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一章 雾月图
    然而诡异的是,当他走出村口的时候,从对面的大路上,竟然真的出现了一支商队!

    商队规模很小,总共只有十几个人,他们站成两列并排行进,走在中间的是一只商驼,它背上驮着许多个货袋,每个货袋都鼓胀饱满,预示着这里面装着庞大的财货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庄岚暗皱眉头,这个时候有商队出现,很明显不是个好兆头,他本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,没想到偏偏撞了个正着!

    凭着一丝诡异的直觉,他突然调转方向,向路旁的一座山坡爬去,这就是所谓的红石崖,它并不算高,但却十分陡峭,从这里走显然要耗费更多体力,但却可以避免跟商队相遇。

    果然,刚爬到半山坡的时候,从山下的深涧中突然冲出来几十个匪修,向这支商队发起了攻击!

    商队措手不及,人数也明显处于劣势,短短的片刻,就被杀的狼狈而逃。

    匪徒们打扫战场,赶着那只商驼正要离开,等候已久的那群流民终于出现,向匪徒们展开了厮杀!

    匪徒果然惊慌失措,向深涧中拼命奔逃,但流民穷追不舍,他们不但想要匪徒的人头,还惦记着那只商驼身上的财富,只要取走哪怕一只货袋,就足够凑齐入籍费的钱了。

    庄岚在山上俯看动向,对这群流民暗暗摇头,他们连兵家“穷寇莫追”这种最浅显的道理都不懂,跟着匪徒进入深涧,那里如果有其他匪徒埋伏,这群流民的后果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事实很快证明了庄岚的预感,这群匪徒绝非泛泛之辈,他们连正规的葛家大军都敢伏击,区区一百多位乌合之众根本不可能剿杀他们,在进入山涧中的伏击点之后,枭匪的反击便开始了!

    匪徒人数并没有增加,他们还不到流民数量的三分之二,但是在深涧当中,提前布设了一道陷阱,这是匪修中最为擅长的棋击术,跟兵家的阵术具有异曲同工之妙!

    流民缺乏统一的部署,攻防毫无章法,在棋击术的围困下只想逃命,但这样死得反而更快,有一些侥幸逃出来的,却依然没有逃出山涧,因为先前的那支商队,突然间又返了回来,他们根本不是商修,而是枭匪伪装的诱饵,现在真相毕露,流民们发现上当却为时已晚。

    小半个时辰之内,一百多个流民被杀得片甲不留,而匪徒们几乎没有伤亡,面对这样一个结果,让庄岚不禁暗暗吃惊,枭盟的崛起绝对不是偶然,他们的实力绝对不在普通的兵军之下!

    暮澜郡想要借助大批流民,来削弱这群枭匪的实力,根本是痴心妄想,好在庄岚的手中还有一笔钱,作为暮澜城的入籍费应该够了,否则的话,他同样面临着四处流浪的下场。

    为了避免夜长梦多,必须尽快赶到暮澜城,怀着这个念头,他加速向山顶爬去,然而即将爬到顶端的时候,几个身影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!

    “咦?这里还有个漏网之鱼!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书生,他没有参加剿杀,看来是个不缺钱的主儿!”

    “嗯,故意避开大路,分明是看出了些什么,这小子倒也够警惕!”

    庄岚被这群人拦住,眉头顿时皱起,他没有想到山顶上居然也有枭匪,这几个人居高临下,应该是观察形势,如果有不利的局面出现,他们就会向山下发出警报。

    “小子,遇到枭盟,算是你的不幸,留下性命和钱财,去阴曹地府报道吧!”

    一个匪徒突然掣出长刀,向庄岚横胸劈来!

    刀势强猛而又凶狠,它没有丝毫变化,明显的意图就是一刀致命!

    庄岚以静制动,施展司空步轻易躲开了这凶狠的一击。

    “咦?好快的身法!”匪徒一击落空,大为意外地看了庄岚一眼,紧接着又挥出了第二刀!

    庄岚不敢怠慢,对方是六个穷凶极恶的匪徒,他一个人根本无力应对,所以在躲开第一刀之后,司空步继续施展,以诡异的角度紧贴着对方的刀锋穿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幕让匪徒们全部大吃一惊,如此精妙的身法,完全出乎一个正常人的想象!

    而庄岚躲开刀锋之后,从这群枭匪当中一闪而过,身形快得犹如一道魅影,当枭匪惊觉的时候,他已经飘到了十丈之外,然后沿着山崖一路狂奔!

    “混蛋,追!”匪徒一声怒吼,紧跟着庄岚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山路崎岖难行,庄岚凭借司空步的优势,把匪徒们越甩越远,但是红石崖的山下竟然是一片死地,这里热浪滚滚,不时有岩浆从地面喷溅出来,滚烫的炁流让人不敢靠近!

    “真是该死!”庄岚暗暗咒骂了一句,他现在终于知道红石崖的由来,这里的地下有一条火脉,整条山谷都被岩浆染得通红,除非有业匠以上的修为,否则根本不可能渡过去。

    “哼,看你往哪儿逃!”匪徒们迅速追上,把庄岚逼上了绝路!

    面对这群凶相毕露,并发出一脸狞笑的劫匪,庄岚突然取出了一张灵图!

    “哼,一张灵图,也想做垂死挣扎,一起上!”六个匪徒掣出业刀,将庄岚呈半弧围起,并不断向他逼近,以缩小包围范围,现在再想凭借身法突围出去,根本是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目光沉静,扬手将灵图祭了出去,一道雄浑的业息突然绽放,令四周的景色立刻转变,原本是光秃秃的一段山坡,顿时变得郁郁葱葱!

    六个劫匪似乎没有想到,庄岚的灵图造诣居然如此之高,因为普通的儒修在业士之前,只能用虚图杀人,而庄岚的灵图已经化虚为实,四周的图景跟现实毫无区别!

    “所有花木都是灵墨幻化,只要耗尽业力,灵图也就自动瓦解!”匪徒们挥动业刀,向花丛中奋力砍杀,因为庄岚已经躲在花丛深处,只有斩除花草,才能让他无从躲藏。

    刀光铺天盖地,将成片的花木拦腰砍断,每一朵花瓣溃灭之后,都还原成一团灵墨,灵图的范围并不太广,眼看就要被收割大半,一道惨叫却突然厉声响起!

    随着这声惨叫,一个匪徒的尸首应声倒下,所有人只看到一道檄光从花丛中突然出现,惊人的业息以迅雷之势击中了匪徒的胸口,让他根本没有机会反抗,就已经倒了下去!

    “该死!”眼看同伴瞬间毙命,其他匪徒惊怒万分,更加疯狂地向花丛中挥刀猛砍!

    灵图继续缩小,花草的数目已被收割了将近七成,但是剩下的三成格外茂盛,一刀砍下之后,浓厚的墨渍沾染到刀锋上,让它变得钝滞不堪,几十刀猛烈挥砍,五个匪徒全都变得气喘吁吁,他们的体力消耗实在太巨大了。

    而就在这时,一个匪徒从花丛中突然发现了庄岚,便毫不犹豫地举起业刀向他砍去!

    “噗嗤”一声,刀锋正中胸口,但庄岚的身形并没有倒下,而是破灭成为一团墨渍!

    匪徒暗呼不妙,正要抽身暴退的时候,胸口中突然一凉,一把极其锋利的尖刀狠狠刺进了肉躯,这不是真正的尖刀,但威力丝毫不弱,直到刀锋刺穿心脏,才溃散成为灵墨流淌出来。

    惊变起于刹那,在其他匪徒尚在震惊之际,庄岚的身影从花丛中再度浮现出来,而且是浮现出了一片!

    这群穷凶极恶的匪修,根本不了解儒术神通,他们无法理解,庄岚明明只祭出了一张灵图,那只不过是看似普通的一片花草,为何却又浮现出了庄岚的画像,而且这些画像还能持刀杀人!

    只有真正的儒家弟子,才能领会到这副灵图的玄机,它叫做雾月图,画面中隐藏着另一幅画面,也就是雾中花、水中月,第一层图景只是表象,潜藏的图层才是杀机!

    绘制雾月图需要高超的灵图造诣,即使是儒家弟子,不仔细看也很难察觉到图中有画,而一旦身陷其中,往往就在劫难逃了。

    剩下的四个匪徒,如今正面临着这种绝境,他们脸上的凶相早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莫名恐惧,在他们的眼中,杀人越货是人生的唯一目标,所以为此可以不惜一切手段,但万万没有想到,竟然会遇到这样一位儒术高手!

    “列棋!”四个匪徒异口同声,排出了一个攻受兼备的队形,这就是所谓的棋击术,它类似于兵家的阵法,是匪修中至关重要的一门业术。

    在危机中没有慌乱,而是迅速布设棋形,可见这群匪徒并非泛泛之辈,更为高明的是,他们竟然吹响了警哨,向山下的那群匪众求救,只要坚持片刻功夫,这场危机便可化解。

    但庄岚并没有给他们机会,警哨响起的刹那,灵图中突然刮起狂风,无数花瓣漫天席卷,每一朵叶片都像是一只锋刃,向四人面前蜂拥而至!

    四个人举起业刀奋力抵挡,凭借棋击术的配合,这些叶片很难伤到他们,但是在叶片当中,潜藏着神出鬼没的庄岚画影,它虽然是灵墨所化,但被它击中却是致命的!

    顷刻之后,两声惨叫相继传来,但因为花片漫天,墨雾缭绕,四个匪徒谁也看不清谁,这两声惨叫到底是谁临死前发出来的,根本无法知晓,幸存的两个匪徒只好垂死挣扎,拼命挥动业刀为自己争取最后一线生机。

    而这时候灵图的威能终于耗尽,所有画面全部消失,四周再次恢复了光秃秃的山坡。

    诡异的一幕也随之出现,地面上有四个匪徒的尸首,持刀而立的匪徒却还有三个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