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五章 收获
    第十根箭矢射出之后,蜂巢终于噗塌一声,从岩石上脱落下来,然而庄岚还没有来得及高兴,脸色顷刻间又凝重起来!

    随着蜂巢坠落,一只足有三尺多长的巨蜂从蜂巢底部爬出,沿着岩石向他们冲来!

    “蜂王!”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异口同声,它虽然没有翅膀,但毒液足可以在三丈之内灭杀任何同阶业修!

    几乎没有任何犹豫,吴婵“噌噌噌”连射三箭,箭道精准无比,箭矢上蕴藏着强劲的猎家业力,向蜂王的眉心疾射而去!

    然而蜂王只是轻一仰头,对准箭矢大口一喷,一道精纯的水炁飞射出去,将三枚箭矢凌空冰封,短暂的停留之后,三枚箭矢无力坠落。

    庄岚回头看了眼越来越近的妖娃,蓦然间眉头深皱,将一瓶灵墨从袖袋取出,用业纹将它全部吸附到了十指之间!

    吴婵不明所以,就在她愕然不解的时候,庄岚催动附墨指,激发出一段高昂的诗音!

    音炁携带着风雨雷电,将诗音凝聚成一个个字刃,向鳄嘴蜂王扑面而去!

    这诗音是极为磅礴的琅琊颂,庄岚用十个手指,催发出去的也是全系元炁,磅礴之势尽情焕发,一道道炁流如惊涛骇浪,让鳄嘴蜂王再也应接不暇。

    这只鳄嘴蜂王的修为已经到了平纹顶峰,用不了太多时间,它就能进阶到淼纹,所以每天都会窝在巢里潜心苦练,但庄岚和吴婵的这一番折腾,让它进阶的愿望彻底破灭,那只庞大的蜂巢,至少需要数十年才能完成,失去了蜂巢,也就失去了吸取天地元炁的能力。

    所以,鳄嘴蜂王对庄岚和吴婵二人,此时恨之入骨,但自身却陷入到琅琊颂的疯狂攻势,一身毒元无暇施展,所以不断地发出嘶鸣,召唤它的那群蜂兵向庄岚二人展开围攻。

    庄岚自知时间紧迫,用琅琊颂压制住鳄嘴蜂王之后,立刻向飞索中灌注业力,催动滑栓向蜂王急速靠近!

    吴婵心领神会,在庄岚即将靠近蜂王的时候,将猎刀从袖袋中突然掣出,然后拼尽她的全力,向蜂王的心脏所在射出一道刀炁!

    刀炁沉浑而又犀利,惊人的业压画着弧光向蜂王呼啸而下,蜂王自然意识到了这一击的致命和可怕,所以竭尽全力激发出全身虫纹,躯体表面迅速浮现出了一层密集的毒线!

    毒线一旦释放,方圆三丈之内必遭绝杀,所以庄岚抢先一步,在靠近它的瞬间蓦然催动了刺魂咒!

    一阵刺痛深入脑髓,鳄嘴蜂王浑身剧烈一颤,刚刚凝聚的毒线因为魂念的重创而怦然溃散,吴婵的刀炁趁虚而入,准确而凶狠地刺入了它的体内!

    一声惨叫随之传来,然后是如柱的血箭从蜂王体内喷涌而出,吴婵当然不会放过已经到手的猎物,将手中的猎刀顺势一旋,锋利的刀刃直接割裂了它的心脏,让这只蜂王一命呜呼,接着她横刀一挑,把鳄嘴蜂王的虫尸顺势收进了袖袋!

    吴婵反应敏捷,出手干净利落,让庄岚不禁对她暗中赞叹,而妖躯邪婴还不死心,沿着山壁一步步向上靠近,可是当它爬到山顶的时候,庄岚和吴婵早已沿着滑栓向另一侧的山壁逃之夭夭。

    妖躯邪婴面目狰狞,眼看着庄岚和吴婵的身影迅速逃远,它万分不甘地发出阵阵怒吼,愤怒的咆哮在山顶上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带着死里逃生的喜悦,从山顶上迅速返回地面,找到那只巨大的蜂巢之后,把残余的蜂群强行驱散,用猎刀把蜂巢切开,取走了其中的全部蜂蜜,这才心满意足地赶回暮澜城。

    回城的路上,二人心情大好,因为今天的收获太丰富了,虽然十枚战丹已经全部耗尽,但跟得到的材料相比,这一点损耗完全可以承受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番经历太过凶险,两个人回想起来依然心有余悸,若不是庄岚同时精通这么多业术,再加上吴婵的默契配合,这一次他们几乎要丧身于那个山谷。

    “婵儿,你不是说淼纹级妖兽都在暮澜兽林吗,刚才为什么会有妖躯邪婴出现?”庄岚忽然想起了这个疑惑。

    吴婵皱起眉头:“我也是第一次遇到,按理说暮澜兽林当中资源充沛,最适合兽类生存,尤其是淼纹级以上的凶兽,更愿意待在资源丰富的兽林,暮澜城附近不应该有它们的身影才对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这就怪了,没有特别的原因,妖躯邪婴是不可能住进那条山沟里的。”

    吴婵:“你是说,那条山沟里出现了它感兴趣的目标?”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妖躯邪婴凶残嗜杀,而且是兽类当中少有的高灵智一族,所以很难对付,同阶兽类当中,它们的天敌实在不多,即使在暮澜兽林,也应该有自己的领地,它之所以跑到山沟,肯定是发现了什么。”

    吴婵:“不管怎样,那条山沟以后绝对不能再去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边走边聊,太阳升到半树高的时候,终于回到了暮澜城。

    “婵儿,你先回去吧,我做完农事再回去。”因为耽误了小半天时间,庄岚必须尽快回到农田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小岚哥。”吴婵也要赶回去做自己的事,她的猎刀品质太差,每出猎一次回来都要重新打磨,否则刀口就会变钝,猎弓的弦线也要用业力加以浸化,以增强它的强度和韧性,这两件事都需要耗费不少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对了,这个还是你拿着,因为你懂得商术,卖出的价钱肯定比较高。”临走之前,吴婵把左手袖袋交给了庄岚,让他去卖掉那些猎物,的确能卖到更好的价钱。

    庄岚这次没有拒绝,接下袖袋后开始往农田走去,吴婵则直接进了城门。

    来到农田之后,他没有急着施展光合术,而是先把鳄嘴蜂王的尸首取出,把它体内的虫纹抽取出来,里面蕴含着一股无比精纯的灵血!

    用业纹把灵血萃取到体内,然后推送到天蚩蛊跟前,庄岚开始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不多久,天蚩蛊果然有了反应,把灵血一点点地吸收干净,然后再次进入昏睡。

    庄岚暗喜不已,天蚩蛊既然还有知觉,就不会有什么大碍,从仅有的一丝神念联系上,他似乎感觉到天蚩蛊正在经历一种突破,这是所有蛊虫在生长过程中必有的现象,就像是业修进阶一样,一旦突破到新的境界,实力就会大增!

    “莫非是吞食了兵娩之后,触发了它的某种潜能?”庄岚暗暗想到,如果真是如此,那还要感谢葛紫剑,要不是他的迫害,他还未必有这个机遇,包括掌心中的轮形业纹,也是拜他所赐。

    既然天蚩没有大碍,庄岚久悬不下的心也便放松下来,然后退出神念,开始了农事的忙碌。

    因为耽搁的时间太久,所以必须全力以赴,才能把这片火楂树全部照完。

    实际上就连田琳自己,一天也做不了这么多农事,但庄岚既然答应了她,就不好敷衍塞责,更何况高强度的业力输出,对修为的提升也很快,尤其是施展光合术这样的高等业术。

    但刚刚光合完一棵树,他便发现了不妙,原先光合的时候,地底下也会涌现出毛蛆,但数量并不多,而现在毛蛆的数量几乎泛滥成灾!

    接连三棵树之后,情况同样如此,庄岚的眉头终于深皱起来!

    毛蛆虽然繁殖力很强,但这片火楂树每天都经过强光照射,蛆卵的存活率很低,再加上涌现出来的蛆虫也被不断斩杀,所以没理由达到如此失控的地步。

    时至晌午的时候,他终于明白了是怎们回事。

    昨天那几个寻衅滋事的劣农,趁着休憩时间再次来到农田,看着光合术照射下逃出来的大群毛蛆,不断地发出坏笑。

    庄岚毫不理会,继续施展光合术做他的农事,那些毛蛆他根本不需要担心,也不会像田琳那样忙得不可开交,因为以他此时的魂力,所过之处根本没有毛蛆能够生存!

    刺魂咒击杀毛蛆,光合术照射作物,庄岚一心二用,在火楂树当中轻松应对,获得的业力也熊熊不绝!

    “我说,他把火楂树打理成这个样子,田琳知道了会不会赶他走?”

    “哼,那是肯定的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一个外乡人,跑我们暮澜城嘚瑟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自己学会了光合术,就不可一世了?”

    “照这样下去,这片火楂树早晚被毛蛆吃死,我们赶快去告诉田琳!”

    几个人幸灾乐祸,站在边上又说又笑。

    庄岚暗暗鄙夷,毛蛆自然是这几个劣农从自己田间捕捉放进来的,怪不得田琳瞧不起他们,这种下三滥的手法的确让人所不齿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劝你还是早点滚,否则再过几天,虫子还会更多,这片火楂树就要死光喽!”

    劣农们发出威胁,哄笑着离开了农田。

    黄昏之时,庄岚才终于忙完,就算耽搁了小半天时间,也还是把火楂树全部照了一遍,说明光合术的效率和速度又提升了一分!

    回城后,他直接去了万香楼,这是暮澜城名气最大的一座厨坊。

    “客官,吃点什么?”庄岚第一次来,小厮说话很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了,我可否见一见坊主?”庄岚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见坊主?”小厮不禁打量着他。

    “啊,你把这个给他看看,他可能有兴趣见我。”庄岚说着递过去一小块蜂巢皮,那上面还沾着一丝蜂蜜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