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五章 血疗术
    “哼,我叫庄岚,好心把你救醒,你却恩将仇报!”

    “哦,你怎么会在这里出现?”少女环顾四周,语气略有缓和。

    “我是这片油菽的主人,你又是谁?”庄岚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叫苏魅,刚才误以为你要害我,实在是抱歉。”少女彻底收起了敌意,刚才的冒然出手,更加重了她的伤势,胸口上又有血迹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的伤似乎很重,不尽快医治的话,后果恐怕不堪设想。”庄岚劝她道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知道,但现在根本动不了。”苏魅痛苦地坐下来,胸口已经被血水完全浸湿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背你进城吧,虞州城有几家很有名气的道坊,他们的丹药能够缓解你的伤势,只不过价格很贵,你有钱么?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我身上没钱。”苏魅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庄岚皱了皱眉头:“这就难办了,不是我不帮你,是因为我也没钱。”

    苏魅突然想起什么,从袖袋里摸出一枚墨锭交给了他。

    庄岚拿着墨锭翻来覆去,看不出任何名堂,只感到有阵阵香气从墨锭当zhong飘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乌熏芳墨,极其名贵的一种灵墨,找一个识货的人把它卖掉,至少能值一万业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庄岚以为自己听错了,这么小的一块墨锭,居然能卖一万业币!

    “我行动不便,你就好人做到底,帮我去虞州城买些疗伤丹,实在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怕我带着钱跑了?”庄岚对墨锭的价值依然震惊不已,灵墨是儒家的必备材料,高品质的灵墨的确十分昂贵。

    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,我相信你不是见利忘义的小人。”苏魅盯着庄岚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就当一回君子,不过你还是换个地方吧,我那里有间小破屋,至少比躺在这里舒服。”

    苏魅却断然拒绝:“不可,我还是躲在这里比较安全,因为我的仇家随时可能出现,所以你不能跟任何人说见过我。”

    庄岚皱了皱眉:“这地方荒山野岭,不会有什么人来,你的仇家是谁?”

    “先不要问了,赶紧买药去吧。”苏魅没有透露半点消息。

    庄岚只好退了出去,这片油菽十分茂密,用来藏身最好不过,即使有什么仇家,也绝不会找到这里。

    途经白云间的时候,庄岚看到码头上出现了大批法修,他们似乎正在搜查什么,而包括白云间在内,码头上到处都张贴着黄家的告示,他们还在追查那个窃贼,只不过现在的悬赏已经提高到了两万业币!

    是什么样的宝贝,让黄家处心积虑要抓那个窃贼?庄岚略作打听,才知道码头上的这些法修,果然都是在为黄家办事,由此判断那个窃贼可能已经出城了,不经意间庄岚忽然想到了苏魅,或许她就是黄家正在追查的那个人?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她,那可太厉害了!”庄岚默然想道,苏魅的年纪跟他差不多,但却能够在机关重重的黄家偷取宝物,并且逃出虞州城,这份能耐简直令人不敢想象!

    城门的搜查已经撤消了,所有法修都去了码头,沿途各个路口也都严密封锁,在巨额赏金的诱惑下,即使是普通的业修,也加入到了搜寻窃贼的行列。

    庄岚不敢逗留,急匆匆地走到城内,来到了气势恢宏的集贤书院。

    虞州城有数百个学塾,但书院却只有一座,只有家境殷实或资质出众的儒生,才能成为集贤书院的弟子。

    书院门前有卫士守护,只有集贤书院的弟子才能自由进出,庄岚在门外等了半天,都不见有一个人出来。

    他必须把灵墨卖掉,才能有钱去买疗伤药,而只有集贤书院的弟子,才知道乌熏芳墨的价值,并且有能力买下它。

    苏魅的伤很重,必须尽快把药买回去,庄岚等了大半时辰不见一个儒生,正准备忍痛割肉,去当铺把灵墨当掉,虽然价格会大打折扣,但时间上实在耗不起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,他终于看到一个儒修从远处走来,但并不是出门,而是在集贤书院的花丛zhong赏景,似乎正在吟诗作赋。

    他急忙跑过去,隔着栅门大声喊道:“嗨,你要不要灵墨?我这儿有块上好的墨锭!”

    那儒生正在吟诗,受到打扰后眉头大皱,向庄岚这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门前的守卫立刻冲上来,把庄岚强行推到一旁:“哪来的小子,敢到集贤书院喧哗,快滚!”

    庄岚不敢硬拼,这些守卫粗鲁得很,他们可不是儒生,而是集贤书院雇来的散修,根本不懂得儒家的wen雅和礼仪,三推两撞就把庄岚赶到了十几丈外。

    那儒生的身影眼看就要被栅门挡住,庄岚连忙大声喊道:“乌熏芳墨,有人要么?”

    守卫继续把他往外赶,但那个儒生突然一怔,随后走出门外,来到了庄岚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乌熏芳墨?”儒生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要么?”庄岚把墨锭取了出来。

    儒生在墨锭上扫过一眼,目光顿时受到吸引!

    “真是块好墨,你多少钱卖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…你出价吧。”庄岚想试试是不是真有那么值钱。

    儒生沉吟片刻,最后截然说道:“乌熏芳墨极其名贵,而且很难遇到,这一块至少值一万业币,如果你肯卖给我,我愿意再加两千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成交!”庄岚想都不想,苏魅果然没有骗他,而这个儒生似乎很大方。

    儒生付完钱,把墨锭拿在手里如获至宝,庄岚收下沉甸甸的一笔业币更是暗喜不已,从小到大他就没有见过这么多钱,而这个儒生一出手就这么阔绰!

    “那就告辞了!”庄岚拿到钱转身就走,那儒生突然又叫住他道:“我叫韩瑜,以后再有上好的灵墨或其它wen宝,都可来书院找我。”

    说罢,儒生递给他一张字帖。

    “这是信灵帖,到书院门口打开它,信灵帖会自动飞到我手里,我收到消息会立刻赶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庄岚拿起信灵帖飞速离开,乌熏芳墨这种东西可不是经常会有,他以后来不来集贤书院还是两说。

    “嗨,你叫什么名字?”儒生在背后突然喊道。

    “庄岚!”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,他已经跑出很远,随后便消失在了拐角当zhong。

    小半刻后,一万两千业币被花得精光,但他的手里多了十枚上品疗伤丹!

    “应该够吧?最好能剩余几粒,到时候留给娘吃。”庄岚颇有私心地想着。

    药已到手,庄岚迅速往城外赶,走到城门的时候,许多人围着布告议论纷纷,庄岚无意zhong瞥了一眼,瞬间之内便被惊得停下脚步!

    黄家把悬赏的金额,又提升到了五万业币!

    这实在是个诱人的数字,有了这笔钱,庄岚就能够还清地租,把娘从黄家接回来,并且治好她的伤,还能购买自己所需要的业术材料,过上一段比较富足的日子。

    从种种迹象判断,苏魅的嫌疑很大,但如果把她供出去,庄岚良心难安,尤其是黄家这种鱼肉乡里的商霸,谁要是替他们办事,岂不是为虎作伥?

    “哼,去他娘的,老子再穷也不到黄家领赏!”庄岚略作驻足,便头也不回地阔步而去。

    码头上依然有法修在四处搜查,这是离开虞州城的必经之路,庄岚实在想不透,苏魅是如何穿过了重重封锁,在众多法修的眼皮下逃了出去,而且还是重伤的情况下!

    他默不作声地回到小屋,确信附近再没有其他人后,才迅速钻进油菽当zhong,来到了苏魅所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不妙的是,他去买药的这段时间,苏魅再次昏了过去!

    庄岚不敢怠慢,连忙取出三粒疗伤丹,用辟谷酒冲着给她喂了下去。

    药力在体内缓缓化开,但苏魅许久没有反应,因为她伤得太重了,而且太长时间没有服药,体力早已耗到极限,照这样下去,就算把十粒疗伤丹全部喂下,也根本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庄岚暗皱眉头,随后把苏魅扶起来,用手掌抵住后背,向她体内推送过去一股业力!

    在业力的推动下,疗伤丹的药力汹涌澎湃,沿着苏魅的血脉汇聚到伤口所在,她的创伤于是以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!

    这是巫师的通用业术:血疗术!

    咒、毒、傀、医,是巫师的四大特长,普通的伤势用血疗术就能够医治,只不过庄岚修为太低,目前还达不到这种境界,但苏魅已经服下了疗伤丹,他的血疗术只需要推波助澜一下,就能够起到立竿见影的作用!

    两个多时辰的施为,苏魅终于恢复知觉,缓缓地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庄岚于是zhong断血疗术,他还不想把巫师身份暴露出去,所以给苏魅继续喂了一颗疗伤丹,让她用自己的业力催药疗伤,他只是守在一旁喝辟谷酒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七粒疗伤丹下去,苏魅的脸色恢复正常,意味着身上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高品疗伤丹,一万多业币没有白花!”庄岚满意地道。

    苏魅向他略一点头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庄岚摇头一笑:“不客气,如果要谢的话,就把剩下的三粒丹药送给我吧,反正你已经好了,而我现在十分需要它。”

    “那可不行!”苏魅回绝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