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五章 绝密力量
    “遵命!”庄岚端起阵谱,继续做沉思状。

    “不急,先休息一番,我说过不会亏待你!”少督从袖袋zhong取出整整五万业币递给庄岚,然后吩咐帐外的侍卫,让他们从后役营zhong调来一个妓修,供庄岚即时取乐。

    少督离开之后,大帐内只剩下庄岚和这位妓修,这不禁让他暗皱眉头,军机营zhong守卫森严,他刺探军情本来就很困难,如今身边多了一个外人,行动起来更不方便。

    “小哥,奴家给你唱首曲子可好?”妓修见庄岚不说话,主动打破沉默。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现在没心情。”庄岚立刻回绝了她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妓修略感意外,在行营当zhong,很少有人会拒绝妓修服侍,尤其是底层士兵,他们既没有钱,也没有权势,妓修的艳泽只能是可见而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不如,你陪我喝酒吧?”庄岚从袖袋zhong取出一坛酒,这是他用混阳诀炼制出来的黄腾酒,口感柔和细腻,但酒力相当浑厚,不知不觉zhong,就会被这温和的酒意所迷醉!

    黄腾酒是庄岚炼出来自己喝的,他喜欢这种口感,每隔几天就要喝一大坛,强大的酒力不但令人亢奋,还能不断铸炼血液,让他的体魄得以提升!

    “好啊,现在粮食紧缺,能有酒喝实在不错呢!”妓修欣然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又取出两只碗,把它们分别倒满,正要端起来一干而尽,妓修突然打断他道:“这样喝实在无趣,不如我们猜谜吧,谁输了谁喝。”

    “猜谜?”庄岚略一皱眉,此时此地,他实在没有心思寻欢作乐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两颗珍珠,一颗是粉色,另一颗是白色,当我攥在手里的时候,你猜是哪一颗,猜对了就算你赢,否则就是输。”妓修一边笑着,一边从自己的香囊zhong取出两颗珍珠,它们散发出浓郁的香息,是妓修随身携带的必备之物。

    然而庄岚在她取出珍珠的瞬间,赫然发现妓修身上的那只香囊上,绣着一个樱花图案!

    这不禁让他多看了对方一眼,妓修算不上花容月貌,但却相当撩人,一颦一笑之间,透出令人难以抑制的柔媚和诱惑,若不是魂力雄厚,再加上身处敌营,庄岚恐怕也抵挡不住如此风骚的尤物。

    “我叫樱子,小哥怎么称呼?”妓修见庄岚盯着她看,脸上笑得更加妩媚。

    “哦,叫我小庄就好。”庄岚连忙收回眼神,注视着她手zhong的两颗珍珠。

    “那我开始喽?”樱子把手伸进袖袋,放下一颗珍珠,只攥住一颗让庄岚猜。

    “白色。”庄岚胡乱猜道。

    “错了,小庄哥,喝酒!”樱子伸开手露出粉色珍珠,把碗端过去让庄岚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第二局继续猜,庄岚还是输,如此进行下去,大约猜三次他才会赢一次,一坛酒就这样不知不觉,在一个时辰内喝得精光!

    以庄岚的酒量,此刻也不免有三分醉意,普通人的话,恐怕早就醉得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然而樱子也喝下了不少,对体质普遍不高的妓修来说,这些酒理应让她醉昏才对,但樱子似乎酒量很高,她依然谈笑风生,继续让庄岚跟她猜谜,只不过言行之间,发生了过多的暧昧和碰触。

    “小庄哥,再猜!”樱子把手伸过来,几乎紧贴着庄岚的胸口!

    现在是第二坛黄腾酒,已经喝下了小半坛,庄岚还是输多赢少。

    “粉色……”他口齿不清地说完,然后咕咚一声趴在了桌面上。

    目前有五分醉意,他不敢再继续喝了,原本他是想把樱子灌醉,自己好趁机出去刺探情报,如今看来这个樱子很不一般,她不知使用了什么手法,让庄岚根本没办法赢她,若不是为了做得不着痕迹,庄岚恐怕一次都赢不了!

    他趴在桌子上装醉,樱子叫了他几声没有反应,这才把两颗珍珠取出来,并轻笑一声说道:“傻小子,这可不是普通的珍珠,而是大蒲湾的特产血罗刹,是所有妓修梦寐以求的好东西,我的这两枚,当初可是倾家荡产才换来的!”

    庄岚暗呼“怪不得”,他博览群书,知道大蒲湾是大昶国北部的一片海滨,那里有一种十分名贵的珍珠叫血罗刹,是妓修用来炼制“香珠”的上乘材料,而香珠实际上还是淫邪之物,在****的时候,妓修能够用它吸取嫖客体内的业力精华!

    所以在**之时,妓修都是把香珠纳入体内的,这时候香珠处于吸附状态,也就是粉色,樱子喝下的那些酒,应该都被香珠吸走了,所以她能保持不醉。而平时的时候,香珠是闭合状态,也就是白色,把它佩戴在身上,能够散发出无比诱人的媚香。

    白色和粉色,两种状态都由樱子随意控制,所以庄岚无论如何都赢不了!

    樱子把珍珠收回香囊,接下来做的事让庄岚倍感震惊!

    只见她走到四周,从墙角处的几个隐蔽位置,洗炼出来数十道附音秘纹!

    附音秘纹能够记录声音,这是樱子亲手布置的,否则她不可能这么快洗炼出来,也就是说,她之前必定来过一次,在这座大帐zhong秘密布置了这些秘纹,然而她的目的何在?

    就在庄岚疑惑之时,樱子已经催动业力,把这些秘纹一道道激发出来,里面蕴藏的声音于是在大帐内响起,虽然她把音量放得很低,但庄岚离她这么近,自然可以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这段话的内容,竟然是少督向手下传达战斗部署,包括兵力布局、进攻时间、以及攻城要点等重要信息,尤其是针对高胜寒的裂锋阵,他们有相当完善的作战计划!

    庄岚暗喜不已,这真是无巧不成书,他本来还在殚精竭虑该怎么获得这些情报,没想到阴差阳错,他刚刚混进军机营,就已经得偿所愿,听少督的口气,游扈部的存粮似乎也并不多,他们也已经到了坚持下去的极限,所以必须尽快攻下虞州城。

    有一件事让庄岚十分好奇,少督在讲话zhong多次提到“狂戮营”,这是他们攻打虞州城的绝密力量,这个神秘的狂戮营,似乎是来自于大昶国,游扈部跟国士社双方联手,约定攻城之后会有利益分配,但少督见利忘义,他想独吞利益,之后把狂戮营一脚踢开!

    音纹很快播放完毕,樱子轻哧一声说道:“哼,游扈部的人果然不可信,他们只是想利用狂戮营对付虞州城数百年的业献,但国士社岂能这么容易上当?等攻下了虞州城,这些愚昧的游扈人才会知道什么叫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!”

    樱子把音纹全部抹去,天色已经大亮,她看了看仍在昏睡的庄岚,便轻哼一声离开了军机大营。

    她走后,庄岚缓缓起身,不断思忖狂戮营究竟是个什么组织,他们现在必定就在附近驻扎,但要确定它们的位置并接近过去,却不是件容易的事。

    正深思的时候,军营zhong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号角,庄岚立刻走到门前,从营帐的缝隙zhong向外观望,只见大量的士兵开始集结,在军营的阵地上整装待发!

    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他走出营帐,询问门外的守卫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总攻的号角,看来虞州城码头已经被我们占领了,现在要全力攻打城门!”侍卫难能开口,他们是少督的专属卫兵,平时目zhong无人,但对庄岚却无比客气,因为有资格成为少督的座上客,将来必会大有作为,所以趁机巴结一下也好。

    “噢,原来如此。”庄岚没想到游扈部这么快就占领了码头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卫兵,前方战事跟我们没有关系,所以兄弟不必紧张。”侍卫继续说道,他似乎想要取悦庄岚,借此获得一些好感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们只管做好份内的差事就好。”庄岚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嗯,放心吧,用不了几天,虞州城就会被攻破,到时候我们进城好好搜刮一番,再也不用在这荒山野岭风餐露宿了。”侍卫和他攀谈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么容易就能攻破?”庄岚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,你没听说过么?这一次攻打虞州城我们早有准备,少督不知从何处借调过来一支绝密力量,他们叫狂戮营,足以瓦解掉虞州城数百年的强大业献!”

    “狂戮营?他们真在这里?”庄岚眉头略皱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看前方的树lin,那就是他们的营帐!”

    庄岚顺势望去,不远处的树linzhong果然有几座营帐,但都被树木遮蔽的严严实实,根本看不到任何情况。

    “他们究竟是什么底细?”庄岚似是无意地问道。

    侍卫摇摇头:“不知道,只听说是来自于大昶国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神秘?不如我过去看看如何?”庄岚试探着道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那是军营禁地,没有少督的命令,擅自闯入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庄岚略作沉默:“那好吧,我只到附近转转。”

    “请便!”侍卫打定主意要讨好他,所以答应了这个请求,因为那个地方并不太远,而且他自身也是卫士,在附近巡逻理所应当,只要不进入密lin即可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向树lin的方向前行,那几座营帐离他不远,但四周有一道篱笆隔离开来,并设置了禁入标记,所以就算没有侍卫的提醒,他也不敢轻易擅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