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一章 兵临城下
    吃完米糙饼,庄岚再次去了虞州城坊市,把所有炼酒材料的店铺全部扫了一遍!

    灵谷价格高居不下,炼酒材料却很低廉,因为这时候根本没有人再炼酒,粮食成本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庄岚手zhong有笔十分可观的资金,这其zhong有从毕少镛手zhong骗来的五十万,上次买完兽血还剩了一小半,之后又魂杀黄势,取走他整个袖袋,所以财富相当丰厚。

    炼酒以灵谷为主,其它各种药草为辅,不同的药草配方,能够炼制出不同的酒,庄岚现在所收买的,全都是辟谷酒材料。

    普通的辟谷酒,只需要用灵谷就能炼制,但对体力的提升十分有限,要想让它的品质得到提升,就需要不断增加药草配方,而庄岚现在所要的目标,是酒酪级别的辟谷酒!

    灵酒如果精纯到一定程度,就不再是酒液状态,而是膏状的酒酪!

    巴掌大小的一块酒酪,吃下去之后比高等业餐效果还好,但它所需的药草配方也相当昂贵,而且耗费的灵谷也成倍增加,然而庄岚目前这两种都不缺!

    一千多担粮食,根本没有地方出手,最好的办法就是炼酒,灵酒比业餐的保存期限要长得多,而且炼制更快,尤其是他体内拥有白云间传承下来的混阳釜!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天,庄岚就在房间内闷头炼酒,魏子期每次来找,都被他迅速打发走,借助于混阳诀的高超业术,以及手zhong的殇泱水,他很快便炼制出了第一釜酒酪!

    殇泱水用完,一千担灵谷也被耗去了十之七八,而他的酒艺也已经有所提升,就算不用殇泱水,也完全可以炼制出酒酪,只不过品质要稍低一些。

    十几日过去,一千多担粮食终于被炼制一空,而集贤书院的后山脚下,堆积的酒糟几乎成了一个小山,不过在江水的冲洗下,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“快开门,虞州城要打仗了,你还躲在屋里干嘛?”魏子期这段时间来得不勤,因为长期食用野菜造成体力不足,他连爬山的力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噢,终于要起兵了么?”庄岚开门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不过还没有正面交锋,对方只是试探性进攻,摧毁了城门上的几道禁制,领主府正在全力修复。”魏子期气喘嘘嘘地说道,他的脸因为吃菜透着一股翠绿。

    “军粮的事有消息么?”庄岚说着,已经走出房门,沿着山顶向外眺望。

    魏子期跟上他道:“领主府毕竟手握重兵,黄家迫于它的威严,不敢不把灵谷卖给他,但区区一万担灵谷,对领主府来说杯水车薪,如果发生正面对战,高强度的业术输出会急剧消耗体力,这些灵谷最多能撑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庄岚暗暗皱眉,半个月后,潜伏在业士高手体内的血腐蛊毒也该爆发了!

    “虞州城恐怕保不住了!”他轻叹一声,从山顶上望去,隐隐可以看到码头对岸有大群敌军在囤集,他们很快就会发动全面进攻,而领主府的戍军最多只能抵抗半个月,然后会因为断粮而溃败,到时候全城老少,包括那些业士高手,也要被俘虏或者直接杀死!

    “未必这么悲观吧?你可不要吓我!”魏子期根本不了解其zhong厉害。

    “哼,我可不想悲观,但事实就是如此,如果联合全城百姓,我们或许还有一战之力,但高胜寒见钱眼开,用沉重的赋税涣散民心,想取胜是不可能了。”庄岚叹然摇头。

    魏子期却不以为然:“高家的裂锋阵也是赫赫有名,游扈部胆敢来犯,必然会大吃苦头,而且虞州城的防御禁制也很坚固,大不了我们只守不攻,那群游扈部军队只是残兵,他们没有后线供应,说不定还耗不过我们呢!”

    庄岚轻哼道:“放心,他们的军粮绝对比我们要多,而且我敢断定,这些粮都是从虞州城得到的!”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魏子期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“虞州城虽然虫灾,但毕竟有数千亩灵田,粮食储备不至于这么紧张,之所以会造成这种局面,是因为有人把粮食收走,然后交给了游扈部,否则的话,一支溃败而来的军队,怎么能在缺粮的情况下躲在大虞山一个多月,还有能力进攻虞州城?”庄岚缓缓解释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!”魏子期终于对庄岚报以钦佩之色,游扈部若没有足够的存粮,是不会躲在山里浪费时间的,他们应在第一时间进攻虞州城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黄家前段时间高价收粮,他们有通敌的嫌疑?而游扈部之所以按兵不动,就是在等待时机,一旦虞州城存粮耗尽,他们就会发动攻击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岚点头回答,远处的敌军虽然看不详细,但大群的兵马正在调动,显然是离攻城为时不远了,而且敌军的兵力,远远超出了高胜寒预料,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残兵。

    “这可如何是好?我们难道都要成为俘虏,然后被敌军所杀么?”魏子期忧心忡忡地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能等死!”庄岚的面色也很凝重,他现在有些后悔没听季无涯劝告,要是走了的话,这场战争就完全跟他无关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魏子期见庄岚离开山顶,连忙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去城内看看,现在的局势怎么样了。”他二人于是离开集贤书院,去了虞州城坊市。

    街上十分混乱,所有人都行色匆匆,而且面带焦灼的样子,城内完全失去了往日那种井然有序的状态,街头上甚至有人为了一点小事而争吵不休,继而还会大打出手。

    他们在街上闲逛一圈,再次来到了香莱坊。

    丁萱依然还在,但显得无精打采,因为香莱坊已经很久无餐可卖,店里也就无人光顾,作为一个厨修,丁萱现在连自己都吃不饱。

    “庄兄,幸会!”庄岚的到来,让她浮现出一抹喜色。

    “嗯,丁姑娘,又见面了。”庄岚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局势很乱,你们最好减少外出。”她好意地劝道。

    “嗯,正因为时局紧迫,所以我才来的,以后再来恐怕不容易了。”庄岚说着从袖袋内又取出一些灵谷,比上次那袋还要多出一倍,这是他炼酒后特意留出来的,也是仅存的最后一袋粮食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丁萱惊呼一声,她怔怔地看着庄岚,目光zhong露出惊喜和感激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还有粮食?”魏子期在一旁更是兴奋不已,他似乎已经嗅到了米糙饼的香气!

    “这是送给你的,虞州城如果被攻陷,希望你能保持体力幸存下去。”庄岚缓缓说道,他不知哪来的念头,突然间变得这么高义,或者说是有些傻,因为他跟丁萱并不熟,顶多是欣赏她在高天的威严下没有屈服的勇气,但粮食如今是救命的东西,随手送人可不明智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实在太昂贵了!”丁萱也意识到这些粮食的珍贵,但她实在不想放弃救命的机会,所以对庄岚瞬间充满无尽感激。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送人?那我们吃什么?”一旁的魏子期不高兴了,而且是相当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闭嘴,有你吃的!”庄岚佯怒地训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我先给你做一些!”丁萱收起粮袋,迅速跑进了厨坊。

    不多久,一炉热腾腾的米糙饼端了上来。

    魏子期毫不客气,不理会庄岚的阻拦,把一整盘米糙饼全部收到了他的袖袋,手里还抓着一个津津有味地啃着。

    “读书人呐,你的体统何在?”庄岚挖苦他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魏子期把头一撇,更加起劲地大嚼起来。

    “剩下的那些,足够我吃半个月了,真是谢谢你!”丁萱向庄岚由衷地躬了躬身。

    “嗯,那我告辞了,你多保重。”庄岚转身要走,一个人却迎面走进店内!

    他是汪侯,虞州城最年轻的一个捕头,业徒七层的修为!

    庄岚暗暗皱眉,汪侯似乎失踪很久了,zhong阳节酒会那么重要的场合,他都没有出现,如今虞州城面临大战,他却又冒了出来,不知是什么用意。

    汪侯这次比较低调,身后只带了两个捕快,他走近柜台之前,目光早已把庄岚和魏子期扫了几遍,然后才看着丁萱说道:“有什么业餐?我多买一些!”

    “抱歉,由于粮食短缺,本坊早就没有业餐可卖。”丁萱回答他道。

    “噢?那他们的米糙饼是哪来的?”汪侯略一皱眉,随后看着身侧说道,魏子期吃的米糙饼还透着热气,显然是刚出锅不久。

    “他们自己带了粮食,我只是帮忙炼制。”丁萱再次回答。

    “粮食?”汪侯似乎警觉到什么,双目zhong光芒暗闪,然后向庄岚走来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记错的话,阁下就是集贤书院的那位天才,一个人击败了千叶家的三大高徒?”他双目直视庄岚,想要从他脸上看出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“过奖,正是在下。”庄岚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如今粮食短缺,不知阁下是否还有余粮,我可以高价购买。”汪侯又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更多了,刚才全炼制了米糙饼,实在抱歉。”庄岚语气平淡,表情上更波澜不惊,他似乎能够猜到,汪侯为什么对粮食如此敏感,因为黄家粮仓刚刚遭受雷灾,其他人或许看不出什么,但作为法修,他应该能看出一些蛛丝马迹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