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三十章 祈礼
    “子期,你来帮我。”庄岚站在墙根,向身后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干嘛?你要爬墙?”魏子期惊疑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来帮我一把!”庄岚想要上去,必须让魏子期用业力推他一把。

    “翩翩君子,这成何体统!”魏子期连连摇头。

    “哼,吃饼的时候,也不见你多么翩翩!”庄岚回头瞪着他道。

    魏子期尴尬一笑:“那可不同,你这是在偷盗,万一被捉住,受一顿酷刑不说,读书人的面子往哪里搁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要偷?我只是看看这里面有多少粮食,若真是囤积居奇,就要把消息传出去,集合众人逼他们开仓卖粮。”庄岚诳他道。

    “噢,此言当真?”魏子期将信将疑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庄岚屈膝躬身,用力向上凌空跃起,魏子期趁机催动业力,从后背向前推了他一掌!

    强大的推力把庄岚直接送到墙头,但要下来却很费事,因为他不能催动业力,否则会被逆刺秘纹刺穿肉躯,如果强行跳下来的话,这么高的墙头,不死也得摔残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下来?”魏子期在墙下喊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有办法,你先回去吧。”庄岚向他做了个手势,自己沿着墙头向前爬行。

    大雨瓢泼,魏子期眼看着庄岚爬上屋顶,然后消失在他的视野,最后只好暗一咬牙,独自先行回到了集贤书院。

    庄岚爬到屋顶,看到内院当zhong有东南西北四个粮仓,但只有东仓有人看守,其余三个仓房都是空的,大面积的虫灾,让黄家的粮仓都亏损了七成之多。

    粮仓内灯火通明,五六个家丁守在仓房内,一边喝酒一边赌钱,在这种与世隔绝的地方,他们也只能借此消遣,因为没有黄家的允许,粮仓的门是不能随便开的。

    庄岚抬头看了看天色,夜幕zhong漆黑一片,只有在雷光闪现之时,才能照亮夜幕zhong的一隅,他静静地站在屋顶,运用业力催动了礼经zhong的“祈”礼!

    礼经zhong的六字箴言,每一个都玄奥晦涩,祈礼能够表达自己的某种愿望,如果跟天机相合,这个愿望便能实现,但其zhong的奥妙和规则,只有修炼礼经的人才能掌握。

    礼经业术不但消耗体力,而且相当费神,神念强度达不到一定极限,是不会有任何效果的,再加上它晦涩难懂,所以修炼礼经的人越来越少,至少在琅琊国内,迄今已经近乎绝迹了。

    足足一个时辰,庄岚就这样矗立在屋顶,他所祈求的愿望并没有实现,天空zhong除了暴雨,就是更加频繁的雷光,有时候雷光的影子,会擦着他的身体飞射而过!

    “愿望之雷,快快出现!”庄岚默念礼诀,他的魂力几乎要被耗尽,体力也在急剧地消耗着,要不是爬上屋顶时连吃三个米糙饼,他现在早已经累倒了。

    夜近深处,他的礼诀捻动了数千遍,却没有一次能够成功,礼经毕竟不是人意,许多时候都存有变数,更何况他修炼不久,祈礼失败也很正常,然而就在他想要放弃的时候,天空zhong突然风云色变,一股强猛的炁压狂涌而下!

    炁压zhong所蕴含的,是无比磅礴的雷灵力!

    最后一刻,祈礼竟然成功了!他运用玄奥无比的礼经业术,成功牵动了天地间的雷灵元,让它们汇聚到一起形成雷团,从高空zhong向粮仓倾泻而下!

    雷团形成的瞬间,庄岚连忙催动指诀,将它导向早已确定的目标:西仓!

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西仓被雷团砸个正着,那里面没有粮食,但粮仓和仓房瞬间火海一片,借助于强猛的风势,从西仓开始向其它三仓迅速蔓延!

    看守东仓的几个家丁,一瞬间被吓懵了,眼看着火海就要烧过来,他们纷纷催动业术开始灭火,庭院zhong有大片雨水,用水系业术牵引雨水倒很便捷,但就在他们拼命灭火的时候,一个幽灵般的身影从屋顶迅速跳下,潜入了东仓当zhong!

    东仓跟西仓,足足有三十多丈,当这群家丁把火灭尽,庄岚早已经退出仓房,消失在了茫茫雨夜当zhong!

    左右两只袖袋,加上脚上绑的两个,这一次足足偷了一千多担灵谷,足够集贤书院吃上一个月,但即使如此,这些灵谷还不够东仓当zhong的十分之一,因为袖袋的虚重空间是有限的,而且灵谷为了保持灵性,不能长久存放于袖袋,所以只能放在粮仓。

    回到集贤书院,雨开始渐渐变小,天色也快亮了。

    “庄兄,你怎么刚回来?”庄岚一进门,就看到了魏子期,他似乎正在打盹。

    “你到我房间干什么?”庄岚反问他道,尽管房间内没有秘密,但魏子期这样自由进出,养成习惯可不很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等你,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整整忙了一夜?”魏子期狐疑地道,他似乎怀疑庄岚是去偷粮了,否则根本用不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天黑看不清,所以晚了些。”庄岚再次诳他。

    “还有,那么高的墙,你怎么能下来?”魏子期简直是不死不休。

    庄岚只好从袖袋zhong掣出一条长藤:“明白了吧?把它拴到屋顶,自然就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噢,原来你早有打算!”魏子期双目紧盯着他,他猜不到庄岚还是窃贼,只是他没买盗贼特有的业器,比方说飞索和墙钩之类,只有一条自制的长藤,用一次就废了。

    “我累了,你赶紧回去吧。”庄岚把他推出房门,同时叮嘱他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。

    送走子期,他回到房间打坐休息,恢复快要耗空的魂力,一直到晌午过后,他才结束打坐,从裤腿和袖口zhong取出四只袖袋,这一夜总算没有白费,一千多担粮食到手,业力修为也提升了一大步,因为他用礼经成功完成了愿望之雷,并且用盗术偷来大堆粮食,现在的灵谷可不比平时,它的价格至少翻了两倍!

    现在头疼的是,灵谷必须尽快分发出去,否则放在袖袋当zhong,很快就会霉烂变质,但如果直接交出去,这么多灵谷怎么来的,他根本解释不清。

    使用农家业力,倒是可以把灵谷封存到袖袋zhong长期保存,但少量的谷种可以,这么多的灵谷,一粒粒封存根本不现实,就在他反复思忖的时候,胸口的项坠再次传来一股灼热!

    “真是见鬼了!”庄岚猜不透项坠为什么接二连三地发热,实际上去黄家偷粮,整件事都有些蹊跷,他起先只是有这么个念头,但不知为何,很快就下了决定,并将它付诸实施,其zhong的玄妙,或许跟项坠也有关联!

    黄昏的时候,魏子期又来了,同时端来一盆野菜汤。

    “吃这个吧!”庄岚递给他两个米糙饼,丁萱炼制了二十个,如今还剩下一半没吃完。

    魏子期喜笑颜开,显然野菜汤他早就吃够了,接过米糙饼之后,一口就啃掉了一大半!

    “对了,黄家粮坊昨夜失火,据说是遇到了雷灾,你当时在不在场?”魏子期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噢?不知道,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,火灾严重么?”庄岚装聋作哑。

    “据说很严重,三个仓全烧了,好在东仓没烧,只有东仓存满粮食,不过也受到一些波及,烧毁了一千多担灵谷。”魏子期边吃边说。

    “噢。”庄岚心底暗笑,那群家丁倒也聪明,他们怕黄家怪罪,把失窃的灵谷全部用雷灾遮掩过去,这样就不用遭受责罚,否则的话,黄家不会轻饶他们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观察一夜,到底看到什么?黄家存了多少粮?”魏子期忽然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了么?只有东仓有粮,至少一万担不成问题,所以要想办法让他开仓卖粮!”庄岚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哼,不可能,我听说领主府都已经快断粮了,正在向黄家购买,但是价格好像没谈妥。”魏子期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领主府也缺粮?”庄岚暗吃一惊,高胜寒手握万人大军,理应有充沛的军粮储备,如果连他都缺粮,那么虞州城的危机,远比想象的更加严重!

    蓦然间,他似乎意识到一个更大的阴谋!

    虞州城虫灾,或许并非天灾,而是**!

    红拂的出现绝非偶然,作为巫师,完全有能力培育出数目巨大的虫卵,并用它制造虫灾,只不过红拂一人很难做到,但国士社内部必然有更多巫师,红拂只需要把虫卵释放到虞州城即可,几个月之内就足以造成一场巨大虫灾!

    而黄雄作为虞州城最大的商贾,他完全有能力控制城内灵谷,也许在数月之前,他就已经预谋好了,虞州城的灵谷存量,恐怕早就被他转移出去,现在所剩的那些,只是为了掩人耳目,这样不至于招到怀疑,但目前的这些存粮,远远不够领主府的消耗!

    “一个月前,黄家高价收粮,许多人都把粮卖了出去,领主府也没有禁住诱惑,把常备的军粮都卖掉了,如今再想买回,可就难了,因为黄家是商修,他们早就把粮运到别处卖了!”魏子期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庄岚更加确定,这是针对虞州城极为阴险的一场预谋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