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八章 纹变
    此时,庄岚已经放下剔刀,把目光看向手掌,整个下午,他至少看了数百次。

    兵娩必须经过炼制才能成为兵俑,所以目前来说,还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,但它已经深入业纹,烙印中蕴含着极其浓重的尸血,时间越久,血脉就被侵蚀得越厉害,当血脉完全僵化的时候,他就会成为真正的兵俑!

    “仁出无相,恶极必诛,葛紫剑,你挟恶虐仁,必将为此付出代价!”庄岚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句,随后凝聚业力,蓦然催动了混阳诀!

    业诀引动之下,体内的血液汹涌澎湃,强大的血力迅速汇聚到掌心,向那道兵娩发起冲击!

    掌心的业纹顿时殷红一片,随之而来的便是撕筋裂骨的剧痛!

    汗水很快湿透了全身,血液的激荡更让他痛得剧烈颤抖,庄岚强咬牙关奋力坚持,五个瞬眨、十个瞬眨、二十瞬眨……

    第五十瞬眨的时候,他终于体力不支,扑通一声瘫坐下来,面色煞白地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掌心当中的兵娩,几乎没有任何变化,但那些杂乱的业纹,不知为何动了起来,就像是充满生命一般,在他掌心不断跳跃!

    庄岚大感奇怪,业纹是长在皮肉里的,跟全身血脉紧密相连,它怎么会动呢?而且不只是印有兵娩的右手,就连没有烙印的左手,也因为业纹的连通性而一起浮动起来!

    “这究竟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他不知所措地端详着手掌,忽然间发现这些业纹一分一合,像是要组成什么图案,它们之间存在一种亲和力,如果不是兵娩的阻挡,或许迅速就能结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莫非?……”庄岚像是想到什么,他潜入魂海,把天蚩蛊从封眠状态唤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好饿……”一苏醒,这条奇虫就表达了强烈的食欲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里有滴血,看你吃得掉么?”庄岚把意念导向掌心,天蚩蛊的魂意随之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,天蚩蛊既没有不屑一顾,也没有张开大口狼吞虎咽,而是小心翼翼地嗅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才慢慢吐出一缕血丝,向那道兵娩缠绕过去!

    “这是要做什么?”庄岚惊奇地看着,不多久,天蚩蛊把兵娩已经缠了个遍,随后只觉得浑身血脉剧烈绷紧,一道强猛的血力从魂海深处传了过来!

    庄岚被压迫得几乎就要窒息,好在时间并不太长,只觉得绷紧到极限的血脉骤然放松,掌心处的那道兵娩像是长虹吸水一般,被天蚩蛊吞噬一空!

    庄岚大喜不已,掌心中的烙印就这样轻而易举地清除了,然而他还没有来得及兴奋,就发现天蚩蛊像是昏过去一般,无论怎么呼唤都没有醒转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他不禁有些担心,天蚩蛊如果有什么不测,对于今后的实力必将大有影响,失去战蛊的巫师,犹如失掉翅膀的鸟儿,无论如何都没有什么作为了。

    好在兵娩的确消失了,那些杂乱的业纹终于汇聚到一起,形成了一个轮形图案,而且左右两只手一模一样!

    许久之内,庄岚都没有明白这个变化有何意义,所以再也不去管它,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天蚩蛊,尽管意念上跟它还有联系,但是很弱很弱,为了不打扰它,他特意把内念封闭,让天蚩蛊静心休养。

    此时,他把精力重新投入到田琳的火楂树上,按照要求,他必须刮完十棵树,现在还差六棵!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天还没有大亮,田琳便赶到了农田,庄岚刚刚把最后一棵树刮除干净。

    “嗯,干得不错嘛,今天的役务量,是十五棵!”她一见到庄岚,便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庄岚几乎跳了起来,他昨天一夜没有打坐,即使有辟谷酒不断补充体力,但早已累得手臂酸麻,照这样下去,这个刁蛮的丫头非要活活勒死他!

    “昨天你刚来,算是适应一天,今天就要全役出工了,十五棵是我的最低要求。”田琳一本正经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会光合术,用剔刀刮,就算不吃不喝,一天也刮不到十五棵!”庄岚极力反抗。

    “哼,光合术,不是普通人可以学会的,许多到我这里的人,都想觊觎这道业术,但就算我教给他们,也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学会,所以只能用剔刀徒手去刮!”田琳揶揄他道。

    “未必!”庄岚本就好强,有这么好的机会学习高等业术,岂能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试试,学不会的话,就老老实实地给我干活!”田琳说罢,果真给他演示了一遍光合术的业诀,它需要极其强大的光系炁感,光系业纹的匝数如果不够,就不可能学会这门业术。

    庄岚默记业诀,试探着把业力灌注到光指,一道璀璨的业息随之绽放,四周的光系元炁受到吸引,在头顶上空汹涌凝聚!

    刹那间,光元炁行成的辉晕犹如巨盘,在火楂树上空蓬勃照耀,它的光照范围和强度,比田琳的光合术还要更强三分!

    “啊?这……”

    田琳已经被惊呆了,她不敢相信眼前这个事实,因为她自己清楚,施展光合术之后,浓重的光炁全部压在光指,让她的业纹几乎难以承受,而庄岚聚集起来的光晕比她还强,如此沉重的业压,足可以让光指受伤甚至折断!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光指毫发无伤,光纹甚至都没有剧烈的压迫感,其中的根本原因,是因为他掌心的那个轮状业纹,为他提供了强力支撑!

    这一幕,让庄岚自己都感到惊不可遏,他没有想到轮形业纹居然如此强大,它不但提升了炁感,而且能够无极业化,在十大指纹之间任意转换!

    “你……居然学会了光合术,而且比我还强!”田琳依旧沉浸在震惊当中,有些怔怔地看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侥幸而已。”得到这么一个大便宜,庄岚自然窃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你学会了光合术,那就跟我一起,把所有的火楂树全都照射一遍!”田琳果断地下令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庄岚不敢相信,这丫头简直疯了,怪不得没有人愿意做她帮手。

    “以后,这些火楂树每天都要照一次!”田琳重复了一句,并且相当执着地盯着庄岚,意思是她的主意不容反抗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庄岚不再多说,他平白学会了这么一门高等业术,如果不多做一些农事,田琳绝对不会轻饶他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更加显示出了庄岚的优势,同样的光合术,他比田琳的光晕大出一圈,光照强度更加炽烈,所以穿透能力也更加强大,田琳无法照射到的树褶深处,庄岚都能轻而易举地照射到,把里面的锈斑彻底融化!

    不仅如此,体力方面田琳也远远不如,每照射完一棵树,她都要休息小半刻,以缓解光炁对业纹的压迫,而庄岚就像是不知疲倦一样,光合术一轮接一轮地施展下去,把那些火楂树照得生机勃勃!

    “真是岂有此理,早知如此,就不该教你光合术!”田琳几乎有些嫉妒,整个暮澜城中,同阶农修从来没有人干活比他还快,但现在有了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这一片红彤彤的火楂树,终于全部光照了一遍。

    庄岚不遗余力地施展光合术,目前对它运用得得心应手,而且他也不想得罪田琳,如果她心情好,以后就可以少受些苦。

    “完工了,可以回去了吧?”庄岚的确累了,昨天一夜再加上这一天,体力消耗太过巨大,只依靠灵酒补充体力是远远不够的。

    “嗯,算你识相。”

    田琳似乎知道他没有偷懒,而且明天还要继续劳作,所以必须养精蓄锐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走了!”庄岚回应一声,就要向田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田琳突然又叫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……”他以为这丫头又要变卦,连忙皱起眉头向她看去。

    但是没想到,田琳从袖袋中取出一包肉脯递给了他!

    “这是你今天的业餐,补充下体力吧。”

    庄岚接过肉脯之后,几乎被她感动了那么一瞬眨,这丫头原来也会想着别人!

    “给你当帮手,伙食竟然这么好!”庄岚闻着肉香说到。

    “才不是呢,这是我自己吃的,但你今天这么卖力,我赏给你的。”田琳淡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给了我,那你吃什么?”庄岚渐渐对这丫头有所好感。

    “傻瓜,我当然不止一份了!”田琳笑得更深了些。

    “啊,那就好。”庄岚憨笑一声,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做,刚才他还想一走了之,但现在走了似乎不太礼貌。

    “嗯,收下我的肉脯,可要额外做一件事哦!”田琳又黠笑地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庄岚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“唏,别紧张嘛,我只是要你陪我回去,路上多个伴而已。”田琳认真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!”庄岚松了口气,陪着她开始往回走。

    暮澜城外,依然有数以万计的民众等候入城,除了少数的特殊职业,例如匪修,多数职业都要在城内才能获得业力。

    暮澜城是三级城徽,修为加速一直能持续到业匠境界,这几乎是永世定居之所,因为在整个大陆,业匠级强者并不多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