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二章 残信
    “哦,那打扰了。”汪侯没有继续为难,庄岚则带着魏子期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即将出门的时候,汪侯的声音突然传来,庄岚随之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半个月前,你曾经来过这里,那是一个风雨交加之夜,想必不会忘记吧?”汪侯的语气低沉,目光更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庄岚背影!

    庄岚心底暗惊,他上次来,店里根本没有别人,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观察了街面,也是没有一个人影,那么汪侯是怎么知道的?

    莫非,黄家粮坊失火之后,汪侯曾经明察暗访,来店里询问过丁萱?

    正疑惑的时候,汪侯突然施展业力,在餐厅内凝聚出一道雾状的气幕!

    随后,在气幕zhong浮现出一副图像,那俨然就是庄岚和魏子期在啃米糙饼,尽管画面并不清晰,而是有些扭曲和模糊,但依然能够分辨出他们的样子,而且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,从背景上能够看到雷电和暴雨!

    这一刻,庄岚、魏子期、还有丁萱,全都被汪侯的这道业术惊诧当场,他居然能够重现过去的某个场景,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!

    “头儿,你闭关这么久,果然练成了法象重现这道业术?”汪侯的一个手下趁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汪侯轻一点头,继续盯着庄岚说道:“这么大的雨,你居然还有心情出来?”

    庄岚暗一皱眉:“迫不得已的决定,那天实在饿极了,所以出来买些吃的。”

    他似乎已经猜到了“法象重现”的奥妙,这是法修当zhong的精品业术,它能够重现某个场景,但前提是现场没有遭到破坏,也就是说这里没有发生大的灵力波动,丁萱的餐厅恰好符合这个条件,因为业餐店已经很久没有营业了,所以天然元炁一直维持着稳定状态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也想通了汪侯为何失踪了这么久,原来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闭关,修炼这门“法象重现”,这的确是破案的有力手段,但如果现场遭到破坏,法象重现也无计可施!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汪侯撤掉业术,那道虚像随之消失,但作为法象重现的驾驭者,他依然能够凭借餐厅内的元炁,捕捉到庄岚留下的一些痕迹,只不过这些痕迹很淡很淡,而且随着元炁波动,它们将会彻底消散。

    “买些吃的?在大雨滂沱之际,依旧出门是很不明智的选择,尤其是眼下粮食紧缺之际,阁下的做法,似乎很违背常理。”汪侯一直盯着庄岚,尽管他只能看到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那天实在饿极了。”庄岚淡淡解释,他现在很恼火,因为汪侯正在怀疑他!

    “这似乎是个理由,尽管很勉强。”汪侯依然低沉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么,我可以走了么?”庄岚不想多待,否则可能真的会暴露破绽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介意,可否看一眼这个?”汪侯说着,从袖袋zhong取出一小截藤条!

    庄岚侧首看到藤条,目光几乎为之一震!

    这是他留在现场的唯一物证,当初从粮仓逃走之时,他是使用藤条滑向地面,然后用业力震断了栓在墙头的那一节,如果当初有飞索和墙钩,就不会留下线索了。

    汪侯的目光一直紧盯庄岚,但可惜他没有看到任何变化,庄岚的表情平淡得像一滩水!

    “这不是……”一旁的魏子期却叫出声来,因为庄岚给他看过那条长藤,他显然知道这是庄岚遗留在现场的。

    “嗯?你认得它?”汪侯的目光瞬间转向魏子期!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目光比他还要快,魏子期看到庄岚的刹那,立刻干笑一声,故作轻松地说道:“这不就是一截藤条吗?有什么好看的!”

    “哼!”汪侯似乎很恼怒,目光再次射向庄岚!

    庄岚若无其事,魏子期的反应倒也不慢,否则刚才几乎就要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汪捕头?你在调查什么?他们只是我的顾客!”丁萱感觉到气氛有异,连忙出声化解。

    “噢,没什么,他们可以走了。”汪侯把藤条收起,目视庄岚和魏子期走出餐厅,然后消失在街头。

    “汪侯到底在调查什么?”一路上,魏子期连番不断地问。

    庄岚轻皱眉头:“那场火太巧合了,西南北三个空仓都被雷击,偏偏有粮的东仓幸存下来,所以他产生了怀疑,再加上现场有一截藤条,作为法修自然要推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有没有偷粮?”魏子期直截了当地问。

    “哼,读书人,不能叫偷……”庄岚话音未落,一声巨响突然从远处传了过来!

    “糟糕,敌军攻城了!”庄岚神色骤变,这一刻终于如期到来,凌厉的攻势在城墙上接连响起,游扈部显然是有备而来,他们有强大的业器和兵阵,直接攻打虞州码头,那是进入虞州城的门户,也是虞州城的第一道防线,所以必会有一场惨烈厮杀!

    虞州城是高胜寒的领地,如果州城沦陷,他的数百年祖业也就毁于一旦,所以面对强大的游扈部军队,他唯一的选择就是死战!

    然而码头毕竟地域狭小,那里无法容纳庞大的兵士结阵,所以最多的是近身肉搏和正面冲击,双方伤亡和损耗都很大,如此高强度的对抗,领主府根本撑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战争一旦响起,往日的宁静便不复存在,虞州城内顿时乱作一团!

    许多人竞相奔走,却又不知道要逃向哪里,魏子期也惊慌失措地道:“快回去吧,待在书院会安全一些,毕竟我们人多势众。”

    庄岚镇定地道:“别慌,他们一时半刻攻不破城门,但我们也不能坐等他们进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魏子期看他走远,正要追上来问。

    “不要管我,你先回去!”庄岚把他撂下,自己加速向前疾走。

    码头上正在激战,但绝对不是领主府的主力,高胜寒此刻必定还在军营,等第一批炮灰消耗完了,他才会做出战斗部署,而庄岚现在的前进方向,正是领主府!

    “什么人?走开!”他刚走到门前,便被侍卫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封信,烦请交给领主大人。”庄岚从袖袋zhong取出一张信帖,那上面加了墨印,如果有人偷看的话,必须打开墨印,那样信就不完整了,收信者自然要责罚信差。

    “哼,敌军正在攻城,领主哪有时间看你的信?”侍卫毫不客气地拒绝了他。

    “信很重要,关系到虞州城的存亡。”庄岚煞有介事的唬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这些儒生,除了巴结攀附,就会危言耸听!”侍卫对儒生似乎存有偏见,所以根本不把庄岚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噢?谁来巴结攀附了?”庄岚顺势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叫千叶贞的女人,说是这场战事必将惊天动地,她要进入军营亲眼见证,然后为领主府书写传记,让这场战争永载史册!”侍卫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女人一脸冰霜,完全不把我们这些人放在眼里,真是狂妄得很!”另一个侍卫道。

    “她分明是来巴结攀附的,眼下的局面,只有待在领主府最安全!”

    庄岚暗暗皱眉,这些侍卫并不了解千叶贞的来历,她是国士社的人,进入军营必有目的,为领主府书写传记倒真是个好借口,然而如果她不可告人的目的得以实现,本来就风雨飘摇的虞州城将会更加危险!

    “这封信真的很重要,如果不能及时送到领主手zhong,把你们几个全杀了,也不足以弥补将要发生的灾难!”庄岚故意加重了语气。

    “又一个故作声势的,给他点颜色瞧瞧,看他还敢嚣张!”几个侍卫立刻围上来,对庄岚正要动手,领主府的门却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在喧哗?”一向孤傲的高天走出大门,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兵士,其zhong还有千叶贞!

    “少主,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,非要给领主看一封信。”侍卫连忙躬身解释。

    高天漠视庄岚一眼:“哼,是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庄岚回答道,在zhong阳节酒会上他得罪了高天,此时很难消除对方的反感,而他也不需要取悦于对方,因为这只是一个交易。

    “轰走!”高天果然很不爽,对门前的侍卫下了指令。

    侍卫一哄而上,把庄岚围了起来,现在可不是公平对战,而且任何一位侍卫,修为都比庄岚高,他现在根本没有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等等,不如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信。”千叶贞在高天身旁趁机说道。

    “拿来!”高天对侍卫说道,千叶贞跟着他似乎有段时间了,她的话对高天很管用。

    侍卫正要把信递过去,庄岚突然出手,向信帖上射出一道灵墨!

    墨液沾染到信帖,在业力的催动下瞬间檄化,一团火焰随之而起!

    千叶贞目光骤缩,立刻出手祭出一道儒诀,把庄岚的火焰迅速扑灭,但信帖已经被严重烧毁,只有一小块残片存留下来。

    侍卫立刻把庄岚就地制服,而千叶贞则弯腰捡起了那块残片。

    残片上只有两个完整的字,还有几个残字难以辨认,千叶贞略一皱眉,把它交给了高天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