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四章 棋击
    眼看就要被凶尸追上,葛紫颐突然从袖袋中掣出一套阵石,然后毫不犹豫地祭了出去!

    阵石在业诀的作用下迅速启动,一个耀眼的光幕骤然绽放,无数光系元炁化作箭影向尸群中狂泻而下,被击中的尸灵发出阵阵哀嚎,惨烈的叫声在山谷中久久回荡。

    然而凶尸实在太多了,前面的一群刚被击退,后面的迅速冲了上来!

    好在葛紫颐出身名门,手中的阵石不但充足,而且品质很高,一套阵石失效之后,立刻把新的阵石祭放出去,凶狠的尸群虽然庞大,但一时半会儿竟然也近不了身。

    庄岚也在一旁不断释放檄帖,以击退那些越过阵幕的近身之尸,两个人边战边退,足足盏茶过后,才艰难地退到了最近的山峰跟前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,葛紫颐手中的光系阵石也已经耗尽了,这是最能克制阴灵的业术属性,其它的阵石各有所长,但在对付阴灵方面要大打折扣。

    好在庄岚早已掣出飞索,用钩刺锁住了山峰上空的一块巨石,然后拉起葛紫颐沿着滑栓向上飞升!

    “呼,我们终于脱险了!”飞上山峰之后,葛紫颐长舒一口气,过度的体力输出,让她近乎有些虚脱。

    庄岚看到她脸色惨白,顺手递过去一坛酒。

    葛紫颐连喝几口,迅速恢复她的体力,自从葛家军被伏击之后,她一路上逃脱枭匪的追杀,身上的业餐早用光了,刚才跟尸群的一番激战,彻底把体力耗到了极限。

    上千只凶尸追到山峰下方,眼看着他们二人越逃越远,却仍不甘心回到黑河,它们不断地发出怒吼,在空旷的山谷格外瘆耳,因此也惊动了天鹰山上的匪徒!

    果然没有多久,在黑河所在的山谷上空,突然出现了一只棋眼,把整个夜空照得通亮!

    庄岚暗呼不妙,棋眼一旦启动,枭盟的所有弟子都会警觉,天鹰山的上空,遍布着一张网状棋轨,所有棋眼互相连通,只要在棋网的覆盖范围之内,就休想逃脱它的监视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葛紫颐神色紧张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无暇回答,只是加快了攀行速度,因为在棋眼照射之下,他忽然间发现附近有一片区域无比深邃,棋眼的光芒根本照不透谷底,从那里躲避追踪是最佳路径。

    好在四周群峰耸立,山峰跟山峰之间相距很近,他直接用飞索连接两座山峰,以最快的速度进入那片黑暗,完全消失在了棋眼的窥视之下。

    黑暗之中,庄岚还没有来得及喘一口气,一股强大的吸力突然附身,让他和葛紫颐迅速向谷底坠去!

    庄岚大惊失色,拼尽全力死死拉住滑栓,但可惜依然不能止住坠势,苦苦坚持了半柱香时间,他的衣衫已被汗水湿透,抓住滑栓的那只手,也开始瑟瑟发抖!

    “好强的吸力……”他的内心充满恐惧,如果从此跌落下去,后果不知会怎么样。

    “小庄哥,不要管我了,你自己走吧,记得把叛徒的消息带到葛家。”葛紫颐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再坚持一下!”庄岚急切地道,尽管他毫无坚持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“这是琅琊国的征兵令,枭匪搜遍我的全身都没找到,我把它藏到了发簪里,你到葛家之后,把它交给我的三位叔伯,路线和出兵地点都在密信当中。”葛紫颐说着,已经把发簪摘下塞进了庄岚怀里。

    “葛姑娘,你……”庄岚还未说完,葛紫颐已经松开双手,从飞索上坠落下去!

    “不!”庄岚伸手去抓,但却没有抓中,葛紫颐在坠落的瞬间,祭出去一枚阵石,一道阵幕随之绽开,把强大的吸力短暂阻断,庄岚迅速滑升上去!

    失去了葛紫颐,庄岚一个人的重量终于不再失控,凭借强大的体魄,他一步一步地脱离了吸力范围,然而回首再看黑黢黢的谷底,内心不免发出一声哀叹。

    他跟葛紫颐并没有任何交往,更谈不上感情,去山顶救她是一种本能意愿,这一次并没有来自项坠的“蛊惑”,完全是他下意识的决定,他自己都分不清楚,是不是已经被项坠同化,不经意间就践行了仁者业旨。

    但可惜最终没有把她救出天鹰山,这让庄岚深深感到一丝懊悔和自责,同时也对仁者产生了动摇,因为仁者并不是无所不能的,如果失手的话,往往会酿成悲剧。

    “被枭匪关进地牢,葛姑娘也活不了多久,甚至还会惨遭蹂躏,我虽然没有救活她,但至少让她免除了痛苦和羞辱。”庄岚只能这样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在山峰上略作停歇,他继续向远处进发,借助于黑谷的掩护,很快逃出了棋眼的窥探范围,然而当回首再看的时候,他的目光中不禁露出震惊之色!

    葛紫颐坠落下去的那片山谷,居然就位于天鹰山的鹰爪附近,刚才身临其境他根本感觉不到,而现在这个角度再往回看,山谷的位置跟葛松所说的地方完全吻合!

    “这里……莫非真有天鹰古城的入口吗?”带着这个猜测,他迅速向最后一座山峰攀行,穿过这座山峰之后,就可以彻底离开天鹰山。

    天鹰山从峰众多,但无论从哪里离开,都会遇到坚守隘口的匪徒,所以在出山之前,他重新拟容成赤八的样子,衣袍也变换成枭盟灰装弟子的装束。

    未雨绸缪,往往是保命条件,他刚从谷底爬到山顶,就被一群匪徒围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咦?赤八,怎么是你!”匪徒们见他是自己人,没有立刻动手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四周,匪众并不算多,而且坚守隘口的都是灰装弟子,修为都不太高,于是安下心来说道:“我好像看到一条黑影在谷底穿来穿去,但跟到这里便失去了踪迹。”

    “黑影?莫非真有人闯进了地牢?”

    “谁有这么大能耐?神不知鬼不觉地混进了天鹰山?”

    “可惜外人并不知道,天鹰山当中有条鬼谷,如果误入此地,跟送死没什么两样!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看住隘口,防范有人从这里溜走!”

    十几个匪众于是各自散开,回到了他们的戒区,庄岚在原地滞留片刻,也向隘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“赤八,你跟着做什么?”一个匪徒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闲着也是无聊,不如四处走走。”他淡然回答,司空步业诀却蓄势待发。

    “快回去,头领亲自下令,任何人不得出山,你想找死吗?”匪徒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找死?从你就职匪修的那一天,就应该有死的准备,不是吗?”庄岚冷冰冰地说完这句话,身形已经接近到对方两丈之内。

    “莫名其妙,快给我滚回去,否则休怪我动手!”匪徒噌的一声把匪刀掣出来,恶狠狠地指着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突然驻足,但只是刹那之后,随着嘴角上浮现出一抹寒意,整个身形蓦然催动,如鬼魅一般闪现到了对方跟前!

    匪徒还没有来得及吃惊,庄岚的匪刀已经割断了他的喉管!

    为了不给自己留下线索,以免这群枭匪日后找他麻烦,庄岚没有使用附墨指,击杀对方所使用的竟然是匪家业术!

    “赤八,你疯了?!”附近的几个匪徒目瞪口呆,他们根本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,更不能理解这种行为的意义何在,因为每一个枭盟弟子在入门之时,都必须签下效忠血誓,所有枭盟的门规都要遵守,无故残杀同门是要受到血誓制约的。

    但庄岚的身影根本没有停顿,在匪众们还在目瞪口呆的时候,第二个匪徒也应声而倒!

    “快,结棋!”匪众终于意识到生死危机,他们想不透赤八为何突然变得如此可怕,也根本无暇去想,本能的意识让他们产生了恐惧,所以不约而同地祭出了棋石!

    棋石类似于阵石,它们互相作用,能够布置出一张棋盘。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隐隐有种情绪需要宣泄,这种情绪是因为葛紫颐产生的,他或许真的萌生出了仁者胸怀,但可惜在践行仁者的过程中遭遇挫折,所以把怒火全部迁就在了这群枭匪身上,而因为胸怀杀机,施展出来的业术也格外犀利!

    然而枭匪的棋击术也非同小可,这几个匪徒刚才疏忽大意,才能让庄岚轻易得手,如今棋列已经结成,庄岚身陷于一个棋盘当中,棋面上遍布纵横交错的棋轨,这些棋轨看似无形,但却是棋击术凝结而成的业力屏障,它就像阵幕一样让人难以逾越。

    在任何棋局当中,所有棋卒都要沿着棋轨才能行进,而行进的路径和方式跟棋卒的自身修为和业诀有关,在棋局中每行进一步,路径上只要有对手出现,就可以借助棋击的力量将其斩杀,这就是匪家业术的精髓所在。

    庄岚现在的处境,是要面对十几位匪卒的围攻,杀伐劫掠,本就是匪修的天性,也是棋击的必然追求,但现在有一点不同,那就是庄岚自身也是匪修,他同样有能力在这道棋局中施展棋击!

    “赤八,束手就擒的话,或许还能免于一死!”匪徒们威胁他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就是棋击吗?我正想试一下谁的造诣更高!”庄岚冷冷回答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