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一章 虫灾
    虞江码头的白云间,是座有名的酒坊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白云间的门外已经聚集了数百人,其zhong多数都是不满十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庄岚也在这群孩子zhong间,不同的是他的手里提着一只木盆。

    当晨曦升起的时候,白云间的门开了,一位气宇轩昂的炼酒师从酒坊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快看,那就是白云间的坊主,白空远!”

    “白空远深居简出,今日真是难得一见!”

    人群渐渐骚动之时,几个弟子从酒坊内搬出一张桌子,桌面上摆满酒杯和一坛酒。

    白空远扫视人群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,随后他默一点头,让身旁的弟子开始倒酒!

    酒香随风而散,从很远处就能闻到。

    人群zhong的那些孩子,排着队走过去喝酒,酒杯一个个被喝干,但很快又会被斟满。

    喝酒的孩子,十有**连半杯都喝不完就弃杯而走,少数的几个人勉强喝完,但很快便醉得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这是白云间极为有名的“半步醉”,即使是嗜酒如命的酒鬼,喝上半碗也会东倒西歪,让十岁的孩子喝这种酒,似乎是有些不近人情,但这是白云间招募弟子的唯一标准!

    半时辰后,门前的人群渐渐退去,只有五六个孩子喝下一杯酒还能保持清醒,他们很幸运,成为了令人向往的白云间学徒。

    庄岚等到最后,才提着木盆走到门前,他不是来喝酒,而是来讨酒糟。

    白云间每天都要倒掉大量酒糟,这些酒糟毫无价值,只能倒进江里喂鱼,但庄岚每天都要端一盆回去,因为他吃不起业餐,只能用酒糟充饥。

    但今天白云间招募学徒,酒糟出来得比平时晚了许多,庄岚就一直等。

    人已经全部走光,只有庄岚提着木盆站在门外,他见到桌面上还剩下几杯酒,反正都是免费的,而且闲着也是无聊,就端起一杯品尝起来。

    酒的味道很冲,像一团火沿着喉咙滑了下去,庄岚本不想多喝,因为他怕喝醉了耽误回家,但一口下去之后,浑身像是格外精神起来,便又喝下了第二口!

    “没想到酒竟然这么好喝!”他喝下去整整一杯,酒力在体内汹涌澎湃,全身血液随之沸腾,那种感觉真是畅快淋漓!

    小片刻内,他把桌上的几杯酒喝得一滴不剩,而倒酒糟的弟子也终于出来了。

    酒糟是炼酒的废渣,散发着辛酸难闻的气味,那弟子把酒糟倒进庄岚盆内,正要去收拾桌上的酒杯和酒坛,但目光所及的刹那,他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奇怪,我记得还剩了几杯,酒哪去了?”那弟子把目光瞥向庄岚。

    “哦,是我喝了。”庄岚低声回答,他此刻也有些头昏脑涨,语态zhong带着明显的醉意。

    那弟子却惊呼不已,连忙跑回去向坊主禀报。

    白空远闻讯赶来,亲手查探了庄岚的体脉,面孔上顿时露出震惊之色!

    六年之后,虞江码头依然船来人往,白云间的酒也还是供不应求。

    这是初秋时节,农田里最是繁忙,庄岚种的三亩油菽眼看就要成熟,但不幸的是,整个虞州城正在遭受虫灾,油菽尤其惨重,因为越接近成熟,油菽的香气就越浓!

    庄岚在田间愁眉不展,油菽的香气把越来越多的蠹虫吸引过来,用业力杀根本是杀不完,最为头疼的是,蠹虫藏身于菽穗内部,把蠹虫杀死之后,菽穗基本上也就废了。

    “娘,真的没有办法么?”庄岚实在不甘心看着这些油菽毁于一旦。

    “唉,遇到虫灾,只能听天由命!”母亲也连声叹气。

    庄岚还是不死心,业力从指间不断射出,把菽穗表面的蠹虫成片击落,尽管他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,但油菽如果绝产的话,他之前的辛苦就全废了,不但业力修为无法提升,生活上也会陷入困境。

    母亲看到他如此执着,显得更加于心不忍,但可惜她内伤深重,根本无法出手帮他,只能在一旁细心指点,庄岚所学会的农家业术,全都是母亲亲手教的。

    这是充满业术的世界,所有人都要修炼业力才能生存,而业力要从各大职业zhong才能获得,长期以来,流行最广的九大职业分别是:儒、道、佛、工、农、商、兵、法、厨。

    庄岚自幼修炼农家,但六年之前,他又修炼了酒家!

    高强度的业力输出,让他很快累得满头大汗,母亲为他擦了擦额头,吩咐他停下来休息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岚儿,既然做了白云间弟子,就把农修解职了吧,同时修炼两种职业,一旦引发业力冲突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等我收获了这些油菽,卖了钱给娘买药,再解职也不迟。”庄岚徐徐说道,他同时修炼酒家和农家两大业力,但并没有感到不适,体内也没有出现过业力冲突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修为还低,业力冲突并不明显,但随着修为提升,两股业力水火不容,到时候再想解职就来不及了!”母亲十分担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庄岚摇了摇头:“我在白云间当了六年学徒,虽然学了一些炼酒基础,但真正的业术从来没有人教我,如果冒然解职,废掉体内的农家修为,再学不会炼酒,以后可就惨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有耐心,白云间的业术盛名已久,只要学会哪怕一成,也比从我这里学到的农家业术强。”

    “娘,放心吧,只要学会炼酒,我就从农家解职。”庄岚安慰她道。

    说罢,他再次站起身,伸手射出道道业力,杀向田间的蠹虫。

    作为农家业修,庄岚在农事上的任何作为,都是他的业力来源,他现在每杀一只蠹虫,业力修为就会积聚一点,如果三亩油菽能够大获丰收,那么他的修为境界将会大进一步!

    农事多勤,当庄岚把蠹虫从头到尾杀了一遍,夜色已经笼罩大地,然而遗憾的是,他前脚刚杀完,就有更多的蠹虫接踵而至,它们先附身在菽穗表面,再钻到内部吸收|精华!

    而庄岚经过一天劳作,早已累得筋疲力尽,他看着杀之不绝的虫灾,显得有些垂头丧气,以目前的情势,今年的油菽很可能会颗粒无收,如果交不上地租的话,他和娘就惨了。

    “小子,虫灾如此泛滥,你竟还在偷懒!”

    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庄岚正歇息的时候,见到黄势带着一群家丁向田间走来。

    黄家是虞州城首屈一指的商户,不仅有商队和成片的商铺,名下还有数千亩田产,他们并不自己耕种,而是租给虞州城内的农修,并收取高额的地租!

    庄岚栽种的这三亩灵田,就是从黄家租来的,而黄势是黄家少主,他的凶残在虞州城简直令人发指,有不少农修因为交不起地租,都被他活活打死!

    “我没有偷懒,你看地上的蠹虫尸体。”庄岚尽量陪着笑脸,生怕得罪了这位地主。

    “哼,到时候交不上地租,按照租约协定,你要到黄家终身为奴!”黄势瞥了一眼灵田,语气严厉地道。

    “啊,那是,那是!”庄岚连声应承。

    “看情形,你的情况不容乐观,今年的地租,恐怕是交不上了。”黄势面无表情地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的,就算油菽绝产,我也会想办法凑够地租的钱。”庄岚郑重保证,但实际上他心里发虚,因为根本没地方凑钱。

    “哼,就凭你和一个废老婆子,能吃饱饭都很困难,拿什么去交地租?”黄势毫不客气地斥道。

    庄岚暗暗攥起拳头,他实在听不惯黄势的口气,但因为形势所迫,不得不压制自己的情绪。

    顿了片刻,黄势断然说道:“黄家可不做亏本的买卖,你的油菽丰收无望,我要把你娘押回去做人质,到时候交不上地租,你就给她收尸吧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?大不了我到黄家为奴,租约上并没有写要抵押人质!”

    “哼,交不上地租逃走的事,也不是没人干过,今年凡是虫灾严重的灵田,都要拿人质作抵押,只要能交上地租,人质到时候自然会释放。”

    黄势说完,几个家丁已经走向山脚,那里有两间小石屋,正是庄岚和娘的住处!

    “混蛋,不准抓我娘!”庄岚正要扑过去,但几个家丁很轻易便把他打倒在地!

    母亲身患重伤,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屋打坐休养,根本经不起这么折腾,庄岚亲眼看到她被黄势的手下强行拖走,便奋力冲向前去想要阻拦,但黄势突然出手,一掌击zhong在他的胸口,让他喷出一口鲜血昏了过去!

    夜凉如水,不知什么时候,庄岚醒转过来,浑身似乎没有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他环顾四周,内心悲恨交加,现在必须尽快凑齐地租,才能把娘接回来,否则的话,在黄家关押越久,她的伤势就会越重。

    然而面对成群的蠹虫,他实在是无从下手,就在他心急如焚之际,突然间发现有个现象很不对劲,他的神念不知为何变得很强,竟然能够看到蠹虫在油菽内部的准确位置!

    还没有来得及惊讶,更惊人的一幕出现了,他看到自己的脑海深处,出现了一只来历不明的血虫!

    这只血虫形状如蚕,狰狞的面孔下,藏着一口锋利的獠牙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