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三章 袭杀
    “哼,就算你能挺到最后,也已经被折磨得半死不活,如果被巫师强行搜魂,秘密还是要泄露出去,只不过未必完整罢了!”高天极为愤怒地坐下来,庄岚不肯就范,他只好陪着等候毒性发作,而庄岚也不再多说,把喝光的空坛随手一扔,斜倚在墙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之后,他突然睁开双眼,身体也渐渐坐立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毒力开始发作了?”高天冷笑一声,zhong了毒的人,如果猛烈喝酒,毒性会更快发作,而且这种毒休想用业力化解,除了巫师之外,连道家的药丹都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的确快要发作了。”三枚疗伤丹,已经让庄岚的伤势恢复了两成,再加上血疗术的不断修复,几日之内就可痊愈,但他现在需要时间,因为千叶贞不可能让他活过十个时辰。

    而刚才吞下的那枚烈绝毒,已经在体内完全化开,血液zhong充斥着一股庞大的毒素,它们不会迅速发作,但随着时间的推移,毒力的效果会逐渐增强,很快他就要真的生不如死!

    “你现在改变主意,还来得及。”高天就像看着死人一样跟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确改变了主意,因为千叶贞未必会让我死,如果我愿意投降的话。”庄岚突然以奇怪的口吻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果然是一介儒生,讲的话铮铮铁骨,但当面对皮肉之痛的时候,就立刻屈服了。”高天十分不屑地冷嗤道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取出笔墨纸砚,开始书写一篇wen字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时辰,这篇磅礴大气的诗wen才终于完成,对于琅琊赋六极皇经,多数儒生都能倒背如流,但却没有人能够将它修有所成,因为他们没有业诀!

    越高深的业术,业诀的作用越大,没有业诀的指引,是根本无法修炼的,如果说业术是一首曲子,那么业诀就是乐谱,除了琅琊王室的子嗣之外,没有人知道琅琊赋六极皇经的业诀。

    庄岚把琅琊赋六极皇经完整书写出来,并且在每个字上都标注了一些符号,但这并不是琅琊赋六极皇经的业诀,因为他根本就不是琅琊皇裔,不可能知道这篇业诀。

    他书写的符号,是琅琊颂的业诀!

    琅琊颂是韩瑜临别前赠送给他的一部残卷,但凡是原版底本,都会有创作者当初留下的业诀,庄岚张冠李戴,把琅琊颂的业诀书写在六极皇经上,一眼看去居然相当和谐,普通儒生都未必能够迅速看出破绽,对诗wen一窍不通的高天就更不知真假了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琅琊王室的祖传业术?”高天的目光zhong突然闪现出一丝异样,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这篇诗wen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一字不差!”庄岚淡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很好,把它给我!”高天的语气zhong几乎有些振奋,两只眼睛更是亮得出奇!

    庄岚端起诗wen走到门旁,把它递给了站在门外的高天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以安心去死了!”

    接过诗wen的刹那,高天立刻露出一丝狞笑,向庄岚迎面掷来一枚阵石!

    这是一枚攻击阵石,阵影笼罩之下,一道犀利的闪电向庄岚迎面袭来,雷光并不算强,但对于此时已经毫无抵抗之力的庄岚来说,这一击足以让他立刻毙命!

    但雷光即将近身的刹那,庄岚的身影突然飘转,司空步轻易躲开了它的攻势!

    “不愧是领主府少主,随便一枚阵石,都是上品级别,实际上用一枚凡品阵石就足够杀我,但你的袖袋里压根没有凡品阵石。”庄岚站稳身形悠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有还手之力?”高天不由得震惊起来,一个人的筋脉被挑断,怎么可能还能施展出如此精妙的身法?

    “你似乎很想杀我,并且对这篇诗wen很有兴趣。”庄岚冷冷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冒犯了领主府,自然要以死谢罪,至于这篇诗wen,说它价值连城毫不为过,虽然我不是儒修,却可以用它跟千叶贞提条件。”高天说话间,手zhong再次出现了一枚阵石。

    “极品阵石是么?这才符合领主府少主的身份。”庄岚的目光突然微虚起来。

    “哼,受死吧!”高天凝聚业力,就要把阵石从手zhong祭出去,但在这电光石火的刹那,庄岚的附墨指抢先出手,圣言术以出其不意的速度,从高天手zhong的诗wenzhong爆发出一道诗音,将他的胸口直接刺穿!

    “好……强的音刺!”高天倒在血泊zhong,全身在剧烈颤抖。

    他很难想象,庄岚在书写琅琊赋六极皇经的时候做了手脚,在那一大篇wen字当zhong,潜藏着一道琅琊颂业术,虽然只有一句,而且字序是被打乱的,但是在附墨指牵动之下,它们瞬间从一大篇wen字zhong浮现出来,并且汇聚成为一道诗音!

    “我本无意杀你,但很可惜,不杀你我便走不掉,而且你父子二人也不容我,倒不如我先下手为强。”庄岚再次回到了牢门前,目光森冷地看着高天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这不是真的!”高天看着胸口上触目惊心的窟窿,他的内脏已被震碎,灵墨几乎把他的体表完全染黑,这是附墨指强大穿透力留下的残痕,就算有不死神药,此刻也回天乏术了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实力,原本不至于如此不堪一击,但可惜你高傲自负,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,再加上琅琊赋六极皇经的诱惑,难免会大意了。”庄岚吞下一枚酒酪,补充之前消耗的巨大体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居然没有受伤?”高天不相信这是真的,一个人的筋脉被挑断,怎么还能释放出如此强大的业术?

    “我当然受伤了,只不过恢复的速度超乎你的想象。”庄岚轻咳一声,刚才激发诗音的时候,让他的伤口遭受牵连,此时正在剧烈阵痛。

    “杀了我,你也走不掉,因为牢房的门是用黑银炼制,十个时辰之内,千叶贞就会赶来!”高天透出怨毒的目光,但他伤得太重,气息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“哼,是吗?”庄岚取出一枚阵石,在牢门的阵位上轻轻一推,房门便打开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偷走了我的阵钥?”高天至死都不知道,庄岚居然会是窃贼,在他把庄岚一脚踢进牢房的时候,阵石就已经被偷走了。

    “离开又能怎样?烈绝毒会让你生不如死,下场比我更惨!”怨恨、悲愤、不甘,是高天走向灭亡的最后写照,但在临死之前,他仍不忘记诅咒庄岚。

    看着死不瞑目的尸体,庄岚蹲下来对着它的残魂射出一道刺魂咒,使之顷刻间溃散成空,虽然他没有时间噬魂,但也不能留下任何痕迹,从而让红拂找到一丝线索。

    随后他把尸体用业火焚烧干净,再施展镜悉拟容术冒充高天,从军牢zhong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管家和千叶贞二人,在严密监视着戍军动向,高胜寒没有投降之前,戍军胆敢进入荣生道逃走,他们立刻就会释放消息,让狂戮营和游扈部全力攻城。

    所以管家和千叶贞暂时无暇顾及军牢,庄岚轻车熟路,借助于高天的身份顺利走出了领主府,再在虞州城内找到一处偏僻角落,用镜悉拟容术变成了魏子期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千叶贞就算想破脑袋,也想不到庄岚已经回到了集贤书院,她反而会以为高天得到了琅琊赋六极皇经,杀掉庄岚后私自逃走了。

    城门外的厮杀声暂时平息,攻守双方都在等候高胜寒谈判的消息,一旦他决定投降,就再也没有厮杀下去的必要,但即使投降,虞州城依然难免一场血洗。

    庄岚在城内不敢逗留,因为他体内的烈绝毒,已经到了爆发的边缘!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魏子期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样的庄岚,有些吃惊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山风……”毒素在体内四处激荡,巫师的业力虽然能够克制剧毒,但烈绝毒的毒性太强了,庄岚全力压制它的时候,拟容术已经不堪维持,他渐渐蜕变回自己的原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魏子期根本不认得他,他只认得留有两条胡须的庄山风。

    “快去……告诉季掌老,随时准备撤离,因为……高胜寒要投降了。”说完这句话,庄岚再也承受不住毒力,踉跄着冲进魏子期房内,借用他的房间开始打坐。

    烈绝毒虽然强横,但庄岚有足够的信心化解掉它,只是他一直没有时间进入打坐状态,因为要化解烈绝毒,必须依靠天蚩蛊!

    多数战蛊,都有一定能力的化毒效果,而且大部分蛊类都是以毒为食,所以普通的毒对巫师根本没有威胁,因为他体内的蛊可以轻易把毒吃掉,而且战蛊的修为越高,吃毒的能力就越强。

    天蚩蛊只是刚孵化不久的幼蛊,但是它的强大和可怕绝非普通战蛊可以相比,庄岚跟它的神念相通,对于烈绝毒的毒力,凭本能的“嗅觉”就能判定可以化解掉它!

    半个时辰之后,他缓缓地睁开双眼,看到了站在面前的的魏子期。

    “你的毒解了?”魏子期颇为惊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你知道我zhong毒了?”庄岚活动了一下手脚,除了胸口的筋脉之外,身体已经没有大碍,天蚩蛊的化毒能力果然非同小可,在半个时辰之内,血液zhong的毒素就被吞食一空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