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十章 师姐
    “头儿,人带来了,现在就送他上路?”两个狱卒问道。

    汪侯挥挥手:“你们回去,我亲自动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称了声是,立刻退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庄岚被枷锁困住,根本无力动手,而汪侯一步步靠近,眼看就要逼近跟前!

    “哼,身为法修,不能主持公道,真是有违业德!”庄岚边退边喊。

    汪侯并不理他,继续向他徐徐靠近。

    “无耻,我还没有定罪,你无权杀我!”庄岚再次喊道。

    汪侯逼近身前,突然停下脚步,出手向他刺了过来!

    庄岚被吓得心zhong一颤,但随后便听到一声轻响,身上的枷锁被打开了!

    他怔怔地看着“汪侯”,对方的面貌渐渐改变,身形也迅速复原,最后变成了一位少女!

    “苏魅?怎么是你!”庄岚既惊且喜,这一切来的太突然了!

    “是啊,要不这样做,怎么能救你出来?”苏魅只是一笑,帮他把枷锁扔进了江zhong。

    “你的易容术太厉害了,怪不得能从黄家进退自如!”庄岚啧啧称奇。

    “这可不是易容术,而是更加深奥的拟容术。”苏魅又笑道。

    “噢,这么久没见,我还以为你走了呢。”庄岚打量着苏魅,她的伤势早就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过你,要帮你做一件事,怎么能轻易离开?只不过有件事耽误了,所以当初约定的三天没有实现,特来向你道歉。”苏魅背着双手,香肩微晃倍显可爱。

    “你救了我一命,我们俩扯平了!”庄岚死里逃生,对苏魅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“那好啊,虞州城看来你也不能待了,不如跟我一起走吧。”苏魅侧头问道。

    庄岚摇头拒绝:“不行,我的平安坠还在黄势手里,暂时还不能走。”

    “一枚平安坠而已,至于为它冒险么?”苏魅皱眉道。

    庄岚郑重点头:“它关乎到我的身世,我必须把它取回来。”

    苏魅暗叹一声:“行有行规,我在虞州城已经引起震动,所以不能再出手了,这是师门祖训,否则我可以帮你一把。”

    庄岚想了想道:“我可不可以拜你为师,你教我拟容术?”

    “你要学盗术?”苏魅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的!”庄岚语气坚决。

    苏魅摇摇头:“盗修不但被人不齿,而且步步惊险,这不是一个好职业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挺好啊,来去自由,无拘无束,偷遍天下,盗亦有道!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好一个偷遍天下,盗亦有道!”苏魅对庄岚深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收我为徒吧,我现在就就职!”庄岚恳求道。

    苏魅摇摇头:“我不能当你师父,就做你师姐吧,在你见到师父之前,还只算半个妙手门弟子,所以暂时不要冒然从农家解职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师姐!”庄岚点头道。

    苏魅于是传授口诀,让他完成盗修就职。

    “妙手门有三大绝技,分别是镜悉拟容术、无相司空手、妙手破,这三大业术独步天下,但却十分难学,我现在自作主张,把镜悉拟容术和司空手传给你,将来等你见到师父,学会了妙手门镇宗绝学妙手破之后,才能成为真正的妙手门弟子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师姐!”庄岚潜心倾听,把这些业诀牢牢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五更过后,天色渐渐泛亮,庄岚在码头上跟苏魅送别。

    “师姐,后会有期!”苏魅登上一条竹船,这是她自己亲手做的。

    “嗯,你也保重!”临走之前,她交给庄岚一件长袍,那是盗修专用的业装,上面镌刻有奇幻秘纹,在盗家业力的催动下,它能够变化肥瘦、长短、颜色、甚至款式,苏魅自己身上穿了一件,备用的则给了庄岚。

    码头上依然有法修巡逻,但明显比平时松懈了许多,借着浓厚的江雾,苏魅的身影很快消失在江面上。

    庄岚直到看不见她,才转身离开码头。

    镜悉拟容术玄妙无比,它能够模仿一个人的音容笑貌,就像是从镜子里照的一样,只不过庄岚初学乍练,还远远达不到这种境界,但借助于无极业力,他还是把这道业术施展了出来!

    “这是谁呢?”他没有模仿任何人,只是让自己多了两条胡须,身材变得俊瘦了一些,其他几乎完全没变,但这就足够了,只要没人认出自己,在虞州城就是安全的。

    随后他催动秘纹,把业装变成为一件儒袍,俨然伪装成了一位儒家弟子!

    进城之后,法衙果然在追捕他,城门各处都贴满了他的通缉令,只不过汪侯可能为了推卸责任,并没有说是两个手下放走了庄岚,而是他被同伙救走的。

    看了看通缉令的落款,是虞州法衙,庄岚顿时放下心来,这种通缉令只在虞州城有效,出了虞州城就再也没有任何效力,因为每个城都有不同的领主,除了十恶不赦的凶徒之外,城府之间的联名通缉并不多见。

    黄赫楼是虞州城最大的商铺,也是黄家的商业之本,黄势每天都会来这里点卯。

    一大早,庄岚便出现在黄赫楼,在摆满wen房四宝的一片区域驻足观看。

    他并不想买东西,而是在等黄势,并寻找机会施展司空手,偷取他的袖袋!

    谁都无法想象,一个翩翩儒家君子,居然在做偷窃的行当,而正是因为这层掩护,庄岚才可能成功,因为司空手十分难学,他根本做不到无相境界,要不是无极业力奠定的修为,从头学起盗家业术,至少需要十几年他才能施展司空手!

    但是今天黄势迟迟没有出现,庄岚几乎把黄赫楼全转遍了,都没有见到黄家的人,店铺当zhong只有不断进出的顾客,还有柜台上忙碌不堪的小厮和掌柜。

    “有灵纸么?我要最上等的平纹灵纸。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庄岚抬头一看,这个人竟是韩瑜!

    他不敢上去打招呼,因为现在的身份已经不同,而且如果被人识破,将来可能会连累到他。

    韩瑜的声音很急,似乎有什么事赶着去做。

    “精品平纹灵纸,目前存货三十二张。”小厮熟练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全包了!”韩瑜断然说道,并掏出了一大笔业币。

    小厮把灵纸递给他,韩瑜收好后立刻离开了黄赫楼。

    庄岚看了一眼他的背影,总感到有些不对劲,但具体什么地方他又说不上来,这一点是韩瑜转身的时候突然发现的,他还没有来得及细想,黄势带着一群家丁便出现了!

    他连忙靠近柜台,装模作样地选购商品,目光却不时地扫视黄势!

    “客官,买什么?”小厮凑过来和气地问。

    “噢”,庄岚这才想到,作为儒家弟子,他连最基础的笔墨纸砚都还没有,好在身上还有些钱,但并不很多,油菽丰收之后,大半都交了地租,又给养母买了口棺材,剩下的只够买些基础物品了。

    灵笔、灵墨、灵纸、灵砚,是每个儒家弟子的必备之物,这些材料都有品级,按照秘纹的强度可以分为平纹、淼纹、晶纹、腾纹、化纹,业徒境界的修为只能使用平纹材料,业士则可以使用等级更高的淼纹材料。

    平纹材料当zhong,又有凡品、上品、精品、极品、圣品。五种品质泾渭分明,价格也相差悬殊,像韩瑜那样买得起精品灵纸的,其实并不多见,而且修为不够完全是浪费。

    “买一块上品灵砚,一支凡品灵笔,灵墨和灵纸各要少许,也是凡品的。”庄岚精打细算,用所剩不多的钱买齐东西,他现在总算是名副其实的儒修了。

    这一阵耽搁,黄势终于点完了卯,其实只是走走过场,在黄赫楼各处转一转,对不满意的地方训斥一番,然后核对一遍账本和银库,整个过程不需半刻钟。

    作为商修,做到黄家这个份上,基本上不用自己亲自经营,他们家大业大,只需要雇用其他商修打理商铺,自己坐享其成即可,庞大的商铺将产生巨额利润,而在商铺当zhong的职位高低,也决定着修为的快慢!

    黄势年纪轻轻,就已经是业徒五层,远超同等年纪的其他业修,这完全得益于他是黄家少主,黄赫楼每天的巨额商业,除了他爹之外,他分到的业力最多!

    然而黄势也并非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,在当铺当zhong他用腹黑术反咬庄岚一口,充分体现了他的实力,尽管腹黑术为正派商家所不齿,但毕竟它是商家业术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偷取黄势的袖袋,庄岚不敢轻敌,他甚至还有些忌惮,要不是掌握了司空手这门绝顶盗家业术,他说什么也不敢虎口拔牙。

    黄势点完卯后,照例会去其他几家分店看看,但是今天他没有去,而是在随从的带领下,直奔集贤书院。

    庄岚一直远远跟着,他不明白黄势到集贤书院来做什么,到了门前才知道,今天是集贤书院的校庆大典,前些天刚放完假,今天正式开学。

    集贤书院,迄今已经一千多年,每年的校庆大典,都会举行儒术比试,虞州城内的所有儒修都可参加,而且书院还会邀请各方名流前来观赛,每一次都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黄势有请帖在手,很轻易便进了大门,但是他的随身家丁却不允许进入,庄岚暗呼这是天赐良机,立刻紧走几步跟了上去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