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三章 移花劫
    “季掌老,这真是贵门高徒么?”千叶归根不想横生枝节,立刻出声问道。

    季无涯还未说话,庄岚转身说道:“集贤书院的记名弟子有很多,掌老未必记得住我,但是我表妹可以作证,当初就是她引荐我到集贤书院求学的。不过因为我生性顽劣,经常违背儒家礼规,所以只能是记名弟子,平时都是在外游学。”

    韩瑜不知所以,就在她发怔的时候,庄岚继续道:“表妹,近来有没有清理书房?上次我帮你清理了那么多书虫,可千万不要再大意了!”

    韩瑜顿时恍悟,他终于认出了庄岚!

    “庄-山-风!”这不就是把庄岚拆开了么?

    “啊,你别光顾着发愣啊,师父还等着回话呢!”庄岚提醒道。

    韩瑜不知他的意图,但她亲眼见到庄岚的书法天赋,所以对他颇为信任,此时只好顺势而为,接着庄岚的谎话道:“师父,这是庄山风,你不记得了么?他的天赋比我都高!”

    这一声引荐简直如雷贯耳,天赋比韩瑜还高,周围根本没有人相信!

    季无涯自然不认得庄岚,但他知道必有蹊跷,所以应和道:“嗯,记名弟子实在太多了,怪我这记性太差,不能把每一个都记得住。”

    千叶归根的眼睛则眯成了一条线:“噢,既然如此,他可以代表集贤书院出战,不过口气实在很狂,一个人要在灵图、书法、诗wen这三大领域挑战千叶家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敢战你就带人走,免得输了你那只破笔!”庄岚故意咄咄逼人,对付这种狂徒,只有比对方更狂,才能挫败他的气势!

    “哼,狂傲是要有资本的,你会为你的狂傲付出代价!”千叶落缓缓抬手,做了个请的姿势,第一场显然是由他出战,他自信在一招之内,就能把庄岚重创当场。

    “哼,你先歇着吧,刚才不是受伤了么?跟你打第一场别人会说我欺负你,让另外两个人先跟我打!”庄岚也学着对方,语气zhong透着不屑。

    千叶落几乎被气得吐血,刚才的伤本来快好了,这会儿被气得又吞了一颗疗伤丹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如此自负,这一局由我来战。”千叶贞走出赛台,目光森冷地看着庄岚。

    “也好,看你是女流之辈,我会手下留情。”庄岚满口大话,让许多人露出鄙夷之色。

    千叶贞轻哧一声,继续以她的那副樱花图对战,等候着庄岚出手。

    庄岚这才一本正经地取出笔墨纸砚,在他的位置上埋头作画。

    人群zhong不禁传来一阵唏嘘,他用的这些wen宝简直太寒碜了,没有精品的也就罢了,连一件上品的都没有,现在可是生死决战,怎么能这样敷衍了事?

    更出人意料的是,他用了区区十几瞬眨,便完成了一幅画作,然而当他停笔的时候,全场的目光都是面面相觑!

    “阁下这幅画简直不敢恭维!”千叶贞冷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哼,你懂什么,我这叫凤舞九天!”庄岚自豪地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凤么?明明是只鸡呀!”

    “而且是没长毛的鸡!”

    “把鸡屁股画得这么夸张,简直太恶俗了!”

    “这样的画技,也敢跟千叶贞较量?”

    庄岚毫不理会众人的议论,随着业力催动,他把灵图祭了出去!

    惊人的一幕随之出现,那只画技拙劣的笨鸡像是突然有了生命,它扑腾着翅膀向前飞奔,两只利爪隐隐散发着惊人的锋芒,向对面的千叶贞直袭而去!

    刹那间,众人鄙夷的目光瞬间僵滞,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发出了惊呼!

    千叶贞的那副樱花图毕竟只是景物,而庄岚的这只笨鸡却是活的,尽管他的画工简直惨不忍睹,但是在灵图的世界里,画工并不代表一切,意境才是决定威能强大的根本!

    “没有画工,哪来的意境?”这是众人最为不解的地方,因为没有人知道庄岚是个巫师,他的神念非同寻常,所谓的灵图,无非是把神念灌注到画作当zhong,借助灵墨的力量发挥威力!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神态在千叶贞脸上瞬间消失,她急忙催动业力把自己的灵图祭放出去,漫天樱花纷纷扬扬,把那只笨鸡围了个水泄不通!

    庄岚淡哼一声,业诀在指尖迅速变化,笨鸡的体型瞬间膨胀数倍,俨然是一只奇丑无比的巨鸟,它把双翅奋力一抖,无数的樱花全被震落,笨鸡厉吼一声,向千叶贞再次冲去!

    千叶贞神态倏变,业诀随之翻转,樱花再次汇聚在一起,凝聚成一把长剑向鸡头狠狠斩下!

    “当”的一声,业力的冲击令人震耳欲聋,雄鸡一口啄向巨剑,把它的剑身强行啄断,无数樱花再次纷飞四射!

    汗水从千叶贞额头滴落下来,雄鸡距离她还有不到三丈,以目前的局面,她的樱花根本没有能力阻止雄鸡前进,一旦让这只怪鸡逼近过来,她的结局只有失败!

    生死时刻,千叶贞突然咬破指尖,以业力把自己的精血灌注到了灵图当zhong!

    樱花图瞬间散发出一片血红,随着业诀的再变,这些樱花重新汇聚,变成了一条气势汹汹的巨蟒!

    “快看,千叶贞的灵图也成了活物!”

    “她这是沥血为墨,这么做虽然能够提升图威,但是对修为的伤害是很深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巨蟒对雄鸡,到底谁能更胜一筹?”

    众人议论之时,巨蟒已经跟雄鸡缠斗在一起,双方势均力敌,刹那间斗得难解难分!

    然而庄岚的灵墨、灵纸,包括灵笔和砚台,都是品质最差的一种,在如此高强度的对抗下,他的灵图很快四分五裂,那只雄鸡失去了依附,在空zhong支离破碎,化成为无数的墨点飘向四周。

    巨蟒也完全耗尽了体力,它毕竟是用千叶贞的精血维持的,每持续一息时间,千叶贞的修为就流失一分!

    见到庄岚的灵图已经被毁,千叶贞连忙撤掉业诀,把精血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众人一阵叹息,本以为雄鸡的惊艳出场能够击败千叶贞,但没想到最终还是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太自负了,用那么差的灵墨和灵纸,明面上就亏了一截!”

    “游学的儒修十有**都很穷困,或许他是买不起吧?”

    “这么高的灵图境界,竟然连对战的wen宝都买不起?”

    “要是有好的wen宝,雄鸡未必输呀!”

    一片叹息当zhong,千叶贞逐渐恢复了孤傲的神态,她继续催动灵图,让樱花在空zhong徐徐旋转,此时的庄岚手无寸铁,只要用一枚花瓣,其锋利的业息就足以取他性命!

    “狂妄是要付出代价的,虽然你有那么一点资本,但毕竟还是败了。”千叶贞冷冷地道。

    “哦,是么?”庄岚一脸洒脱,丝毫没有失败的沮丧。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么?”千叶贞像是猎手,把猎物已经踩到脚下。

    “哼,当然不是!”庄岚蓦一抬手,业诀在指尖再次冉冉升起!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一个惊人的细节正在悄然转变,但是没有人能够觉察到,除了千叶贞之外!

    漫天的樱花,依然是那么优美,但现在它们已经不属于千叶贞,如今的主人是庄岚!

    花影在空zhong徐徐飞转,围着千叶贞上下飞舞,这无疑是一种讽刺,灵图怎么能杀自己的主人?

    这就是所谓的“夺图”,也就是儒家所说的“移花劫”!它是用高超的技巧把灵墨转移到对方身上,劫持对方的灵图!

    雄鸡破灭的刹那,无数墨点喷溅到樱花身上,跟它彻底融为一体,从那时起,就注定了千叶贞的惨败!

    没有人再议论什么,因为所有人都被惊呆了,移花劫只是传说,就算真的存在,现场这些人根本没有机会见到,这是一种极其高妙的手法,利用灵墨相融进行夺图,才华、学识、念力、胆量,无一不是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樱花继续飞舞,千叶贞的面色早已惨白如纸,尽管她万分不甘,但结局是无情的,她的确败了!

    “我说过,对漂亮的少女会手下留情,你可不要哭哦!”庄岚zhong断业诀,樱花图恢复平静,无力地飘落到地面。

    “贞子退下,这一局你败了。”千叶归根面色阴沉,露出了挑战以来从未有过的抑郁。

    “第二局,我向阁下讨教书法!”千叶忍随即出场。

    “哼,请!”庄岚总算用了一个礼语。

    书法不同于诗wen,它没有深奥的诗意,而是纯粹的字之意境,字意达到足够的境界就能生成檄wen,也就是儒家所说的wen檄战帖,有道是“wen帖无锋,一檄封喉!”

    千叶忍的书法造诣在上一场已被众所周知,庄岚的修为如何让众人猜想联翩,因为他已经击败了千叶贞,灵图修为令人瞠目,难道在书法上也有如此惊人的造诣么?

    庄岚还是用他那支劣质的凡品灵笔,这一次有了前车之鉴,许多人把自己的笔墨纸砚贡献出来借给他用,庄岚的面前于是多了一大堆的wen房四宝!

    “请!”二人同时动手,在灵纸上誊写檄wen!

    跟诗wen和灵图一样,真正战斗的时候,檄wen是早就写好的,之所以在现场动笔,是为了避免作弊,同时,誊写速度也是书法的重要体现,如果在交手的时候把檄wen耗尽,那么誊写速度就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因素了。

    千叶忍速度极快,短短十几瞬眨,便完成了第一张檄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