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七章 礼经
    附墨指能够用业纹把灵墨吸附到手指上,在这之前庄岚还做不到这一点,但进阶到业徒四层之后,他的血力、念力、业力都提升到新的境界,堪堪可以达到触发附墨指的最低极限。

    学会附墨指,施展圣言术就不需要再喝灵墨,而且圣言术只能吟诵诗wen,附墨指却通用于灵图、书法、诗wen这三大儒术领域,它不需要灵笔和灵纸,直接用业纹激发儒术!

    但施展附墨指极耗体力,只有在对战的时候才会使用,平时修炼的时候,还是要用笔墨纸砚,而且wen宝的品质越高,修为提升就越快,唯一的缺憾是财力付出相当巨大。

    “能以指代笔,你小子的体魄看来真的与众不同!”老叟对庄岚顿时刮目相看,因为附墨指舍弃了灵纸和灵笔,只凭强横的体魄和血脉来激发业术,这远非普通人能够做到。

    “前辈出招吧!”庄岚蓄势以待,他之所以施展附墨指,就是要展示出最强的手法,才能让这位老叟确信自己的能力,把藏经阁最好的书籍借给他看。

    “咻”的一声破空之响,老叟既没有祭出灵图,也没有激发檄帖,更没有吟诵诗wen,他只是结了一个印诀,就有一道强劲的业力向庄岚袭来!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立刻催动业纹激发了方天体一字檄帖!

    墨影从指尖突然绽放,一朵遒劲的字花瞬间凝聚,它散发着浓重的墨晕向那道业力迎头击去!

    “噗”的一声,庄岚此时的战力,比对战千叶三人的时候更加强大,附墨指的威能更让他如虎添翼,然而在老叟的这道印诀面前,只维持了瞬眨不到,便被对方彻底击溃!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庄岚惊恐万分,这老叟的身形还不如他的指甲大,但是居然具有如此强横的实力!

    “嗯,不错!”老叟颇为欣喜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错?”庄岚皱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能抵抗我一瞬眨时间,这样的弟子可是千年不遇。”老叟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究竟是谁?你刚才的印诀又是什么绝学?”庄岚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老夫儒号季常,刚才的印诀嘛,它是礼经的范畴。”老叟一字一顿地道。

    “季常公……集贤书院的开派祖师?”庄岚惊得浑身一震!

    “你不是仙化了吗,现在这是?”庄岚惊奇地问,季常公早已死去千年,这个半寸多高的老叟跟他什么关系?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业相,达到业匠境界之后,体内的业力能够凝聚业相,但是过了一千多年,我的业相体型越来越小,很快也就灰飞烟灭了。”季常公有些悲怆地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人死之后,业相还能活下来?”庄岚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理论上可以,但要符合某些条件,例如我就是依靠集贤书院的业献活命,另外再加上圣贤山的底下有条灵脉,可以滋养我的元气。”季常公徐徐道。

    “前辈刚才说的礼经,又是怎么回事?”庄岚对那道手印心存向往,它实在是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在上古时代,儒家有两大派系,分别是本经和礼经,本经修炼的是灵图、书法、诗wen这三大领域,礼经专注于修炼礼仪,许多人觉得它是表面功夫,所以不以为业,久而久之,礼经派系就失传了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它这么厉害,怎么会失传呢?”庄岚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“哼,那是在我施展出来,你才觉得厉害,礼经易学难精,在达不到一定的修为之前,它根本不是本经的对手,然而一旦突破了低谷,礼经的威力是相当可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儒家所说的以礼为先?”庄岚恍悟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本经修炼的是内功,礼经修炼的是招式,如果能把两者合二为一,那么儒家业术必将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。”季常公谆谆善诱。

    “前辈,收我为徒吧。”庄岚连忙正襟肃容,向对方行了大礼。

    “教给你可以,但你要帮我做一件事。”季常公居然爽快地答应了他。

    “莫说一件,十件也做!”庄岚兴奋地道。

    “这件事很难,做不好是要丢命的。”季常公郑重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底什么事?”庄岚急问。

    季常公不慌不忙,用手指在空zhong虚画一笔,便出现了一张地图。

    他稍加勾勒,指着其zhong的一个地方说:“这是我们所在的琅琊国,从这里往东,渡过这片瀛海,有一个十分狭长的岛国,它叫做大昶国。”

    “大昶国起初荒无人烟,那是四周各国流放囚犯的地方,岛上遍布海妖和凶兽,随着时间的推移,那里流放的囚徒越来越多,他们赶走妖兽,建立了自己的国度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囚徒虽然来自于不同的国族,但是在清剿妖兽的逆境zhong形成了团结一致的观念,而且他们极其好战,一直梦想着扩张领土,攻打那些曾经流放他们的国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囚徒并非泛泛之辈,他们有些人是被流放过去,有一些则是十恶不赦的凶徒,走投无路自己逃过去的,他们当zhong囊括了各色职业的业修,修为境界不乏高手!”

    “数千年间,大昶国已经变得十分强大,但毕竟领土狭小,为了掠夺资源,他们吞并了周围十几个小国,最后把目标指向广阔的东溟诸国,引发了著名的瀛海之战!”

    “这些古史,我也曾经阅读过。”庄岚在韩瑜家的史书zhong的确有所涉猎,但季常公这么一说,更加深了他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瀛海之战相当惨烈,从那一战之后,大昶国的高手几乎全部覆灭,有少数幸存下来的残余势力,也都逃往了沧海zhong的其它小岛,然而东溟诸国的国力,经此一战也损耗巨大,像我这种业匠级别的高手,在那一战zhong陨落的也大有人在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小的大昶国,居然能跟东溟诸国对抗?”庄岚不禁唏嘘道。

    “嗯,一开始我也很奇怪,后来交手的时候才发现,大昶国之所以强者如云,是因为他们修炼了某种奇异的魔宗业术,所以进阶速度十分惊人!”

    “前辈让我做的事,莫非跟大昶国有关?”庄岚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季常公点点头:“我刚才说过,瀛海大战之后,大昶国残余势力全都逃向了远海深处,但是有一个家族反而在东溟大地潜居下来,他们在积蓄力量,等待着有朝一日卷土重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恶,这是个什么家族?他们定居在哪里?”庄岚油然而生一股怒意,琅琊国是东溟诸国之一,作为琅琊国的子民,对大昶国的余孽自然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服部氏,它是大昶国最古老的一个家族,因为开创了忍者业术而闻名于世,但瀛海之战已经过去一千多年,服部氏潜居的地方根本无法确定,东溟、西蕃、南疆、漠北,甚至于秦wu、汉灵、清明这三大鼎足而立的zhong原强国,都有可能潜居着忍者业修。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才能找到他们,并确定他们就是服部氏后裔?”庄岚皱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服部氏修炼忍者业术,所谓忍术,就是用心机和诡计杀人,修炼的时间越久,心机就越暴露,他们的额头上会出现明显的忍者印记,为了遮掩身份,忍者都会佩戴额带。”

    “啊?用额带遮挡?”庄岚不禁想到了千叶四人,但他们都是儒修,并不是什么忍者。

    季常公点点头:“额带起源于我们东土大陆,原先只是为了象征自己的某种志向,或者单纯为了集zhong精力去做一件事,但后来在大昶国广为流传,因为那是流放之地,门派势力众多,为了区分身份,门下弟子都佩戴花式不同的额带。”

    “找到服部氏后裔,目的又是什么?”庄岚继续问道。

    季常公郑重道:“服部氏手zhong有一枚忍者令,你要找到它并把它销毁!”

    “忍者令?”庄岚附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手持忍者令,可以号令天下所有忍者!”季常公的目光zhong充满凝重。

    “这么厉害?”庄岚倒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季常公再一点头:“忍者不但擅长诡计,而且相当残忍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所以是极为可怕的对手,而且服部氏势力庞大,门徒众多,他们隐姓埋名潜居异国,必然会有东山再起的一天,而琅琊国位于东溟边界,跟大昶国隔海相望,最容易受到服部氏的渗透。”

    庄岚恍悟道:“大昶国如果再次卷土重来,琅琊国必然会首当其冲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所以必须找到忍者令并摧毁它!”

    庄岚立刻躬身道:“前辈所托,晚辈必当全力以赴,只是目前修为尚浅,恐怕不能立刻实现。”

    季常公点头道:“当然,只要你答应这个条件,我就传你礼经业术,等你的修为达到足够境界,一定要完成这个使命。”

    “晚辈誓死铭记!”庄岚郑重地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季常公居然没有让他发什么毒誓,只是点了点头道:“嗯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现在我就把礼经的精髓传授给你,你记准了,礼经的核心是六字箴言,分别是祭、诏、祈、拜、问、训,礼是一种仪式,讲究天人合一,礼通天意,可替天行罚,谓之天罚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