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五章 光合术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战我们一群?不自量力!”匪卒们不屑地道。

    “棋击术讲究智略诡变,并不是人多一定能赢。”庄岚漠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残杀同门是要受到血誓制裁的!”匪徒们尤为不解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秘密,等你们死后再去问吧。”庄岚说完后蓦然掣刀,他不想再浪费时间,因为整个枭盟都已惊动,红装弟子随时都有可能赶来增援。

    “好狂的口气,我们一起上!”匪徒们显然不相信庄岚能够以一敌十,但为了减少伤亡,他们选择了联手合击,在棋局中以多欺少,本就是匪卒们最擅长的事。

    十几个人于是催动业诀,向庄岚所在的方位展开合围,把他四周的所有棋位全部封死!

    所谓棋位,就是类似于阵位的存在,棋局中那些纵横交错的线叫做棋轨,线条之间的结点就是棋位,所有棋卒必须站在棋位上才能生存,一旦掉落到空格当中,就会被强大的棋力所束缚,等级稍高的棋局,掉入空格就足以令人致命!

    匪徒们封死棋位,让庄岚无处可逃,然后从各自的方位向他发出了攻击!

    然而庄岚胸有成竹,当匪卒攻击的时候,他的业诀随之爆发,一道浑厚的炁幕在他身旁骤然凝聚,那是匪家业术特有的棋徽,它代表着棋局当中的一种技能!

    “呼”的一声,庄岚在棋徽的笼罩下,身形骤然漂移,他直接越过了身前的一个棋卒,在他身后的一个棋匪上降落,随着这凌空一击,处于这个棋位上的匪徒被一刀致命!

    时间不过一个瞬眨,这惊人的一幕让匪众不知所措,发出了莫名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虹杀!”

    “他居然练成了虹杀术!”

    虹杀是棋击术当中的高阶业术,普通的棋卒只能近身格杀,而虹杀则可以像彩虹一样凌空飞击,彩虹的弧度决定腾空的距离,当位移完成之后,目标也就被击杀了。

    虹杀术的弧空位移,让它格外能够在被围困的情形下反杀突围,而作为普通的棋卒,面对虹杀术的威胁只能抱团作战,但可惜他们刚才为了围堵庄岚,完全是零散分布在一个圆形区域,现在再想向一起靠拢,却根本来不及了!

    随着棋徽闪现,第二个匪卒的惨叫声也迅速传来,接着是第三个、第四个……

    第七个匪卒被杀之后,剩余的匪徒们已经慌乱得失去分寸,不知是谁大喊了一声“撤掉棋石,各自逃命!”

    随着棋石撤掉,所有棋轨荡然无存,然而他们却忘记了,庄岚同样是匪修,而且身上也有棋石,这是赤八遗留下来的,所以撤掉的棋轨,瞬间又被建立起来,把所有匪卒再次笼罩其中!

    惨叫声于是再次接二连三地传来,仅仅片刻之后,一切便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当红装弟子和枭盟头领赶来的时候,庄岚早已经逃之夭夭,天鹰山从峰实在太多了,他们要把各个隘口检查一遍,并非短时间内能够完成,而正是这段耽搁,葬送了这群匪卒的性命。

    天亮的时候,庄岚终于淡出荒野,进入了有严格界限的区域,在一片广袤的农田尽头,坐落着一个规模相当庞大的郡城,那便是他要前往的暮澜城!

    见到郡城的那一刻,他心情不由得一阵舒畅,因为这意味着个人安危要比野外大有保障,至少在郡城之内,可以得到公法保护,任何人都不敢明目张胆地杀人。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他经过这片农田之时,把自己的身份变成了农修,也许是因为触景生情,因为在虞州城的十几年,他的大多时间都在务农,拥有无极业力只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。

    寒冬时节,农田里相对冷清,因为作物在这个时候需要蛰冬,它类似于一些虫兽的冬眠,这是一个滋生谷脉的环节,只有建立了足够坚韧的谷脉,来年才能吸收更多的元炁快速生长,而在整个蛰冬期内,农事上是最闲散的一个时节。

    然而即使如此,在这片农田中,依然有不少农修正在忙碌,身为农修的庄岚自然知道,冬日里最常做的农事就是灭杀虫卵,许多灾虫都会在作物的根部产卵,如果不把它们清除,必然会影响来年的收成,而除虫并且不伤及作物,是一件极其费力并枯燥的事。

    在这广袤的灵田之内,不但有常见的灵谷和灵蔬,还有更加名贵的灵果和灵药,跟虞州城相比,这里的农修显然更加强大,因为灵果和灵药很难栽种,普通的农术根本栽不活。

    走过数十里灵田,他所见到的所有农修都在除虫,唯独在经过一片火楂树的时候,他见到了一副不一样的情景!

    在这片火楂树间,有一位农家少女正在一棵树旁施展业诀,她的这道业术让庄岚大开眼界,业诀施展之下,只见在树顶的上方,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光晕,这个光晕居然能够汇聚日光,把更多的光元炁照射到火楂树上!

    火楂树喜热厌寒,在冬天中格外容易冻伤,而少女施展的这道业术,正是为了给火楂树驱寒,让它能够更加茁壮!

    出于好奇,庄岚一直走到跟前仔细观摩,如此高妙的业术,普通人是施展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少女见他靠近,眉头微皱斥道:“看什么看?走开!”

    庄岚讨个没趣,正要灰溜溜地转身,对方突然又道:“等等,帮我把这几只毛蛆除掉,我见到它们就恶心!”

    庄岚暗想我跟你又不认识,凭什么帮你,但看到少女正在施展业术,根本脱不开身再去除虫,而且毛蛆的模样实在丑恶,它们属于冬虫,在烈日的曝晒下全都爬了出来,每天跟这些肥虫打交道,想想都会令人作呕,也难怪这少女会恶心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就当是践行一次仁德吧。”庄岚暗暗说服了自己,杀这几只毛蛆只是举手之劳,一道业力激射出去,把它们直接烧成一撮灰烬。

    “那儿……那儿……还有那儿!”庄岚刚刚杀完,一大群毛蛆又从地底钻了上来,它们以火楂树的根汁为食,但极其怕热,少女的一番炙烤,在地底下就再也待不住了,然而少女如果撤掉业术,狡猾的毛蛆就会迅速潜回地下,再想找它们就要多费很多功夫。

    庄岚微微皱了皱眉,照这么帮下去,到什么时候是个头?

    “抱歉,姑娘,我还有事在身,不能再帮你了。”他惦记着葛松的托付,所以还是拒绝了她。

    “我的光合术很快就能完成,你不差这点时间吧?”少女有意求他,但口气却很刁蛮。

    “哦,那你快点!”

    庄岚不忍心看她前功尽弃,在那些毛蛆即将逃出光照范围之前,把它们逐一灭杀,少女见他出手如此迅捷,不禁对他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片刻后,她的业术终于施展完毕,但却没有对庄岚说半个谢字,只顾停下来歇息着说道:“你是哪片地的农主?稍后我回去的时候,顺手帮你光合一遍苗木,算是报答你刚才出手。”少女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“光合?”庄岚喃喃道,少女刚才施展的那道业术,原来叫光合术。

    “是啊,寒冬的深夜格外漫长,而作物吸收了过多的暗系元炁,很容易霉变生病,必须通过足够的光照才能驱除,你徒手清理霉斑是很费事的,我的光合术又快又彻底,许多人都来求我,但我自己都很忙,哪有空帮别人?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,肯定是禾木霉变得厉害,需要我过去帮忙吧?”少女问他道。

    “哦,不是,我只是路过。”庄岚摇头回答。

    “嗯?你不是本郡人?”少女意外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我第一次来暮澜城。”庄岚再次回答,然后转身就要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没有户籍身份,是进不了城的。”少女拦住他道。

    “哦?入籍不是可以买么?”庄岚停下脚步。

    少女:“半个月前还可以,现在已经不行了,因为涌入暮澜城的人太多了,这里的资源严重不足,所以郡领取消了入籍令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庄岚暗吃一惊,流亡民众的数量显然远超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少女继续道:“现在想要入籍,只有两个办法,一个是屠杀足够数量的枭匪,但至少要一百个人头,第二就是加入郡领临时设立的附佣团,根据你的职业,全役为雇主做事,但没有任何报酬,只有维持体力所必须的业餐和一个住所。”

    “一百个人头?那不是做梦么?”庄岚亲手领教过枭匪的实力,就连葛家军对他们都无可奈何,普通人想凑齐一百个人头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少女:“所以嘛,想入籍的话,只能加入附佣团了,虽然这会很辛苦,但不会荒废了修炼,只不过财力上将会异常拮据,而这也是缓解郡城资源不足的唯一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加入附佣团的话,可以随时撤出吗?”庄岚问道,他来暮澜城主要是寻找韩瑜,然后是给葛松捎个口信,如果条件真的这么恶劣,他办完事立刻就会离开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加入和退出附佣团,都是自愿的,不过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加入,因为能力和资质不足的话,附佣团根本不要,想加入附佣团的人实在太多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