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八章 虞州记事
    “休想!”庄岚义愤填膺,目光如火地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活着无用,那就只好送你们去死了!”千叶归根面色狰狞,手zhong再次祭出了一张檄帖!

    “慢,放他们走,我可以告诉你业诀。”最后时刻,季无涯竟然放弃了尊严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我会上当么?把人全都放走了,你留下来一个人死,是不是?”千叶归根冷笑着,手zhong的檄帖渐渐凝聚光芒!

    “我念一句,你放一个人,总该可以吧?”季无涯凝视庄岚,示意他第一个走。

    “很好,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……”千叶归根狂笑一声,但笑声在一刹那戛然而止!

    谁都无法想象,渔江傲碑wenzhong居然暗藏杀机!

    在千叶归根发出狂笑的瞬间,一道强猛的业息从碑体内部激射而出,直接洞穿了他的心脏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千叶归根死不瞑目,他刚刚到手的渔江傲碑wen犹如一道死咒,得到它的同时,意味着他的生命也要终结!

    “季常公的业相?一千多年……居然还没死?”不但千叶归根死在震惊当zhong,就连季无涯本人,在这一瞬间也被惊呆了!

    而黄雄为首的国士社成员,在刹那间纷纷暴退,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疯狂逃离集贤书院,然后出城远走高飞了,因为没有人敢停留半步,否则就会是千叶归根一样的下场!

    四周恢复了彻底的宁静,众人的目光全都被季常公的业相所吸引,它虽然只有半寸多高,但精敛的业息却令人虔心膜拜,只是当强敌退走之后,它的业息迅速黯淡下来,众人这才知道,刚才毙杀千叶归根耗尽了它仅存的一丝本元,再有一个千叶归根,它根本无力应对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不要忘了对我的承诺!”季常公对庄岚瞥来一眼,这句话是用魂语跟他交流。

    “绝不会,终有一日,我要毁掉忍者令!”庄岚用魂语郑重回答它。

    “嗯,礼经学无止境,你要想成就巨儒,将来必须去秦wu帝国,那里有礼经圣学的发源地,只不过天灾**,礼经zhong的绝世业术恐怕所剩无几了……”季常公最后告诫道。

    “晚辈谨记!”庄岚黯然回应,因为他发现季常公的业相开始急剧衰弱。

    “伤势如何?”季常公随后飘到季无涯身前,语气充满关怀地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季无涯强作镇定,然而他的气息很弱,生死只在一线之间。

    “记住,集贤书院的镇宗之宝不是渔江傲,而是信念!”季常公凝视季无涯片刻,突然化作一道流光射入他的体内!

    随着这道业息的注入,季常公用它生平仅存的一丝余力,帮季无涯迅速平复伤口,让他从起伏不定的死亡边缘,再次回到了生机世界。

    三个月后,季无涯伤势终于痊愈,庄岚和魏子期向他请安。

    “恭喜夫子,荣升虞州城新任领主!”

    二人喜笑颜开,把一道册封令呈递上去,这是琅琊王室刚刚发来的委任状,正式的册封仪式,需要等季无涯康复之后,由琅琊王室派遣特使前来授封。

    “哼,油嘴滑舌!”这个消息,他早就已经知道了,所以并没有惊讶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,琅琊王室平息了大昶国发动的多处兵乱,虞州城之战更是惊动朝野,为了加强防范,王室特地调遣了一支御lin兵外加两万多人的储备军,共同协防虞州城,而季无涯因为卓绝的表现,被皇室选定为虞州城新任领主。

    “前辈,虞州城近七成的民众,已经全部归来了!”庄岚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噢?有这么多?”季无涯闻之一喜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大战之后,琅琊王室在各城散发布告,把退兵和新任领主的消息公布于众,虞州城的民众得知后迅速返城,毕竟这里还有他们的家业,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季夫子体察民意,绝对会是一个好领主!”

    “不止如此,其它州城的民众,也有许多人慕名而来,虞州城的未来会越来越繁盛!”魏子期也补充道。

    “集贤书院怎么样?”季无涯问了最关心的事。

    庄岚和魏子期同时起身:“放心,所有弟子全部归来,此时正集结在书院广场准备业比,就等着你莅临观摩了!”

    “业比?这还不到校庆大典……”季无涯疑惑道。

    庄岚再笑道:“这是所有弟子在表明志向,从此之后发愤图强,在修为上不甘人后,经历了虞州城一战,我们更懂得业精于勤而荒于惰,只有练就绝对强大的实力,才能让外敌不战自退!”

    “好!”季无涯默一点头,昂首走向了书院广场。

    又一个月后,虞州城已经彻底稳定下来,庄岚来到墅阁之内,向季无涯辞别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要走?”季无涯目光深重,这一天他早有预料,但真正到来的时候,还是不免有些伤感,这是极为特殊的感情,他们不是师徒,但却胜过师徒!

    “晚辈的身世之谜,一直是放不下的心结,所以必须要走。”庄岚诚恳地道。

    季无涯点点头:“所谓仁者,必须兼爱天下,你的选择是正确的,只是这一走,再相见不知何年何月,你我相识一场,应算是忘年之交,临别前,我有一样东西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季无涯祭出灵笔,在虚空zhong誊写出一篇业诀!

    “不,前辈,这太贵重了……”庄岚凝视着渔江傲业诀,一时不知如何表达。

    “记住它,这是集贤书院的象征,无论你走到哪里,都不要忘记我们曾共同战斗过!”季无涯目光灼灼,言辞之间更像是一个朋友!

    庄岚深怀感动,在内心澎湃之下,把渔江傲业诀印在了脑海。

    舟行虞江,风霞欲晚,接近黄昏的时候,庄岚停船靠岸,这里远出虞州城已有百里。

    “子期,回去吧。”庄岚向他最后告别。

    这条船是租来的,魏子期一路上陪庄岚喝酒,现在已经喝得半醉。

    “送君千里,终须一别,庄兄,保重!”魏子期近乎哽咽。

    “庄大哥,一路走好!”随行的还有丁萱,若不是当初那袋粮食,她在卫城之战zhong恐怕真的难以幸存。

    “后会有期!”庄岚不想多说,因为太多的语言,在此时此刻都只能加重伤感。

    当庄岚消失在视野的时候,魏子期还在江面上迟迟凝望,直到丁萱把他强行拉回船舱,这一场送别才彻底结束。

    穿过十几里山路,天已经彻底黑了,这里已经是暮澜郡的边界,广阔的山野一望无际,琅琊国腹地的景象渐渐呈现,这里土地肥沃,飞禽走兽,全然不是边城那样的风格地貌。

    从地图上看,暮澜郡共有十几个虞州城那样的县城,最大的暮澜城更是zhong心郡城,它的繁华程度也是虞州城所无法攀比的,而就在暮澜城zhong,他希望找到韩瑜。

    韩贤临行之前,曾经到集贤书院道别,同样都是儒修,他跟季无涯格外能够坦诚相谈,并且有相见恨晚的感触,所以季无涯知道他就是逃婚而出的琅琊国皇储,而韩贤接下来要去的地方,将会是暮澜郡。

    只要找到韩瑜,庄岚的身世之谜可能就会得到线索,因为韩贤既然是琅琊王室的皇储,他必然熟读过琅琊秘史,有关仁者的记载全都跟皇室有关,所谓仁及天下,要想推行仁者,从各国皇室开始自然会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然而暮澜郡有十几座县城,韩贤并没有说他要去哪座,庄岚只能到最大的暮澜城碰碰运气,实际上就算找到韩瑜,他也未必就能知道自己的身世之谜,因为他的无极业术跟仁者似乎没有任何关系,这一次独自远行,就算是一次历练了。

    天色变得黑不可测,平阔的荒野上,凛冽的寒风冰冷刺骨,这是天然界的元炁混流,用业力虽然可以抵挡,但体力的消耗相当巨大,庄岚尽管带了不少酒酪,而且还有丁萱送给她的许多业餐,但他还是临时在一个山洞zhong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荒郊野外,随时都有可能面对威胁,这里不是虞州城,处处都有公法的保护,所以保持充沛的食粮和体力十分重要,更何况庄岚前路漫长,所有的储粮总有耗完的时候。

    升起一团篝火,庄岚取出一堆纸wen开始阅读,这是他特意带来的虞州记事,里面记载了虞州城数百年来的大小事迹,原本是收藏在虞州法衙,为了方便法修查阅从而寻找一些破案线索,季无涯接任领主之后,庄岚帮他整理典籍,发现了这本记事。

    “虞州记事”的原本是记载在竹简上,这样可以长久保存,但原本必须留在法衙,所以庄岚带来的只是手抄本,数百年的记事合在一起,足足有两丈多高,这也是集贤书院十几位儒生,包括魏子期在内,花费了半个多月,亲手帮庄岚誊抄完成的!

    庄岚阅读虞州记事的目的,是要寻找有关仁者的线索!

    但仁者根本没有形成真正的职业,而且它起源的时间太过久远,连相关的传说都已经无人知晓,虞州城绵延数百年的记事当zhong,根本没有一个字提到仁者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在这浩繁的记事当zhong,却无意zhong发现了跟白空远有关的线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