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二十四章 离别
    这竟然就是白空远嘱咐他一定要找到的白氏祖传业宝,没想到它竟然在黄势手zhong,而实际上白空远是被红拂所杀,红拂作为国士社成员,必然要为大昶国搜集财宝,他没有得到白空远的炼酒秘术,但却得到了这只混阳釜。

    黄势的记忆zhong印证了一个事实,大昶国的国士社,完全就是忍者公会执掌下的一个组织,而黄野家作为忍者据点,在虞州城有权调动所有国士社成员,红拂搜集到的一切财物,都要通过黄野家的商队,秘密送往大昶国,而国士社会根据财物的价值,记载他的功绩。

    有了混阳釜,庄岚的炼酒能力平添数倍,只是没有想到的是,混阳釜不是普通的业宝,而是一件本命业宝!

    所谓的本命业宝,就是可以被吸纳入体内,跟自己的血脉相融!

    只不过本命业宝都有特定的业诀,才能跟主体血脉相融,而混阳釜的业诀正是混阳诀,庄岚催动业力,小巧玲珑的酒釜瞬间融化,沿着他的血脉进入丹田,成为了一只本命酒釜。

    辟谷酒已经喝完了,他本来也要炼制一些,所以提前买好了材料,因为手头业币充裕,除了辟谷酒的材料之外,还买了一些黄腾酒的材料。

    辟谷酒只能补充体力,跟业餐没有多大区别,黄腾酒却是真正意义的灵酒,它能够强化体脉,提升业术的威能!

    因为职业不同,业修的体质也大相径庭,儒、商、法、妓、盗、赌等这些业修,他们的业术偏向于技巧,在体质方面缺乏锻炼,必须通过灵酒来提升体魄,否则修为越高,体脉强度却跟不上,业术威能大打折扣,甚至会被自己的业力崩断经脉!

    这就是为什么许多人以酒为乐,甚至于天天酒不离手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通过混阳釜,庄岚再施展混阳诀,整个身体就像变成了一只酒釜,所有材料在他的业力操控下直接炼化,而且对材料的感知变得更加灵敏,炼化速度也更快,再加上混阳釜当zhong蕴含的数百年庞大业息,庄岚在半晌之内就把手zhong的材料全部炼化完毕!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不但有了十几坛辟谷酒,还炼制出了几坛品质极高的黄腾酒,因为在炼酒当zhong,他使用了几滴弥足珍贵的殇泱水,这种水能够萃取杂质,提升酒液的纯度。

    黄势的袖袋zhong,还有一大摞地契和租约,庄岚把它们全都烧了个干净,那些租种了灵田的农修,今年再也不会受到黄家的威胁了。

    把袖袋整理完毕,日轮也已经高出山顶,今天是zhong阳节,虞州城领府将会设宴招待贵宾,庄岚和韩瑜也要跟随季无涯前往,见韩瑜还没有来,庄岚就跑到山顶去等着她。

    拴在悬崖上的那根长藤还在,以后从这里下山能够避免不少麻烦,而且跟韩瑜在一起,庄岚有说不出的欢快,他至今还留恋背着她的时候,韩瑜的喘息不断传来柔柔的感觉。

    山顶上视野开阔,庄岚不经意间又往白云间看去,他很想去白空远的坟上祭奠一番,但毕少镛已经投靠红拂,并且想要置他于死地,去白空远的坟上祭酒的话,会更加引起对方猜忌。

    祭礼无法进行,庄岚只能远远看着白云间,缅怀跟师父相处时仅有的几个片段,而就在他默默回忆的时候,突然间看到红拂闯进白云间内室,对着毕少镛狠狠地训斥,甚至还动手掴了他几个耳光!

    虽然相隔太远,但庄岚不用听也能猜到红拂为何会大动肝火,必然是因为毕少镛被人骗走的那五十万业币,这是一笔巨额资金,凭毕少镛的能力,白云间在短期内还赚不了这么多钱,这些钱必然是红拂资助的,其目的是为了购买炼酒材料,并且借此控制白云间。

    足足训骂了一个多时辰,毕少镛几乎跪倒在地上,都没有让红拂平息怒意,只不过红拂因为神念受创,所以不能过分动怒,而且他可能有重要的事情让毕少镛去做,所以最后还是饶恕了他。

    看到毕少镛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,庄岚不禁暗暗可叹,凭毕少镛的资质,完全可以自力更生,就算离开了白云间,到其它地方一样可以大有作为,但他却偏偏选择了给别人当附庸。

    后来的场景,是红拂向毕少镛交待事情,庄岚根本看不清楚,也没有细心去猜,因为他看到韩瑜已经回到集贤书院,并且爬到了山顶。

    “师妹,你回来了?”庄岚心情十分舒畅,一来是因为夺回了平安坠,二来是因为跟韩瑜在一起,他的心底会不由而然地泛起阵阵愉悦。

    “嗯,师哥。”韩瑜似乎有心事,脸上有一丝抑郁根本无法掩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走近韩瑜,十分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师哥……我们可能要分开了。”韩瑜咬着下唇说道。

    “分开?”庄岚心底猛然一沉,他跟韩瑜刚刚相熟,这个消息实在太打击他。

    “嗯,因为我的身份暴露,家父决定离开虞州城,带着我迁往别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庄岚不解地问,韩瑜一直女扮男装,到底在掩饰什么?

    “我的身份一旦暴露,就会陷入危险当zhong,所以必须迁走。”韩瑜简单地解释,并且从袖袋zhong取出了一本古籍。

    “这是琅琊颂,虽然是一部残卷,但却是我最珍贵的一本收藏,你收下吧。”韩瑜把书简递了过来,庄岚本来不想收,因为这本书太珍贵了,但这是离别的赠礼,今后能不能再见,恐怕都很难说,所以他收下书简,但同时把星锋笔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是千叶家族的传承业宝,是不可多见的一支灵笔!

    “我身上只有这支笔能拿得出手,你也留下做个纪念。”庄岚解除血誓,顺手把笔递了过去,但韩瑜迟迟没有去接,因为她知道这支笔的价值和意义。

    “师妹,既然你要走,我为你做首诗吧,算是为你送别。”在韩瑜犹豫的时候,庄岚用手指吸取灵墨,然后沉思片刻,突然出手写出了一首“zhong阳别”!

    灵墨从指尖激发出去,在半空zhong自动凝聚成字迹,每一个字连接成行,就像是游龙穿云,它不单单是一首诗,而且蕴含了非凡的意境,这种诗意其他人未必看得明白,但韩瑜身临其zhong,颇能领会诗句的深层意味!

    “师哥,诗好美,想不到你竟然学会了附墨指!”韩瑜此刻才发现,庄岚已经提升到业徒五层,这么快的进步速度,再加上附墨指的出现,难怪让她如此惊讶。

    “可惜再美的诗,也难以缓解离别之痛。”庄岚无奈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我们还会再见,小岚哥。”韩瑜突然改了称呼,并且把星锋笔愉快地收下了,因为她知道,庄岚既然学会了附墨指,对星锋笔的依赖就不再那么强烈。

    “嗯,你什么时候走?”庄岚问道。

    “家父正在跟师父交谈,一会儿出来后,我就走了。”韩瑜默然流出一丝伤感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?领府酒会都不去了么?”庄岚想不到她走得这么快。

    “晚走一刻,就多增一分危险,对了,我还要告诉你,你一定要警惕千叶家那些人,家父说他们大有来历,这一次来虞州城肯定会兴风作浪。”

    “噢?你被迫离开,莫非跟国士社有关?”庄岚恍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国士社?”韩瑜惊讶地道。

    “略有了解,他们是大昶国的势力,在虞州城应该有一定规模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国士社出现,琅琊国将会迎来一场危机,虞州城位于瀛海之滨,将会是风雨飘摇之地,小岚哥,你一定要保重!”韩瑜关心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是!”庄岚跟她惺惺相惜,珍重离别前的每一寸光阴。

    但时光是短暂的,当季无涯把一个zhong年儒士送出门的时候,韩瑜便告辞了,那个儒士是她父亲,她跟随父亲离开书院,直接前往虞江码头,并很快消失在了茫茫江水上。

    “人早就走远了,你还看什么?”

    庄岚正望着江面,季无涯从身后走来,语气和缓地道。

    “拜见师傅!”庄岚连忙躬身,把所有情绪掩饰下去。

    “韩瑜这孩子,将来前途未卜……”季无涯意味深长地说出这番话,目光也眺望着他们消失的江面,那毕竟是他的弟子,语态zhong明显透出一份关切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庄岚欲言又止,他本想把在黄府看到的秘密告诉他,但细一想根本没有必要,就算知道了黄府是忍者据点,季无涯也没有能力去摧毁他们,反而他会问是怎样潜入到黄府,庄岚对此很难解释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吧,我们该去赴宴了。”季无涯若有所思,带着庄岚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虞州城方圆三十多里,其zhong绝大多数都是野田,城区建筑还不到总面积的三分之一,所以只是一个小城,但它位于虞江之畔,是连接zhong原腹地的交通要塞,所以地位十分重要。

    虞州城的领主,历来都由一个兵家名门世袭,它就是“裂锋”高家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