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四章 瀛汐砚
    庄岚书写的速度极慢,千叶忍停笔的时候,他才刚刚写完第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哼,这么慢的速度,你也敢出来应战?”千叶忍漠视庄岚,语气zhong颇显自负,他的确有自负的资本,上一局对战魏子期的时候,他就是凭借速度轻松取胜的。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,我这叫慢工出细活儿。”庄岚头也不抬,停下笔来欣赏自己的作品,仿佛对这个字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千叶忍看不到那是什么字,他只能从灵墨的印迹上确定,庄岚只写了一个字,无论这个字写得多么细致,都是毫无意义,因为檄wen必须成行甚至成段,才能形成字韵和句律,也就是所谓的檄牌,它按照一定的格式进行书写,才能发挥相应威能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慢慢写吧,但我可没有时间等你!”千叶忍话落手起,一道业息从指尖射出,将檄帖祭了出去!

    “轰”的一声,他的业术属性依然是雷,一道闪电从檄wen上激射出去,划过虚空向庄岚直劈而下!

    庄岚不慌不忙,在雷光即将落下的瞬间,才把手zhong的灵纸向上一扬,耀眼的业息随之爆发,在他头顶出现了一层雄厚的金芒,那赫然就是一个巨大的“金”字!

    这是一团金属性的业力,雷光进入光幕迅速被分散成为一张电,但也在这一刻完全静止,它被金芒彻底吸收下来!

    金对雷本来就具有良好的吸收能力,这两道业力的完美交融更加令人叹为观止!

    就在这雷金交融的瞬间,无数的惊诧声再次席卷全场!

    “一字檄帖!”

    “方天体!”

    仅仅只有一个字,便形成了wen檄战帖,这是极负盛誉的一种上古檄牌,亘古至今能够精通者寥寥无几,而庄岚却用古老玄奥的“方天体”wen字将它书写出来,威力更加卓绝!

    惊疑和振奋充斥在每个人眼zhong,许多人开始重新审视庄岚的身份,他的灵图和书法造诣都如此惊人,绝不可能只是一个四处游学的记名弟子。

    而千叶忍的目光zhong只有恐惧!

    在雷光静止的瞬间,他立刻动手誊写第二张檄帖,尽管他知道这已经毫无意义,但孤傲的信念却不允许他束手待毙,只不过他此时的神态再也不复刚才的气魄,细密的汗珠早已把额带湿透!

    依然是十几瞬眨,千叶忍的第二章檄帖即将完成,但他却已经没有机会祭出,庄岚的指尖只是在空zhong轻微一划,那张融合了雷光的“金”字便激射而下,向千叶忍的头顶落了下去!

    “砰”的一声,雷卷起的檄光把千叶忍凌空震翻,他的胸口瞬间被血水染透,这一幕跟他当时击败魏子期的情形何其相似,然而现在轮到他面对同样的结局。

    千叶忍败了,千叶归根几乎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所以在经历了漫长的沉寂,他才近乎悲凉的叹了声气:“这一局,我们败了。”

    两战皆胜,庄岚力挽狂澜,扭转了整个局面,集贤书院的尊严总算保住了!

    赛场上于是一片欢腾,庄岚瞬间成为了集贤书院的英雄,包括季无涯和两位掌老在内,对他都不禁肃然起敬,尽管他只有业徒三层,然而正因为这一点,才更加令人钦佩!

    三层战四层,取胜的可能都微乎其微,除非修炼了品质极其上乘的业术,才能击败修为比自己高的对手,千叶家的业术已经如此厉害,但还是败给了修为低两层的庄岚,由此可想庄岚的业术品质究竟有多高!

    而品质越高的业术,需要的天赋和体质就越苛刻,普通的业修是根本无法企及的!

    千叶忍负伤而退,千叶落走上了赛台!

    千叶家的好战和耐力简直令人心悸,然而庄岚并不在乎,即使千叶落不主动出战,他也会激对方出战!

    “三局两胜,你们已经输了,现在只是为了挽回最后的尊严么?”庄岚漠然道,神态之间全然是对方那种孤傲和自负!

    “不错!”千叶落掣出诗稿,依然是那篇“日光颂”,这是他目前所能达到的最高造诣。

    “你不换一首么?仅凭这篇诗wen,恐怕连最后的尊严都要输掉。”庄岚毫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“哼,少废话,快出诗吧!”千叶落蓄势待发,业力已经灌注到指尖!

    “好吧,就让你见识一番什么叫天外有天,省得你今后继续猖狂,到人家的地盘上砸场子!”庄岚说罢,从面前的一堆灵墨zhong捡起一瓶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啊?他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非……”

    唏嘘与惊疑声不绝于耳,他把灵墨喝了下去,这个举动预示着一个极其强大的业术即将出现,尽管所有人不敢相信,但内心的期待却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“哼,我看你是否真有能力化解灵墨,还是故弄玄虚,被灵墨的烈元焚烧而死!”千叶落惊嫉不已,开始施展业力催动日光颂!

    悠扬且高亢的诗音随之响起,一轮烈日从诗稿zhong浮现而出,高悬在千叶落的头顶!

    千叶落的光系业纹,炁感强度同样达到了无比惊人的九匝,而他的其它业纹也并不弱,所以才能击败拥有九匝音纹的韩瑜。

    十大业纹分布在十根手指,业纹的线条越密,炁感强度就越高,每一条完整的业纹叫做一匝,九匝业纹几乎能够布满整个手指,炁感强度自然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庄岚的业纹是与众不同的,他的十指和手掌遍布细密而杂乱的纹线,但没有一条是完整的,起初他并不明白这是为什么,直到天蚩蛊出现之后,他才知道那应该是无极业纹。

    诗wen必须用音纹激发出去才能发挥威力,千叶落的日光颂同样如此,在他的业力催动下,诗wenzhong的意境逐步展现,烈日的光芒就像是洪水一样向庄岚倾泻下来。

    炙热的业息具有蒸发属性,能够让其它元炁凭空消融,这是光系业力的独有效果,光元炁如果聚合到一定程度,足以让对手瞬间灰飞烟灭!

    庄岚迟迟没有动手,直到对方的光芒已经迫在眼前,他才在众人的期待下伸出手指,施展了惊世骇俗的一道儒术:圣言术!

    这道业术不需要诗稿,它把灵墨直接吸入体内,用音纹直接把心zhong的诗意激发出去!

    灵墨蕴含着极其强烈的灵元,它就像是一桶油,而体内的业力就像是一团火,两者之间稍有不慎,就会引火烧身、焚体而亡!

    没有极其强大的体魄和血脉,没有人能施展圣言术,而一旦学会了这道业术,诗wen的威力也就无比可怕,因为不需要借助诗稿,它就能在举手投足之间击杀对手!

    随着灵墨从指尖飞扬而出,一种无比沉重的诗音在天空回荡,刹那间明亮的烈日被完全覆盖,天色zhong风声鹤唳,一片哀伤笼罩全场。

    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境,谁胜谁败,就看哪种诗意的境界更加雄厚!

    千叶落的诗音高亢激奋,一副唯我独尊的气势,庄岚的诗音则沉重低落,它像是一个无尽深渊,让千叶落的烈日渐渐沉沦,日光在昏暗的气氛里变得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“大日不落,普照天下。万物受伏,唯我独尊!”

    已经被逼到绝路的千叶落终于释放了他的最高诗意,昏暗的烈日终于光芒大放,喷射出无数的火鸟向庄岚席卷而来!

    庄岚牵动业诀,指尖在空zhong划出一道深奥的曲线,音纹激发出了一段无比悲怆的诗音!

    “天雨血,鬼夜哭。阴阳散,五行崩!”

    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幕的意境和深邃,因为它实在太雄壮了,在这段音声当zhong,千叶落刚刚爆发的强大诗意被完全吞没,甚至于他诗稿上的那些灵墨,在一瞬间之内被消耗的干干净净,面前的诗wen成了白纸一张!

    “大悲赋,这是著名古wen大悲赋!”

    “天呐,余音绕梁,个人情绪竟然被它感染难以自拔!”

    许多人终于听出了庄岚这首诗的来历,不禁再次发出惊嘘,大悲赋的意境太过悲伤,所以修炼的时候极易受到感染而走火入魔,能够在大悲赋zhong有所成就的儒修寥寥无几。

    更加惊人的是,大悲赋的诗音刚到尾声,庄岚体内的业息便突然改变,他的修为从业徒三层,就这样破茧成蝶地进化到了四层境界!

    面对这次进阶,连庄岚都觉得太过突然,其他人更是怀着不可思议的目光注视着他。

    千叶落的诗稿被耗尽灵墨,业力的冲击自然让他受到重创,他的手掌血迹一片,这一次的伤势可不是几枚疗伤丹能够止住,韩瑜的伤败此时得到了加倍偿还!

    三战全败,千叶归根再也无话可说,他阴鸷的脸上就像是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哼,我表妹的秀发,连我都没有资格要,你凭什么?”庄岚毫不客气地道。

    千叶落在手掌上撒了一层看似极贵的药粉,强忍着伤痛说道:“我,还会回来的!”

    庄岚不再理他,转而走到千叶贞跟前,目光戏谑地道:“按照约定,我也可以提个要求,这位姑娘的秀发可否也给我一根呢?”

    千叶贞倏然皱眉,冰冷的目光透出无尽杀意!

    庄岚几乎被吓了一跳,他连忙后退半步:“不要冲动,我只是说笑而已,实际上我看zhong的是你的灵砚,既然你已经败了,那么作为代价,把灵砚输给我总可以吧?”

    千叶贞的砚台是极为罕见的极品灵砚,那上面还写着两个字:瀛汐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