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三章 敌营
    “军粮?”高天看着残片上的两个字问,“你能弄到粮食?”他目光直视庄岚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多说。”庄岚漠然回答,同时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千叶贞。

    “哪儿有粮食?告诉我!”他语气深重地命令道,因为他现在出门,正是去城内搜缴粮食,但这么多天来,根本没收到多少,所以对这种线索十分敏感。

    “我要见的是领主,不是你。”庄岚依然口气平淡。

    “哼,你有什么资格见我爹?”高天怒意骤起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这么认为,那我就不见,虞州城的存亡,就随其自然吧。”庄岚愈加放松起来。

    高天沉默许久,最终还是强忍怒火,让侍卫把他放开,并把他带进了军营!

    庄岚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兵家重地,数以万计的兵士严阵以待,场面之震撼是他前所未见,在一个军帐之内,他见到了高天的父亲,虞州城领主高胜寒!

    高胜寒的军帐内有众多wu士在场,其zhong不乏十几位业士高手,他们都是高胜寒的副将,每个人至少掌控着千人以上的兵士,随时随地听从高胜寒调遣!

    庄岚进来的时候,他们正在推演兵术,这种场合原本禁止外人涉足,但高天对他父亲轻语几句,侍卫便把他放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这封信是怎么回事?”高胜寒手持残片,厉声质问庄岚。

    庄岚环顾左右:“我只能跟你一个人说。”

    高胜寒目光厉闪,显然是已经动怒,他原本就对庄岚十分厌恶,再加上他是一个晚辈,所以不屑于接见他,但是军粮的确太重要了,所以他不得不强忍下这口气,把所有人全遣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找不到粮食,会死得很难看!”高天临走前阴狠地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说吧,粮食在哪儿?”高胜寒再次质问。

    “抱歉,我不是来帮你找粮。”庄岚淡然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那你是找死来的?”高胜寒声色俱厉,这一次是动了杀机!

    “我有比军粮更重要的事情。”庄岚随后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高胜寒略一皱眉,作为业士高手,他不会轻易被情绪左右,庄岚是季无涯的高徒,他不可能来这里无理取闹,肯定有十分特殊的目的。

    庄岚这时候取出一张灵纸,复原了那张被烧毁的信帖:敌军兵力、阵法、军粮、布局。

    其他字都被烧毁,只有“军粮”幸存下来,所以他们误以为庄岚能找到粮食。

    “敌军的兵力部署、兵阵类型、以及军粮多少,这些都是无法得知的消息,你想要告诉我什么?”高胜寒杀意尽消,取而代之的是惊疑的语气。

    “如果能掌握这些,你就有办法守城,甚至反败为胜。”庄岚继续道,他虽然不懂兵法,但却明白“知己知彼,百战不殆”的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但这是对方的机密,不可能探听得到。”高胜寒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庄岚把信帖再次烧毁:“但可惜,你的兵力部署、阵法要害、军粮储备、城防布置等机密信息,敌军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“哼,危言耸听,我的军营戒备森严,敌军不可能知道这些!”高胜寒颇为自信地道。

    庄岚摇摇头:“你可知道我为什么要烧掉信帖,并且把所有人遣退?”

    “噢,你是说我的军营有对方奸细?”高胜寒略一皱眉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而且她就在高少主的身边!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千叶贞?千叶家的那个丫头,她一介儒生,能懂什么兵法?”高胜寒再次皱眉。

    庄岚则正色道:“你太低估儒家的业术了,千叶贞擅长灵图,凭借过目不忘的本领,她能够把所见到的一切,用灵图完整重现出来,而高天把她带在身边这么久,军营zhong恐怕没有什么机密可言了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!”高胜寒终于动怒,目光zhong杀机再起,但这次不是针对庄岚,而是千叶贞!

    “现在杀她,是不明智的选择,不如将计就计,让她继续传递消息,而你暗zhong更改兵力部署,将来让敌军措手不及!”庄岚献策道。

    “城门封锁,她的消息怎么传递出去的?”高胜寒疑惑道。

    庄岚略微一顿,随后突然说道:“说到底,还是领主府自己的疏忽,你当初追加赋税,为了奖赏纳税踊跃的业户,给他们发了特赦令,这些人可以自由进出城门,而白云间的小坊主毕少镛,每隔几天就会出城一趟,往江里倒一筐酒糟,起先我也很不解,现在想来他的嫌疑很大,因为他倒酒糟的时候,每次都把竹筐也一起扔掉。”

    “竟有这回事?”高胜寒目光深锁。

    庄岚点点头:“是我亲眼所见!”

    “这都是你的猜测,千叶贞是不是奸细,毕少镛有没有通敌,全都需要验证,我现在需要的是敌方消息,尤其是兵力部署,你如何能办到?”高胜寒郑重询问。

    庄岚也正色道:“给我三天,我帮你查明这些消息,但是有一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    庄岚:“我要虞州城防御大阵的开阖阵钥,当然不是整个大阵的全部阵位,只需要集贤书院那一段城墙的阵钥即可。”

    “放肆,你以为你是谁?”高胜寒勃然而怒!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笔交易,你可以接受,也可以拒绝。”庄岚淡然回答,自始至终,他都没有表现出丝毫畏惧,仿佛跟高胜寒之间,完全没有修为差距。

    “哼,我凭什么相信你?”高胜寒十分恼火,他恨不得杀了庄岚,但理智上却告诫他万万不能,因为敌军的消息万分重要,它关系到虞州城的生死存亡!

    “目前的局面,你以为我有心情拿命开玩笑?”庄岚义正辞严,不卑不亢地道。

    “三天之内,如果我得不到消息,集贤书院胆敢离城的话,必将遭受血洗!”高胜寒目光透狠,从袖袋zhong取出一枚阵石!

    庄岚带着阵钥抽身而退,出门时见到了等候多时的高天和千叶贞。

    “嗯?我爹竟然放你走了?”高天满腹狐疑地看着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不再理他,只是看了一眼千叶贞,然后跨出大门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千叶贞的出现,让他多少有些被动,她虽然没有看到那封信,但整个残片已经印在她的脑海,最多三天,精修书法的千叶忍就能根据她所提供的灵图,把残缺的wen字复原出来,这封信的内容,到时候自然就会暴露无遗!

    所以他现在必须争分夺秒,在三天之内刺探到游扈部军机,否则等千叶忍复原wen字,再通知游扈部军营加以防范,再想出手就困难了。

    城外交战愈加激烈,城内的秩序也更混乱,庄岚无暇顾及这些,急匆匆地回到了书院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去哪了?”魏子期还在门前等他。

    庄岚回到后山,从山顶向远处眺望,江面上还没有敌军出现,现在只是攻城初期,所有的兵力都会压在城门正方,等攻破城门之后,为了防止溃兵外逃,他们才会封锁江面。

    “子期,你我相处时日不多,但彼此都很信任,对吧?”庄岚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魏子期略显懵惑:“啊?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庄岚递给他一只袖袋:“三天之后,如果我没有回来,你就把它交给季掌老,但是在此之前,你绝不能打开看,这是一个君子协定,我相信你能遵守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儿?”魏子期一时不知所措,他根本想不到,袖袋内不但有用来逃命的阵钥,还有一大堆香醇可口的酒酪,它足够集贤书院全体儒生以充沛的体力奋战一天!

    “我要去敌营刺探情报,如果顺利的话,三天内就会回来。”庄岚对他解释。

    “啊?”魏子期几乎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大战在即,多多保重。”庄岚说完,突然走到悬崖跟前,沿着长藤爬了下去!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他看到庄岚在逆刺秘纹的压迫下,不使用一丝业力,徒手从数百丈高的悬崖爬到山底,不禁怔得目瞪口呆!

    而庄岚爬到山下,直接潜入湖水向深处游去,现在是两军交战时刻,从湖面走很容易暴露自己,只有潜伏过去才是安全通道,只不过湖底深处需要用业力克服水压,所以对体力消耗十分巨大。

    足足两个多时辰,他才游到对岸并爬上来,为了避开码头,他特意饶了很远一段路,现在距离虞州城至少有十里以外了。

    上岸后,他立刻催动拟容术,把容貌改回到自己的样子,长袍也变成了农夫通用的业装,拟容术进入稳定状态后,并不消耗一丝体力,但时间越长,身上的皮肉就越僵化,再次拟容的时候就要成倍消耗体力,所以每当独处之时,庄岚都会变回本来面目。

    攀崖、潜水、拟容,连番下来几乎耗尽他的体力,他取出一方酒酪迅速吞咽下去,味道不但甘醇可口,而且酒元瞬间渗透全身血肉,体力迅速恢复到巅峰状态!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这才定神看向四周,这里就是大虞山脚下,茫茫的山脉和密lin横亘千里,从这里一直延伸到琅琊国的东南边界,也就是游扈部的领地。

    沿着山脉前行,庄岚迅速向虞州城接近,借助于密lin和山石的掩护,他的行迹很难暴露。

    很快,他便听到了厮杀声,继而透过山坡上的密lin,大致看到了一群又一群的游扈部士兵,囤积在虞州城外待命,而他们所驻扎的营地,就在不远处的山脚下,那是他和养母之前住过的地方,小屋和三亩灵田还依稀可见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