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十二章 烈绝毒
    然而千叶贞似乎根本不在乎,她把瀛汐砚重新丢进袖袋,不以为然地道:“被别人用过的东西,我从来不会再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笑纳了,这么好的灵砚,许多人砸锅卖铁都买不起。”庄岚依然讪笑。

    千叶贞转而又道:“当初你说过,想要我头上的一根秀发,应该不会忘吧?”

    对方的身体紧贴着自己,庄岚很明显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的香息,但那里没有一丝温度,只有无比肃杀的清寒,就连喘息出来的口香,似乎都有深深的寒意!

    “啊,只是一个玩笑,当初我就说了。”庄岚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哼,在大昶国,这种事从来不是玩笑!”千叶贞居然公开说出了她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那要怎么样?”庄岚猜不透她有何企图,但有一种直觉,这绝不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“我让你好好看着我,记住我的容貌,不管是喜欢还是不喜欢,直到你死都不能忘记!”千叶贞几乎把脸凑了过来,庄岚只要略微一动,就能够贴到她的双唇!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这么近的距离,他简直有些心慌意乱,千叶贞这样一个冷若冰霜的少女,居然能当着高天和管家的面,跟一个男人贴的这么近!

    “看够了么?”许久之后,她才淡然问道,语气zhong依然冰寒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够了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庄岚立刻惨叫一声,随后便倒在了血泊当zhong!

    千叶贞的手zhong,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了一把短刀,在庄岚盯着她看的时候,猛然间刺向他的胸口!

    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剧痛几乎让他的拟容术失去效用,千叶贞没有直接杀死他,但却挑断了他的一根筋脉!

    “你很幸运,因为对我们还有用,所以暂时不用死。”千叶贞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那句玩笑,你下此狠手?”庄岚疼得几乎颤抖,千叶贞的残忍简直令人发指!

    “我说过,这种事从不是玩笑,不管你喜欢,还是不喜欢,说出来之后只有两种结果,一种是如愿以偿,另一种,是死!”千叶贞漠然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杀我,还有什么要问?”庄岚催动巫术封闭伤口,以免它继续流血,然后不动声色地看着千叶贞。

    千叶贞缓缓蹲下,靠近半躺在地上的庄岚说道:“告诉我韩瑜的去向,你不但不用死,还可以加入我的组织,为大昶国效力!”

    “韩瑜?”庄岚略皱眉头,韩瑜当初突然离开,正是因为她父亲觉察到了一种危机,而且这种危机,极有可能跟千叶家在虞州城出现有关!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你该知道。”千叶贞注视庄岚,她的刀已经收起,但是杀机依然还在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真不知道,而且对你的组织也没有兴趣。”庄岚断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既然是你的表妹,你会不知道?”千叶贞伸出手指,在庄岚的伤口上缓缓用力,让他的疼痛突然加剧一分!

    “她早就出城了,去哪里并没有说……”庄岚疼得冷汗直冒,刚刚封住的伤口再次破血而出。

    “走了?怪不得韩家大门紧闭,连一个家丁都找不到。”千叶贞终于收回手指,目光微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说,她比星锋笔还重要?”庄岚几乎疼昏过去,但还是禁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韩家,是我们千叶家的世仇!”千叶贞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凛然寒气!

    “世仇?”庄岚不敢想象,千叶家族居然跟琅琊皇室有这么深的渊源。

    “哼,真是没有想到,琅琊国皇储太子,居然就躲在虞州城zhong,早知如此,我们就不会挑战集贤书院,而是应该先杀韩贤!”千叶贞愤愤说道。

    “皇储……”庄岚几乎不敢相信,韩瑜的父亲原来叫韩贤,他竟然是琅琊国皇储!

    “不错,在所有皇子当zhong,韩贤天赋最为卓绝,所以被立为皇储,但是他爱上了一个舞女,所以宁愿舍弃太子之位,从皇宫zhong逃出,跟那个舞女隐居到了民间。”

    “把舞女娶到皇宫不就行了,何必要逃走?”庄岚不解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一个舞女,有什么资格嫁入皇宫?皇室子嗣的婚姻从来不能自己决定,因为东溟诸国利益复杂,而通婚是最有效的结盟方式,琅琊国并不强大,同样需要通婚来维持诸国之间的关系,韩贤的婚姻早就是钦定了的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他是为了逃婚,才不得不四处奔走。”庄岚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“哼,你错了,韩贤四处奔走,并不是为了自己,而是她的女儿!因为过了十多年,他自己的皇婚早已废除,但他跟舞女有个子嗣,那便是韩瑜,按照王室家规,女子一旦过了十六岁,就开始跟其它国储婚配,韩贤不但自己逃婚,还带着女儿背离王朝!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。”庄岚终于知道,韩瑜女扮男装的苦衷了,因为以少女的身份,会更容易被王室的人找到,而如果扮成少年,抓她的人往往会忽略这一点。

    “我讲了这么长一段故事,你似乎听得很入迷。”千叶贞突然盯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还好……”庄岚莫名警惕起来,千叶贞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会再给他一刀!

    “这些事你都不知道,所以你不是韩瑜的表兄?”千叶贞目光森寒。

    “啊,师兄而已!”庄岚毫无反抗之力,他今天只能认栽了。

    “哼,应该是堂兄吧?哪一个门派当zhong,能拿得出方天体、移花劫、圣言术这些儒家绝技?除了琅琊王室之外!”千叶贞一字一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也是王室的人?”庄岚苦笑一声,想不到从韩瑜家学到的业术还有这种麻烦,连季无涯都认为他是皇室后裔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尽管可以装疯卖傻,但身份事实无法否定,所以我不杀你的真正原因,是为了得到琅琊国王室的独门绝学:琅琊赋六极皇经!”

    庄岚倒吸一口气:“琅琊赋六极皇经?”

    这东西不用说他不知道,就算是知道了,也绝对不会说!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就算死,也绝不会说出琅琊国的生存之本,但是,我有办法让你开口,你就好好地享受吧!”千叶贞说完后略一起身,管家立刻走过来,强行捏开他的嘴巴,弹进去一颗丹药!

    “这是红拂前辈炼制的烈绝毒,十几个时辰后才会发作,起初全身奇痒难耐,接着会冷热交替,最后血脉断裂,血液沿着鼻腔、眼睛、甚至毛孔不断渗出,强烈的剧痛会让你生不如死,到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能挺得住这种毒药!”千叶贞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卑鄙!”庄岚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,千叶贞也算是妙龄少女,但她的心肠竟这么狠毒,到目前为止,他从来没有这样畏惧过一个女人!

    “在毒发之前的这段时间,你最好把琅琊赋六极皇经的业诀默记一遍,等到了撑不住的时候立刻写下来,我会及时给你解药,否则的话,哼!”千叶贞威胁他道。

    “至少有笔墨纸砚我才能写,所以先把袖袋还给我。”庄岚受制于人,却没有忘记要回袖袋,那里面不但有笔墨纸砚,还有可以减轻痛苦的烈酒!

    千叶贞把袖袋“啪”的一声甩了过来,然后命令高天把他关进军牢。

    “哦?”高天怔了一怔,堂堂领主府少主,居然要听别人差遣,他显然不适应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适应听我差遣,因为戍军很快就会投降,现在之所以按兵不动,是因为你爹还没有谈好条件,但他所剩的时间不多,能提的条件也并不多。”千叶贞冷冷道。

    高天有千万个不愿意,也不得不屈服下来,押着庄岚向军牢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军牢,高天打开一间牢房,把庄岚狠狠一脚踢了进去!

    庄岚筋脉被挑,原本就站立不稳,这一脚更是把他踢倒在地,伤势又加重了一分。

    “哼,你最好想清楚,把完整的业诀写出来,免得遭受皮肉之苦!”高天恶狠狠地道,他对庄岚本就有股怨气,但却不能杀他,而且还要按照千叶贞的吩咐,亲自看守住他,对颐指气使惯了的少主来说,简直是不堪容忍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是我,会写出来么?”庄岚反问他道,同时喝下一口酒用来镇痛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,因为你击败过千叶贞,所以就算写出来,也难免一死!”高天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了。”庄岚把身体倚在墙角,默然催动巫术疗治伤势,刚才被踢进来的一瞬间,趁高天不注意,他迅速吞下去三枚疗伤丹,这是当时买给苏魅的,她只服下七颗,剩下的三颗一直未用。

    “但是,谁都承受不了烈绝毒的折磨,与其被一点点折磨致死,倒不如写出来死得痛快一点。”高天冷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如果是你,你也不会写,那么现在为何又来说服我?”疗伤丹的药力正在化开,不断地向伤口当zhong凝聚,庄岚却不动声色,只是不停地喝酒。

    “哼,我跟你不一样,因为我是兵修,最后的一刻,可以用阵石自杀!”高天无动于衷地道。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我筋脉被挑,又有你来看守,连自杀的机会都不会有。”庄岚叹息一声,一坛酒几乎已经喝完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别无选择,烈绝毒的霸道无人能够抵挡,早写比晚写少些痛苦。”高天巴不得他立刻写下来,因为他实在不想陪着他在军牢里多待一刻!

    “可是,我很想试试,烈绝毒是否真如说的那么厉害。”庄岚的伤口正在迅速凝固,被挑断的筋脉也极为神奇地重新续接在一起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