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四章 妖娃
    吴婵抽身暴退,但可惜雷隼的速度远胜于她,这一次她的脸色因为惊慌而变得惨白,因为身为猎手她很清楚,当凶兽一旦受伤,就是它最为可怕的时候!

    雷隼的利爪犀利无比,浓厚的雷炁在爪尖锋芒毕露,眼看吴婵就要丧命于它的这一击之下,旁边的庄岚身形爆射,司空步后发先至,以惊人的速度闪现到她的面前,迎向雷隼狠狠轰出去一掌!

    第二掌对抗,庄岚再次被震退三尺,而巨翼雷隼的攻势也停了下来,吴婵的胸口堪堪被划破了一道血痕!

    雷隼接连失利,腹部的伤口血流不息,两只眼睛也近乎被光合术灼瞎,它终于没有勇气再继续颤抖下去,趁庄岚被震退之时,展开双翅就要腾空而起。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,现在想走,已经来不及了,在雷隼冲天而起的刹那,一枚战丹突然出手,在业力的催动下,战丹砰然爆发,化作一团火球将雷隼凌空击落!

    凶猛的火炁将它团团围住,无论它怎么奋力地煽动双翼,也无法把这团火炁熄灭。

    吴婵的猎刀上涂有剧毒,但为了获得妖兽材料,猎家所用的剧毒并不致命,它最大的作用是麻痹,这样猎物被杀之后,所有材料都可以高价出售。

    巨翼雷隼的体力被剧烈消耗,如果没有剧毒,这团火炁未必伤得了它,因为兽类的体魄先天强大,普通的伤势,并不足以令它致命。

    然而毒素已经入侵,它的体元难以抗拒烈火的焚烧,短短片刻之后,就在一阵剧烈的挣扎下一命呜呼。

    庄岚和吴婵这才长舒一口气,虽然厮杀的时间并不很长,但刚才的这一番交手,让他们的体力也已经耗去了七成之多,在生死相拼的时候,业术对体力的消耗是成倍提升。

    庄岚取出两片酒酪,跟吴婵一人一片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刚才的那两掌,居然可以跟雷隼硬拼,这究竟是什么业术?”吴婵依然吃惊地问,要不是庄岚救她,她刚才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“是一门极其强大的炼酒业术,对体魄的提升也很有效。”庄岚回答道,实际上他敢跟雷隼硬拼,是因为有本命业宝混阳釜护体,混阳诀激发之后,混阳釜会形成一道炁影笼罩周围,否则刚才的那一爪,他也根本接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炼酒?农家、道家、猎家,你究竟修炼了多少业术?”吴婵至今不明白庄岚究竟是什么体质,能同时修炼这么多业力而不冲突,简直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先把兽尸收了吧,待会儿再把其它凶禽招来,可就麻烦了。”庄岚见天色已亮,连忙吩咐她道,毕竟收拾猎场还是她熟。

    吴婵手脚麻利地把雷隼肢解,所有材料收进猎家常备的左手袖袋,这才心满意足地道:“真是侥幸,这只猎隼刚成年不久,缺乏实战经验,所以才能这么轻易地被猎杀。”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嗯,凶禽的优势是空袭,而它求胜心切,居然想一击得手,最终被迫在地面展开厮杀,从而使自己陷入劣势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如何,今天至少不会空手而回了!”吴婵对这次的收获颇为高兴,但她却把左手袖袋交给了庄岚。

    “婵儿,我和你都很命苦,今后以兄妹相称,再也不分彼此。”庄岚并没有去接袖袋。

    吴婵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泪光:“自从遇到你,我就再也没有觉得命苦。”

    庄岚笑了笑:“我也是,能跟婵儿做兄妹,是上天赐下的缘分!”

    吴婵充分领会了庄岚的善意,她的卖身血契从此作废,但一颗无比强大的心,跟庄岚牢牢地靠在了一起!

    “走吧,我们再去前边看看,鳄嘴蜂的活动区域或许不在这个山沟。”二人补充完体力,沿着山沟向深处行进。

    随着晨曦升起,暗系元炁已经完全退却,山谷中依然空旷,但广阔的视野再也使人不感到压抑,对于猎手来说,黑夜出击往往更有收获,然而他和吴婵修为不高,在黑夜中反而会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等一下!”即将走到尽头的时候,吴婵凭她敏锐的猎术,察觉到了一丝异常!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庄岚用眼神询问她道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不……不妙!”吴婵面色慌张,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退!

    庄岚不明所以,但吴婵的惊慌给了他充分警示,几乎没有任何思索,他把一枚火系战丹悄然捏在了手中,然后拉着吴婵向山沟出口撤退。

    刚退后没有几步,一股强烈的威压从身后便传了过来,庄岚回头一看,不禁吓得魂飞魄散!

    山谷深处,居然潜居着一只妖躯邪婴!

    妖躯邪婴除了四肢爬行之外,各方面几乎跟人类一模一样,尽管它们状如孩童,但凶残的程度足以让人谈之色变!

    更令人震惊的是,这只妖躯邪婴是淼纹级修为,相当于业士境界的业修实力,庄岚的平纹级战丹对它根本没有任何威胁!

    自以为意志已经很强的庄岚,在这一刻也不禁惊慌失措,无论是速度还是实力,都绝不是这只妖躯邪婴的对手。

    回头间,妖躯邪婴距离他们已经不到十丈,它虽然四肢爬行,但速度比人类的奔跑要快得多,更何况它还是淼纹境界!

    吴婵的呼吸早已紊乱,这是过度惊慌所导致的本能反应,而庄岚在短暂的震惊之后,突然间出手祭出飞索,然后抱起吴婵向山壁上飞速攀升!

    妖躯邪婴似乎一愣,它想不到庄岚还会这样一招,本已经到手的猎物岂能放走,只见它四肢在地面上奋力一跃,顷刻间腾空数丈,紧紧地贴在了山壁表面!

    庄岚大吃一惊,妖娃的腾跳实在太强了,眼看它就要逼近到自己身后,他把手中的战丹猛然祭出,同时抖动飞索,将索钩向对面的山壁刺了进去!

    平纹战丹虽然不足以伤它,但却把它吓了一跳,当发现这团火炁对它毫无威胁之后,妖躯邪婴怪叫一声,向庄岚再次凶狠地扑来!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飞索已经偏转,他抱着吴婵向对面的山顶急速飞升,妖躯邪婴只好奋力一跃,也贴着对面的山壁跟了上来!

    庄岚再次施展,把索钩又换了回去,在两座山壁之间来回飞转,让妖躯邪婴疲于奔命。

    妖躯邪婴实力虽强,但却无法追上飞索,两座山壁之间有三十多丈,让庄岚有足够的空间与之周旋,几个回合之后,妖躯邪婴便垂头丧气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好险!”

    吴婵死里逃生,终于稳定了情绪。

    庄岚往身后看了一眼那只妖娃,不禁心有余悸地道:“幸亏它不会飞,否则就遭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有飞索,我们也是要死。”吴婵被庄岚抱着,无比惬意地展开双臂,在空中迎风飞旋。

    眼看就要升到山顶,庄岚的目光在山壁上一瞥,不由得再次脸色大变!

    吴婵几乎在同时也看到了,只见山顶上的岩石上,挂着一只十丈多宽的巨大蜂巢!

    这就是鳄嘴蜂的窝,此时还算清晨,它们都潜伏在巢穴中休息,但任何轻微的惊动,都会让它们苏醒过来!

    两个人瞬间都紧张起来,现在前有凶蜂,后有妖娃,他们竟然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困境!

    庄岚把飞索悬停在半空,一动也不敢动,而那只妖躯邪婴见他停下,也紧贴着山壁慢慢爬了上来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吴婵看着庄岚,目光中再次透出不安。

    庄岚猛一咬牙,把仅有的三颗火系战丹全部取了出来!

    吴婵瞬间明白了他的意图,也连忙从袖袋中取出猎弓和箭矢,并做好了攻击的准备!

    妖娃一步步靠近,庄岚再也不敢多待,向吴婵使了个眼神之后,手中的三枚火系战丹全部祭了出去!

    在道家业术的牵引下,三枚战丹砰然炸裂,熊熊烈火瞬间把那只蜂巢围得水泄不通!

    火炁对蜂虫具有强烈的克制效果,这团烈火焚烧之下,蜂虫们纷纷逃命,然而庄岚并不罢休,三枚火系战丹出手之后,紧接着又祭出去一枚风系战丹!

    这样一来,侥幸逃出蜂巢的鳄嘴蜂,被强烈的风炁又吹了回去,大批的蜂虫惨死在烈火之中。

    然而蜂群的数量超乎想象,一批被灭之后,另一批更疯狂地涌现出来,尽管庄岚不断地祭出风系战丹,却也不可能将它们全部吹灭,那些侥幸脱困的蜂虫,开始寻找目标向他们发起攻击!

    而吴婵手中的猎弓一刻未停,在庄岚祭出火系战丹的那一刻,她的第一根箭矢便射了出去,紧接着是第二根、第三根、一直到现在的第六根!

    六根箭矢,全部射中蜂巢的根部,但却依然没有将它从岩石上击落!

    吴婵面色大吉急,眼看着逃出的蜂虫越来越多,并向他们这边疯狂涌来,她紧咬牙关,将出箭的速度发挥到了极限!

    庄岚的风系战丹也已经用完了,面对疯狂报复的蜂群,他只能用光合术加以抵抗,凭借炽烈的光晕,蜂群暂时难以近身。

    但身后的那只妖娃,此刻也已经逼近过来,距离他们还有不到十丈之遥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