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六十章 丹谱
    黑市中不乏一些名贵和珍稀物品,是盗贼、匪帮、刺客、甚至法修销赃的最佳场所,也是普通平民购买上等材料的天堂。

    庄岚从未在黑区住过,更没有见过黑市,好奇心驱使着他,向黑区的中央走去,直觉上判断,黑市如果存在,必然就在中央区的那几座楼上。

    从喧闹的人群中行走,实在不是件易事,遍布在地面的摊位让他几乎寸步难行,在经过一位少女的跟前时,他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少女年纪跟他相仿,摊位上没有任何东西,只是在地上写了两个字:卖身!

    庄岚完全是被这两个字惊得停了下来,他实在不敢想象,如此年轻的一位少女,卖身之后的前途会是什么样子!

    仁者心态再次作祟,他弯下腰来问她道:“姑娘,何苦要卖身呢?”

    对方略一抬头,随后又深深地低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走开!”十几丈外突然走过来一个中年赌修,向庄岚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”庄岚回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他爹!”中年赌修语气很冲,似乎是心情很差。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卖掉自己的女儿?”庄岚再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子输了很多钱,被债主追得紧,不得不卖女还债!”赌修气呼呼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赌艺不精,却要连累到女儿身上?”庄岚替这个少女不平。

    “老子的事不用你管,你买不买?不买快滚!”赌修有些恼羞成怒。

    “你要卖多少?”庄岚激愤地问。

    “五万!”赌修回答得干脆利落。

    庄岚站在原地迟疑了半天,始终做不出决定是否出手,五万业币实在太巨大了,他的钱还要准备买灵血,但是这个少女如果不救,今后的凄惨是很难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哼,没有钱还想多管闲事,快滚吧!”赌修十分鄙夷地骂道。

    庄岚依旧拿不定主意,内心近乎处于崩溃边缘,就算没有仁者作祟,他见到此情此景也难以无动于衷,世间充斥着太多的伤感,而他却没有能力帮助每一个人。

    以这样的观点安慰自己,他很快便选择了放弃,然而就在准备离开的时候,从远处突然走过来十几个痞修,气势汹汹地围住了中年赌徒!

    “吴仲,期限到了,怎么样,钱准备好没有?”为首的痞头冷声质问。

    “再……再缓几天吧!”吴仲顿顿磕磕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过了最低期限,你不还钱的话,不但要拉你女儿抵债,还要砍掉你的双手!”痞头一边说着,一边吩咐手下去拉他的女儿,自己则取出一把刀,向吴仲的手臂靠近。

    “不,再宽限几日,我一定会凑齐!”吴仲吓得面无血色,他大约四十多岁的年纪,修为还没有突破到业士境界,也难怪会过得这么落魄。

    “少废话,宽限几日,你就能凑到钱么?可惜了你这个女儿,长得这么俊俏,却没有人肯买,我只能拉回去卖给妓鸨了!”痞头略一用力,刀锋在吴仲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血口!

    吴仲闭上双眼正要等死的时候,庄岚的声音突然传来!

    “这个姑娘,我买了!”

    痞修们蓦然一愣,庄岚已经把五万业币丢过去,气势上看起来雄壮而又凛然,然而他的嘴角似乎正在颤抖,那是因为肉疼而发出的本能反应。

    “哼,算你走运!”痞头收到钱后,放过了吴仲和他女儿,带着手下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吴仲愣了半天,才把一张血契递给庄岚,面无表情地说道:“她是你的了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庄岚对这个冷漠的赌徒恨到极点,他直接推掉血契说道:“算我借给你的,三个月后你要还我!”

    “要钱没有,要人带走!”吴仲毫不理会庄岚的推辞,把卖身血契用力甩到他的手中,然后转身消失在了茫茫人群。

    庄岚拿着血契怔愕良久,五万业币,看来真的要不回来了!

    “有这种爹,真是你的不幸!”庄岚喃喃地对少女道。

    少女的眼角,突然间滴下了两行泪,她以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别哭啊,我不会对你怎么样,血契现在就还给你。”庄岚连忙安慰她。

    少女摇摇头,并没有去接血契:“你是个好人,我看得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?”庄岚摇头苦笑,好人实在是太难做了,他为了给葛家报信,差一点成了兵俑,天蚩蛊至今都没有苏醒,刚才又损失了五万业币,如果真有仁者这个职业,那绝对是傻子才会就职。

    “从今往后,我是你的侍奴,随时听候任何差遣!”少女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别别,我自己都养不活呢,你不能跟着我!”庄岚连忙拒绝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是个猎手,可以自己养活自己。”少女语气坚毅。

    “猎手?”庄岚忽然间一顿,如果能猎杀高阶妖兽,采集到上乘灵血,天蚩蛊或许就可以苏醒过来,但转而一想,这个少女只有业徒五层,根本没有能力猎杀高阶妖兽,就算是普通的凶兽,她都要小心翼翼地应对。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从小跟随母亲打猎,已经能够养活自己了。”少女解释道。

    庄岚默一点头:“那就好,你自力更生,不要跟着我了。”

    少女连忙摇头:“你已经买了我,我当然要跟着你,如果你真的嫌弃,可以再把我卖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嫌弃,我自己都居无定所,你跟着我没好处!”庄岚实在不想再找麻烦。

    “那更要收下我了,至少我能跟你作伴,有什么麻烦一起分担。”少女的语气很真诚。

    庄岚叹息一声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吴婵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你愿意的话就跟着吧,反正过几天你要受不了,自己离开便是。”庄岚无奈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吴婵很高兴,连忙凑到庄岚跟前说道:“我绝不会走的,除非你赶我走!”

    庄岚撇撇嘴:“随你吧!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知不知道黑市在哪里?”随后他又问道。

    吴婵:“当然知道,我从小就在这儿长大。”

    于是在她的带领下,他们往黑区中央的那几幢高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黑市吗?”庄岚皱眉问道,根本没有坊市的样子,楼房中到处都是妓场和赌场,规模有大有小,小的妓场竟然只有一个房间,房门前多数都站着一个妓修招揽客人,这些人花枝招展,但却不懂歌舞声乐,她们只提供**服务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走,很快就到了。”吴婵回答道。

    沿着楼道走过数百丈后,终于进入一个阴暗的大厅,里面的人形形色色,根据吴婵的解释,庄岚知道这里面有两种人,一种是专门贩卖黑货的牙商,另一种则是像他们这样的散客,如果手里头有黑货,通过牙商出手会很快,但是利润自然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牙商跟散客最大的区别,是他们都有固定的柜台,这些柜台必然受到乔帮管制,并且要缴纳不菲的费用,在黑区控制的区域内,他们直接取代了领主设定的赋税。

    庄岚随便在几个柜台转了一遍,这里面的确有许多好东西,包括灵墨、阵石、丹药、业器等各职业材料,几乎无所不包,同等级的物品,比坊市中要便宜三成以上。

    但是这里面的东西,多数都有标记,很难在公开场合出售,例如业器和丹药,在炼制完成之后,都有工家和道修留下的编码和作坊徽标,越出名的作坊,就越会做标记,因为这样才能显示出他们的信誉和品质,以防别人假冒。

    盗修和匪修得来的物品,想出手都是找黑市,否则很容易留下线索,被法修拘捕或者没收,有些法修贪赃枉法得来的财货,就更不能公开出售了,所以黑市就是最佳销赃场所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怎么卖?”他在一个柜台上翻看物品,拿起一枚玉简的时候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吆,这可是从山上下来的东西,别的先不说,你看那上面的落款!”店主没有回答价格,而是用手指了指玉简上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庄岚听不懂黑话,但也能猜到他说的意思,所谓的山上,估计就是匪帮抢来的,而那枚玉简上的确刻着“青玄门”三个字,这说明它是青玄门之物。

    “青玄门,琅琊国最著名的炼丹大派,他们的丹谱,可是罕见噢!”店主不知不觉间,开始施展业术强调商品,借以抬升它的价格。

    庄岚无动于衷,他早就就职了商纹,并且学会了黄势的殖商诀,论商术未必会输给对方,但现在这些并不重要,他早就把神念渗透到玉简中,阅览了里边的内容。

    不读取的话,玉简中的书元是不会消耗的,所以店主任由他看。

    玉简中内容有很多,但因为长期暴露在低灵环境,所以保存得很差,后边的大部分内容因为灵墨涣散而模糊一片,根本看不清了,能看得清的只有前面几段,它记载了数种疗伤丹的炼制方法,品质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但是庄岚把儒家业力悄然渗透其中,将灵墨略一复原,清晰的字迹出现的刹那,他的内心蓦然受惊,一股莫大的震动让玉简差点从他手中跌落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