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十章 剿匪
    “不错,那是因为一夜之后,所有恶灵全都消失,那一夜正好是月圆之夜,恶灵应该是出来吸收月灵之气,而那条山谷的入口,似乎也跟月圆有关,每个月只能开启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秘密,的确对晚辈有用!”庄岚躬身道,魂语交流要比正常的交谈快速许多,刚才的这段对话,不过是数十瞬眨,但葛松的魂魄眼看已到溃散边缘。

    “那条山谷的入口,在天鹰山左爪正东三十里处左右,月圆之夜的时候,鹰爪方位会露出一个十分隐蔽的山洞……”葛松说完最后一句,终于彻底魂飞魄灭。

    庄岚找一处朝阳之地,埋葬了他的尸骨,天色这时候已经泛亮,他定了定神,朝葛紫颐之前逃走的方向走去,那么多匪徒展开追杀,她逃生的希望实在不高。

    现在距离暮澜城至少还有五百多里,天鹰山却只有百里不到,但庄岚却不敢只身前往,因为在虞州城的时候他就听说过,天鹰山出现了一个凶悍的匪徒势力,所有过往的商队几乎都被他们抢劫过,这个组织自称枭盟,两年前还默默无闻,但崛起的速度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所以葛松所说的话,庄岚目前只能想想,天鹰山就算要去,也不可能是现在,他必须先赶到暮澜城,那里有公法保护,生存安全至少有了保障,然后他再打听韩瑜的下落。

    然而天公不作美,晨曦还未完全升起,天空便下起了瓢泼大雨,虽然不至于耽搁行程,但催动业力屏蔽雨水还是要额外消耗体力,他一路上小心谨慎,生怕半路上跟匪徒相遇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一切都平安无事,庄岚终于松了一口气,因为他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村镇,规模虽然不大,但能找到一处落脚之地暂做休息,也算难能可贵了。

    他换上儒袍装束,以一个儒生的身份进入了村口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这个村子既没有酒馆,也没有歇脚之类的客栈,甚至连商铺都不见一座,所谓的村庄,只不过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群土石房屋,房屋上没有任何防御和隔音秘纹,这样的条件,根本不足以抵抗凶兽或匪徒的侵袭。

    庄岚沿着街口前行,两侧的房屋内不时有人侧首看他,这些人落魄不堪,各种职业都有,就像是一群四处流亡的灾民,但他们的眼神zhong,却都怀着一种深深的敌意!

    街道很短,庄岚很快走到了尽头,这里有一个窝棚,里面居然住着一群乞丐。

    只有繁华的都市,才是乞丐应该出现的地方,在这个穷乡僻壤,怎么会有人给他们施舍?而只有讨到足够的斋银,他们才能生存下去并提升业力,在这里居住完全就是等死。

    怀着一丝疑惑,庄岚走到一个乞丐面前,把自己喝剩的半坛酒递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一点心意,喝下去暖暖身子吧。”庄岚故意用了半坛,因为在这个地方,任何的炫富举动都会引来巨大贪婪。

    乞丐迫不及待地打开坛盖,咕咕咕喝了一大口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喝完后他立刻充满精神,蜷缩的身子渐渐伸直起来。

    而其他的乞丐,全都目光犀利地看向庄岚!

    “我只是路过,请问你们这是……”庄岚紧挨着乞丐坐下,以此来逃避其他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,彼此都不认识,但他们来这里却为了同一件事。”乞丐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噢,是什么事?”庄岚继续追问。

    乞丐看了他一眼,然后沉声说道:“杀人!”

    “杀谁?”庄岚豁然一怔,怪不得他们个个深怀敌意,每个人的眼神似乎都是一把刀。

    “杀枭匪,每杀一个匪徒就得一千赏金,杀掉枭匪头领赏金则是百万!”乞丐无比向往地道。

    “剿匪?那不是兵家的事么?”庄岚疑惑道,匪修盘踞之地都是易守难攻,普通势力很难对他们构成威胁,就算是兵家,要剿杀他们也要付出相当代价。

    “兵家?现在的各大州城,几乎有七成的兵力全被抽走了,之所以会如此,是因为琅琊王室要组建一支庞大的军队,以抵御大昶国即将发动的战争。”乞丐漫不经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居然有这种事?”庄岚暗吃一惊,大昶国果然没有善罢甘休,他们阴谋失败,现在要光明正大地出兵入侵了,只不过他们跨过瀛海,具体在哪里登陆尚未可知。

    “嗯,兵力抽走这么多,各城的防范也就捉襟见肘,各大匪帮趁机猖獗起来,为了缓解压力,暮澜郡领主发布剿赏令,每杀一个匪徒,都可以兑换相应赏金!”

    “倒是个不错的办法,不过,为了得到一些赏金,而冒着生命危险跟匪徒对抗,似乎并不明智。”庄岚实在很怀疑,凭这些乌合之众,能对匪徒构成多大威胁。

    然而乞丐摇摇头道:“如果是平时,的确没有人愿意为了一笔赏金去铤而走险,但现在情况不同了,因为暮澜郡各大州城都已实行禁戒,非本地户籍不得入城,除非你是业士或缴纳十万业币的入籍费!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大不了去其它郡城!”庄岚吃惊地道,十万业币未免太惊人了。

    乞丐再次摇头:“琅琊国所有州城,目前都是同样情况,自从大昶国发动了上次兵乱,琅琊国近乎有三成的州城遭受浩劫,大量的难民被迫逃离,前来暮澜郡的自然不在少数,如果让他们全部进城,后果不堪设想,因为任何州城的资源,都是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难民?他们为何不回到原来的城郡?”庄岚皱眉道。

    乞丐看了他一眼:“你是从虞州城来的吧?据我所知,除了虞州城之外,其他城郡全都失陷,城徽zhong积蓄了数百年甚至数千年的庞大业献,也就荡然无存!”

    “有这么严重?”庄岚愈加震惊,城徽zhong如果没有业献,也就难怪没有人愿意回去了。

    城徽和国徽,代表一个城郡和帝国的等级,它积蓄的业献越高,从属的民众就会获益越多,虞州城的城徽只有二级,但足以让业士及业徒境界的民众趋之若鹜了,因为在城徽的泽被下,所有民众的日常修炼,都会比原始状态获得更多的业力!

    一个城郡在建造之初,首先奠基的就是城徽,随着时间和民众的不断增长,它所集纳的业献也越来越多,这些业献无法更改,除非所有民众全部投降或者弃城,哪怕只有一个人还活着坚守城zhong,城徽当zhong的业献就无法篡改和破坏!

    虞州城的业献之所以能保留下来,就是因为季无涯等人坚守到了最后时刻!

    乞丐继续道:“何止是严重?若不是把各路卫军及时征调回来,现在的琅琊国有一半城郡都要换成大昶国国徽,但即使如此,卫军已来得太晚,他们虽然赶走了入侵者,但大昶国的人临走之前,把那些城郡的城徽全部摧毁了!”

    “真是一群畜生!”庄岚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业献被毁,再加上大昶国发兵来犯,那些沦陷过的城郡最易遭受新的战火,所以更没有人愿意回去了,暮澜郡位于琅琊腹地,即使敌军来犯也有足够的时间撤离,这也是大批难民涌到此处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所以你们要杀匪领赏,赚到足够的入籍费,因为只有到了城内,才能通过司职获取业力,让自己的修为不至于zhong断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庄岚旋又问道:“可是,枭盟所在的天鹰山距此五十余里,你们在这里怎么杀他们?”

    “去匪徒的老巢,那跟送死没有两样,天鹰山地形险峻,谷壑纵横交错,就连兵家大军都对他们无可奈何,否则赫赫有名的暮澜城葛家,这几年来也不会屡次铩羽而归了。”

    庄岚点头道:“也对,杀匪徒不必非要去他们的老巢,在他们最常出没的地方等候就行了,比方说这里,应该是许多商队前往郡城的必经之路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地方叫红石崖,是前往郡城的支道之一,经常有小型商队途经此处,所以天鹰山枭匪在这里派驻了据点,但人手并不多,因为他们劫掠的重点是一些主干要塞,那都是大型商队进出的通道,但却有庞大的佣兵甚至军队护送,枭匪的主要据点都在那里。”

    庄岚:“每个据点,是不是都有许多流民准备剿匪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从各地涌往暮澜郡的平民多达百万,这些人多数都没有足够的财力进城,他们必须想方设法凑够入籍费,而且速度要快,因为随着入城人数剧增,入籍费正在不断攀升!”

    庄岚:“然而匪徒的据点都是流动和隐蔽的,除非有商队出现,否则他们不会现身,你们就这样等下去,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,而且自己的行迹恐怕早就暴露了。”

    乞丐看了眼天空:“如果今天还没有商队经过,这些人就会全部撤走,因为我们在这里已经连守了十天,所有人的体力和业餐储备都已耗到极限,再待下去就很危险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雨,根本不会有商队外出,还是提前撤吧。”庄岚说完后起身站起,向对面的大路走去,他总觉得守在这里似乎不妥,因为这群人太过杂乱,他们没有统一的部署,对匪徒的数量和实力更是一无所知,这样一群乌合之众,是很难跟凶悍的匪帮抗衡的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