这几条毛蛆分别撕成两半,让它们的内脏完整展现出来!

    田琳捂着嘴几乎要吐出来,那几个劣农同样挤眉弄眼,恶心得直往外躲。

    庄岚却一本正经地道:“火楂树的树汁是红色的,而这些毛蛆的内脏全是绿色,这说明它们是从菜地爬过来的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那几个劣农面色倏变,一个个站在原地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田琳轻笑一声:“据我所知,毛蛆是定居虫类,成年的飞蛾在哪里产卵,孵化出的毛蛆就终生寄居在哪里,所以除非有人帮它们搬家,否则它们是不会迁移的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……它们是吃腻了青菜,想要尝尝火楂树的味道。”劣农们唯唯诺诺,尴尬地胡乱解释,然后好不无趣地逃离了农田。

    “真有你的!”田琳淡笑着看向庄岚,几天不见,庄岚发现她目光憔悴,眉宇中隐隐透出一丝苦涩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娘……好些了吧?”

    田琳摇摇头:“更严重了,她越阶修炼上乘业术,致使业劫淤积,如今血脉逆流,五脏六腑都在业劫的侵蚀下,很快就会耗尽命元。”

    庄岚蓦然一怔:“怎么会这样?没有人能治得了么?”

    田琳嘘叹一声:“暮澜城的巫师本就不多,能找的都找遍了,但都是束手无策。”

    略一沉默之后,庄岚忽然说道:“我有一个朋友也是巫师,不知你可否让他试试?”

    “你有朋友是巫师?”田琳惊讶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:“不错,他就在暮澜城内,如果你愿意,我今天晚上就让他去。”

    田琳点头道:“只要有一丝希望,我就不会放弃!”

    庄岚于是跟她约好时间,让她到时候在门前接人。

    田琳走后,他全力以赴投身农事,光合的速度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快,最后收工的时候,也比平时早了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接下来他就在火楂树下就职赌修,开始研习那篇六爻诀。

    六爻变化多端,而又深藏诡奥,不知不觉间便让他沉迷其中,若不是天色渐暗,他实在不想从这门业术中脱离出来。

    一直等到天黑,他才离开农田回到自己住处,吴婵这时候早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今天收获不错呢!”一见面,她就提着两只土狍给庄岚看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错,婵儿的实力大有长进!”庄岚夸赞她道,这两只土狍都是平纹后期,吴婵一个人猎杀两只,实在是不简单。

    “带我一起去卖掉吧?”吴婵拉着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我今晚有事,婵儿自己去卖,卖完后回来打坐休养,明天好继续出猎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吴婵皱起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帮一个人看病,她病得很重。”庄岚没有瞒她,但也没有详说。

    “哦,这样啊。”吴婵于是松开了手,庄岚的巫师身份她早已知晓,只是从来没有见到他施展医术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陪你去,婵儿不要生气。”庄岚对她表示歉意。

    “不会啦!”吴婵语气轻快,倒真像个乖巧的小妹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跟她告辞,向田家府邸走去。

    赶到之后,田琳果然在门前等他。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?”

    “在下魏子期,受庄岚委托而来。”他身穿素装,面容已经拟容成魏子期的模样,根本不像是一个巫师。

    “庄岚为什么没有一起来?”田琳不禁有些怀疑,面前的这个人是一个冒牌货,因为他没有业装,也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各种巫饰,这么低调的巫师实在罕见。

    “他有事,所以不能来了。”庄岚回答简洁,语气跟魏子期完全一样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有劳了!”田琳终于行了个礼,然后带着他进了田家大院。

    在正殿的一座大堂中,他见到了田琳的父亲,也就是田家族长田秋云。

    田秋云仪态威严,双目之中慧光如电,见到庄岚的那一刻,似乎稍有一丝失望,因为他只有业徒修为,而之前曾经有业士级巫师前来就医,最终也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即使如此,他依然从座椅上立刻站起,向庄岚庄重地行了一礼!

    庄岚对这一举动深感震撼,田秋云是业士修为,在暮澜城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,却能够屈身对他一个小小的业徒行礼,实在是莫大的礼遇!

    “前辈礼重了,晚辈不敢当!”他连忙以更深的礼仪回馈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贱内的病迫在眉睫,所以请小友务必全力以赴!”田秋云语气迫切,似乎对自己的夫人太关心了,所以对庄岚万分恭敬。

    “晚辈此行,必将不遗余力!”庄岚郑重地向他承诺。

    “老夫先谢过了!”田秋云于是吩咐田琳,带领庄岚向后院的寝室走去。

    一路上,田琳沉默不语,面色也极为凝重,庄岚则趁机看了一眼田家四周,他们不愧为名农之家,就连居住的庭院里,都栽种了无比珍贵的灵木和药草。

    穿过宽阔的庭院,终于来到了一间寝室当中,一个瘦骨嶙峋的妇人躺在竹塌上,身上气若游丝,面目因为筋脉变形而剧烈扭曲,凌乱的长发披散着像是一只恶鬼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