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九章 中阳节
    数日后,庄岚和韩瑜被季无涯叫到跟前。

    “这是zhong阳节的邀请函,你二人明日午时随我去一趟领府。”季无涯丢给他们一张信帖说道。

    “zhong阳节?是祭祖和喝酒的日子吗?我差点忘了!”韩瑜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庄岚也立刻意识到,他应该到养母的坟前祭奠一番,这是一个传统节日,正好利用这个机会,实践礼经zhong的祭字诀。

    “喝酒只是噱头,祭祖倒是很重要的,尤其是儒家弟子更不能忘本。”季无涯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又休学了?”韩瑜高兴地道,她自然也要回家祭祖。

    “休学一天,明日午时我们去领府参加酒会,每一次的zhong阳酒会都很隆重,虞州城领主将会亲自主持,各大门户的业主也会到场,你们去见见世面也好。”季无涯吩咐道。

    庄岚暗暗心动,如果黄势也去的话,他就有机会窃取袖袋!

    韩瑜迫不及待地向掌老告辞,拉着庄岚便开始下山,由于在挑战zhong击败了千叶三人,庄岚的出现引起许多弟子的追随和围观,再加上音貌醉人的韩瑜,尾追他们的人就更多。

    “师妹,不如稍后再走。”庄岚向韩瑜建议,这么多人跟着他,对他的行踪实在不利。

    韩瑜也没有想到,自从她女扮男装的身份暴露后,走到哪里都有成群的儒生追随,现在这种场面,对她自己也造成太多不便,所以立刻答应庄岚的提议,二人又重新回到山顶。

    山顶上有许多茂密的山竹,庄岚施展业气削断了十几根,用缠山藤做成绳索捆在一排,变成了一只简易的竹筏,这个主意完全是跟苏魅学来的。

    “师哥,你做竹筏干什么?”韩瑜惑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离开了,我们从江上走,就不会再有人尾追。”庄岚黠笑道。

    “从江上离开?你想跳下去么?”韩瑜看了看百丈多高的山崖,下面是滔滔江水,但是山底附近,江水是很浅的,而且水底下到处都是巨石,这样跳下去无疑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跳了。”庄岚边说着,边用缠山藤编制出一截长绳,以缠山藤的强度,完全可以支撑住两个人的重量。

    “你想沿着绳索滑下去么?”韩瑜惊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!”庄岚略一点头,继续编织着绳索,让它变得足够粗壮。

    “可是山壁上到处都是逆刺秘纹,连飞鸟都不敢靠近,你这样爬下去还是会被秘纹刺伤!”韩瑜警告他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动用业力,就不会触动逆刺秘纹。”庄岚毫无顾忌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动用业力?单纯靠体力么?”韩瑜一脸的不可思议,徒手从这么高的地方爬下去,一旦失手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“放心,我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!”庄岚边说着,边用绳索把竹筏先放了下去,然后把绳头直接固定在山顶上的一棵树干上。

    “不让我有任何危险?你要带着我一起下去么?”韩瑜愈发惊奇不已。

    “当然,我怎么会丢下你自己走?”庄岚说着,转过身去半蹲下来。

    韩瑜迟疑片刻,最终还是轻一跺脚,爬到了庄岚背上,由他驮着向悬崖走去!

    单纯沿着绳索攀爬,并不消耗多少体力,但是山壁上到处都是逆刺秘纹,就像有一股暗压遍布四周,让人在其zhong寸步难行,而庄岚还背着韩瑜,身上就更加重逾千钧!

    在这样的巨压下,绝不能动用业力进行抵抗,否则触动逆刺秘纹下场会更惨,而庄岚就这样背着韩瑜一步步向下爬,虽然速度不快,但每一步都很平稳。

    半时辰后,他的双脚终于平稳落地,站到了山下的竹筏上。

    “师哥,你的体魄真是强大!”韩瑜惊叹不已,庄岚背着她下来,不但没有耗尽体力,连喘息甚至都没有一丝杂乱,她终于明白庄岚为什么能够跨越两层挑战千叶三人,因为强大的体脉,会让业术威能平添数倍!

    “没什么,我以前是农修,炼出了一身好力气!”庄岚轻描淡写,把自己的隐秘遮掩过去,然后把竹筏推向水zhong,沿着江面向远处划去。

    码头并不太远,庄岚找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停靠下来,他和韩瑜先后上岸,然后就此分别,韩瑜沿着码头进入虞州城,庄岚则往另一个方向的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转过身后,他就撤掉了镜悉拟容术,恢复了自己的本来面貌,身上的长袍也摇身一变,由儒袍变成为一件农修所穿的业装,并随手带上了一只竹笠。

    长时间施展拟容术,毕竟需要消耗体力,而且会让肌肉变得僵化,现在已经出城,不用担心通缉令的威胁,借助于竹笠的遮掩,庄岚把近乎僵硬的面庞尽情放松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要举行祭礼,他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到码头上转了一圈,看能不能买一些鲜果和甜糕,这里的东西没有城内的好,但是胜在便宜,上次在黄赫楼买完wen房四宝,他几乎没有钱了。

    好在自己炼制的辟谷酒还有一些,祭礼上勉强够用,他把身上所有的十几枚业币,全都买了鲜果和甜糕,这样一来就身无分wen了。

    一贫如洗的状况,让他暗暗有些心慌,因为天蚩蛊需要喝灵血,它随时都会陷入饥饿,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,而且炼酒、写字、种植,也需要购买酒谷、灵墨、肥料等消耗品,这些都需要大量的业币才能维持,否则业力提升只是一纸空谈。

    目前能为他带来财富收益的方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盗家业术!

    然而妙手门的祖训跟其他盗修不同,他们遵守盗亦有道,庄岚尽管还不算妙手门弟子,但他的盗术是苏魅教的,自然也要遵守妙手门的规矩,否则业力来源不纯,是很难学会妙手门更加高深的业术的。

    正这样想着,庄岚经过了白云间门前,跟对面的一个人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就在那擦肩而过的瞬间,两道无形的念力在空zhong相遇,就像是闪电一般被对方同时惊动,然后迅速消失!

    作为巫师,会习惯性地用念力扫视四周,尤其是有陌生人接近自己的时候,这是一种本能反应,然而如果两人都是巫师,那么两道念力相遇,就会同时觉察到对方的存在。

    庄岚没有想到,这种情况竟发生在自己身上,而且就在白云间门前!

    他立刻意识到这种情况极其不妙,所以不敢有任何举动,尽量装作平静地继续前行,然而身后的那个人立刻停下脚步,转过身来死死地盯着他看了半天!

    庄岚渐渐走远,那个人却依然站在原地,看着庄岚的背影所有所思,目光zhong透出一丝阴鸷。

    直到离开码头,白云间从视线zhong彻底消失,庄岚才敢松一口气,那个人并没有跟来,但足够让他心有余悸,因为对方的实力,是业士境界!

    “这一定就是杀害白空远的凶手!”庄岚之所以这么断定,是因为擦身而过的瞬间,他看到对方的右手戴着手套,但即使如此,他的念力依然看到了那是一只血手!

    更惊人的是,对方的手套上,绣着九朵金黄色的樱花!

    季无涯曾经说过,国士社的成员以额带代表身份,樱花的颜色从低到高依次是红黄青紫黑,花朵的数量则表示段位,它跟修为没有直接关系,而是跟家族或个人贡献有关。

    而这个巫师把樱花秀在手套上,极有可能也是国士社成员,因为巫师需要不断放射念力,戴着额带十分不便,所以用手套代替也情有可原,而且那只手套还能掩饰他的血手,这只血手表明,他可能修炼了某种十分恶毒的巫术!

    业士等级的巫师,念力是相当强的,然而庄岚的念力刚才跟对方相遇,发觉它十分虚弱,这显然是神念受创所导致,对方的战蛊被杀,不可能这么快痊愈,他本该躲起来疗伤,但却出现在虞江码头,无疑是有极其重要的大事,让他不得不现身。

    只要对方还没有痊愈,庄岚就相对安全,因为这种情况下强行施展巫术,对巫师的修为和神念都会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,而对方还不能确定,庄岚就是杀死血魇蛊的人,他甚至不能断定,刚才的那股念力是庄岚所发,因为他明明是位农修。

    但强烈的危机感还是笼罩着庄岚,他看到对方没有追来,便迅速加快脚步,决定祭奠完养母之后就立刻返回,只要回到集贤书院,一切就安全了。

    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,那个巫师看着他离开之后,转身进入了白云间,并且跟毕少镛密谈了很久很久!

    庄岚翻过山头,回到了自己家里,一个多月没有人住,房间内到处都是蛛,他只是略一驻足,便相当怀旧地关上了房门,以后恐怕再也不能回来了。

    养母的坟在不远处的山坡上,庄岚把鲜果和甜糕摆在坟前,仅有的小半坛酒也取了出来,简单的贡品,聊以表达他对养母的纪念之情。

    礼经当zhong,祭礼是十分神圣的仪式,它不需要笔墨纸砚,只需要用礼仪表达自己的某种意向,它既可以祭天,也可以祭人,还可以祭事或祭物,只要礼仪行使到足够境界,就能够引起某种天业回应。

    庄岚立在坟前,行三叩九拜之礼,情到深处,回想起他和养母相依为命的情景,不禁有些潸然泪下。

    惊奇的一幕也随之出现,随着祭礼的进行,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变暗,厚重的乌云聚在山顶,然后在庄岚的上空下起了绵绵细雨。

    这不是普通的雨,因为雨水zhong蕴含着寻常水体所不具有的业力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