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二章 鳄嘴蜂
    葛岩的死,让庄岚突然觉得大有蹊跷,因为葛家的奸细还没有查出来,或许正因为葛岩发现了什么线索,所以才惨遭毒手,而且刚才琴音停止的时候,许多人还沉浸在余音当zhong,他分明看到一个人影从葛岩身后走了出去!

    当时距离太远,他没有看清那个人的容貌,但整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,让他记忆深刻!

    可惜法修严加警戒,不让陌生人靠近尸体,所以庄岚无法施展魂语跟葛岩的魂魄交谈,否则极有可能知道刺客和葛家奸细的线索。

    眼看着魂魄逐渐溃散,庄岚只好带着吴婵离开现场,回到了黑区的住处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的住处未免太简陋了!”吴婵进入屋角之后,不由得一阵惊诧,庄岚这么有钱,居然住在这种地方。

    “哼,我刚来暮澜城两天,有地方住已经不错了!”庄岚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通过附佣团进来的?”吴婵终于了解了真相。

    庄岚:“是的,目前只有这样才能进城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我连累你了。”

    吴婵终于意识到庄岚也不是富家子弟,虽然他看似有钱,但住在这么残破的地方,想必身上的钱也是来之不易,甚至是拿命换来的。

    “连累倒不至于,就怕你跟着我受苦。”庄岚坦诚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穷人,什么苦都能吃。”吴婵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叫庄岚,以后不要再叫公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小岚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娘去哪里了,你还有家么?”

    吴婵叹息道:“我娘是猎手,两年前打猎的时候就被妖兽袭杀了,我爹嗜赌如命,但偏偏输多赢少,最后把房产都输光,欠下了一堆债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原来如此,跟你比,我还不算太惨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聊着聊着,彼此有些同病相怜,就像是两个兄妹,从此开始相依为命。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庄岚从打坐zhong苏醒过来,吴婵早已经起身,从城外给他采回来一大堆野果。

    “快吃吧,小岚哥!”吴婵见他醒来,把野果全都放到了身旁。

    “阿婵,你平时都是用野果充饥?”庄岚触景生情,他突然想起了吃酒渣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嗯,城外有很多野果树,用这个充饥效果不错,省得花钱买业餐,而且……我也没钱。”

    庄岚从袖袋取出肉脯说道:“吃这个吧,以后不要吃野果了,没有经过厨化的东西,维持体力的效果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真香啊!”吴婵见到肉脯,不禁抿了一下嘴唇。

    庄岚把肉脯给她,自己取出一片辟谷酒酪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吴婵再度惊奇,酒酪这种东西,她更加没有见过,不用说她,整个暮澜城内,吃过酒酪的业修也不多!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庄岚于是问道:“阿婵,你自己去打猎,可以么?”

    “放心,只要不去暮澜兽lin,我就不会有危险,附近的山里也有不少野兽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那就好,因为我寄身于附佣团,所以暂时帮不上你,你自己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小岚哥还要去务农,对吧?”

    庄岚点了点头:“对了,法修不是封城了么,你还能出去采野果?”

    吴婵:“有能力杀死葛岩的,必然是业士级高手,所以封城是针对业士,业徒可以自由进出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二人于是联袂出城,吴婵去郊外的山区打猎,庄岚则去了农田。

    来到田间之后,田琳还没有到,庄岚便自行施展起了光合术,对他来说,早一些做完农活,可以早一些回去做自己的事。

    光合术的确是一门奇妙的业术,大多数作物都很喜光,充分的光照不但能够驱寒,还能够加速作物成熟,缩短它们的成长周期。

    随着光合术的熟练应用,庄岚对每一棵树的光合时间也在缩短,农事的效率于是迅速提升,业力修为也就有条不紊地积累下来。

    直到晌午的时候,田琳才来到田间。

    “从明天开始,这片火楂树就交给你打理。”一见面,田琳就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?你干什么?”庄岚对这突兀的决定莫名其妙。

    “我要照顾我娘,她突然病倒了。”田琳黯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病了?”庄岚意外地道,普通的体恙,用业力就能康复,但若是修炼的业术出了问题,就会行成各种业疾,业疾积累到一定程度,足可令人致命!

    “是的,她现在昏迷不醒,靠道家的养生丹活命。”田琳似乎很疲惫,语气十分虚弱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自己保重。”庄岚回答她道,作为巫师,他本应该去看望一番,但碍于暴露身份,更何况暮澜城这么大,不可能没有巫师,田家自然也请得起,所以他也就不去多管闲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有劳了。”田琳交付完之后,立刻回到了暮澜城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庄岚全力施为,赶在黄昏之前,把所有火楂树全都光合了一遍。

    就在收工准备回城的时候,几个农修突然来到了他的农田。

    “小子,艳福不浅呢,跟田琳小姐打得火热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还学会了田家的光合术!”

    “你用了什么诡计,把田琳哄得团团转?”

    “我劝你还是识相点,从哪儿来滚哪儿去,暮澜城不收留你们这些外乡人!”

    庄岚漠视这几个不速之客,大约猜到了他们的意图,就是让他远离田琳。

    “就算我走,田琳也不可能把你们放在眼zhong。”他毫不客气地道,既然答应了田琳,就必须帮她照顾好火楂树,更何况韩瑜还没找到,他怎能现在离开。

    “嘿,你还蹬鼻子上脸了!”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学会了光合术,就了不起了?”

    “给他点颜色瞧瞧!”

    几个人围上来,对庄岚展开了围攻。

    “农田也在公法的覆盖范围之内,你们想寻衅滋事么?”庄岚淡漠地注视他们。

    “公法你娘,这时候哪有法修巡逻?一起上!”

    几个人爆着粗口,向庄岚发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庄岚淡一摇头,这几个劣农仗着人多,才敢跟他正面冲突,一对一的单挑,他们都没有这个胆量,因为单单从光合术上,资质优势立判高低。

    司空步略一施展,便轻易躲开了他们的攻势,随后他反手一推,光合术在掌心倏然凝聚,一道凌厉的光炁迎空闪射,将相距最近的一个劣农击倒在地!

    对方捂住胸口,倒在地上呻吟不起,光合术用来照射作物的时候,都是在三丈之外的高处凝聚光晕,这样不至于灼伤苗木,但是在对战的时候,都是把光晕凝聚到一点,它强烈的光炁足以把胸口灼穿!

    庄岚不想赶尽杀绝,跟他们结下深仇大恨,所以光合术只是伤了对方,还不至于取他性命。

    这一击果然起到了震慑作用,那几个劣农见奈何不了庄岚,反而伤了他们一个人,便簇拥着仓皇离去。

    “你等着,这事不算完!”

    劣农们逃远之后,恶狠狠地扔给他一句话。

    庄岚长叹一息,暗道在异乡生存实在不易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,没有人愿意背井离乡,到异地重新立业。

    回城之后,见吴婵还没回来,他取出从黑市买来的那枚玉简,向其zhong徐徐灌注业力,将溃散的灵墨重新凝聚成型,总算把这本珍贵的丹谱复原成功。

    复原业谱是极其困难的事情,尤其是灵墨溃散得如此厉害,普通儒修根本无法修复,因为灵笔在其zhong根本没有回旋的余地,而庄岚之所以能够成功,完全是凭借附墨指的优势!

    即使如此,玉简也不能长期存放在袖袋,否则灵墨还会溃散,时间一久,甚至还会挥发干涸,成为一纸空wen。

    目前的情景,庄岚根本没有书房安放玉简,更何况他也没有什么藏书,所以玉简只能随身携带,好在因为有附墨指,他可以每隔一段时间施展一次,徒手从天地间吸收元炁来固化灵墨。

    玉简zhong记载的四大业丹,让他不禁跃跃欲试,但炼丹必须要有上好的丹鼎,才能保证成功率和丹药的品质,然后还要购买大量的药石材料,一次次试炼才能成功。

    炼丹和炼酒极为相似,他当初之所以能够一蹴而就学会炼酒,完全是依仗混阳诀这门绝顶业术,现在面对炼丹,手zhong只有玉简内记载的一门道术,它叫做青玄经,品质虽然不错,但是跟混阳诀差了一大截,所以必须有精品以上的丹鼎,才能保证成功率。

    而精品丹鼎和药石材料所需要的业币,他身上的钱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正在为钱而犯愁的时候,吴婵终于回来了,庄岚连忙把玉简收好,询问她收获如何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今天一无所获!”吴婵有些垂头丧气。

    “别急,明天或许运气就好了。”庄岚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本来在追踪一只土狍,正要动手的时候,突然冲出来一群鳄嘴蜂。”吴婵唉声叹气,语气里透着不甘。

    “鳄嘴蜂?”庄岚蓦一皱眉,目光zhong闪现出一抹惊喜。

    鳄嘴蜂是相当凶狠的妖虫,连凶兽见到它们都要亡命而逃,但鳄嘴蜂的蜂王是大补之物,如果能够得到它的灵血,对天蚩蛊的苏醒将会大有帮助。

    “是啊,辛亏我逃得快,否则被鳄嘴蜂围上,必然是死路一条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找到它们的巢穴,捉到蜂王就好了。”庄岚喃喃地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