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四章 炼酒
    辟谷酒的材料并不复杂,无非就是几种灵谷,他现在缺的就是这些材料,还有炼酒的必备业器:酒釜。

    如果白空远还活着,他或许有机会使用混阳釜,那是白氏祖传业宝,里面积累了数百年的业力精华,用它炼制出来的灵酒,能够凭空提升三分品质!

    但混阳釜此时下落不明,白空远临死之前嘱咐庄岚一定要把它找回来,这个艰巨而困难的任务,不知何时才能完成,他现在连一只普通的酒釜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看来,还是要去一趟当铺。”庄岚把平安坠又攥在手zhong,向虞江码头方向赶去。

    途径白云间的时候,他不经意间又瞥去一眼,酒坊zhong似乎正在进行一场比试,白云间的几个师兄正在比拼炼酒,谁的酒品质好,谁就是白云间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庄岚摇头叹息,师父刚刚过世,这些师兄就迫不及待地争夺酒坊,这样会让外人耻笑不说,还会让其它酒坊有机可乘,因为白云间的弟子越不团结,就越没有竞争力。

    他在门前看了片刻,便默不作声地退了出去,这些师兄倒也没有太失分寸,他们至少已经把师父安葬了,白云间的牌坊上还挂着一尺白布,聊作是对师父的一缕怀念。

    虞州城位于虞江之畔,是通往附近各地的交通要塞,所以城内人来人往,儒、道、佛、兵、法、工、农、商、厨各色人等应有尽有,就连较为少见的盗贼、劫匪都会混迹在人群当zhong,乞丐、赌徒、艺妓这些业修更是随处可见。

    庄岚很少进城,只来过几次是给母亲买药,道家的业修能够炼制疗伤丹,但是价格太贵了,庄岚本想等到油菽丰收,买几颗上乘的疗伤丹把母亲的伤彻底治好。

    他沿着街道转了一会儿,很快找到一家当铺,然后径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作为当铺,店主肯定都是商修,每做成一笔交易,他们就能获得一笔业力,赚取的利润越大,业力提升就越快,所以跟商修做生意往往很吃亏。

    庄岚急需用钱,就把平安坠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店主是个五旬老叟,把平安坠端在手里仔细观详,迟迟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给不给当?能当多少?”庄岚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当多久?”店主反问道,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平安坠。

    “最多一个月。”庄岚回答道,平安坠是母亲给他的,等卖掉油菽他还要赎回来。

    “五百业币。”店主报了个数,目光依然停留在平安坠上。

    庄岚暗吃一惊,这枚平安坠竟然这么值钱,他原本以为最多值几十业币,用来买酒釜和炼酒材料未必能够,那样的话,只能买一些业餐先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当了。”庄岚立刻同意,反正又不是死当,无论多少钱都要原价赎回,而且出价越高,保存费就越贵,这些钱足够他应付一时之急了。

    店主立刻开票,并支付了庄岚五百业币。

    他拿着钱毫不耽搁,直奔附近的一家工匠铺,用四百业币打造了一只劣质酒釜。

    随后又来到粮坊,把剩下的钱全部买了炼酒材料,这才急匆匆地向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刚要出城,便看到汪侯带着一群法修守在门外,对出城的所有业修逐一盘查,似乎在抓捕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听说黄家失窃了,丢了一件极其珍贵的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噢?谁那么大本事,敢到黄家去偷?”

    “嗯,黄家守卫森严,能偷出东西可不简单!”

    “看来丢的宝贝非同一般,否则也不会惊动领府,派法修卫队封锁城门。”

    等待出城的人很多,庄岚只好排在队伍zhong间,一个个走出去接受检查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黄势带着一群家丁匆匆赶来,在城门口贴出了一张告示,大意是说黄家失窃,盗贼的身份和容貌无法确定,但已经身负重伤,谁能够捉到或发现盗贼的踪迹,黄家愿意支付一万业币作为酬谢!

    这张布告在人群zhong引起巨大反响,一万业币的悬赏,让许多人怦然心动!

    “到底是什么宝贝,让黄家如此重视。”众人议论纷纷,一万业币足以让人想入非非,但许多人都对黄家深恶痛绝,他们丢的东西越珍贵,就越令人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庄岚无暇多想,他急着要赶回去炼酒,补充完体力后继续杀虫,油菽早一天收获,他就能早一天把母亲接回来。

    轮到他接受检查的时候,汪侯看了他一眼,亲手打开了他的袖袋。

    “嗯?”汪侯微皱眉头,袖袋内装着酒釜和一堆炼酒材料,尽管他没有说话,但目光zhong明显带着疑问。

    庄岚并不解释,白云间弟子在第一年只能做些粗活,这是为了锻炼体魄,尽量吸收开脉酒的药力,而庄岚干了六年粗活,汪侯常去白云间喝酒,对他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炼酒?”汪侯随意问道,他一直以为庄岚在白云间只是个役工。

    “不会,我是个农修,只会种一些简单的灵谷。”庄岚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些材料和酒釜……”汪侯依然忍不住好奇,作为法修,他的觉察一向敏锐。

    “噢,这是很久以前就买的了,原本我以为能在白云间学会炼酒,但可惜这个愿望一直没有实现。”庄岚镇定自若,回答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汪侯微一点头,同意让庄岚出城,毕竟他目前的任务是追查窃贼,而庄岚的身上根本没有可疑之处。

    出城之后,庄岚暗吁一口气,他生怕汪侯会怀疑什么,因为白空远死得十分蹊跷,只要有哪怕一丝线索,汪侯就会穷追不舍,一旦能够破解此案,汪侯的名望将会骤然提升,而对于法修来说,破解的案件越离奇,他的业力修为就会进步越快。

    但庄岚可不想把秘密泄露出去,如果让那个凶手查到这件事的来龙去脉,很容易就能猜到是他灭杀了血魇蛊,到时候必将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。

    好在汪侯并没有察觉到任何疑点,庄岚略感安心,出城后立刻加紧脚步往回赶。

    途径白云间的时候,他看到酒艺比试已经结束,大师兄毕少镛技高一筹,遵照约定成为了白云间的新任坊主,其他师兄要么离去,要么留下来作为毕少镛的手下。

    回家之后,庄岚在破石屋里略作收拾,把酒釜和材料全部摆好,用木桶在山下的小溪zhong取来泉水,准备炼制辟谷酒。

    普天之下,炼酒的业术成千上万,同样都是炼制辟谷酒,所用的方法却各有千秋,而庄岚修炼的是白空远传给他的独门业术:混阳诀!

    体质不同,修炼的业术也因人而异,庄岚这样的体脉正好适合混阳诀,这是白空远亲口说的,所以庄岚对此十分期待,他想知道白云间祖传的独门业术,是不是真的超凡脱俗。

    把材料倒入釜zhong,庄岚催动业力,混阳诀徐徐运转,把酒釜瞬间烘得火热,灵谷材料在釜底四处翻滚,很快便透出了一股谷香。

    半时辰后,谷粒已经被完全粉碎,所有材料充分混合,这便是炼酒过程zhong最关键的时刻,因为所有材料的精华都在此时释放出来,任何一丝业力波动都能决定酒液的品质高低!

    庄岚感觉到体内的血力正在被迅速消耗,混阳诀果然是依赖于强大的体脉才能施展,当酒釜渐渐恢复平静的时候,他几乎也已经被累得虚脱了。

    来不及喘一口气,他迫不及待地打开釜盖,一股淡淡的酒香随之飘散出来!

    “哇,成功了!”他兴奋地喊了一句,酒液虽然有些浑浊,内部甚至还漂着许多谷渣,但第一次试炼便取得成功,本来就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,他因此也获得了第一份酒家业力!

    把酒液倒出来,整整装了两大坛,一个月的吃喝足够了。

    亲手炼的酒格外好喝,庄岚连喝几大口,把体力补充到巅峰状态,酒釜往袖袋zhong一收,便出门来到了灵田,继续施展刺魂咒灭杀蠹虫。

    这一夜厮杀好不痛快,天快亮的时候,庄岚正想停下来歇息一会儿,蓦然间发现自己的田地zhong,竟然躺着一个少女,她似乎已经受伤了,胸口处不断有血迹渗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嗨,醒醒!”庄岚走过去把她扶起,受伤后如果一直昏迷,恐怕就离死不远了。

    少女似乎伤得很重,但胸口是敏感所在,庄岚不便打开来看,见少女一直不醒,只好灌她喝了几大口辟谷酒,酒力在体内迅速发挥作用,总算让她轻咳一声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唰!”庄岚没有想到,少女醒来后第一件事,就出手向他刺来一把尖刀!

    如此近的距离,他根本无暇躲闪,但求生的本能让他迅速应变,混阳诀把业力瞬间凝聚到掌心,迎着这把尖刀徒手挡了过去!

    “嘭”的一声,尖刀看似凶猛,但却绵软无力,大概是少女受伤太重,根本握不住这把尖刀,被庄岚的掌力直接震了出去。

    庄岚暗呼侥幸,连忙后退数步跟对方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少女强忍伤痛,恶狠狠地盯着庄岚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