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二章 天鹰山
    三个人中,一个糙脸匪徒,一个宽嘴匪徒,还有一个是庄岚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!”糙脸匪徒惊慌失措,他们的人数多了一个,而庄岚的身影始终没有出现,分明是冒充了其中一个匪徒,但哪一个是冒充的,他根本无法分辨。

    宽嘴匪徒同样惶恐不已,如此惊人的易容术,简直不敢想象!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必然有一个是假的!”庄岚故弄玄虚,让场面变得更加混乱,那两个匪徒果然开始互相提防,之前布设的棋击术瞬间瓦解。

    “谁真谁假,从业纹上一看便知!”糙脸匪徒说着,伸手展示出自己的业纹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易容术可以冒充身份,却无法冒充职业!”宽嘴匪徒也催动业纹,展示了匪修的就职血誓!

    “哼,你是假的!”两个匪徒确认身份,把矛头立刻指向了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不动声色,在二人的注视下,缓缓地抬起手掌,展示了匪修职业的就职血誓!

    “这……真是见鬼了!”诡异的场景,令两个匪徒几乎崩溃,三个人都有匪修血誓,这完全不合常理,地下明明躺着四具尸首,他们三人当中必有一个是假的,但儒生为什么会有匪修血誓?

    “检查一遍尸首,谁是冒充的立刻便知!”糙脸匪徒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谁的面孔跟四个尸首有重复,就是冒充者。”庄岚立刻附和,但那些尸首的面孔全都被灵墨覆盖,这是他早就做好的手脚,要想查验必须先把尸首上的灵墨擦去。

    “谁去查验尸首?”宽嘴匪徒问道,因为灵墨受到业化,具有极强的腐蚀性,那些尸首的面孔正在迅速腐烂,短短片刻之内,就会变得面目全非,再也无法确认身份。

    “让我来!”庄岚走近一具尸首,开始擦拭面孔上的墨渍,那两个匪徒则在三丈之外观望,彼此之间深怀戒备,此时此刻,这二人只想先保住自己的性命,因为山下的匪众很快就会赶过来,到时候无论谁是冒充者,在拷打下自然就会露出马脚。

    墨渍一层层擦干,露出了一张清晰的面孔,它跟那个糙脸匪徒居然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哼,居然是你!”宽嘴匪徒陡生警觉,手握业刀对糙脸匪徒虎视眈眈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这样的!”糙脸匪徒声音颤抖,神色慌张地看着庄岚,他根本想象不到,世界上有一门儒术叫做附墨指,它能用手指直接书写灵墨,刚才庄岚只是在面皮上画了一幅画,而那幅画就是糙脸匪徒的肖像!

    在虞州城的最后几个月,他的画工终于有了进步,虽然还达不到千叶忍那种优美和细腻,但至少不会把凤画成鸡,普通的肖像完全可以一挥而就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,为死去的弟兄报仇!”庄岚掣出匪刀,切断了糙脸匪徒的退路,刚才用雾月图杀人的时候,他用司空手窃取了尸首上的袖袋,手中不但有把匪刀,甚至于连尸首的名字都知道,他现在冒充的匪徒叫赤八。

    宽嘴匪徒原本不想出手,他只想自保等到援匪到来,但匪修的天性让他不得不举起匪刀,因为眼看着同伴拼命而自己退缩,跟枭盟的帮规和匪家业旨都是相违背的。

    二人一前一后,向糙脸匪徒发起狂攻,庄岚根本不懂得匪家业术,好在匪修不讲究过分复杂的招式,他们的出刀简单而又粗暴,用匪修业纹激发出去,根本看不出一丝破绽。

    最妙的是,他甚至可以配合宽嘴匪徒,用棋击术合攻糙脸匪徒,棋击术类似于阵法,虽然也有千变万化,都根本的奥妙都是相通的,庄岚在得到飓陨绝阵之后,对阵法也曾刻意修炼过,尤其是双人合击,最常见的方式就是对称,掌握起来并不算难。

    二人不遗余力地狂攻,糙脸匪徒渐渐不支,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,即使如此,他依然垂死挣扎,等待着援匪到来,但庄岚却根本不给他机会,趁他手忙脚乱之际,向他射出了一道刺魂咒!

    此时的庄岚,魂力强度今非昔比,刺魂咒无声无息,让糙脸匪徒晕厥了整整一个瞬眨!

    一个瞬眨之内,足以让宽嘴匪徒的业刀,刺进他的心脏,让他一命呜呼!

    糙脸匪徒死不瞑目,但喷涌的血水从他嘴中呛出来,让他说不出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总算报仇了!”宽嘴匪徒轻松一口气,弯腰凑到尸首跟前,想要把它脸上的面具摘下来,但是撕扯了一番之后,面孔中突然露出了惊惧之色!

    尸首上根本没有面具,当他发现不妙之时,一把匪刀突然刺进了他的胸口!

    “你……才是冒充的!”宽嘴匪徒缓缓倒下,同样是死不瞑目。

    庄岚面无表情,他本不想过度杀戮,但这几个匪徒个个都是业徒后期,如果不这样做,死的就会是他,更何况山下还有大量的匪众,除了冒充匪徒之外,他根本无路可退。

    好在他们都是穷凶极恶的匪修,杀几个算是为民除害,这些匪修的腰牌还能到暮澜城换取赏金,庄岚把袖袋略作收拾,六具尸首全部丢入到岩浆当中,尸骨化得一丝不剩。

    现场刚刚收拾妥当,一群匪众便爬上了山顶。

    “赤八,其他人呢?”为首的一个匪头走到崖底,盯着庄岚问道。

    “全掉下去了。”庄岚指着岩浆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们六个人,竟然折损了五个?”匪头惊疑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那儒生祭出一张灵图,他们被图像迷惑,不小心跌落下去,只有我侥幸躲开陷阱,当灵图耗尽业力,我把那个儒生杀了,也丢进了岩浆当中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废物,杀一个儒生,居然死了五个人!”匪头怒骂了一句,率领匪众开始往回赶,庄岚只好紧紧跟随,等寻到合适的时机再设法逃脱。

    红石崖的内谷是条死路,外谷却看不到一丝岩浆的痕迹,匪头带领他们走下山崖,庄岚看到了成堆的尸首,这些人本想杀匪领赏,最终却反而成全了枭匪的修为。

    匪众们下山之后,并没有在原地逗留,而是沿着荒野继续前行,足足行进了五十余里,竟然来到了他们的老巢,也就是天鹰山下!

    “真是倒霉!”庄岚暗暗叫苦,他本想尽快赶到暮澜城,帮葛松通风报信,但一路上根本没有机会逃脱,这群枭匪纪律严明,他只要稍一拉开距离,就会受到匪头训斥。

    好在进山之后,这群匪众回到他们的营地,便各自解散开来,庄岚注意到周围有许多山洞,山匪们就在这些山洞中歇息,但他们勤于警戒,岗哨严密,根本没有一丝懈怠。

    “赤八,这次出去,收获应该不少吧?”庄岚刚到一个偏僻的角落坐下,匪头便紧跟着走过来,并坐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噢?没什么收获。”庄岚摇了摇头,他杀了六个山匪,但却没有时间施展噬魂咒,所以对这群山匪的信息一无所知,就连这个匪头的名字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那个儒生杀了你们五个人,身手绝不简单,身上的财货想必也很可观,你可不要瞒我!”匪头满腹狐疑,目光笔直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真没有,只有一些笔墨纸砚,我根本用不上。”庄岚尽量轻描淡写,来应付这个业徒九层的匪头。

    匪头沉默片刻,然后颇有深意地说道:“赤八,我们枭盟虽然规定,出去抢夺的财货都归自己,但如果没有足够的贡献,你就永远得不到提升,以现在的身份,你只能去抢一些闲散杂修,长期以往,什么时候才能把修为提升上去?”

    “噢,需要什么条件,我才能晋升呢?”庄岚淡问道,他想不到枭盟还有这种规定。

    “缴纳一万业币,你就能从灰装弟子晋升到绿装,以后可以跟随大队去掠夺比较有规模的商队,如果你有三万业币,则可以直接晋升为红装弟子,跟枭盟主力去掠夺四周的各地领主!”匪头极力劝说,语气中不无怂恿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能晋升到红装的确令人向往,但可惜我的钱真的不够。”庄岚佯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真是不开窍,钱财虽然重要,但也要懂得投资,你看我们整个小队这次出去,忙活了大半天也没捞到多少油水,而如果是红装弟子,赚钱的机会可就大了,前几日我们枭盟主力伏击葛家军的消息你知道吧?据说他们杀了葛松,还活捉了葛松的女儿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庄岚心头微震,葛松的女儿果然没有逃出生天,被枭盟活捉到天鹰山了。

    “葛松率领的近万人兵士全部被歼,你想想这得有多大的匪业?!”匪头的眼神中充满羡慕,很显然他对红装弟子也很向往,但可惜现在只能做灰装小队的队长,枭盟中像他这样的小队至少有百十个。

    “红装弟子的住处,是不是靠近山顶?”庄岚目光投向远处,天鹰山山顶附近,可以看到许多红装弟子来回走动,葛松的女儿葛紫颐,应该也被关在山顶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三位头领住在山顶,其下是红装弟子,再下是绿装弟子,我们这些灰装弟子,只能呆在山底。”匪头缓缓说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