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六章 沦陷
    几个副官催动业力进行查探,再也没有发现体内有何异常。

    一段长久的沉默,少督始终没有出声,他显然是在犹豫是否撤兵,那将意味着放弃了一笔巨额财富,他这次出兵也就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“前辈,时间不多了,就算你展开屠杀,军队必然也有伤亡,而且掠夺走巨额财富,国士社绝不会轻易放你离开,别忘了他们还有高胜寒的万人戍军,以及十分强大的狂戮营,所以现在撤兵恰逢时机!”庄岚极力劝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知道狂戮营?”少督突然凝视向他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虞州城曾经派出密探到你军营。”庄岚一语点破,这件事对方想必早已知道,但他绝对想不到,那个刺探军情的人就是庄岚!

    “我一直奇怪,国士社为什么要把进攻时机压到现在,而且给我的军粮严加限制,原来是为了一石二鸟,吞并了虞州城,还要吞并我这支军队!”少督几乎咬牙切齿,无论是谁被人骗到这种程度,都是无法忍受的。

    “好在亡羊补牢,并不算晚!”庄岚说出了最后的善意。

    “撤兵!”少督终于向副官下了命令,尽管他万分不甘,但事实太过严峻,高胜寒和狂戮营,的确不大可能让他掠走巨额财富而安然离开的。

    虞州城内,集贤书院已经到了最后时刻。

    “没有人投降?很好,那我只好屠城!”黄雄下了最后通牒。

    “哼,屠城?那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实力!”季无涯突然出现在人群当zhong,他的身后紧跟着六十三位业士高手!

    “你终于肯出现了?”黄雄露出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出现了,只不过会让你失望。”季无涯淡然回应,他们已经走到了人群前方,跟国士社的人直面相对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黄雄再次斥问红拂,因为他显然已经发现,季无涯这些人不像是zhong毒,否则的话,以血腐蛊的毒力,季无涯的体表至少应该开始溃烂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我亲眼所见他们喝下蛊酒,蛊卵理应已经孵化,但他们却安然无恙!”红拂脸色煞白,他似乎已经觉察到什么,浑身都在微微颤抖!

    “除非……虞州城还有其他巫师!”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,让黄雄都为之一震!

    “绝不可能,虞州城封闭一个多月,没有任何外人能够进城,城内的业修全都登记在册,我反复调查了几遍,根本没有一个巫师!”黄雄再斥道。

    红拂脸色更白:“是我疏忽了,一个月前,我在码头上无意zhong撞到过一道神念,当初因为受伤,还以为是个错觉,因为对方明明是个农修,但现在想来,那道神念绝非错觉!”

    “你竟然没有杀他?”黄雄怒声道。

    红拂:“他只有业徒四层,毕少镛去足够应付,而我为了试探他到底是不是巫师,特意用了一坛蛊酒,血腐蛊很难培养,普通人我绝不会轻易使用。”

    黄雄:“他喝了蛊酒,居然没有死?”

    红拂目露惊恐:“就算是业士境界的巫师,也绝没有能力化解血腐蛊,更何况他只有业徒修为,所以唯一的可能,是他拥有一种绝世罕见的奇蛊!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他也可能就是杀死你战蛊的那个巫师?”黄雄沉声道。

    红拂颤抖的更加厉害:“不错,而且毕少镛说过,他在白云间当了六年学徒!”

    “是他?”黄雄似乎有印象,因为黄势曾经得到一枚项坠,以黄雄的见识都没有看出项坠来历,所以特意问了项坠来源,它的主人正是白云间学徒,同时还是一个农夫!

    “我居然错过了仇人,他杀了我的战蛊,让我的修为在三年内难以提升!”红拂愤恨地道,他实在不敢想象,小小的虞州城内,居然存在着拥有如此强大战蛊的巫师!

    黄雄则面色凝重:“农修、巫师、炼酒,莫非……真的有无相忍者?”

    “所有忍者的克星,仁者?”红拂几乎目瞪口呆!

    “不好……游扈军那边……”黄雄似乎意识到不妙,立刻对身旁的高胜寒说道:“高兄,既然这群愚民冥顽不化,那就成全他们,动手吧!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高胜寒面无表情,发动了屠城命令!

    万人戍军步调一致,裂锋阵瞬间集结,庞大的业术就像是一片怒海,向集贤书院的人群席卷而来!

    裂锋阵攻击犀利,人数越多,威力越强,充分发挥了兵家以阵取胜的优势,相同数量的群体下,任何一个职业都无法跟兵家对抗。

    集贤书院阵营zhong的全体业士,立刻施展业术跟裂锋阵对抗,因为无论哪一个派别,其门下弟子都不是这支戍军的对手,但业士则不一样,高胜寒的戍军再厉害,他的士兵全是业徒,根本不足以对业士造成伤害。

    然而谁都知道,任何人一旦耗尽体力,就算是业匠甚至业宗强者,在一个业徒面前也会被杀,所以就算再蠢的人,也绝不会让自己的体力彻底耗尽。

    但面对万人集结的裂锋阵,季无涯等人的体力正在猛烈消耗,用不了半个时辰,他们的体力就会掉到五成以下,高胜寒和黄雄等人,随时都会出手发难!

    生死决战之际,是绝对没有时间补充业餐的,业餐的品质在此时得以充分体现,所以厨修的地位,在任何时候都不容忽视,这是它能跻身于九大主流职业的根本原因!

    “一起上!”黄雄并不打算给他们太多时间,因为他意识到游扈军那边会有变动,所以这边必须速战速决。

    业士高手加入进攻,季无涯等人的压力骤升数倍,虽然在人数上,集贤书院这边略占优势,但高胜寒的十几个副官,联手组成裂锋阵威力奇高,再加上国士社的一群高手,还有之前已经投敌的虞州城势力,让季无涯等人迅速陷入了苦战当zhong。

    眼看业士高手逐渐不敌,集贤书院的弟子以及全城十万民众,立刻不约而同地发动了反击,顷刻间业术呼啸,强大的炁压波涛直冲云天,集贤书院则很快血流成河!

    没有人能形容厮杀之惨烈,无数尸体倒了下去,根本来不及接触地面,就会被强猛的炁压撕成碎片,血液在地面上根本不是横流,而是完全被雾化形成一团团血烟!

    好在时间不长,一直看守在阵位上的魏子期终于发现游扈部开始退兵,他遵照季无涯的吩咐,立刻启动阵钥打开了城墙!

    “撤!”随着季无涯的吩咐,人群如狂潮般涌出,出了城就是广阔的虞江水面,江边更是纵横交错的lin荫大道,附近崇山遍野,分散逃走便有极高的生存几率。

    “想逃?简直是找死!”黄雄怒哼一声,转头对高胜寒说道:“高兄,是大开杀戒的时候了!”

    高胜寒颔首回应,从袖袋zhong掣出了一只玄黄色军旗!

    这便是高家祖传业宝裂锋旗,其zhong积蓄了数百年兵龄的强大业献!

    高胜寒向旗幡zhong灌注业力,旗影迎风暴涨,强烈的光辉几乎把整个虞州城全部笼罩,业息照耀之下,万人戍军激发的裂锋阵威力暴增,一股惊人的炁压从军旗zhong狂泻而下!

    出人意料的是,这股炁压并没有冲向虞州城民众,而是落到了国士社众人的头顶!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巨响,集贤书院的大半几乎被夷为平地,国士社当zhong的数名业士当场毙命!

    “黄龙珠盘?”庄岚回到书院,恰好看到了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嗯?你居然认得黄家的祖传业宝?”黄雄惊讶地问,他刚才正是凭借黄龙珠盘,顶住了高胜寒的致命一击,站在他身旁的业士高手,也都十分侥幸地捡回一命。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黄家一个月前失窃的黄龙珠盘,是假的。”庄岚略皱眉头说道,苏魅以身涉险,潜入到黄府偷盗宝物,但黄雄更胜一筹,真正的黄龙珠盘根本不在藏宝阁内。

    “哼,没有人知道黄府丢了黄龙珠盘,这说明你就是窃贼,或者是窃贼的同伙!”黄雄敌视他道,他现在戴着面具,根本无法看清面庞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局面,你或许没有心情对我查根问底。”庄岚端坐在雪鹄之上,不由得看了高胜寒一眼,他实在猜不透,高胜寒为什么在最后一刻倒戈相向。

    黄雄这才转过身去,无比狂怒地盯着高胜寒!

    “你实在不该贪心,在我已经投降之后,还让我交出祖传业术裂锋阵,尤其可恨的是,你们杀了我的儿子!”高胜寒目光凶狠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儿子?他不是携带皇经逃走了么?”

    高胜寒怒道:“哼,父子之间血脉相连,他的生死我岂能不知?”

    “既然为大昶国效力,就不能有任何私怨,你的所有东西,都应该是大昶国的,包括裂锋阵和你的儿子!”黄雄傲然斥道。

    “从一开始,我就不打算为大昶国效力!”高胜寒冷冷回答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已经无法反悔,投降已成既定事实,虞州城民众也被你亲手屠杀,琅琊王朝绝不会饶你!”黄雄的口气颇具威胁。

    高胜寒淡然一笑:“虞州城民众?他们无论如何都是一死,因为游扈部的人不可能放过他们,至于琅琊王朝,我早就厌倦了,高家历朝历代为他们坚守这么一个边塞小城,到头来虞州沦陷,根本没有援兵前来,东溟诸国有太多地方,可以收留我裂锋高家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