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四章 飓陨绝阵
    庄岚潜伏在密linzhong密切观望,他必须等候时机,才能混入到游扈部的军营zhong刺探消息。

    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,直到黄昏降临,游扈部的攻击终于稀疏下来,进行过第一轮厮杀的士兵返回营地休养,第二批士兵则进入码头,发起了新一轮冲锋。

    营地四周不断有士兵巡逻,庄岚凭借对地形的熟悉,一次次躲开他们的巡视,并且向军营不断靠近,而夜色也渐渐黑暗下来,漆黑的密lin为他提供了重要掩护。

    他现在最接近的地方,是敌军的后役营,这不是真正的兵营,而是雇佣而来的后役兵,他们不参与冲锋陷阵,只负责自己份内的事,例如有厨修,专门负责炼制业餐,道修负责炼制丹药救治伤残,儒修负责战事记载,甚至还有妓修负责犒赏将士。

    后役营的戒备相对松懈,因为这里本来就人多手杂,不同业修各行其是,庄岚紧贴在营地边缘,卧伏在草丛zhong静待时机,他甚至能够看到大量伤兵被抬回来,仍在前面的空地上等候治疗。

    令他吃惊的是,游扈部对待伤兵相当残忍,他们只治疗伤势较轻的士兵,这恐怕是为了节省资源,伤势较重的士兵,不但得不到丹药,连最基础的业餐都不给,任他们躺在地上自生自灭!

    然而庄岚不解的是,游扈部这群士兵,战斗力竟然如此之差,这才第一轮交锋,就已经有这么多伤兵,要知道防守码头的都是炮灰,他们多数是交不起赋税的乌合之众,即使如此,游扈部都打得如此艰难,他们哪里来的勇气跟高胜寒决战?

    夜色渐深,厮杀声依然震耳欲聋,后役营的空地上,则不时地传来痛苦和哀嚎,有些伤重的士兵,渐渐昏迷和死去,而每隔一个时辰,就有卫兵进来把那些昏死者清理出去,丢到密lin深处或山崖下方,避免过多的尸气堆积引发瘟疫。

    庄岚伺机而动,但却没有机会下手,军营四周遍布暗桩,跨过这道屏障相当困难,想要进入军营,只能从入口进去,但那里有侍卫把守。

    等了很久,终于有一个卫士再次出门,他的修为相对较低,只有业徒五层。

    这个卫士似很困乏,他拖着尸首步履缓慢,走向密linzhong的一个大坑,坑里已经堆积了上百具尸首,其zhong有些根本没死,但卫士们嫌麻烦,提前把他们扔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噗通”一声,尸首被扔进大坑,这个侍卫转身要走,一阵凉风从背后突然袭来,在他还未反抗的时候,一道锋利的弧光骤然闪现,从他的咽喉直接割裂过去!

    一击致命,庄岚用的是一把镰刀,也是一道极为普通的农家业术,他所凭借的是出其不意。

    把卫士的尸首抛进大坑,庄岚催动拟容术,代替了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袖袋内的物事略一收拾,然后他大大方方地走进军营,在各个营帐之间缓慢行走,作为卫士,职责就是负责戒备,只不过有些卫士地位很高,他这种修为的,只能负责外围巡查,甚至还要干些杂活。

    庄岚一个一个营帐探查,后役营当zhong根本没有秘密可言,他需要到zhong军大营才能得到详细军情,但以他目前的身份,根本没有资格接近军机重地。

    “给我药和吃的,我的伤很快就好,我还不想死!”

    “哼,药和粮食十分珍贵,你的伤势已经超出了补给范畴,所以不能给。”

    “我拼命冲锋,才导致受伤,你竟这样对待我们?”

    “抱歉,这是上头的命令,我只是执行。”

    “放屁!上头明明规定,只要不是残废,就应该发放疗伤丹和业餐,分明是你们这些军头,克扣了我们的补给!”

    “只要有疗伤丹和业餐,我们就不会死,你们克扣补给,简直是草菅人命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这群俘虏,能活到现在已是大幸,还要讲什么条件!”

    “俘虏也有尊严,你们要杀便杀,但不要蒙骗我们,让我们替你们拼杀,之后又不给粮食和药!”

    “少啰嗦,你们的部落都被游扈部消灭了,当俘虏还要什么尊严!”

    卫士跟伤兵们开始争执起来,庄岚现在才知道,这些伤兵原来不是游扈部的正规军,他们也是炮灰,是游扈部攻打其它部落缴获的俘虏,怪不得战斗力这么差。

    随着争吵声愈演愈烈,双方迅速剑拔弩张,最终竟然大动干戈!

    “反正是死,跟他们拼了!”伤兵们虽然体力不济,但却人数众多,群怒激发之下,卫兵们根本不是对手,顷刻之间十几人被重伤,另有几人被当场杀死!

    外围的卫士突然吹响警号,从zhong军大营当zhong立刻涌过来一队精兵,现场的局面迅速得到控制,几个情绪激动的伤兵也被当场处决。

    领队的兵尉是一位业士,虽然只有一层修为,但在这群卫士当zhong,他是至高无上的存在!

    “谁再敢闹事,斩!”兵尉声色俱厉地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你们,再维持不好秩序,明天都去攻城!”他又对所有卫士发出训斥,然后在后役营zhong巡查一圈,语气一转说道:“你们谁会泊苟wen?”

    所有卫士和伤兵,没有一个人听懂他说什么,包括后役营zhong负责记载战事的那群儒生,也都是连连摇头,但庄岚却眉头一皱,从后排位置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属下略有了解,那是一门外族语言,但泊苟部落数百年前已经灭亡,泊苟wen也就没有人用了,只有一些典籍还有记载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跟我来!”兵尉十分惊喜,带领庄岚直接离开了后役营,向着军机大营走去!

    庄岚暗暗庆幸,有关泊苟wen的知识,他是在集贤书院博览群书zhong学到的,没想到因为这个,他得到了进入军机营的机会。

    军机大营守卫森严,庄岚在那位兵尉的带领下,进入了一座大帐当zhong。

    “少督大人,这是后役营的一个卫士,他说能看懂泊苟wen。”

    大营当zhong住着一位zhong年兵修,看样子应该是这支队伍的首领,所以兵尉对他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“嗯?真有此事?”少督抬起头,目光在庄岚身上瞥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从军之前,曾经是个儒生,恰好读过一些古籍,其zhong就有泊苟wen的知识。”庄岚早已想好了说辞。

    “哦?是什么原因让你投笔从戎?”少督随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乡连年征战,根本没有心思读书,索性就解职当兵了。”庄岚应声回答,他读过很多史书,对游扈部的人wen地理颇有了解,那里常年战乱,所以许多人都不能安居乐业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有一张阵谱,你如果能把wen字翻译出来,我有重赏!”少督从袖袋zhong取出一张皮卷,直接扔给了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展开皮卷,一道繁杂而深奥的阵谱呈现出来,这些wen字的确都是泊苟wen,所以少督根本看不懂,即使是庄岚,在一时半刻之内,也无法把这些wen字全部译出。

    “你只需翻译wen字,至于阵法,以你目前的修为,根本无法修炼。”少督继续道。

    庄岚连声称是,这张图在少督手zhong应该很长时间了,虽然他看不懂wen字,但作为一位少督,兵法修为自然了得,这张图他肯定研究过许多遍,所以才能断定庄岚根本无法修炼。

    “飓陨绝阵”庄岚首先把阵名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这……莫非真是泊苟部落失传的飓陨绝阵?”兵尉在一旁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从巴兰王府当zhong缴获的战利品,果然非同凡响!”少督的目光也突然放亮,很显然这道阵谱的价值无可衡量,对于兵家来说,一门上乘的阵术将关系到修炼前途!

    “阵位……阵势……阵机……”庄岚一个字一个字翻译,速度十分缓慢,而且有些字他似乎不认识,所以直接跳了过去,一旁的少督则目光焦灼,庄岚翻译的完整程度,关系到他是否能够学会这道阵法,因为目前来看,通晓泊苟wen的人实在太罕见了!

    “不要急,来这里坐下慢慢看!”少督见庄岚翻译得吃力,连忙给他找了个座位,而那个兵尉则十分识趣,趁机告退走出了营帐,这种上乘的兵家业术,他是不敢上前染指的。

    一个多时辰过后,庄岚终于翻译完毕,但最多翻译出了三分之一,剩下的wen字他不认识,这让少督更加着急,因为三分之一的wen字根本无法让他领会其意,但上乘阵法的某些端倪却已经初现出来,对于追求上乘兵术的人来说,这无疑是十分难受的结局。

    “只能到这个程度么?”他充满期待地询问庄岚。

    “毕竟我解职儒生多年,许多字根本不记得了,还有一些似是而非,所以不敢妄加翻译。”庄岚如此解释,实际上这些字他几乎全都认得,而且把阵谱牢牢记在了脑海,之所以不把它全部翻译出来,那是因为他也意识到这道阵谱的珍贵,而且既然到了军机大营,哪能这么空手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暂时住在这里,什么都不要干,仔细去想这些字,尽量把它们都辨识出来。”少督果然zhong计,他对这道阵谱太渴望了,巴不得庄岚立刻给他翻译完整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属下身份卑微,怎么敢跟少督大人住在一起?”庄岚佯装推辞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我即刻就要动身,前往阵营视察军情,这座大帐正好空着。”少督安抚他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