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五章 收留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千叶贞把灵砚重重地拍在桌面上,虽然她没有明确拒绝,但从犀利的目光zhong,寓示着她对庄岚已经恨得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移花劫、方天一檄、圣言术,这三大绝顶业术集于一身,小友的天赋可想一斑,你绝不可能只是集贤书院的记名弟子。”千叶归根目光如火,远远地逼视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集贤书院以礼为先,天赋资质再高,违背了礼数也要受罚,就像你们这群人,天天在外造谣生事,如果是在集贤书院,必然会被逐出师门!”庄岚针锋相对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哼,我们走!”

    千叶归根不堪羞辱,率领他的三个弟子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集贤书院于是陷入沸腾和欢呼,庄岚一战成名,庄山风三个字在虞州城迅速传遍,无数儒修对他崇拜之至,但似乎没有人想到,集贤书院真的有这样一位记名弟子么?

    唯有三位掌老是保持清醒的,他们把庄岚带到了墅阁,一起陪伴的还有韩瑜。

    “庄小友,你真是韩瑜的表兄么?”季无涯开门见山地问。

    “晚辈四处游学,并不是韩瑜的表兄,刚才之所以这么说,是为了方便出手。”庄岚沉稳回答,他知道季无涯是韩瑜的师父,这个谎是瞒不过他的。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出手帮韩瑜,你们认识么?”季无涯再问。

    “有过一面之缘,多日前我卖给韩瑜一锭灵墨,也算是相交一场,刚才见千叶家如此咄咄逼人,自然不能袖手旁观,所以才班门弄斧,还望前辈不要怪罪。”庄岚小心翼翼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班门弄斧?哼,你集书法、诗wen、灵图三大绝技于一身,绝非普通的儒家子弟,敢问你师从何人?在何处就学?”季无涯肃然追问。

    “啊?晚辈的出身,实在不好启齿,前辈还是不要为难我了,就当我是四处游学的儒生罢。”庄岚尴尬一笑,他知道儒家尊重礼仪,季无涯身份贵重,绝不会强人所难。

    “你不方便说也罢,但既然帮了集贤书院,有什么要求尽管提。”季无涯随后道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拜三位掌老为师,在集贤书院安定下来,免得四处游学受奔波之苦。”韩瑜提醒他道,她很清楚庄岚的底细,他并不是什么游学的儒生,而是虞州城外的一个农夫,刚刚就职的儒修而已,只不过庄岚有意隐瞒,她也就顺水推舟,帮他圆了这个谎。

    “也好,也好!”庄岚看了韩瑜一眼,对她表示感激。

    “哼,你天赋绝顶,造诣高深,师门必然在我之上,我们做不了你的师父。”季无涯一口回绝。

    “啊?”庄岚不禁大汗,他能够击败千叶三人,并不是因为天赋多高,而是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本来,他到集贤书院是为了找机会偷取黄势的袖袋,对台上的业比根本不感兴趣,但随着双方的较量,一副奇怪的场景在他脑海浮现出来。

    当日在韩瑜家的书房,庄岚融合了大量虫魂,那些书虫吞吃了书元,都存储在虫魂当zhong,庄岚融合了它们之后,相当于融合了韩瑜家收藏的数千本珍贵典籍!

    只不过这些典籍只是以原始内容存储在他的脑海,他还根本不懂得运用,但是当千叶三人挑战集贤书院的时候,庄岚借景生情,脑海zhong的这些内容全都浮现了出来!

    要想把这些内容学会,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用普通的方法,十几年都未必能够在儒术领域有所成就,但庄岚却蓦然间发现,他的司空手可以把这些业术迅速变为现实!

    苏魅传给他的司空手,是妙手门的独门绝学,它不但可以用来偷物,在庄岚手zhong还能用来偷艺,唯一的区别就是,偷物用的是手,而偷艺用的是魂!

    大悲赋、方天一字檄帖、移花劫,这些都是韩瑜家收藏的珍宝,连她自己都没有学会,庄岚凭借司空手在脑海zhong不断推衍,在无声无息zhong融会贯通,就像是打通了一条渠道,把典籍zhong的学识跟自己的脑海连接起来。

    司空手只是让他领会了这些绝顶儒术,但是以三层修为对抗业徒五层的千叶三人,实力上依然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,但是这一点缺陷,却从另一个方面弥补了。

    那便是白空远传授给他的酒道业术:混阳诀!

    混阳诀能够激发血炁,让业术的威能平添三分,这一点跟千叶贞的沥血为墨极为相似,但本质上大不相同,沥血为墨是以损耗修为为代价,而混阳诀单纯以血力激发,那是体脉强横才能具有的力量,庄岚把它渗透到灵墨当zhong,无疑能够跟千叶三人具有一战之力!

    作为巫师,魂力强大才是他的终极目标,在战胜千叶三人的过程zhong,念力自然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主导力量,无论是使用移花劫夺图,还是用方天体书写一字檄帖,以及喝下灵墨直接施展圣言术,都离不开念力的加持,否则的话,他根本没有能力激发这些绝世业术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这些天作之合,他巧妙地把巫、酒、盗、儒四大业术融合为一,才产生了不可思议的力量,以低于对手二层的实力差距,一举击败千叶三人。

    与之相应的是,他以四业合一的方式学会绝世业术,并用它击败千叶三人,因此而获得的业力也是成数倍叠加,所以在最后一战结束之后,庄岚一举突破到业徒四层!

    这一切当然只有他自己知道,这样的秘密绝不可能随意泄露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就答应他吧,我看千叶归根和他的三个弟子都不是善辈,庄兄刚才已经得罪了他们,现在就离开的话,恐怕会遭到他们的报复。”韩瑜替庄岚求情,毕竟庄岚刚才帮她解了围,上一次还帮她清理了成堆的书虫,心里一直存有感激。

    “拜师就免了,收留他一段时日倒是可以,这段时间内,集贤书院的藏经阁可以随便使用,算是你挽救集贤书院名声的报酬。”季无涯应允道。

    “谢前辈收留!”庄岚连忙躬谢,有集贤书院做后台,就不怕千叶归根找他报复,而且他学会了镜悉拟容术,再也不怕杀白空远的凶手找到他,集贤书院的藏经阁必定有丰富的藏书,不如就待在这里苦学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唯一美zhong不足的是,他此行的根本目的没有达到,自己的平安坠还在黄势手zhong,要想偷回来必须另找机会。

    但作为回报,他得到了千叶贞的“瀛汐砚”,以及千叶家的祖传业宝“星锋笔”!

    瀛汐砚已经弥足珍贵,它是极为罕见的极品灵砚,但毕竟是平纹级别,只适合业徒使用,而星锋笔是件业宝,它的使用等级不受限制,只不过修为越高,威能越大。

    千叶归根愿赌服输,临走前把星锋笔留在了集贤书院,并且解除了血誓。

    “快试试,看这支笔到底如何?”季无涯把星锋笔交给庄岚,韩瑜立刻催促他道。

    庄岚也不客气,这么好的笔,他可从来没有用过,立刻从指尖沁出一滴血迹,滴落进星锋笔内,血液沿着笔身上的秘纹迅速扩散,最后彻底消失。

    “噢,是晶纹级别,可以一直用到业匠境界。”融合了星锋笔后,庄岚惊叹地道。

    “真是不错!”韩瑜连声赞叹,业徒、业士、业匠、业宗、业圣,五大境界各有对应的业器,而业宝是完全通用的,星锋笔就是业匠以下所有等级都能使用。

    季无涯略作安排,让韩瑜给庄岚找一个住处,便让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庄兄,你的易容术从哪儿学的?实在是精妙得很!”韩瑜把庄岚领到书院后侧,这是一座小山,正好耸立在虞江当zhong,从山顶能够清楚地看到白云间和整个码头。

    “你女扮男装的本事也不差呀!”庄岚一边看着韩瑜给自己找的房间,一边打趣地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想女扮男装,但这是家父规定的,不过现在可好,以后再也不用装了。”韩瑜略皱眉头,似乎有什么心事。

    “啊?你这么多年,一直都是女扮男装?”庄岚不解地问。

    韩瑜轻一摇头:“我到虞州城还不到三年,除了家人和三位掌老,没有人知道我是女身,这样做是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

    “三年?你们家的庭院不是上百年的祖产么?”庄岚更加疑惑。

    “那是我娘亲家的祖产,但是已经没有人了,我们一家继承了那里。”韩瑜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庄岚恍悟,韩瑜原来是从外乡迁来的,她女扮男装是迫不得已,既然她不想说,庄岚也没有问。

    “小岚哥,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?否则怎么可能刚刚就职,就有如此可怕的修为?”韩瑜终于提出了闷了许久的疑惑,因为庄岚的表现太反常了,普通人正常修炼,没有十几年的苦学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成就。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算是有吧,我的血脉异于常人,学业术的时候特别快,而且记性也算不错,几乎可以过目不忘。”庄岚只有这样解释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移花劫、方天体、一字檄帖、圣言术,这些都是我家珍藏的古籍,你怎么凑巧全部都会,原来是清理书虫的时候都记住了!”韩瑜连声赞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嘛,我的本事都是从你家学的,当千叶落逼你的时候,我就不能坐视不理了。”庄岚终于说了句大实话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